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年毛泽东率中国以最强硬姿态进入联大

灭日战魂 收藏 39 1882
导读:毛泽东时代中国凭借自尊,自立,自强的稳步发展,五十年代朝鲜教训了美国等西方列强,六十年代中印战争再次证明中国人不屈的民族尊严,从而在外交上逼美国暗送秋波,支持中国进入联合国并且担任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上世纪的1971年7月15日,尼克松总统即将访华的公告发表,使联合国内关于恢复中国席位斗争的力量对比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美国阻拦别的国家接近中国,现在他自己却向中国“暗送秋波”。这使很多原来想支持中国却怕美国怪罪的包括美国的一些西方盟国和接受美援的中小国家胆大起来。过去他们害怕得罪美国,不敢投中国的票,现在美国自

毛泽东时代中国凭借自尊,自立,自强的稳步发展,五十年代朝鲜教训了美国等西方列强,六十年代中印战争再次证明中国人不屈的民族尊严,从而在外交上逼美国暗送秋波,支持中国进入联合国并且担任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上世纪的1971年7月15日,尼克松总统即将访华的公告发表,使联合国内关于恢复中国席位斗争的力量对比发生戏剧性的变化;美国阻拦别的国家接近中国,现在他自己却向中国“暗送秋波”。这使很多原来想支持中国却怕美国怪罪的包括美国的一些西方盟国和接受美援的中小国家胆大起来。过去他们害怕得罪美国,不敢投中国的票,现在美国自己都在偷偷与中国握手言和,他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围绕“两阿提案”和“美日提案”的急烈交锋;


71年10月18日至24日,联大开始进行关于国在联合国代表权问题的专题辩论,一周的辩论,约八十个会员国在大会上发言。根据外电报道,支持“两阿提案”和支持美、日等国提案的基本旗鼓相当。阿尔巴尼亚等国关于恢复中国在联大合法席位的提案提交联合国大会后,台湾拼命抵制,美国和日本也在助威。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布什向联合国秘书长递交备忘录,正式要求联大讨论中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提出美国政府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应当有代表权,但主张不剥夺中华民国的代表权。为了拉赞成票,美日等国代表上蹿下跳,台独分子在国际上四处游说。美国驻外使节也积极拉票,美国总统尼克松还亲自给许多国家的首脑写信,国务卿罗杰斯和布什分别在联合国内外与一百多个国家的代表进行了二百多次谈话。美国驻几十个国家的使节也开展“拉票外交”,活跃在数十个国家的首都,用提供(撤销)援助的办法利诱(威胁)。美国有些议员扬言,如果通过“两阿”的提案,美国将削减给联合国的经费。


10月25日上午,联大表决前,美国召集它的联合提案国举行最后一次会议,美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相信美国的提案将会成功。阿尔巴尼亚副外长马利列首先发言,谴责美国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台湾代表刘锴还是老一套。接着是布什大谈“保台”。辩论刚结束,美国指使沙特阿拉伯代表巴罗迪提出表决推迟到26日进行的动议,借口是他对“两阿提案”提出了修正案,需要时间加以考虑研究,主要是为美国拉票延续时间。大会表决了巴罗迪的提案。接下来应该表决“两阿提案”。因为“两阿提案”在前,美日等国的提案在后,总有个先来后到嘛。但美国硬要“加塞儿”,蛮横要求先表决他们的提案。布什还没顾上高兴,电子计票牌上已经表明美日的提案被否决了。美国代表布什脸色阴沉着走上台,要求在表决“两阿”等二十三国提案时,删去其中关于立即驱逐蒋介石代表出联合国一切机构的内容。经过大会主席马立克裁决,布什这一提案遭到挫败.在大会即将表决时,蒋介石代表灰溜溜退出会场,大厅里沸腾起来。强烈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声音占了上风。现在该表决“两阿提案”了吧?在表决前最后几分钟,美国还在“挣扎”,指使某些国家推迟表决,以便说服一些仍在动摇的国家支持美日的提案。沙特阿拉伯代表巴罗迪又跳出来要求立即对他的修正案进行表决。他的修正案与美国的双重代表提案差不多,他的这一行动使布什措手不及,布什叫他提出修正案是为了拖延时间,巴罗迪没领会他的意图。布什只好冲上讲台,要求删除“两阿提案”中的驱台部分。这个无理要求遭到“两阿提案”派的强有力反对,大会主席、印度尼西亚的外长马立克裁决,这个要求不合议事规则,无效。大会立即对巴罗迪的修正案进行表决,结果只有两票赞成,即被否决。 1971年10月25日11时,开始表决“两阿提案”。七十六票赞成,三十五票反对,十七票弃权,代号2758的“两阿提案”通过了。因为“两阿提案”通过,美国另一个与此案对立的“双重代表提案”自然被否决。听到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后,中小国家欢呼起来,掌声足足响了两分钟,坦桑尼亚外长竟然在会场上跳起舞来。尼克松得到表决结果大为光火。美国舆论认为,这是美国自联合国成立以来遭到的最惨重失败。布什对记者说,对表决结果感到悲伤,认为这是一个丢脸的时刻。但他还说,任何人都不能回避这样一个事实,虽然这可能是令人不快的,刚刚投票的结果确实代表着大多数联合国会员国的看法。中国在联合国席位的恢复,标志着美国操纵联合国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联合国总部前院自北边数第二十三根旗杆,降下了青天白日旗,按惯例应该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但是联合国秘书处没准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对“两阿提案”的通过没有思想准备),马上到旗店订制了一面。正在中国访问的基辛格也蒙在鼓里。在去首都机场的路上,他对送行的叶剑英说,美国的两个提案肯定能得到半数以上的赞成票,中国进入联合国还得再等上一年。10月29日,秘书长吴丹电询北京,不知道中国国旗以英文的哪个字母排列。周恩来报毛泽东批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名字的按字母次序排列问题,请按形状的英文字母C排列。11月1日,美国当地时间八点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旗和所有联合国的国旗按字母顺序被一一升起。大洋之滨的联合国总部大厦门前的旗林里,第一次飘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五星红旗。联大主席马立克称之为“历史性的时期”。毛泽东明确表示,马上组团去联合国;10月26日早晨,联合国秘书长吴丹通知中国外交部部长姬鹏飞,中国正式成为联合国的会员国,请中国派代表出席联合国大会。国民党代表立即带着他的三个顾问悄悄离开会场。联大席位空出来了,我们去不去?当时我国没有估计到这么快,对出席联合国大会,没有思想准备,外交部国际司本来是最冷清的一个司,现在分外热闹起来了。在当时特定的情况下,外交部党组商量后,决定不去,准备回一个电报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感谢他的邀请。


当天下午,毛泽东打电话给周恩来,询问此事,周恩来汇报了讨论情况和外交部党组的意见,毛泽东明确表示,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这是非洲黑人兄弟和中小国家用轿子把我们抬进联合国的,不去就脱离群众了。在大家的欢笑声中,毛泽东拿起外交部国际司填的联大表决情况,说,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加拿大意大利都当了“红卫兵”,造美国的反,在联合国投我们的票。葡萄牙也当了“红卫兵”,欧洲国家当中,只有马耳他投反对票。投赞成票的,亚洲国家十九个,非洲国家二十六个,拉丁美洲是美国的“后院”,只有古巴和智利和我们建交,这次居然有七个国家投我们的票。美国的“后院”起火,这可是一件大事。一百三十一个会员国,赞成票一共七十六票,那么多的国家欢迎我们,再不派代表团,那就没有道理了。


毛泽东一口气讲了近三个小时。现在毫无准备怎么办?"我讲过,不打无准备之仗。我也讲过,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现在请总理挂帅,抓紧“战备”。最重要的是准备在联合国大会的第一篇发言。1950年,我们还是“花果山时代”,你(乔冠华)跟伍修权去了趟联合国。伍修权在安理会讲话,题目叫做《控诉美国武装侵略中国领土台湾》,控诉就是告状,告“玉皇大帝”的状。那个时候“玉皇大帝”神气十足,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不同了,“玉皇大帝”也要光临“花果山”了。这次你们去,不是去告状,是去伸张正义,长世界人民的威风。给反对外来干涉、侵略、控制的国家呐喊声援。第一篇发言就要讲出这个气慨。毛泽东谈了这篇发言应包括的内容,第一要算账,这么多年不让我们进联合国,中国人民和世界人民都有一股子气。主要是美国,其次是日本,要点他们的名,不点不行。对提案国要一一列举。第二要讲讲联合国成立以来世界形势的变化,要讲点世界历史,要讲讲中国,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推翻三座大山,取得国家独立,民族解放,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这不是吹牛,是事实。美国必须从台湾撤走它的武装力量,不论是谁,要把台湾从中国分割出去,都是痴心妄想。第三要讲讲我们对国际问题的基本态度。还要讲些什么,请总理考虑。总而言之,要旗帜鲜明,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乔冠华连夜赶写在联合国大会上的发言,他一边喝着茅台酒,一边挥笔疾书。写完后最后送毛泽东、周恩来审定。 71年11月8日,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毛泽东接见了赴联合国代表团,为他们送行。毛泽东说,送代表团的规模要扩大,要提高规格,到联合国,要采取“阿庆嫂”的方针,不卑不亢,不要怕说错。要搞调查研究,但不能什么都调查好再说。周恩来说,我们刚才考虑先让熊向晖带人去摸一摸情况。毛泽东说,派一个代表团去联大,让“乔老爷”(乔冠华)作团长,熊向晖可以作代表或是副团长,会开完了还可以回来。代表团名单,一共三十多人,来自外交部、外贸部、新华社等单位。组团工作由周恩来主持,代表团成员都经毛泽东亲自审定。团长乔冠华,副团长黄华,还有资深外交家熊向晖、符浩、陈楚和、唐明照、王海容、唐闻生、张永宽、刑松鹤、章含之等。委派高梁率五人先遣队先到纽约打前站,组员有林家森、徐烁喜等。乘中国民航班机绕道巴黎,途经缅甸、巴基斯坦、希腊、埃及等国,到达纽约。飞往巴黎时,上来一群外国记者,不断打开闪光灯拍照,还不断提问。在巴黎,坐车去中国大使馆,一些记者追踪而来。第二天,不少报纸刊登中国代表团到达巴黎的照片,还有一张中国大使的照片。其实不是大使,而是代表团的厨师吉师傅,吉师傅身穿中山装,身材胖圆,确有一副大使的派头。第二天下午,首都机场组织了一万六千人的队伍欢送中国赴联合国代表团,舞起花束和彩带。周恩来、叶剑英等国家领导人和各国使节来到机场,场面隆重和阵容强大是前所未有的。代表团绕场一周,然后登上飞机。在旅途中,中国代表团收到斯诺夫妇的贺电:愉快的到达。万岁!良好祝愿。在加利福尼亚的友好人士格林先生也发来贺电:欢迎你们,最热烈地祝贺你们和你们的事业。《华声报》贺电:我们衷心热烈欢迎毛主席从祖国派来的亲人。你们是中国人民的真正代表,第一次把祖国人民的真正意向带到联合国。来自美国和全世界的电报、贺信如雪片般,一个个鲜花插成的花篮也送到代表团驻地。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大的热烈气氛是前所未有的;11月11日,中国代表团到达纽约的机场,引起轰动,好像外星来客一样。几百名记者等在这里,西方各大报纸都以头版显著位置加以报道。联合国秘书处的代表和“两阿提案”的二十三国代表,许多友好人士,以及几百名爱国华侨也早早来到机场等候,他们打起红色横幅,“热烈欢迎祖国驻联大代表团”。当代表们出现时,他们热烈欢呼,唱起爱国歌曲。代表团的同志非常感动,不断地向他们挥手致意。乔冠华在机场发表简短讲话,阐明中国一贯的外交立场和政策,并向纽约市各界和各国朋友表示谢意和祝愿。世界各大报纸不断报道中国代表团进入联大的消息.按照周总理指示,中国代表团到达第二天,就开始外交活动,乔冠华拜会了本届联大主席印度尼西亚的马立克,对联合国组织对中国代表团的欢迎,向他表示感谢。随后几天,乔冠华又到纽约鲁瓦医院探望正在养病的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先生,还连续拜会了二十三个提案国的代表。国民党集团撤出联大时曾“预言”,说中国代表团将使这个世界回到冷战时代,并将用狂热的、骂人的话来破坏会议的讨论。中国代表团的行为,使这个“预言”不攻自破。


乔冠华、黄华、符浩、熊向晖等走进会议厅,吸引了一大群外国记者。出现了盛况空前的欢迎仪式。本来,这一天的全体会议是以“世界裁军会议”为议程而召开的,但许多会员国都把时间用在发表欢迎中国代表团的演说上了。首先由大会主席马立克致欢迎词。他说,我作为大会主席,非常高兴地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一些资本主义大国也对中国进入联大表示欢迎。法国代表说,中国在我们当中就坐了属于她的席位,不公正和荒谬的状态结束了。美国代表布什也发言一分半钟,说在中国来这里以后,联合国将更能反映世界当前的现实情况。日本代表中川用了一分钟,一百二十三个字表示了谨慎的欢迎。中川在回到座位时,经过中国席位,向乔冠华团长请求握手,乔团长以礼相待。许多国家相继上台致词,要求发言的代表不断增加,最后共有五十七个国家代表在会上致了欢迎词。原定上午结束的会议,中午稍事休息后,下午继续开会,一直开到当地时间下午六时四十分,欢迎仪式整整进行了一天,有的代表还朗诵毛主席诗词表示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尊重和庆贺.


2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