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兵的日子 正文 194 "美女"

jdw0001 收藏 3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128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00.html


所有的人都在想,如果让这个家伙一刀剁在自己的脖子上,肯定感觉不到疼就挂了。。

再看这哥们居然是一脸的委屈,在他看来这一切的后果都是因为骨头太软,墩子太脆,石板太薄,刀太不锋利的原因。。

后来炊事班长亲自跑了一趟修理所,找到无所不能的所长求救!

所长一听炊事班有如此奇人,于是就亲自找了一块报废的装甲护板为这哥们锻造了一把新的屠龙斩骨刀,此刀长约三十公分重约三十几斤,锋利无比虽说不能削铁如泥,也是能断金切玉的,据说所长炼完刀以后找了一根钢筋,手起刀落钢筋就变成了两段。最后所长还给炊事班长找了一块圆铁改做菜墩。。

当炊事班长把新的屠龙斩骨刀拿回炊事班的时候,听说这哥们两眼往冒蓝光。从班长手里接过斩骨天,就练了一趟斩骨刀法。那刀法练的水泼不进,只见刀光不见人。可别人都觉得他那把东西叫斧头比叫刀更合适。。。

这把刀别说剁骨头了,我觉得一刀把猪的脑袋砍下来的可能性都有。。

炊事班有了这把新的镇班之刀一时成了传奇,于是斧头的名字也就叫了起来。

可这名字也不白叫,别的班的兄弟有骨头的时候也拿过来找这个兄弟给帮忙,这兄弟从来不说个不字。有多少骨头也不皱一下眉头。。

每天这兄弟剁完骨头以后都要把刀擦拭干净,然后放在刀架上摆好。。就差放两镘头,点上两只烟给供起来了。

而最终让这把刀还有这个兄弟成名的是一次炊事班之间的对决。

传说某一日某连炊事班长亲自带领手下的四大法王来我们这里要与我们炊事班的兄弟决以死战,本来我炊事班本着息事宁人的意思坚决不出战,无奈对方堵着门口骂阵,且说位仁兄忍无可忍抄起宝刀就冲出了门口。对方班长挥起炒菜铲冲着这兄弟就是一招力劈华山,炒菜铲带着风搂头盖脸就砸了下来,这位兄弟不慌不忙挥动宝刀,一道寒光过去,只听“当”的一声,再看对方手里的炒菜铲居然不翼而飞。大家仔细寻找也没有发现炒菜铲的踪迹,直到许久以后,炊事班的房顶漏雨上去修房子的兄弟发现那把宝铲躺在房顶上。再说那几位见自己班长的铲子被人打飞,本想上来再战,但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刀,再看看我们这兄弟手里的刀,就没人敢前来应战,于是他们便退走了,此一战使我们这位兄弟还有这把宝刀名声大震,再也没有别的班敢来挑战。

我曾亲手试了一下那把刀,拿起来肯定不是问题,但要像那个兄弟那样跟玩一样,肯定费劲。


再说说我们的朝天椒,朝天椒是湖南人,我真的很佩服湖南人民吃辣椒的劲头,真是吃什么也离不开辣椒连喘气都带辣椒味的说话也是一股辣椒味。

湖南人吃辣椒好像是骨子里一样的,只要是吃到嘴里的东西就恨不得都有辣椒,就是喝碗粥也恨不得弄上二两辣椒。

话说朝天椒探家归来第一天上灶就把从家里带来的至尊朝天椒给用上了。

那天的午饭是我有生以来最难以忘记的一顿饭。

当我们走进进饭堂的时候一股冲鼻子的辣椒香味冲着我们就来了。

说实在平时我们也爱吃辣椒主要是因为辣椒下饭,没事的时候我们都是弄一个镘头从中间撕开个口,然后用厨房做菜用的那种辣椒片往里一夹,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呀,我自认为我已经很能吃辣椒了,并且很喜欢吃。闻到辣椒的香味我们都会感到莫名的冲动。

所以当我们闻到辣椒的香味的时候就想今天中午可以多吃几个馒头了。。。

看菜的外表我们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就是辣椒比平常多了点,这个我们也习惯了,炊事班的兄弟下料的时候多点少点的我们都无所谓,这儿又不是紫禁城,我们是一帮除了人什么都吃的战争野兽,所以我们不会在乎的。

可当我们把菜放到嘴里的时候我们马上感觉不同了。

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舌头一沾菜,那种辣味迅速的从舌头冲向大脑,然后散布全身,一个字“爽”,同样是辣椒但是感觉却是不一样的。

虽然这种辣有点过分,但我们还是照吃不误,除了个别的实在是辣的吃不下之外,大家都是一顿大吃特吃,特别是那几个湖南的兄弟,我估计他们一吃这菜就找到家的感觉了,他们专捡着那菜里红红的辣椒吃。在一起这么久了,我第一次见他们吃东西找到享受的感觉。

一会儿我们吃的就满头大汗了。。我感觉到我的嘴好像有点找不到了。

已经有点辣麻了的感觉。

吃是吃痛快了,但痛苦也跟着来了。

从中午到下午训练的时间我都都觉得我的嘴唇被辣的翻了起来了,中午只顾吃的痛快,现在嘴唇却是巨痛苦,全身都觉得火烫的,喘出来的气也透着一股子辣椒味儿,好像除了那几个湖南的兄弟,其他的兄弟都被辣得有点过头了。

其实最痛苦的是上厕所了。。。。。不信你可以去问问我们那可怜的连长。

唉。。。无奈呀。从此那兄弟的名字就被朝天椒给代替了。

等晚上回去以后这哥们遭到除了湖南籍以外所有兄弟的讨伐坚持要求炊事班老大禁止这哥们上灶,我想这哥们如果再上灶估计我们所有的兄弟晚上都别睡了。

最后的一位绝对是肉类食品的克星,一般来说能吃肉的人都胖,或者说有点胖,但这个哥们绝对是个例外,他的体型绝对属于是瘦肉型形的,如果把他宰了除了骨头内脏估计他向丰的肉也超不过三十斤去。

但他绝对是一个能吃肉的主儿,而且不管是什么肉他都跟吃仙丹一样。包括那些大块的肥肉,他吃起来都是津津有味儿的。

虽然炊事班有很多肉,但炊事班长还真不敢让他敞开的吃,生怕他把全连的肉都给吃了,如果一天不给他肉吃可能他就要活不下去,抓耳挠腮的,跟吸毒一样,看来吃肉也上瘾呀。

话说有一回,别的炊事班找来一个也能吃肉的兄弟跟他比赛,部队什么事都争个第一,哪怕是饭桶也要争个第一第二出来。

结果是他把那个兄弟给吃吐了,听说从那次以后那个兄弟再也不吃肉了,就是闻到肉味都会吐,这是何苦呢?

“屠夫,美女呢?!”我问屠夫,美女是我们炊事班养的一条狗,确切点说是斧头养的。虽然他长了一副没有爱心的样子,但对狗还是不错的,只不过他给狗起了一个很肉麻的名字叫美女。

“不知道呢,大清早就跑出去了,可能是发情了,找男朋友去了吧!”屠夫回答我。

炊事班的生活很清闲,除了做饭的时候忙一点其他的时候我们都是在吹牛玩。

就在我们吹年起劲的时候,美女迈着四方步就回来了。

在美女后面还跟着一条黑狗

“哟,美女回来了!”有人喊着。

“斧头,你的美女还给你带回一女婿来!”我们都大笑。。

那黑狗远远的看到我们不敢往前走了。

“别笑了!”斧头转身回到操作间把他那把带有像征性的大刀藏在身后拿了出来。

他还拿出一个镘头蘸了点肉汤慢慢的引诱着,那条黑狗,开始的时候那条狗还是不敢过来。

可最后它还是没经得起肉汤的勾引就一边小心的看着斧头慢慢的凑了过来。

斧头努力的摆出一幅和蔼可亲的样子。。

慢慢的那狗靠近的斧头,闻了闻他手里的馒头,在确定没有危险后,开始慢慢的品尝起来了,

就在那条狗吃的津津有味儿的时候,斧头两眼冒出杀气。

他把那大刀举起来,一刀砍在狗脑袋上。我们还没反应过来呢,那可怜的狗叫了两声就躺下来在那儿抽搐。。

“小样鬼门关的馒头那么好吃呀!”斧头晃着大刀对狗说。

就这一会儿斧头给我们上演了一出狗为食亡的寓言故事。

“**,斧头你干吗呀,好歹说它也是美女的男朋友呀!你怎么就下得去手呀,真是毫无天良呀。。。。。对了你觉得狗肉怎么做好吃呢?!我觉得做个麻辣狗肉火锅不错!”屠夫开始说的话让我以为他已经“从良”了呢,哪知道后面的话又暴露了他的本性。他看着那刚死没多久甚至腿还在抽搐的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一边的“美女”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该干吗干吗去了,看来男朋友的死在它心里没什么反应。。

“妈的,敢占我们家美女的便宜,你这是找死!今天晚上就拿你给兄弟们改善生活了!”

“斧头!你不怕老百姓找来呀!”我有点担心

“怕个屁呀!你当咱这是菜市场呀,谁想来就来的呀!”斧头看了我一眼,“有门岗挡着呢!”

看来这个家伙不像是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了。。。

如果把他放在十字坡,他肯定也敢去卖人肉包子。。

“行了。。你在一边看洒家如何收拾这只小畜生。。。。哇呀呀。。。”说着他就迈开了四方步。

一会他从操作间里出来,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拿着一个铁勾子。另一手拿了一把恨。嘴上叨了一棵烟。。

一会儿他就把那狗给吊了起来。他一边哼着歌一边开始给狗剥皮。。嘴里还不时的吐出烟圈。

看着他我突然就想起以前看的电影“新龙门客栈”里的那个家伙。。

“不管他了。。。”我接着干我的活。

晚上我们的饭桌上就多了一份炖狗肉。。。

当然不是所有的桌子上都有的。。

只有我们这儿还有连部的桌子上有,没办法狼多肉少呀。。。

第二天早上起来,斧头找了块肉皮扔给美女。。然后摸了摸美女的头说“美女今天再出去给我领回只大的来!”

美女还真听话,吃完肉皮摇着尾巴就出去了,还真是个饱暖思淫欲呀。。人这样狗他妈也是这样的。

我也明白为什么间谍一般都选女的了,古人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何况是我们这些狗熊呢。。傍晚的时候美女果然不负众望的又能带回一条狗来,不过结果斧头失手了,那条狗很警觉的跑开了,不过既然来了我们就不可能放它出去了。

抄起家伙我们就开始追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