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东第一变性美女”找工作碰壁成为三陪女[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


被称为“华东第一变性美女”的黄宁倩日前向记者求助,她告诉记者,变性后的生活让她陷入了一个怪圈中,父母早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亲戚朋友对她避而远之,找工作处处碰壁,为了生活下去,她不得已去杭州做“三陪女”,可由于特殊的身份,她受到难以启齿的侮辱。


为了清除那段痛苦记忆,黄宁倩辗转来到了苏州,几个月下来,她仍旧没有找到任何工作,生活非常窘迫。她告诉记者,作为变性人,她渴望得到社会的宽容和接纳,同时她也想得到社会上专业整形美容机构的救助。


黄宁倩说:“我希望把我的身体做得更完美一些。可以像一个正常女人一样去工作生活,恋爱结婚。”


变性后有家难回


2004年初,黄宁倩在南京鼓楼医院接受了胸部和下体两个变性手术,当时众多媒体对她进行争相报道,黄宁倩成了一个名人。在做了变性手术之后,虽然有很多整形医院或者演出机构邀请她,但由于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恢复身体,黄宁倩决定回到安徽的老家好好休养身体,因为在她想来,家是她唯一值得信赖的港湾。


回家的消息很快传开了,她已经成为偏僻小镇的新闻人物。但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刚回到家,上万人就把她的家围了个水泄不通,她根本踏不进家门;最让她没有想到的是,这些人除了投来好奇的目光外,还纷纷指责她是一个“疯子”,“神经病”。在一片指责声中,黄宁倩好不容易走进了家门,可关上门后,等待她的却是父亲的唾骂,母亲的唉声叹气。她告诉记者,在农村重男轻女思想很盛行,她原来是男儿身,现在变成了女儿身,没有人会接受她,更没有人会同情她。


让她感到欣慰的是,在变性手术做完两个月后,她在家乡的公安部门拿到了新的身份证,这次身份证上的性别是“女”,她告诉记者,“我当时就感到时代的进步、社会的文明。”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她的家几乎成了全村的“焦点”,不管穿着老旧蓝色褂子的老农,还是抱着孩子穿着拖鞋的农妇经过她家时,总是会在门口站着,或者端着饭碗蹲着,用异样和歧视的眼光瞅着她。


“我的生活变成什么样,似乎没有人关心。爸爸妈妈是无能为力了,妈妈的眼泪已经流干了,爸爸整日无语,以至于去参加乡亲的婚宴时还被赶下桌,乡亲们认为我家伤风败俗,弟弟妹妹早已不认我了”。


黄宁倩经不起世俗眼光的摧残,知道家里是没法再呆下去了。妈妈拿着私下里积攒的三百元偷偷塞给了她,流着眼泪让她离开村子,别再回来了。就这样,她离开了这个本以为可以容纳她的家。


黄宁倩感叹着:“我再也无法拥有正常的亲情了”。


沦落风尘噩梦连连


2004年2月份,告别家乡,黄宁倩再一次来到了南京,当时她作为华东变性第一美女被媒体大肆报道的时候,她以为这是一个能够容纳她的城市。


在南京,她做过美容讲师、销售员、酒店服务员,每一份工作,她都努力去做,可是,当老板得知她是一个变性人后,总是毫不留情地把她开除,不顾她的苦苦哀求。


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经过一个朋友的介绍,黄宁倩来到了杭州上城区一家夜总会,成了一名三陪女子。她原以为只是在那里唱唱歌、跳跳舞,没想到却跌入了更可怕的深渊。


夜总会老板知道她的变性人身份后,处处拿着她的身份当作噱头来吸引顾客。“我稍有不从,挨拳头、挨巴掌、*便会成为我的家常便饭。后来我实在是被打怕了,就试图逃跑,跑了几次都被公司的人捉了回去。”黄宁倩痛苦地说。


“记得有一次,我正在台上唱歌,台下一位喝醉酒的男人拿着两瓶酒放在台上,非要我唱完歌了把这两瓶酒喝掉。否则就要砸场子。我小心翼翼地赔着笑说‘大哥,我实在不会喝酒,我再唱首歌给你听,好吗?’我心里怕极了,几乎是哀求着这位大哥能放过我。可是他还是逼着我喝掉,否则就不付钱还要砸场子。即使我叫来老板也不能替我说话,只是要我照做。我含着泪喝下了两瓶酒。那一次我醉得晕了过去,在医院整整住了一周。”回忆起这些往事,黄宁倩脸部表情都扭曲了。是的,对她来说,这种回忆是残忍的。


“还有一次,一个喝醉酒的大腹便便的男人跑来,二话不说,伸出十指死死拽住我的头发就往沙发上拖,就要非礼我。我稍微反抗了一下。巴掌雨点般地落在脸上,我被打晕了。醒来后,我在包厢哭到天亮,这一次我想到了死。”


“经过这一次后,我觉得再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呆下去了,这不是一个女孩子能呆的地方,我现在是一个女人,我就想过一个女人应该有的正常生活”。黄宁倩在心里对自己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