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英国记者谈西方媒体、CNN在伊朗大选中的表现。

wxj_wxj950902 收藏 0 195
导读:以下一段文字节译自他上周末发自伊朗的报道:   上周一早上4时35分,我的手机响起﹕“费斯克先生,我是黎巴嫩一名电脑学生,我听闻有学生在德黑兰大学宿舍被屠杀,你知道这事吗?”他说目前正从Facebook及Twitter跟进伊朗局势。 当我到达大学时,学生隔着大门大叫﹕“屠杀!屠杀!”宿舍有人开枪,不错。地板上有血舻,不错。死了7个人?一名学生说10个。另一个说,我们不知道。数分钟后,警察来了,有人掷石。在德黑兰,要把真相过滤出来,费劲之余亦危险。   1/3时间用于否定假报道   过去一周我在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以下一段文字节译自他上周末发自伊朗的报道:

上周一早上4时35分,我的手机响起﹕“费斯克先生,我是黎巴嫩一名电脑学生,我听闻有学生在德黑兰大学宿舍被屠杀,你知道这事吗?”他说目前正从Facebook及Twitter跟进伊朗局势。 当我到达大学时,学生隔着大门大叫﹕“屠杀!屠杀!”宿舍有人开枪,不错。地板上有血舻,不错。死了7个人?一名学生说10个。另一个说,我们不知道。数分钟后,警察来了,有人掷石。在德黑兰,要把真相过滤出来,费劲之余亦危险。

1/3时间用于否定假报道

过去一周我在德黑兰的工作时间,有三分之一时间并非报道有什么可能是真的,而是去否定那些明显是假的报道。加州一个电台致电我,叫我形容一下街头冲突,当时我站在半岛电视台位于德黑兰北部的办公大楼天台。我看到的却是坐着电单车的青少年在街头奔驰,放火燃点路旁一个垃圾桶。消防员随后赶到救火,1名消防员疲乏地告诉我,那是当晚第79个被焚的垃圾桶。另一搞错的“经典”,是说民兵占据了穆萨维办公室。不错,办公室的确有制服人员驻守,但那是穆萨维的保安。 最新鲜的狂想,便是说那些残忍的伊朗警察并不是伊朗人,而是黎巴嫩真主党人。分别有两名记者、1名英国政客及3个来电(其中一通是来自黎巴嫩)告诉我这消息。我尝试跟那些警察谈话,他们不明白阿拉伯语,长相也不是阿拉伯人,更非黎巴嫩人。真相是,他们来自跟阿富汗接壤的边境省份,口音在德黑兰人听来难免古怪。

“半妄想”网上新闻足以致命

我拒绝接受CNN访问(因为他们的中东报道太偏颇),但对方却问我﹕“为什么(不受访)?你是否担心安全?” 当狂想跟事实结合并以高速在世界流传时,可以是致命的。选举舞弊、大学屠杀、迫在眉睫的政变、30年***共和国快要倒台、整个国家通讯截断……我想起艾森豪威尔当年派国务卿杜勒斯往伦敦,要英国首相艾登结束在苏伊士运河的疯狂战争艾森豪威尔吩咐杜勒斯,他的工作只是说“Whoah, boy!”(停止吧!兄弟;意即什么也勿听,只重申停战要求)。这是对深信Twitter者的好建议。 当然,“无风不起浪”。只要看看百万穆萨维支持者游行反政府便可知一二,连伊朗传媒亦要报道。不错,当局封锁了当地的SMS,不错,他们令互联网服务慢下来,但并没封锁。我的手机很难接通伦敦,但来电却源源不绝。伊朗政府的确尝试干扰穆萨维及其支持者的通讯,希望阻止示威。在正常国家,这是令人震惊的,但这不是正常国家,这国家一向被“反革命”危机所缠扰,就像西方被伊朗的核野心所缠扰一样。 选举结果我是怀疑的,事实上我跟伊朗朋友计算过,若政府提供的数字属真,当局要在两小时内点算500万张选票。但同样地,我们对选举的报道亦有严重问题。大部分西方记者只留在富裕的德黑兰北部,那儿是穆萨维支持者的阵地,你可随时找到喜欢穆萨维的传译,受访者操流利英语并准备好控诉伊朗的——老实说吧,半独裁政体。 但很少新闻机构有资源走遍这个面积是英国7倍的国家。我周五到访德黑兰南部的贫民窟,我发现内贾德的支持者人数增加,穆萨维的支持者只占少数。我怀疑,在伊朗全国,也有类似现象。英国第四频道的摄制队到了德黑兰以南的伊斯法罕(Isfahan)及附近村落,回来后怀疑﹕可能内贾德真的赢了。 真相永难知 伊朗的悲哀 这也是我的猜想,内贾德可能赢了,但并非大胜。教士可能认为“报大数”能打击内贾德对手的声誉。真相我不知道,伊朗人也永远不知道,这是伊朗的悲哀。在中东,通常都是有一点事实,再加上大量谎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