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军 正文 030

翰峰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size][/URL] 这日,范风带着耿恭、范羌打猎未归,怀玉带着小弟范琥在屋后玩耍,卓月儿和李氏正在院子中为孩子们缝补衣物。孩子大了,尤其是耿恭,每日里爬高窜低,衣服破得极快,简直每天都要给他缝补。突然间,李氏定住眼神,张大了口,指着门口“呀…呀…”了几声,却说不出话来。月儿转头看去,是耶?非耶?那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5.html


这日,范风带着耿恭、范羌打猎未归,怀玉带着小弟范琥在屋后玩耍,卓月儿和李氏正在院子中为孩子们缝补衣物。孩子大了,尤其是耿恭,每日里爬高窜低,衣服破得极快,简直每天都要给他缝补。突然间,李氏定住眼神,张大了口,指着门口“呀…呀…”了几声,却说不出话来。月儿转头看去,是耶?非耶?那分别了八年的爱侣,日思夜想的亲人,在梦中千百次浮现的丈夫,分明真真切切站在那里,满脸是笑。月儿扔开手上一切,脚下一个踉跄,扑向丈夫的怀里。

耿广连忙上前几步接住爱妻,紧紧抱住月儿,什么话也不说,只是轻抚着妻子的秀发,看到月儿依然美丽的秀发中出现的一丝白发而心痛,轻轻伸手摘去。蓦然间,月儿失声痛哭,象是要把几年的相思、牵挂全部发泄出来。李氏含着眼泪看着二人,怀玉和弟弟赶紧跑来,范琥奇怪的望着这一切。怀玉年已十四,似懂非懂,走到李氏身边拉着母亲的手,李氏一把将她揽在怀中。

正在此时,一个怯生生的声音说道:“你是爹…爹…?”,月儿听到儿子的声音,把头从丈夫的怀中抬起,看到已长得十分高大的耿恭一脸的疑惑。月儿羞红了脸,退后一步,对耿恭说道:“傻孩子,不是你爹还能是谁?”。耿广放声大笑,伸手去拉儿子。不料耿恭却一脸怒容,掉头跑开,把众人弄得十分奇怪。耿广正待追出,却被一人紧紧抱住,“大哥!……”,原来是范风回来了。

耿广听到范大娘已在半年前去世,不胜唏嘘。半年前正在西域,身无双翼,徒叹奈何。月儿向丈夫说起了耿恭为何见到父亲时的奇怪反应,近年来耿恭日渐长大,十五岁正在似懂非懂间,非常不满给他和怀玉定下的娃娃亲。两个孩子老是吵闹不休,一个说谁想嫁你,一个说谁想娶你。范家两个小把戏一口一个“姐夫、姐夫。”叫着,弄得耿恭十分恼火。前一阵非逼着怀玉把那柄“小寒”剑还给他不可,为这事还被母亲责骂过。一生气就总是吵着要去找寻父亲,又怪父亲老是不来接他,是不是不要他了?……种种件件,听得耿广又是好笑,又是心软,心里满是对月儿母子的歉疚之情。可孩子尚未成年,军中险竣,怎忍带他母子前往西域。眼下能想到的就是多陪陪他母子,再带儿子去洛阳玩耍一次,聊作弥补。

耿恭找到父亲,一脸认真的对父亲提出不想娶范怀玉为妻。耿广忍住笑问耿恭知不知道什么是娶妻?耿恭答道:“知道,就象父亲和母亲那样。”。耿广点点头又问道:“那你为何不愿娶怀玉呢?”。耿恭说道:“她老是和我吵架,一点都不像母亲那样总是想着父亲。”。耿广心里一酸,自己对她日日思念,月儿对自己又何尝有片刻忘怀呢。他和颜悦色对耿恭说道:“你要是见不到怀玉,会不会想她呢?”。耿恭想了想说道:“有一次,怀玉跟婶婶回娘家了一个月,我就有点想她了。”。耿广摸着耿恭的头说道:“是啊,这就是你喜欢她了。傻儿子,等你再长大点就会明白了。”。听到父亲这么说,耿恭摸着自己的头,一头雾水走开了。

耿广回家后,重操旧业,每日里和范风如以前一样打猎,所不同的就是现在可以带着儿子一起打猎。眼看耿恭身高臂长,动作敏捷,越来越象自己,心中不胜欣喜。


耿恭正在收拾猎物,怀玉跑到他身旁。见他干得十分起劲,丝毫不理会自己,心中来气。瘪瘪嘴道:“有什么稀奇,又不是自己打的。”,耿恭立时急了,冲着怀玉大声嚷道:“谁说不是我打的,这只兔子…还有这只山鸡…都是我射下来的。”。怀玉刮脸羞他,故意说道:“明明是我爹和你爹打的,好意思拿来骗人。”。耿恭急得连声音都变了,叫道:“骗人是小狗!咱们问你爹去。”,说着拉住怀玉的手就要走。怀玉摔开他的手说道:“好…好…好,就算那些都是你射的,你要真有本事就别跟着爹爹后面捡便宜,自己倒是打个熊啊、虎啊什么的大家伙回来瞧瞧啊。”。

耿恭年少禁不住激,恨声说道:“好!好!……明天我就自己去打个老虎给你看看。”。怀玉说道:“那我得和你一起去。”。耿恭说道:“我才不带你呢。”。怀玉说道:“谁要你带,我只是要看着你,谁知道你会不会捡别人夹子上的死老虎。”。耿恭跳起脚来大叫道:“好!带着你,走累了不许哭,不许要我背着。”。怀玉有些脸红,说道:“谁要你背?那就说好了,明天。”。

第二天,天色还未大亮。耿恭蹑手蹑脚收拾东西出了门,刚出门已看到怀玉腰间插着“小寒”,背着包袱等在院外。耿恭也不理她,走到身旁才说道:“走吧。”,自己先就走前,也不管怀玉有没有跟上来。

走出没多远,刚拐了个弯,却看见范家老三范琥拿着范风的短匕等在路旁,脚边的那条癞毛老黄狗绕来绕去。怀玉赶上前来问道:“你在这干什么?”。范琥得意洋洋,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去干嘛,昨天我都听见了。我要和你们一起去。”。耿恭说道:“我们要去的是大爷海,远的很,下次我带你去个近点的地方吧。”。范琥使劲摇着头说道:“不行不行,我就要去打老虎。”。怀玉对范琥说道:“你要是不去的话,姐就把那个红色的布老虎给你。”。

范琥把头摇得象拨浪鼓似的,嚷道:“不要不要。你们打了老虎,我还能背回来。”。别看范琥只有十岁,却自幼神力惊人,好搬重物,六七岁时就能背起范风走上十步有余。眼见范琥难缠,耿恭只得说道:“我把我的弩箭送给你。”。范琥想了想,应道:“好吧,回来就给。”。耿恭又道:“说好了,你可不能告诉别人。”,范琥点头答应了。

打发了范琥,狗儿却打发不了,只能让它跟着。其实这癞毛老黄狗除了能驱赶飞鸟之外百无一用,遇到大兽时,连吠叫几声都不敢。耿恭幼时十分鄙夷这只黄狗,直到耿广给他说过缘由,才不再欺侮它。这只黄狗原来也曾英勇无比,只身敢与虎狼对峙。可是自从差点被两只山豹咬死,抱回来养了几个月才活了过来,从此就变得胆小怕事。现在老黄狗已经明显露出老态,不过也让它跟着倒也无妨。两人继续接着赶路,耿恭专找难走的路下脚,怀玉却不叫一声累,紧紧跟上。直到耿恭自己都觉得有些累了,才坐下休息。怀玉也在他身边坐下。耿恭把头一扭,不跟她说话。怀玉从包袱中拿出一块饼递给耿恭,耿恭说道:“渴了喝泉水,饿了吃山果,打到猎物还可以烤肉吃,我不要。”,怀玉拿着饼,并不收回,耿恭终于伸手接过,先丢了一块给狗儿,才放入口中吃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