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琴棋书画系列之『琴』(儒、道互补的审美取向)

lichenghai7749 收藏 45 630
导读:[face=楷体_GB2312][/face][size=14][/size] 一提起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在人们的脑海里很自然地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幽林之中,一位身披大袖宽袍,风致飘逸洒脱的优雅之人,携带着一张古琴,或当风振衣,神态恬淡地徜徉在苍松怪石之间;或临流濯足,逸兴洋溢地鼓琴于鸣泉潺流之畔。而为这一画面写照最惟妙惟肖不过的,则当推唐代诗人王维的那首脍炙人口的《竹里馆》五言绝句: 独坐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提起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在人们的脑海里很自然地会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在人迹罕至的深山幽林之中,一位身披大袖宽袍,风致飘逸洒脱的优雅之人,携带着一张古琴,或当风振衣,神态恬淡地徜徉在苍松怪石之间;或临流濯足,逸兴洋溢地鼓琴于鸣泉潺流之畔。而为这一画面写照最惟妙惟肖不过的,则当推唐代诗人王维的那首脍炙人口的《竹里馆》五言绝句: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中国古代文人那种以弹琴抚弦为自娱,于安谧闲适中谋求清净高远心境的情态,曾在无数的诗词文赋、金石书画作品中得到过展现。 而且广为人知的是,在中国古代文人引为修身养性、陶冶情操的“琴棋书画”四大“雅器”里,古琴名列第一,足见它在文人生活中的重要位置。难怪人们在对中国古代文人形象的翩翩联想中,总离不开古琴。

那么,为什么“琴”会成为中国古代文人的“雅器”呢?对寒窗苦读数十载,浏览诸子百家,“修身、养性”的中国古代文人来说,“琴”究竟是怎样的存在?他们对“琴”又是寄托了怎样的精神世界、情思意涵呢?


“琴者,禁也。所以禁止淫邪,正人心也。”(班固《白虎通德论・礼乐》)


琴,亦称瑶琴,玉琴,七弦琴。相传是为伏羲或神农所创制,再由等人按天地法则“削桐为琴,绳丝为弦”(桓谭《新论・琴道篇》)。最初为五弦,后经周代的文王、武王各加一弦,方始确立了七弦琴的形制。当然,这只是传说,但是,这也说明琴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琴一般长约三尺六寸五,象征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琴体上部呈弧形,下部扁平,象征着“天圆地方”。琴有七弦,十三徽。弦分宫、商、角、徵、羽、文王弦、武王弦,分别象征金、木、水、火、土。徽位是指用贝壳或玉石、纯金镶嵌在琴面外侧的十三个圆点,它们既是琴弦泛音的标志,也是音位识别的根据。弹奏时,将琴置于卓上,右手拨弹琴弦、左手按弦发音,通过托、抹、挑、勾、剔、打、摘等指法表现散、泛、按三种音色变化。魏晋时的“竹林七君子”嵇康有“目送归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嵇康《兄秀才公穆入军赠诗》)的诗句,其音有尽而意无穷,声有竭而情无限,演奏者进入的是与自然浑然一体、无比广阔、深邃的审美境界,也是与琴的这些弹奏特点分不开的。在发音上,琴具有轻微逸雅、圆润厚实的特点,恰恰吻合了中国传统文士“正中平和”、“温良敦厚”及“静淡远虚”的审美情趣。而同样作为古代乐器的瑟、筝在发音上却是宏亮明丽、空泛且有余音,兼之体积大,不便于携带,而被古代文人所鄙弃,隋唐之后,除用于宫廷音乐之外,几乎看不到瑟的出现,最终成了一件名存实亡的乐器。可以说,古代文士对琴的推崇、偏爱首先是因为琴所具有的这些与其审美取向相符的特点。

那么,中国古代文士的“正中平和”、“静淡远虚”的音乐审美取向又是怎样形成的呢?


正像“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作为儒、道互补思想的具体显现,成为中国古代文人的思维定势和人格模式一样,“正中平和”和“静淡远虚”分别代表着儒、道两家的音乐观,共同构成了文人音乐的审美基础。“正中平和”是文人音乐的审美理想,而其中的“正”,又是理想化的文人合乎儒道人格修养的标准。“琴者禁也。禁人邪恶,归于正道,故谓之琴。”(明代杨表正《重修真传琴谱・弹琴杂说》)弹琴的目的就是在抚琴过程中,纠枉匡偏、陶冶情操,使之“养君中和之正性,禁尔忿欲之邪心”(宋代朱熹《朱子大全集》),从中求得趋于完美的人格修养。而在音乐上具体体现这种“正”的就是“中和”,也就是孔子所要求的“乐而不淫,哀而不伤”。要使自己的弹奏合乎“中和”,其对弹琴者的要求就是心平气和,不涉哀乐,摒却喜怒,这样才能进入“正中平和”的境界。总之,“中正平和”作为文人音乐的审美理想,它的目的取向是让操琴者称为温良恭俭让、合乎儒家正统的君子。


如果说文人的古琴艺术所奉行的“正中平和”的审美理想,是以儒家的人格模式为导向,那么他们在实际操琴过程中所取的“静淡远虚”的审美情趣和创造艺术意境的美学要求,则无疑是道家的。琴是一门音乐艺术,“静”自然不是指生息全无、万籁俱寂,它只是要求操琴者在弹奏时的精神状态。从神闲气静中求得心无杂念,心神贯注,达到“未曾成曲先有情”的境界。而“淡”是以“静”为前提而生发出的古琴弹奏中情绪的处理。心境的平和来自于淡泊的琴声。“淡”并非无情,它谋求的是一种超尘脱俗、自甘淡泊的傲我情境,孤芳自赏的趣味,却也有所淡,有所蕴。中国古代文人在琴艺中由“淡”的主观意识支配,形成了一种含蓄美。由“淡”而给古琴音乐带来含蓄之美,实际上又给操琴者带来了更多主观联想的“远”的余地。琴艺作为一种传达声波而引起感受、情绪的艺术,必然要求演奏者对其作品进行主观意识上的再创造。通过“远”的主观体验与客观对象的交融互渗,乐曲就不再仅仅是徒有形式的空框,而是洋溢着演奏者个体丰富细腻、广阔微妙的心理体验的“生命体”。“淡”是傲我,“远”是自我及唯我,而“虚”则既是这两者的升华,又是对它们的否定,是琴艺中达到“无我”,神游气化于自然的极境。而这种境界无疑是中国古代文人们在琴艺中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因为其审美本质是对自我乃至时空的突破与超越。


虽然,文人音乐常以“正中平和”与“静淡远虚”相提并论,但在实际上支配和指导着文人音乐活动的审美意识,归根结底是“静淡远虚”,也即是道家的音乐观。为什么?其中的关键,首先是纵然“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儒、道互补思想结构,构成了中国古代文人的思维定势和人格模式,但文人处于各自不同的时空环境,占据主导地位的思想意识及其生活方式也相应而异。当文人得志入世时,唯辅佐君王治国平天下为己任,忙的是忧国忧民,讲的是礼乐文章,可是在文人仕途失意之际,消极退隐之时,又多是信奉道家“清静无为”为玉圭。也因为道家“无为”的思想,不可能对历代封建统治构成政治上的威胁,所以道家思想不但没被“独尊儒术”的封建统治者斥为异端,相反被列为正统,并对文人诸如琴棋书画的文化活动颇为赏识,这无形中为文人音乐引用道家思想为指导观念提供了可能。虽然,文人们普遍以“学而优则士”为人生理想,然而理想终归不能代替现实,这就决定了文人们构建的是“正中平和、静淡远虚”的音乐美学框架,但真正发挥着审美指导作用的却主要是道家思想的内核,那就是“静淡远虚”。这是社会原因。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比起儒家的“发乎情止与礼”,道家的思想更合乎艺术的审美规律。道家过于狭隘的实用功利观念对以情感表现为特征的艺术和审美造成了抑制和束缚,道家则以其无拘无束的情感抒发、独特个性的追求、表达而给予它强有力的冲击、解脱和否定。


说到这里,我想起了金庸大侠的《笑傲江湖》。“君子剑”却不君子,“笑傲江湖”却只能是饮恨江湖。大家都知道“笑傲江湖”这一书名本身就是书中的一首琴曲,却又被人误认为与那本从“葵花宝典”中转抄而来的“辟邪剑谱”有瓜葛,使华山派首徒令狐冲经历了一番曲折。被师门所不容,被小师妹所遗弃,堂堂华山派首徒惨遭一群小混混之殴打,这一段可以说是令狐冲最失魂落魄的时期。却偏偏峰回路转遇上会弹琴的“婆婆”,与之学琴,引出了与任盈盈之间的一场姻缘,最后在“笑傲江湖”琴曲中,“千秋万载,永为夫妇”。世俗的功名、富贵,又怎及那“不羡鸳鸯只羡仙”的实实在在的生活?金庸大侠在这里,是从“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儒侠,转入了“无招胜有招”的道家了!


言归正传,从以上的阐述可以看出,虽然中国古代的文人音乐,构建了“正中平和”的审美理想和“静淡远虚”的审美实践观,两者又分呈了儒、道两家的思想,但艺术作为独特的意识形态,主宰其实践的恰恰是审美活动的意识取向,所以,中国古代文人的精神底蕴到底还是道家的。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闻一多先生在《古典新义》里说的那句话:“中国文艺出于道家”可谓是精辟之极!










本文内容于 7/4/2009 9:08:47 AM 被lichenghai7749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为谁癫狂 在第37楼的发言:
再顶~~支持仁兄宣传传统文化

谢谢支持!我们的传统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我们理应大力宣传!

 以下是引用雪却输梅一段香 在第36楼的发言:
我比较喜欢古筝。

对我们这些现代人来说,筝曲要比琴曲更容易亲近。

 以下是引用lichenghai7749 在第4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雪却输梅一段香 在第36楼的发言:
我比较喜欢古筝。

对我们这些现代人来说,筝曲要比琴曲更容易亲近。

古筝演奏出的曲子有如行云流水,能拨动人的心弦,古琴听上去不古筝要单调些。《广陵散》我听不懂,好象完全是古琴演奏的,看来我修为还不够。象〈梅花三弄〉这些曲子都不错,当然把琵琶演绎到最高境界的我认为是〈十面埋伏〉。其次有个洞箫曲目叫什么我忘记了,也不错,中国民乐有不少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发扬广大。

功底深厚,好文笔,顶了。


[原创]琴棋书画系列之『琴』(儒、道互补的


 以下是引用雪却输梅一段香 在第4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lichenghai7749 在第4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雪却输梅一段香 在第36楼的发言:
我比较喜欢古筝。

对我们这些现代人来说,筝曲要比琴曲更容易亲近。

古筝演奏出的曲子有如行云流水,能拨动人的心弦,古琴听上去不古筝要单调些。《广陵散》我听不懂,好象完全是古琴演奏的,看来我修为还不够。象〈梅花三弄〉这些曲子都不错,当然把琵琶演绎到最高境界的我认为是〈十面埋伏〉。其次有个洞箫曲目叫什么我忘记了,也不错,中国民乐有不少好的东西值得我们发扬广大。

看来楼上的朋友是行家啊!<广陵散>自嵇康绝矣!现在我们能听到的<广陵散>其实是宋人后来加进去的,不足信。<十面埋伏>确实是琵琶曲的上上之曲,至于洞箫曲最有名的应该是<碧海潮生>曲,射雕里黄药师的那首是真实存在的,还有琴箫合奏的<胡笳十八拍>也很不错。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