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 卷一:抗日风云 六三章 转机(一)

wangvct 收藏 22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40.html


在打退了敌人的两次进攻之后,天已经黑了下来,但是敌人的攻击却并没有停止。本来,以松下靖次郎的聪明,在两次被打下来后,应该可以很清晰的猜出国军的侧翼阵地并不是黄栗山,而是对面的侯家山,只是这个松下大佐看到了张贤,如果能够抓住这个一六九团的团长,那么对于他来说,那就真得是一个大胜了。正因为如此,所以更令他兴奋起来,不顾一切地向黄栗山的国军阵地发起攻击,定要拿下这个山头,捉住张贤。

黄栗山的国军阵地上,虽然在经历了两次敌人的冲锋之后,伤亡大增,但是所有的官兵们都气势如虹,大家摩拳擦掌着,等着敌人的再一次进攻。

张贤此时浑身是血,一身的尘土,但是他的精神依然如此高昂,炯炯的双目中,让大家看出来的是他的信心百倍。正是因为相信自己的团长,才使得所有的官兵们对取得这场战斗胜利毫不怀疑。

而此时,张贤的心里其实一直在担忧着,还不知道西线与南面的战况。面前的松下联队看样子绝无撤出的迹象,肯定是铁了心地要攻下毓兰镇。

尽管夜已经深了,但是四面的枪炮声一直不断,当面的松下联队又进行了两次冲锋,依然没有突破国军的防卫,被打下了山去。直到了半夜,西面的枪炮声忽然歇了下去,而南面的枪炮声急风暴雨一样响了起来。张贤的心不由得一紧,还没有等他打回电话,坐镇在团部的萧副团长已经打来了电话,告诉了两个情况。

首先,在西面的高伟的第一营,发现当面的鬼子都已经退了下去,转向了凤凰山区,仿佛是奔命一样,不再急攻当面的桥端头,这让高伟很是诧异,问寻张贤是不是可以去追敌?

这是一个新情报,张贤想了想,猜到了什么,连忙告诉萧副团长:“不要叫高伟去追,那肯定是我们五十八师已经击溃了鬼子的掩护部队,赶了上来。鬼子怕被全歼,所以才仓惶逃走,我们只要完成阻敌的任务就行了,让五十八师去追吧!”

“我也是这么想!”萧副团长在电话里这样地告诉张贤,又问着:“西面的敌人已退,我们是不是把这部调往北面,增援你们?”

“嗯!”张贤点了点头,告诉萧副团长:“这样吧,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让高伟的第一营在那边警戒,把梅占元的第二营全部调往这边,让他们到侯家山增援!”

“好,我这就安排!”萧副团长答应着,同时问道:“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还能坚持多久?”

张贤笑了一下,道:“我想坚持到天亮应该没有问题。”

萧副团长又在电话里说道:“呵呵,恭祝胜利!”

“好,恭祝胜利!”张贤也笑了,同时又问道:“南面栗山那边是怎么回事?好象打得很凶呀!”

电话里传出萧副团长爽朗的笑声:“那边是于参谋和牛营长在打呢!呵呵,他们已经迂回到了鬼子的背后,与栗山的三个连两面夹击小鬼子呢!过不了多久,敌人肯定会败退的!”

“呵呵,是这样呀!”张贤一颗高悬的心忽地放了下来。于长乐带着牛营长既然已经到了敌人的身后,那么这场战斗不用再想下去,栗山方向的战斗会很快结束了。当下他又命令着:“告诉于参谋和牛营长,一旦鬼子败退了,也不要追赶,命令他们马上转到北面来,增援我们,呵呵,这样一来,松下靖次郎就跑不了了!”

“是呀!”电话那头的萧副团长也兴奋地说着。

张贤又想起了一件事来,问着:“对了,我们的援军到了哪里?”

萧副团长道:“我已经联系过了苏团长,他们此时已经过了古楼,正向沙子岭推进。”

张贤道:“你赶快再和苏团长联系,叫他们一七零团不要过来了,直接向洞口插入,去堵住松下靖次郎的后路!”

萧副团长愣了一下,同时提醒着他道:“团座,这是不是应该由张师长去安排,我们这样做会不会是越俎代庖了?”

张贤怔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一点多钟了,当下道:“只怕我们去向师长建议,张师长再向一七零团下令,时间已经来不及了。这样吧,你以我的名义,先向苏团长发出这个指示,再向张师长发电解释一下,呵呵,苏团长和张师长都是明白人,我想他们两人那边不会有问题的!”

“是!”萧副团长答应着。

****************

第二营剩下的那个连从西面赶来增援侯家山,来得正是时候。松下靖次郎在对黄栗山发起了五次冲锋之后,终于在撞了壁之后,反应过来,不在意气用事,而是兵锋一转,杀向了侯家山阵地。

侯家山阵地的国军在兵力上与黄栗山相比就差了一半,如果没有梅占元率领着第二营的另一个连及时赶到,就算国军士兵都十分英勇无比,却也是众寡悬殊,很难想象这块阵地不被敌人攻占。

梅占元赶到侯家山的时候,鬼子已经有两百多人冲上了阵地,正与国军士兵们在阵地上近身搏杀着。当下,梅营长大喝一声,当先带着众人杀入了阵地,大家见到援军已经赶到,个个生龙活虎一般,咆哮着奋勇而起,与敌人搅杀在了一起。

张贤也很害怕侯家山阵地会丢失,于是组织起了一次反扑,从黄栗山令邓营长带着一个连趁着黑夜冲下山去,在敌人的后面打将起来,日军的阵脚立时大乱。松下靖次郎却也非弱旅,马上组织反击。双方一直战到了黎明时分,邓营长率着众人且战且退,退回到了黄栗山阵地,看看敌人的追兵已经进入了埋伏圈中,张贤组织着机枪手从四面八方现出身来,步枪、冲锋枪、重机枪、轻机枪、手榴弹等几乎所有能用到的武器都用上,交织成一道强大的立体火网,闯进阵来的鬼子惨叫着纷纷倒地,鲜血四溅,那些后面未跟上的鬼子连忙转头,逃下山去。

直杀到了天光大亮,梅营长终于守住了侯家山阵地,敌人倒退回去。

当东边的太阳露出脸孔的时候,枪声才渐渐的平息下去,清晨凉爽的山风吹过,却夹杂着浓烈的火药与血腥之味,将这个美好的早晨凝固在惨不忍睹的风景里。这就是一个人间的地狱,山前山后满是死尸与骸骨,有日军的,也有国军的;树林几乎也没有能够幸免,片片的冒着黑烟,高大的乔木多变成了秃秃的树桩,便是有碧绿的树冠没有倒下,上面也成了红红一片,那并不是开出来的花朵,而是挂满了被炮弹炸飞的断臂残肢。

厮杀了一日一夜,不管是国军还是日军,不管是张贤还是松下靖次郎,都已然是身心俱惫,难得地心有灵犀一般,同时停止了战斗。

再也没有枪炮声响,使得这个早晨忽然之间便变得宁静起来。

*******************

对于这片宁静,张贤先是愣了一下,马上便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兴奋,这说明,不仅是他这里,毓兰镇的西面、南面的战斗也已经全面结束。西面自不必说了,南面的结果也定然不会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马上接通了团部的电话,里面却传来了雷霆的声音,他告诉张贤,他也是刚刚从桥端头西面的第一营阵地回来,萧副团长让他坐镇在团部里,是因为他到现在还是一个伤员。

“萧副团长呢?”张贤连忙问着。

雷霆道:“已经带着从栗山回来的特务连与第三营还有西面胜利回归的第一营向你那边去了!”

“哦,那两边的情况怎么样了?”张贤连忙问着。

雷霆答道:“敌人全面的退却了,已经绕过了毓兰镇,向东边的高沙镇方向去了,五十八师从我们的阵前过去,在向东追击这股鬼子了!”

张贤忽然觉得一种从未有过的舒坦,这说明日军的关根支队放弃了北向洞口与其一一六师团汇合的初衷,一六九团胜利地完成了阻截的任务。同时,张贤也十分感慨,看来还是一个军里友部比较可靠,五十八师不负众望,在原计划的天亮之前,突破了敌人的防御,已然解掉了一六九团被鬼子包夹之险,此时,一六九团就可以腾出手来,一心一意,专心专意地来对付老对手——日军一一六师团的松下联队了。

“萧副团长为什么没有向我报告?”面对这样好的喜讯,张贤对自己的副手不由得埋怨起来。

雷霆却道:“刚才除了你那边还枪炮声不断,听着那么激烈,而别处的战斗都已经结束了,萧副团长给你打了半天的电话,可是却没有人来接,他很着急,所以也等不得你的命令,这才亲自带着回来的两个营向你那边增援了!”

张贤不由得轻笑了起来,就在刚才,他们与敌人如此激烈的交战之时,阵地上所有的人都冲上了阵前,便是卫生员、通讯员也拿起了武器,加入到了打鬼子的行列中,营指挥部里根本就是空无一人,又哪有人能够接得电话。

“张贤,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了?”雷霆关切地问着。

“还好!”张贤告诉这位雷大哥:“我们打退了鬼子七次进攻,呵呵,两个阵地都没有丢失,只是大家的伤亡有些惨重!”

“嗯!”雷霆道:“张师长和王长官也很关心你呀!呵呵,特别是王长官,还打来电问你呢!”

“哦?他问我什么了?”张贤不由得有些激动起来,忙问道。

雷霆笑道:“他在问,我们的小团长经没有经得起鬼子三方的包夹?还活没有活着?”

听到这句话,张贤不由得大笑了起来,马上道:“雷大哥,你就替我向王长官回电,告诉他,我是带刺的铁蒺藜,鬼子啃不动,呵呵!”

正说之间,邓营长跑了进来,向着张贤叫道:“团长,鬼子好象要跑了,你快看看!”

张贤愣了一下,马上挂断了电话,随着邓营长走出了指挥所。

****************

同样是面对这片宁静,松下靖次郎却没有张贤这么好的心情,相反,他的心情却是沉入了海底,在侧耳倾听了一番,忽然一种不祥之感令他毛骨耸然起来,他马上下令,联队全部集合,以全速向洞口城回撤。

这个命令一发出来,便令几个大队长、中队长莫名其妙起来,和田大队长当先来到了他的身边,问着:“大佐阁下,我们已经攻陷了敌人的前沿阵地,再努一把力,一定可以将其侧翼击溃,您在这个时候下令撤军,我们先前的努力不是尽数付之东流了吗?”

松下靖次郎看了他一眼,问道:“我们此来的目的何在?”

和田道:“接应关根将军的第五十八旅团!”

松下靖次郎道:“如今第五十八旅团都已经退却,我们便是攻下这个镇子又有何用呢?”

“关根将军退却了?”和田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忙问道:“您怎么知道?”

松下靖次郎长叹了一口气:“你没有听到吗?西边与南面已经很久没有传来枪炮之声了!”

和田大队长也怔了怔,又想了想,道:“这说不定是关根将军已经把对面的敌人击败了,他们进占了这里!”

松下靖次郎摇了摇头,看了他一眼:“和田君,你不要把什么事总想得这么好,你要记住,未行之前,先要往最坏的情况去想。如果真如你所说的那样,关根将军击败了当面之敌,那么他们肯定就会进占毓兰,如果真是这样,你想我们当面的敌人会有这样强大的战力吗?再说关根将军也不会这么笨,不来会攻我们的敌人!”

和田大队长不住的点头,连声称是,却又道:“大佐阁下,如今我们的士兵疲惫不堪,正在做饭,大家打了一日一夜,都饿着肚子呢。还有,我们的那些战死的士兵的尸骨还未来得及收呢!”

“来不及了!”松下靖次郎这样地道:“饿一两顿是死不了人的,我只怕我们会在这里耽误时间,而被敌人抄了我们的后路,如果洞口城一丢,那么我们这个联队只怕都将是死无丧身之地了!”

“有阁下说得如此严重吗?”和田大队长还有一些不敢相信。

松下靖次郎却肯定地点了点头,告诫着自己的手下:“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的对手是七十四军中最有名的小团长张贤,这个人诡计多端,我们当初吃过的亏还少吗?我都可以看到的事,他肯定也已经看到了。”

和田大队长只得点着头,同时又不甘心,问道:“那么,我们这些丢在此的士兵尸骨怎么办呢?”

松下靖次郎看了看满山遍野日军尸体,不由得心头一酸,眼中已然满含了眼泪,长叹了一声:“带不走了,只好让大家留在这里了,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何处不青山?也罢,就让大家砍下死者的手指,将来带着回故乡吧!”

和田大队长看着自己联队长如此伤心的样子,自己也忍不住想要落泪,但还是强自忍住了,传下了令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