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剿匪"记十 ---茅岩河上的漂流


下午的计划是去几十里外的茅岩河渡口漂流,一听说有漂流,同事们开始兴奋起来,不仅可以与大自然亲近,还可以感觉一下平日没有惊喜与刺激。但是时下正是中午,导游引导我们去张家界市内看看,顺便跟我们介绍一下湘西的土特产,湘西是一个地少山多的地方,说到特产那么一定是产自山里,在这里我喜欢的就是金鞭鱼,但是这种鱼活的不好带,所以鱼的味道只能留在记忆里,除了金鞭鱼,湘西的特产还有葛根粉,板栗与石耳,十八大名吃等等。从购物街出来,我们个个满载而归,中午饭也就安排在离购物超市不远的旅行社里,那天的中午饭很没有特色,全是地道的广东味,可能旅行社以为我们是从深圳来的游客,广东人一般不吃辣椒,所以上来的菜根本找不到辣椒的影子,说实话,尽管我们都在深圳工作,但可以肯定的说90%的人不是广东本地人,而是来自己四面八方的“辣不怕”。


中午饭过后,我们开始了这次旅行的最后一个节目,到几十里外的茅岩河渡口漂流。汽车离开了市区,进入了一条乡间公路,这条路很窄,迎面对开的两辆汽车,需要其中的一辆车停下来才能通过,不仅如此,路面也很破烂,坑坑洼洼的,要是碰到雨天,汽车在这条山路上一定有抛锚的危险,或许这不是一条主要的旅游路线,年久失修也是可以理解的,上午的黄龙洞之行已经让大家感到疲惫,再加上闷热的天热,精神状态都不是太好,导游告诉我们,离漂流出发的码头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大家可以把握这个机会,好好的休息一会,积蓄一些力气,准备下午的河上搏击,车上的人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摇晃,这种近似摇篮般的旅行,不免让人产生一阵阵睡意。


到达的终点是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山坳,旁边修建一座木质的楼房,前方是一个广场,广场比较热闹,有许多叫卖的老百姓,专门出售水瓢水枪之类打水仗用的器材,价格也不贵,水瓢五块钱一把,水枪的射程要远一点,十五块钱一把,经过讨价还价,基本还可以降一点,为了玩得刺激一点,很快就成交了。


鞋子扔在了汽车上,反正早晚的“湿身”的,于是光着脚板下水了,船还没有开动,“战争”就打起来,一个小伙子不小心,从船上闪了下去,成了第一只落汤鸡,尽管全身湿透,翻身爬起来,还是乐呵呵的,清凉的河水让大家感觉到今天的旅程一定是惊心动魄的。前面的同事速度比较快,一会就全部上船了,船夫很快解开绳子,汽艇便顺流而下。一条船满载的时候是十二个人,但是我们算比较的幸运,六个人上去之后,再也没有其他的人要过来,人少尽管打水仗力量不强,但却落了一个轻松和飞驰般的速度,于是我们漂流汽艇就开始出发。河面有几十米的宽度,水流很急,由于上流冲下来的泥沙与杂质,朦胧中很难看清河底,船夫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也是本地人,大概不到二十岁的样子,话不多,或许根据他在河面上开游艇多时的经历,他清楚游人喜欢什么,需要什么。


河的两岸是山,还是那种笔直的山峰,山峰的上面是丛林,时而有泉水从丛林中冒出,水量不大,流至悬崖边上,顺着清风,飘飘散散,如仙女散花的点落到河里,碰到这样的机会,大家自然都不想错过,小伙子也很理解大家的意思,汽船很快就转了一弯,从泉水散落的地方飞驰而过,这里正好有一个漩涡,河水与汽船的冲打,击起了层层浪花,迎面扑来,打在你的脸上,流入了你的心田,上面是天女散花般的山泉水,此时你可以亲身感觉一下这里的山与水的魄力,山的高大与秀美,水的清新与甘甜。


河面上有一位老渔夫,在河水不急的地方撒下网,静静的抽着他的烟,看到我们的到来,不时的向我们招手,从身后拿出一手水枪,冷不防的朝我们射过来,笑呵呵的问我们要不要“武器”,我们挥动着手中水飘,告诉他我们不需要了,他还是乐呵呵的朝我们笑着,多么纯朴的笑容,我们向他挥着告别的手,他还在那里向我们张望,似乎这们这群陌生的人群与他有着不解之缘。


由于我们这条船的人少,汽艇在江南上飞驰着,风儿在耳边吹过,转过身去,问了一下这个小船夫,这河水有多深?小伙子很快答到有七八米深,七八米是基本上是两三层的高度,我有些不也相信,我怀疑这小伙子故意把它夸大了,好让我们在船上的人小心一点,不要随意下水去。我们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一条船,既然追上了,就不能错过,“兄弟们,准备家伙!干他一场!”很快一场惊心的水战开始了,战斗不到两分钟,前面的队友由于把持不好,水飘折断了,顺着河流不知去向,手中只留下一个手柄,到此休战,我们继续前行,不知道为什么?回头一看,后面的那条汽艇怎么也发动不了,于是我们调头,拉一把兄弟,两条船很快就靠在一起了,大家都在想办法,用最大的力气将汽艇发动起来,但是都没有成功。我对面船上的小吴说道:“小伙子,会不会游泳啊?河水有七八米深哦!要不要下去体验一下?”小伙子二话不说,纵身往水里跳,当时可把大家吓到了,以为这小子是不小心掉进去的,万一不会游泳,那不是很麻烦,没想到这小子还行,水性不错,看他游泳的动作还比较的专业,应该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大家伸出手,好容易才把这家伙拉上船来,一个有惊无险,其实自己也很想去感受一下下水的滋味。


既然船坏了,浑身是水,船夫小伙子没有手机,我们只能把船开回去报告,这么一个来回,我们加快前进的速度,像剑一样冲向前去,其实我们不需要速度,在这个山青水秀的地方,我们担心时间过得太快,担心这次飘流会很快结束,担心不能玩得尽性,于是要求小伙子慢一点,船夫小伙子告诉我们,以最快的速度前进,也需要两个多小时,没想到这条河是如何向此的遥远,怪不得有人说,茅岩河是“百里画廊”,那么接下来的任务便是全力追上前面的队友。


极速的飞驰,一直都是以这样的速度在行进,小小汽艇水中飘,巍巍青山两岸走,越是在险滩到来的时候,我们越是向前猛冲,在不久的时间内,我们赶上了前面的队友,他们在河中的慢慢的游行着,一副悠闲自在在样子,不是他们不想加快速度,是他们船上的人太多,足足有十个人,负荷太大自然速度就慢,两船的靠近,接下来还是老规矩,一场水仗是免不了的,一瓢瓢的水浇向对方,灌水到他们的脖子里,直到服输败退才罢兵休战,但是两方越战越勇,不分上下,完全没有屈服的意向,此时我的水瓢也遭到了同样的命运,全部折断,只剩下一根光棍手柄,我所剩下的武器只有船上摆渡用的浆,我高举着水浆用他们呐喊助威。


青山的两岸也有人家落户,可以想象这么险峻的山峰中,还有土家人的居住,这里没有宽敞的山路,没有肥沃的田地,没有成群的家禽,他们靠什么生活,古人有一句话,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既然能够住下来,那么就一定有他住下来的理由。岸上的农舍与楼房,是靠什么建造的,这里只有树木和石头,忍不住问起了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伙子说:“靠船,这里有船,也有码头,可以将水泥运到岸上,至于石头和木材,那么就就地取材。”很敬佩生活在大山里的人,这里除了石山就是高山,要走出这个世界去,还不清楚需要几天几夜,或许他们习惯了这大山里的生活。要是在古代,没有机械动力船,如果逆江而上,还是一件很麻烦事情,交通运输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个头等问题,正是由于交通的闭塞,造成了这里的原始与落后。


在一个急流的转角处,岸上的山脉被丛林覆盖,不知从那里来的一股泉水冲下山谷,打在一个椭圆形的石堆上,形成了多条撕碎的瀑布,泉水哗啦啦的流向河中,河岸的另一方,另一伙队友正在欣赏着这里的山水景色,看到我们的到来,挥动着欢呼的双手,声音回荡在之丛林山谷之中,此时的我,真想拉住时间的脚步,让生命在此停留,让世间摒住呼吸,聆听这人世间最华美的乐意。真想把它此时的一切完美的珍藏,带回去细细回忆与品味,然而时间的脚步刚劲而丝毫没有犹豫。


汽艇继续在河面上飘流,河面慢慢的加宽,两岸的山也没有从前那么陡峭了,旱地多了起来,在岸边你可以看到游泳的青年,可以看到在水边游戏的孩童,从小在水边长大的孩子,对水有一种自然的亲近,水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的乐园。你还可以看到马,在慢慢的啃着岸边的青草,羊群也出现了,放羊的老人正朝我们呼叫,似乎看到了久违的朋友,是那么的亲切,好久没有这样感觉了。


河面在慢慢的加宽,水流在不断的减慢,没有了水仗,剩下的只是两岸的人家,村落多了起来,一排排或是三五家建在一起,水田也多了起来,河里还有采沙的船工,经过几个小时飘流,似乎有一些累了,在船上躺下来,享受一下落日的彩霞。前方就是水电站,船就要靠岸了,我像注入了兴奋剂一般,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纵身跳入到这河水当中,与茅岩河来一次亲密的接触,测试一下河水的深度,寻找小时候在溪水中打闹的感觉。登上岸,同行的队友已经在旁边等候,一次完美的旅行,就这样划上了句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