戮日狂神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解救(一)

身后 收藏 1 2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size][/URL] 张学良听到我说的八个字后两眼放光。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凌晨,张学良的卫队闯进临潼华清池——蒋介石的驻地,将蒋介石逮捕。与此同时,杨虎城的部下将西安城中的蒋介石高级党、政、军官员陈诚等10余人拘押。12月17日,中国共产党派周恩来到西安参与西安事变的协商。12月24日,蒋介石被迫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36.html


张学良听到我说的八个字后两眼放光。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凌晨,张学良的卫队闯进临潼华清池——蒋介石的驻地,将蒋介石逮捕。与此同时,杨虎城的部下将西安城中的蒋介石高级党、政、军官员陈诚等10余人拘押。12月17日,中国共产党派周恩来到西安参与西安事变的协商。12月24日,蒋介石被迫接受改组国民党与国民政府;停止“剿共”政策,联合红军抗日等六项协议。明天,张学良就要亲自送蒋介石回南京。24日夜,我来到了张学良的公馆,与他进行了一番密谈。

12月25日下午,张学良亲自陪同蒋介石乘飞机离开西安,当日抵达洛阳。12月26日,蒋介石抵达南京,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张学良被扣留。

鸡笼山北极阁的山巅深处,有一座西洋乡村式建筑,这就是远近闻名的宋子文公馆。12月28日凌晨一点钟,一架Ki-1三菱轰炸机飞抵鸡笼山,几朵伞花从空中飘落下来。伞花落地后,几个黑影迅速地将降落伞收起,然后借着夜幕的掩护,奔向北极阁的宋子文公馆。这几个黑影是我、三黑、沈六、祁氏兄弟、暴雨五个人,我们按计划前来解救张学良。

在二十日临行前的那天夜里,我和张学良密谈了很久。张学良当时已经下定决心要陪蒋介石回南京。我并没有劝他改变主意,只是问他:“你这一去,定然会被蒋公扣下,甚至有可能被囚禁一世。那时候你怎么办。”

张学良长叹一声,说道:“这件事从大义上来说我没有做错,也永远不会后悔。但是作为一个军人,发动哗变,拘禁长官,扣押领袖,按罪即使枪毙我也不冤。更何况他还是我的结义大哥。所以不论我受到什么样的惩罚,我都心甘情愿地领受。”

“张兄此言差矣。你舍小义而取大义,乃真君子所为。你此去要陪蒋某人回南京我不拦你。但几十万东北军将士还指望着你。更何况今后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你去做。”

“多谢未来兄。不过我打算把军权交给中央。我的确不想做一方诸侯。”

“不是作诸侯,而是要你去收付咱们的疆土。”

“收复疆土?能否请兄明示。”

“时机还远未成熟,不可说。只是提醒张兄,一是要保留有用之身,二是要抓紧时间招兵买马,训练军队。至于你这次去南京,我已经有了计划,到时候兄要积极配合我们就可以了。咱们南京见。”

宋子文公馆的警卫力量相当薄弱,只有一个排的兵力在此驻守。我们一行五人未费吹灰之力就潜入到了公馆的大门旁边。公馆的门口只有两个哨兵在站岗。因为天冷的缘故,二人紧裹大衣,缩成一团。我拔出了一只特制手枪,射出了两枚麻醉针。这可是我们的新装备,针头极细,射入到人体脂肪肥厚的部位几乎感觉不到疼痛,药效也发挥得极快,只需要十几秒钟,中针的人就能昏迷。我们进入公馆内部很快就找到了张学良的卧室。为了这次行动,我特意又回到二十一世纪,附在山鸡的意识里参观了一次这个地方。推开卧室,张学良已经睡下,他被战术手电的光亮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我伸出食指在口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撩起了面罩。张学良一见是我马上定下神来。

我从背囊里拿出一套衣服让他穿上,然后迅速离开了公馆,直奔南京市区。赶到南京市区时天已经大亮了,此时我们都已扮成普通市民走在街道上。大街上的早点铺已经开张,我们一行六人找了一个大饭铺进去。此时进来吃早点的人已经很多。我们不敢过多停留,匆匆吃过早饭,来到了南京火车站。我们乘火车赴北京,再从北京抵西安。六天以后,顺利到达西安市。与此同时,杨虎城也被另一组队员给解救了出来。而南京中央政府那边对这个事件并没有多大的反应。不知蒋介石心里是怎么想的,也许他心中还顾念那一丝兄弟的结义之情吧。

转眼进入了1937年。日本马上就要展开全面的侵华战争。“七七事变”就是战争的开始。中国军队在这次事变中也失去了很多的优秀指挥官,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和第132师师长赵登禹。我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时空中,又知道他们二人的命运,当然不能坐视不理,我要带领我的闪电突击队和霹雳小组竭尽全力救出二人,改变他们的命运。这算是一种对历史的作弊行为,但中华民族已经遭受太多的苦难了,必须为他的伟大复兴保留精英。

此时张学良正在西安养精蓄锐。我见到他时他正好在和赵四小姐喝茶聊天。张学良已经和我很熟了。不过自从我以真面目见他后为了安全起见,我的身份就是赵四小姐的一个远房表哥,赵四小姐是一个非常睿智的女性,所以我也并没有向他隐瞒身份。赵四小姐一见到我马上以表妹的身份向我见礼。仆从奉茶后张学良将他们打发走,问起了我的来意。我直言以告:日本人马上就要对平津动手,下一步就是侵占华北,进而图我全国。从现在的形势看,中国的最高当局还对日本人抱有幻想,此一役,平津肯定失守。我想让张学良给二十九军的熟人写一封信,将我推荐过去。没想到张学良竟然和佟麟阁相交甚厚。他可以给佟将军写一份推荐信,将我以参谋的身份秘密推荐给他。毕竟东北军已经和日军打了几年的交道,有些经验。现在日军兵临北平城下,佟麟阁接到这封推荐信一定能够将我留在身边。

1937年5月我带着张学良的推荐信来到了北平二十九军的军部,见到了佟麟阁。佟麟阁热情地接待了我,在我临行之时,张学良和麟阁通了一个电话,提前将我向他作了一番介绍。我被他安排在敌情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