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岁红色小丫头逼真表演骗过敌哨兵检查

1949年的长沙即将迎来黎明。当时在地下党组织中,一个女孩的名字让不少人提起时总是竖起大拇指。那是地下党员向愚的女儿向刘骝,当时年仅15岁,却是一个有着两年经验的“老地下交通员”了。


向刘骝,女,1934年12月7日出生。1947年2月起,担任地下小交通员。解放后先后在长沙市委统战部、湖南日用化工总厂工作。1985年离休。


“我父母都是地下党,要与战友们联络交流时,背着书包的我自然就是最好的小信使,而我的年龄和长相也的确蒙蔽了不少敌人。”解放前夕,向刘骝已开始经手一些重要情报的传递,很多任务甚至是半夜去完成。


“我记得1949年4月23日晚上,父亲得到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作战成功解放南京。虽然已是深夜,但父亲要印刷厂迅速赶印了号外后,决定还是要将消息传递出去,送达的任务自然又落到我身上。”向刘骝回忆道,那时的长沙晚上都实行宵禁,父亲所在的金国印刷厂位于下碧湘街,而自己却要将信息传到位于火车站、砚瓦池的地下党员那里。


“那时候,火车站在现在的芙蓉广场附近,我从下碧湘街过去要经过两道关卡。”向刘骝说,信息缝在了裙子里面,考虑到已经深更半夜,父亲便让弟弟陪她一起去。当向刘骝走到位于南门口附近的第一道关卡时,忽然听到一声大喝:“口令!”紧接着便是哗啦哗啦拉枪栓的声音。哨岗发现姐弟俩了!“老总啊,我妈妈病得快要死了,我们这是去帮她请郎中呢!求求老总放我们过去吧!”虽然这些台词之前已经想好,可要是表述不到位,依然难以过关。但向刘骝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完这些话后,哨兵便深信不疑,放他们过去了。


以同样的方式,向刘骝姐弟顺利通过了第二道关卡,将信息传到了火车站的地下党员手中。“那时候也不知道是凌晨几点,反正我们沿着铁路线一路走到砚瓦池时,天已经亮了,两脚全是血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