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风神韵书法家于连胜赞》并序

《雄风神韵书法家于连胜赞》并序




文,心之道;诗,心之声;书画者,状之神韵也!修为高下,品行优劣,书画皆彰矣!德道所在,经纶所寄,文章尽昭矣。久闻于公德能,羡慕优崇;又知此公行墨,景仰渊宏。恰适五郎相告,愈加恭敬,网游于公来访,愚顽惶恐。因以为赋,以兹为序。




圣贤烈焰飞芒,英哲骋怀万方。至夫书法之林,千秋悠长,泱泱大国,形造炫煌。翰墨之奇能者,飞草书而遒壮;诗采之奇异者,含英华而遒扬。此智能者孰哉?于公连胜者也!斯华采者谁也?于公连胜也哉!诗书并举,大成为纲,应是稀有之人,庶几罕见现象也!




若夫张芝为圣,纸贵敦煌;张旭怀素,并步正堂。尔其于公临池尽墨,览碑石于山岗;摹帖经年,磨砚池于九缸。采张芝一笔书,血流不断,气脉通于隔行,或猿饮涧之象,或钩连环之状;撷张旭势连绵,变化多端,一笔运于跌宕,或收放于自如,或开合于疏朗;取怀素之纵任,芭蕉练字,赋笔势于怒张,或壮士之拔剑,或骤雨之风狂。名家宗师,演习于模仿;含英纳粹,自成于异象。方其苦吟落英缤纷,回身泣舞;喜诵山花烂漫,挥手高唱。感情丰富,荟丰收之诗章;春潮汹涌,激浪花而滚烫。春暖燕归,夏妍蜂忙,秋收金辉,冬雪玉装。闻听吟哦之声,欢看挥毫之强。




且夫静观公之墨迹,留恋徜徉:或高山流水,或江水溯光,或风花雪月,或鸟语花香,或龙腾九霄,或凤舞一方,或骐骥奔腾,或貔貅呈祥。蹀躞公之书展,时而长河落日,时而大漠风霜;时而飞瀑激湍,时而小溪流淌;时而巉岩峭壁,时而壶口雄壮;时而高原耸拔,时而平川博敞。收发有度,开合适量:笔韵之间,有千仞之叠嶂;横竖之中,现百里之迥旷。是以,诚乃功造自然,而脱模于束绑。如是,则五岳之雄峻,则四海之潋滟,尽收于公之心法矣,亦出于公之技能矣。




山东布衣金学孟于2009年7月3日下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