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农红军军史:(5)长征途中最小的红军

世界王牌 收藏 0 507
导读:在成都市某军队干休所的小卖部里,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一边笑吟吟地递上购物者所需的香烟、食品等,一边噼里啪啦地拨弄着算盘珠子……彤红的夕阳软软地、亮亮地撒在老人微笑的脸上…… 他就是长征途中最小的红军、共和国元帅贺龙的外甥、成都军区某干休所离休干部向轩。 湖南桑植县城北郊有个“水绕三门,五龙捧圣”的河谷盆地——洪家关,它是共和国元帅贺龙的故乡,也是向轩的诞生地。 1926年,向轩的第一声啼哭与“贺英游击队”的枪炮声汇成了交响。他出生的当天上午,舅舅贺龙高兴得朝天鸣

在成都市某军队干休所的小卖部里,一位耄耋之年的老人一边笑吟吟地递上购物者所需的香烟、食品等,一边噼里啪啦地拨弄着算盘珠子……彤红的夕阳软软地、亮亮地撒在老人微笑的脸上……


他就是长征途中最小的红军、共和国元帅贺龙的外甥、成都军区某干休所离休干部向轩。


湖南桑植县城北郊有个“水绕三门,五龙捧圣”的河谷盆地——洪家关,它是共和国元帅贺龙的故乡,也是向轩的诞生地。


1926年,向轩的第一声啼哭与“贺英游击队”的枪炮声汇成了交响。他出生的当天上午,舅舅贺龙高兴得朝天鸣了两枪,然后弯腰抱起小向轩,轻轻地、柔柔地亲了一口他鲜嫩的脸蛋……


他的母亲贺满姑(贺龙的姐姐、贺英的妹妹)怀着他时就一直跟着姐姐贺英驰骋疆场,直到他呱呱坠地也没停下征战。


“兵家儿早知刀枪”。向轩三四岁时就能操起手枪叭叭射击。他常常偷出舅舅或姨妈的手枪瞄着树开火,把笔直的树干打得窟窟窿窿。


看到小向轩是块扛枪当兵的料,贺英和贺龙闲时就手把手教他使枪。


那晚,游击队投宿洞长湾。突然,一声枪响打破凌晨的静谧。贺英提枪冲出门,一颗子弹打断了她的右腿。贺英跪在门边依然双枪向敌人还击。


“贺寡妇在高头,抓活的!”向轩听到敌人边吼边开火,便急忙向贺英靠拢。


枪口里喷火,正把贺英暴露给了敌人,敌人又是一阵扫射,贺英胸部、腹部连中数弹,扑通倒地。


年仅7岁的向轩忙去扶姨妈贺英,但怎么也扶不起来。“快……快走……去找大舅(贺龙)报仇……”贺英把沾满鲜血的两支手枪和4块银元塞给了向轩,用最后的力气推了向轩一把:“快走!”


懵懵懂懂的孩子从山背后的竹林穿过,去找贺龙和红军,此时的他其实根本不知道贺龙在何处,只知道,贺龙在大山那边。


向轩跑着跑着就跑不动了,腿像灌了铅似的又沉又痛。他摸摸右脚脖,脚脖处黏糊糊的——子弹打穿了他的右脚脖,他倒在血泊中……


事后向轩才知道,是农会委员许璜生叛变投敌,向团防覃福斋密告了游击队住处,引来100多人的团防大队偷袭。姨妈贺英和几个没来得及转移的赤卫队员都被敌人杀害了。


“女赤卫队长”贺英壮烈牺牲在洞长湾,用青春和生命谱写了一曲壮歌——《洪湖赤卫队》。后来,新西兰作家路易·艾黎第一个向全世界报道了洪湖赤卫队。


终于,向轩跑到红3军军部,向贺龙军长哭诉了姨妈贺英血洒洞长湾的悲壮一幕。接过向轩递上的两支手枪和4块银元。贺龙吧嗒吧嗒抽着闷烟,连同悲愤一起“吸”进心底。


当年,贺龙的家族中对贺龙支持最大的就是贺英!她曾对贺龙说:“带队伍英不如龙。可你没有队伍,我把队伍交给你吧……”而如今,大姐牺牲了,这对贺龙的打击太大了!他强压着悲愤和怒火,向在场的廖汉生等人说:“横竖革命到底!为他们报仇!我们回去招人,搞枪,把游击队重新搞起来,与那帮坏家伙干到底!”


向轩叫姨妈贺英妈妈,还得从向轩1岁零3个月大时发生的事说起。当时妹妹金枝才5个月大,哥哥向楚才也很小,他们和母亲贺满姑一道被敌人抓进监狱,不久母亲即被国民党反动派以极刑杀害。敌人要斩草除根,再杀死3个孩子。生命危在旦夕。向家人连同贺龙、贺英等决定实施营救。那天夜里雷雨交加,“双枪女英雄”贺英用两家凑的钱买通看守后,从监狱里救出了向轩、向楚才和金枝……


一岁多的向轩在监狱里被折腾得不成样子——稚嫩的脸变得又黄又黑,衣服上糊满了屎尿,一双赤脚糊满了泥巴,两手黑得如乌鸦的爪爪……


“大姐,你没娃娃,把他给你吧!”一天,贺龙对贺英说。向轩从此跟着贺英,一同吃住,一起打游击,喊贺英妈妈。


如今,母亲贺满姑牺牲了,养母贺英也牺牲了,7岁的向轩只好跟着贺龙,加入到“红小鬼”的行列。


长征途中,他实在走不动了,才在“马背上长征”。队伍歇息、野炊时,向轩卷起肥大的袖子,又是扫地,又是择菜,一点没累的感觉……


战争冶炼着向轩的青春和勇气,少年的无知、怯懦逐渐被硝烟融化,沉淀的是无畏和顽强。


向轩是红军队伍里最小的兵,也是一个最特别的兵。不是因为贺龙是他舅舅、贺英是他“妈妈”,而是因为他在娘肚子里就可以算作红军了,而这么算军龄,又没什么依据。新中国成立后,成都军区解放军总政治部有关部门最后决定:向轩的军龄从7岁算起。因为7岁他已血战沙场,光荣负伤,并建功勋。


行军时他总是以步当车,实在走不动了才骑上马,总是把马让给辛先柱等小战友们骑。3个孩子伙用的马,最初向轩“骑得最多”。逐渐地,向轩成了走路最多的一个了。


“服务管理处的文书没人干,你去吧!”贺龙欣喜地“提升”渐渐懂事的向轩。


“当文书,我这点文化吃不消,还是让我去警卫连当班长吧。”当时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向轩就一边当班长,一边给自己“充电”。他从陕甘宁边区中学的附小,一直学到延安抗大……


在我的多次采访中,向轩对我谈及的总是他的平凡,他的普通。直到有一天,我从他的档案里查阅到他曾20多处负伤的光荣史,老红军才不好意思地亮出身上一片片的伤疤,以及藏在伤疤后面的故事……


那是抗日战争的第二年春天,陕西荔北无花只有寒。时任358旅工兵连副连长的向轩突然抛出“大老虎”和“飞雷炮”的构想。向轩的构想一冒出来,立即被大伙接纳。向轩与战友们挖空心思,终于研究改制出大威力的土炮。


“轰隆!轰隆!”一天下午,新研制的“飞雷炮”向敌人轰击,射程在5500多米,一次可发射5公斤炸药,敌营房顷刻被“飞雷炮”炸得稀巴烂,敌人也被撂倒一大片。残敌仍负隅顽抗。突然,一颗枪榴弹射中了向轩,他倒在血泊中——右眼被炸子弹片击瞎,右脚面被打穿,全身20多处负伤……


纵队司令员、独臂将军贺炳炎得知向轩负重伤后,既为他的勇敢而欣喜,又有些负疚。贺炳炎犹豫了好久,还是将此事报告了贺龙:“向轩的眼睛打瞎了。我没保护好他,我对不起你呀!”让贺炳炎没想到的是,贺龙不仅没有责怪他,反而劝导他说:“他(向轩)就是牺牲了也没啥!别人的孩子能牺牲,我的孩子也是一样的……”


“是革命的骡子把你驮大的,是革命的乳汁养育了你!”向轩用心灵去领受和感悟贺龙对他的教诲,并用行动一点一点地报答社会。如今,虽已84岁身板却依然硬朗的向轩还经常深入部队、工厂、学校、街道作革命传统报告,他还兼任3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红领巾把他与下一代的心紧紧系在一起。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