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3章 血溅见王洞(2)

8里坡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砰、砰、砰”,洞外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响,第五分队的战士们追到了对门峪,可张登之的人马已不见踪影,张贵全在对门峪的山沟里放了几枪。   “张队长,怎么啦?抓到张登之没有?”第四分队的战士们也紧追了过来,听到枪声,周铁匠站在一道山岗上大老远地喊着。   张贵全好生奇怪,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砰、砰、砰”,洞外不远处传来几声枪响,第五分队的战士们追到了对门峪,可张登之的人马已不见踪影,张贵全在对门峪的山沟里放了几枪。

“张队长,怎么啦?抓到张登之没有?”第四分队的战士们也紧追了过来,听到枪声,周铁匠站在一道山岗上大老远地喊着。

张贵全好生奇怪,他没有理会周铁匠的喊声,自言自语地纳闷道:“明明看见张登之朝这里跑来的,怎么就不见了呢?”

周铁匠带着人马靠近了张贵全的第五分队,张贵全思索了一会儿,随即大声命令:“同志们,给我搜!”

王老财把自己的棉绸衫脱了下来,一把紧紧地塞进唐西桃的嘴里,张登之又命令团丁们躲藏在山洞的深处,然后带着朱副官和几个铁杆弟兄把守在洞口的岩孔里。刚才洞外那几声枪响和“给我搜!”的喊声,张登之听得明明白白,他命令他那些弟兄们屏着气,吞着声,待在洞里不敢发出一丁点儿声响。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今天火辣辣的太阳又映照在大地上。张贵全、周铁匠带领第四、第五分队的战士们在对门峪搜索了大半天,依然一无所获,同志们也感觉特别劳累,一个个待在山沟里阴凉的树荫下休息。

“张队长,现在咋办?”周铁匠问。

“我是眼睁睁看着张登之一伙跑到这对门峪来的,难道他钻天入地了?” 张贵全道。

“我们把队伍分成几个小分队,守候在这对门峪的各个关隘要道,你看怎样?”周铁匠建议。

“好!就这样安排。”张贵全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张登之与朱副官等几个铁杆兄弟待在山洞口,时时刻刻探听着洞外的动静。在这山洞里憋了大半天,张登之也有些不耐烦了,他命令道:“朱副官,你和弟兄们给我在这里好好守着,老子去看看唐西桃那兔崽子。”

唐西桃被捆绑在钟乳石上,早已昏迷不醒。见张登之走来,王老财迎上前来,问:“外甥,把唐西桃那个岩板塌的干掉算了,咱现在留着他也没啥用了。”

“哼,没钓到张学阶那个大鱼,就唐西桃这个虾米,老子也要他不得好死!”说着,张登之厉声命令道:“弟兄们,给老子把刀拿来!”

张登之走到唐西桃的跟前,他一手使劲揪起唐西桃的头发。唐西桃醒了过来,双眼怒目,他想叫喊,可嘴被堵着;他想动弹,可全身被绑着。张登之看见了唐西桃那双瞪得圆鼓鼓的眼睛,他像一头被激怒了的雄狮,一对似乎快要蹦出来的眼珠宛如两颗仇恨的子弹向自己射来。张登之心里一怔,心脏“扑哧扑哧”地猛跳。

张登之右手捂着胸口,左手从一个团丁手上接过一把尖刀,嗥叫道:“唐西桃,老子看你眼睛还瞪不瞪……!”说着,张登之把那尖刀猛地扎进唐西桃的右眼,伴随着唐西桃全身一阵痉挛般的剧痛,一滴滴鲜血溅在张登之的脸上。张登之眯缝着双眼,把那尖刀又在唐西桃的眼眶里使劲地转了几转,一颗血淋淋的眼珠从唐西桃的眼眶里滑了出来。唐西桃再次晕死了过去。

“这个洞不是叫见王洞吗?老子就叫你唐西桃去见阎王老儿去!”张登之咆哮着:“弟兄们,快,动手!把唐西桃撂到阴河里喂鱼去!”

几个团丁把被五花大绑的唐西桃从钟乳石上解了下来,然后,你抓手,我抓脚的将唐西桃抬起,吆喝一声,将唐西桃抛向阴河里。只听阴河里“咕咚、咕咚”了几声,又恢复了平静。

如血的残阳慢慢地隐到了五雷山下,一缕缕岚风吹来,满山沟的树枝儿摇着头,树叶儿也簌簌作响,似乎在唱着一曲曲凄人的挽歌;躲在丛林里的一棵棵小草在啜泣,贴在树上的知了在哀鸣。

“团总,是时候了,打出去吧!”见天色快要黑了下来,朱副官道。

“好!朱副官,你带十几个弟兄先出去,蹿出了这洞,拐进一片茶树林,就有一条山路直达徐家溶。”张登之时而探出头,往洞外瞅一瞅,说道:“我带我舅舅与其他弟兄们随后就跟上。”

“外甥,我老天拔地的,跑也跑不动。你就给我几个弟兄,我想办法带他们出去。”王老财对张登之说道。

“舅舅,你怎么出去?”张登之问。

“这你就别管,你给我几个弟兄就行。”王老财脸上堆着一脸奸笑,说。

“那好!就给你五个弟兄。”张登之答应道。

夜幕降临,张登之一声命令:“出发!”十几个团丁在朱副官的带领下无声无息地蹿出了山洞,又钻进那片茶树林,然后直接上了去徐家溶的那条山路。

见外面没有动静,张登之估摸着朱副官带着十几个弟兄已经出了对门峪,于是,他吩咐舅舅王老财也领着五个团丁出了洞。

朱副官和舅舅都安全地走了,张登之的心里安然了许多。随即,他大声命令道:“弟兄们,跟老子走!”于是,三十多个团丁在张登之的带领下一窝蜂似地涌向洞口,一不小心,一个团丁被挤到了坎下,裤腰带挂在了悬崖上的一个树桩上,倒悬着,上不占天,下不着地,他扯着嗓子在那儿大喊:“救命啊!救命啊!”

“张队长,你听!好像有人在喊救命。”周铁匠与张贵全正在对门峪深处的一道关隘口巡逻。

张贵全仔细听了听,道:“嗯,听到了!”随后又对周铁匠说道:“我估计张登之就在这附近。你带第四分队赶快从山沟往上包抄过来,我带第五分队从上往下压过去。”

夜色朦胧,张登之带着三十多个团丁出了洞口,张贵全、周铁匠也带着各自的人马展开了行动。很快,张贵全率领一支五十多人的队伍扩大了包围圈,跑到了那片茶树林里埋伏了下来。

“快!弟兄们!”团丁们出了洞口,拐进了茶树林,张登之满心欢喜,一个劲的催促着后面人马赶快跟上。

“同志们,打!”见一队人马黑压压一片从茶树林里走来,张贵全一边大声命令,一边举起枪朝茶树林里那队黑影开射。

突如其来的一颗颗子弹飕飕地射过来,跑在前面的人马立即倒了好几个,张登之这才明白自己已经中了埋伏,但他也知道,只要自己冲出这片茶树林,就有办法脱离险境。于是,他声嘶力竭地命令道:“弟兄们,给我冲!”

张贵全带着第五分队的战士们杀了过来,双方胶着展开了厮杀。张登之躲在一颗大茶树兜边,见情况不妙,他立即吩咐身边的几个铁杆弟兄:“快,弟兄们,跟我跑!”趁着夜色,就在茶树林里激烈混战的当儿,张登之领着他那几个铁杆弟兄冲出了茶树林,拐进了去徐家溶的山路。

周铁匠带着队伍沿着山沟摸到了对门峪的深处,那倒挂在山洞口悬崖上的团丁依旧在那里叫骂着:“张登之,老子前年救了你的命,现在要你救救我,你个翻眼不认人的豺狗,睬都不睬啊!”那团丁叫骂了一阵,又嚎哭了起来。

“兄弟,别哭了!张登之不来救你,我们来救你!”周铁匠领着队伍靠近了那团丁。

见有人过来了,那团丁如见了亲爹亲娘,喊道:“兄弟啊!你救了我,我以后给你当牛当马都干啊!”

周铁匠吩咐几个战士把那团丁救了起来。那团丁见了周铁匠,“扑通”一声双膝跪在他面前连磕了三个响头。周铁匠双手把他扶了起来,道:“兄弟,你叫什么名字?张登之的人呢?”

“我名叫刘德全。”那团丁道“张登之刚从那山洞里钻出来,带着一队人马跑了!”。

“山洞?在哪里?”周铁匠追问道。

“就在这上面,我带你们去。”刘德全说。

“那洞里还有人吗?”周铁匠又问。

“没了,都跑了。”刘德全想了想又说:“哦,有一个叫唐西桃的,昨天晚上就带到这洞里来了的……”

没等刘德全把话说完,周铁匠急忙问:“唐西桃?他人呢?”

“被张登之挖了眼睛,然后丢到阴河里去了。”刘德全说。

周铁匠与刘德全带着队伍,打着火把进了那山洞。走到那阴河边,望着那阴森森的河水,周铁匠双膝跪在地上,一手撑在膝前,他的手按到一个肉球球的东西,于是他把它捡了起来,一看,那是一颗血淋淋的眼珠。周铁匠顿觉一阵剜心的疼痛,泪水簌簌地从眼里滚下来,失声痛哭道:“桃哥啊,我来晚了啊!”

同志们紧握的拳头也在吱吱作响。

当周铁匠带着队伍赶到茶树林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同志们正欢喜地收缴敌人手上的枪支。

“我们打胜了!”张贵全见周铁匠率领队伍赶了过来,高兴地说。

“张登之呢?”周铁匠急忙问。

“正在辩认、清点呢。”张贵全说。

“报告队长,敌人一共被打死十三人,投降十四人,我们受伤十三人。”一个战士跑过来报告说:“就是没看见张登之。”

“啊?又让他跑了?”周铁匠叹了一口气,说。

“他肯定是朝徐家溶方向跑的!”刘德全说道:“在洞里时候,他就这么讲的。”

“快!继续追!”张贵全坚定地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