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三卷 第六章

张单 收藏 0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十五连连长秦海夺对团长吉星文说要求立即反攻宛平城和卢沟桥,但是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以未有上峰指示为理由拒绝十五连这个光杆连长的请求,气的秦海夺是大骂这哪来的这么多规矩,结果秦海夺被吉星文顿好骂。

到了七月二十八日白天,由于二十九军军长宋哲元决心与侵犯平津的日军决一死战,故宋哲元电令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夺回卢沟桥和宛平城,吉星文从电报员那里收到军长宋哲元的命令是欣喜若狂,他立即召集二一九团的各部全部回到长辛店集结。

梁中国和肖臻他们知道要进行反攻精神也是为之一振,他们背上背包,雄赳赳气昂昂往长辛店集结与二一九团分散各部的人员集合,等到二一九团的所有人员到长辛店集结完毕,二一九团全部人员往卢沟桥开进。

到了晚上,二一九团的士兵大概走到离到卢沟桥西边二三里地时,忽然一辆吉普车迎面开来,吉星文是二一九的团长自然走在最前面,而吉星文的身后就是梁中国、肖臻和秦海夺三人。

吉星文前面有吉普车开来,明亮的车灯灯光照到他的眼睛上,吉星文正不知这吉普车是哪一路神仙的,忽然梁中国一指吉普车,道:“团座,这是我们中国的吉普车,车上面还插着青天白日旗。”

吉星文头晃了晃果然看见车盖边插着国民政府的国旗,吉星文见自己人于是对还正在跑步的二一九团的士兵喊道:“弟兄们,我们的人来了,大伙先停下。”

二一九团的士兵见团长下了命令遂全部停下脚步看吉普车上坐着到底是谁。

吉普车在吉星文离十步的距离前停了下来,吉普车的后座的两扇门被打开,从吉普车的左后座下了一个人,接着又从吉普车的右后座下了两个人。

前面下来的人正是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一一零旅旅长何基沣,后面下来的两个人是一男一女,男的年纪到了壮年,女的却是正当妙龄,正是黄凯和他的女儿黄香素。

二一九团的所有人包括吉星文在内见到何基沣后立即敬了一个军礼,何基沣点了点头示意他们把手放下。

吉星文问道:“旅座,您怎么来了?”

何基沣轻叹道:“吉星文,你们团是不是要去攻打卢沟桥和宛平城去收复失地?”

吉星文点头道:“是的,旅座,怎么难道出了什么问题吗?”

何基沣叹道:“吉星文,这次作战计划取消,你们现在直接撤向保定就行。”

“什么!作战计划取消!”梁中国讶道:“旅座,这是为什么呀?”

何基沣仰天长叹一声,默然不语,这个问题的答案黄香素回答了,黄香素哭丧着脸道:“梁哥哥,现在大事不妙了,二十九军和日军今日激战,二十九军伤亡惨重,败给了小鬼子,连二十九军的副军长秦德纯和一三二师长赵登禹师长也阵亡了。”

黄香素说出的这些话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她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二一九团的士兵绝大部分的人都听到了立即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吉星文大惊失色,道:“旅座,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何基沣叹了一口气于是把二十八日中日交战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吉星文,二一九团的所有人听到后都是目瞪口呆,一脸的失望,他们原本是想上演一出收复失地振奋民心的好戏,可是如今局势变成了这样,很明显,就算是不懂兵法的肖臻也晓得目前日军想拿下平津简直是易如反掌,现在别说是夺回卢沟桥和宛平城,要是再不快点撤退那么可能二十九军要全军覆灭,昔日喜峰口的英雄部队可能就要尽数埋葬在平津。

“啊!”梁中国双拳紧攥对天一阵低声怒吼,想要把心中这口闷气给全部释放出来,梁中国喃喃道:“老天爷!为什么!胜负仅仅只有一线之差,为什么输的是我们不是小鬼子?老天爷,你为什么这么残忍?”

肖臻问道:“旅座,佟麟阁副军长和赵师长是怎么牺牲的?”

何基沣与佟麟阁和赵登禹乃是相处多年的同事,今日后面两人是离人世而走,这使前者好不难过,他的眼睛情不自禁的流下了眼泪,泣不成声以手掩面无法言语。

黄凯走到肖臻的面前,道:“肖臻,先说佟麟阁副军长吧。今日小鬼子由通县、丰台凋集陆空军进攻南苑。当时南苑守军有二十九军卫队旅、骑兵第九师留守的一部、军事训练团、平津大学生军训班等共五千余人。佟麟阁副军长誓死坚守。他说:‘既然敌人找上来,就要和它死拚,这是军人天职。没有什么可说的。’小鬼子集中火力,步炮射击、飞机狂炸,战斗激烈。我军虽炮械较敌为劣,但士气却异常高昂,争夺由拂晓至过午,双方伤亡均惨重。战斗中忽报大红门义发现敌人。佟麟阁恐敌截断北路,乃分兵亲往堵击。因寡下敌众,部队被敌四面包围,只能利用地形,继续与敌苦战。佟辚阁在指挥右翼部队向敌突击时,被敌机枪射中腿部,部下劝他稍退裹伤,他说:‘情况紧急,抗敌事大,个人安危事小……’执意不肯下,益奋勇当先。官兵感泣,拼命冲杀,此战惨烈,死亡忱籍。日军见久玫不下,便派飞机前来助战,在敌机的狂轰滥炸中,带伤指挥作战的佟麟阁副军长头部又受重创,终于壮烈殉国,时年四十五岁。”

肖臻强忍的悲痛又道:“那赵登禹师长呢?”

黄凯长叹道:“还是今日,日军调集重兵并动用三十多架飞机向二十九军阵地发起猛攻,由于敌我力量相差悬殊,我方伤亡较大,日军从东、西两侧攻入南苑,双方陷入肉搏战。此时,赵登禹师长临危不惧,亲自率卫士三十余人,指挥二十九军卫队旅和军训团学生队与日军进行激烈的厮杀。这时,赵登禹师长突然接到上级命令,要赵登禹指挥部队后撤到大红门一带。日军窥出赵登禹准备退到大红门的意图,抢先一步在南苑到大红门的公路两侧架起了机枪,以火力封锁道路。为激励将士,赵登禹乘坐车子指挥部队向大红门方向撤退,不幸的是在车子行到大红门附近的御河桥时车子的炸毁,赵登禹身受重伤,警卫劝其立即撤退的安全地方,赵登禹不肯,反而带领部队向日军反击。这时,一枚炸弹飞来,炸断了他的双腿使其昏迷过去。赵登禹醒来后,含泪向传令兵说:‘不要管我,你回去告诉北平城里的我的老母,她的儿子为国死了,也算对得起祖宗,请她老人家放心吧!’说完就停止了呼吸,年仅三十九岁。”

梁中国关切道:“老师,战场战斗激烈,大伙是怎么处理佟麟阁副军长和赵登禹师长的尸体呢?”

黄凯苦笑道:“梁中国,如今是兵荒马乱大家只顾着打仗,谁还顾着捡尸体呀?”

梁中国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道:“团座,我要退出二十九军!”

何基沣和黄凯父女三人听到梁中国说出这句话是大吃一惊,二一九团团长吉星文却一点也不觉得奇怪,道:“梁中国,说说原因。”

梁中国黯然道:“团座,我本来就是为了躲避日本人的监视才加入二十九军的,当然了,这不是说我不想抗日,只是我认为当兵就不能意味着能抗日。”

吉星文笑了笑,道:“梁中国,是不是从七月八日抗击小鬼子开始你是大受刺激认为上峰的命令导致了宛平城和卢沟桥的失守?”

梁中国断然道:“团座,起码上峰的命令要负起一半的责任!我当兵有三四个月了,前几个月我们面前日本人的挑衅是不能还击,当七月七日二十九军司令部对我们说固守宛平,坚决抵抗开始我满以为从此就能和小鬼子痛痛快快的干一场,谁知这仗打得是极为窝囊,小鬼子没有把我们二一九团打出宛平城,可上峰就居然要为了和日本人和议,竟然命令我们出动撤出宛平城,放弃卢沟桥,把北平的两处要塞交给石友三的保安部队。团座,你说说看,这不是在自毁长城吗!”

梁中国说到这里顿了顿,吉星文道:“梁中国,继续。”

梁中国接着道:“团座,我现在对军队失望之极,我们不想在再兵了,当兵根本就不能救国,所以我要退出二十九军,用我自己的方式抗日。”

吉星文微笑道:“梁中国,你想用自己的方式抗日,可你想过没有,要是你不参军仅凭你个人的力量对抗日的战事是杯水车薪,起不了任何的作用的。”

梁中国正色道:“团座,我要自己组织军队,哪怕去当土匪也至少不用听上峰的狗屁命令。”

吉星文问道:“梁中国,你心意已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