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上海青楼的大型选秀活动(组图)

怎无恨 收藏 2 675
导读:时下,由“美女文化”衍生的“美女经济”仍方兴未艾,各类“选美”活动虽没有了昔年的热度,依然锲而不舍、层出不穷;各类车展无论如何也跳不脱“香车美女”的传统组合;各种商品的代言,各城市的形象大使也必得美女出马…… 其实,“经济搭台、美女助阵”的模式并非现代人所创,中国古代,尤其在清末民初,各种针对青楼女子的被称为“评花榜”的“选美”活动就已相当繁盛。 所谓“评花榜”,有的是用各类名花来品评比拟名妓,评选出“花魁”;有的则干脆模仿科举考试的功名头衔来排列名妓等次,也分一、二、三甲,一甲三名自然是“状元”、“榜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时下,由“美女文化”衍生的“美女经济”仍方兴未艾,各类“选美”活动虽没有了昔年的热度,依然锲而不舍、层出不穷;各类车展无论如何也跳不脱“香车美女”的传统组合;各种商品的代言,各城市的形象大使也必得美女出马……

其实,“经济搭台、美女助阵”的模式并非现代人所创,中国古代,尤其在清末民初,各种针对青楼女子的被称为“评花榜”的“选美”活动就已相当繁盛。

所谓“评花榜”,有的是用各类名花来品评比拟名妓,评选出“花魁”;有的则干脆模仿科举考试的功名头衔来排列名妓等次,也分一、二、三甲,一甲三名自然是“状元”、“榜眼”、“探花”。“评花榜”造就了一批批名妓,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青楼、酒楼等行业的兴盛。

另外,对当时传媒业、照相业、服装业的拉动,也不可小视。青楼女子中“评花榜”,应该算作是最早的“美女经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清末“评花榜”选出的上海十大名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海尚仁里妓女李金凤,1904年获得《繁华报》花榜第三名,自此艳名大播

从这些遗留在历史角落里的老照片看来,即使剔除化妆技术、照相技术这些技术因素,也很难看出这些精心评选出来的“花魁娘子”有什么不同寻常的绰约风姿。

这不禁让人对当时“评花榜”选美的标准产生疑惑。到底是以什么标准来划定“美女”呢?

其实,远在盛唐时期,文人骚客便常与名妓歌女相互往来,诗酒唱和;到了北宋就开始出现正式评选青楼名妓的“选美”活动;而到了清朝末年,随着近代报业的参与,“评花榜”更为繁盛。由此可见,“评花榜”确实由来已久。历朝历代,“评花榜”的标准虽不尽相同,大都无出“色艺并举”其右,既要美貌又要通琴棋书画、擅诗词歌赋。

据明代冰华梅史的《燕都妓品》,潘之恒的《金陵妓品》记载,花榜品评分为四等,即“品、韵、才、色”,一曰品,典型胜;二曰韵,丰仪胜;三曰才,调度胜;四曰色,颖秀胜。 后世“评花榜”多循此标准。

年代久远,现代人已难得见这些“花魁娘子”仪色出众之处,那么她们的才情到底如何呢?

在北大教授孔庆东的文章里,曾记录了一篇晚清妓女的书信,内容如下:

睽才数日,恒比三秋。每忆芝仪,殊殷芹愫。比维、褆躬安燕,玉体吉羊。辱承知音,定符私颂。窃思形骸虽隔,肺腑应通。寤寐怀思,只觉宵长梦短,日时肠转,频添旧痕新愁。怅一水之潆洄,暮云春树。幸千潭之同映,秋水蒹葭。回思烛翦西窗,樽比北海。开奁梳洗,深浅烦君。下榻绸缪,温柔许我。觉此际之情投,非寻常可言喻。何意床冷鲜食,忽抱薪忧。遂使水远山遥,竟回梓里。伤心话别,犹蒙青眼于东君。无计款留,空望绿波于南浦。言念及此,歉仄奚如。所幸鸿毛遇顺,归舟定获平安。遥稔凤侣言欢,鼓瑟谅偿饥渴。在君子文园遇染,明知勿药早占。在薄命尺素未通,终觉倾葵莫诉。迟迟长夜,几度扪心。霭霭停云,频几搔首。秋月春风之馆,门设长关。桂香珠影之中,径缘不扫。倘使霍然全愈,务乘崔舫以来游。如其夙恙未痊,恳擘蛮笺而肠惠。轻寒薄暖,适体为佳。语短情长,加餐努力。总之,离愁满腹,直教翰墨难宣。尚祈洞鉴寸心,诸仗海涵无既。

现代人大概鲜有能说全文中的全部典故者。不知这是否代表了当时选秀的青楼女子们的“才情”水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手拿折扇、斜倚花几的妩媚女子长裙迤地、风姿绰约

虽然“评花榜”由来已久,但要说真正与经济挂钩,还是清末民初的时候。特别是作为烟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的上海,无数人“粉阵花丛买风流”。“评花榜”规模大、形式多、次数频,真正一派“繁荣娼盛”。

起初上海的“评花榜”尚由文人名士主持,十九世纪末上海兴起了一股办报热潮,各种消遣性小报应运而生。

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李宝嘉创办《游戏报》,首开花榜评选,传媒的介入激发出“评花榜”内在的潜力。

自1897年夏开始,花榜每年评选四次。通过投票选举,选举的票叫“荐书”,一份荐书算一票,票多为胜,得票相同者则参照舆论定上下。花榜一甲三名,二甲三十名,其余有票的都放在三甲。所有参赛的妓女,无论一、二、三甲,芳名及其住所都会地被刊登在报纸上,还会附上文人们酸溜溜的赞词。

其后,又有游艺场与报社合流,共同主持花选,花选风头更劲。新世界游戏场的老板特聘《新世界报》总编辑奚燕子为主任,创办群芳选举大会。选举完全仿效民初的选举制度,由游客和嫖客购买选票评选,一票售价一元,头三元被冠以“大总统”、“副总统”、“国务总理”的名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秦楼楚馆

有了名就有利,进入三鼎甲的美女,自然少不了捧场的人,就连写荐书的文人们,也因其文辞的艳丽,多了在报上露脸的机会,当然,得到好处最多的是发起活动的报纸,销路广了,销量大了,广告来了,评一次花榜,足够几个月的开销。

事实上,随着花榜的评选,真正无本而得利的是很多看似不相干的行业。

拿照相行业来说,评花榜“花魁”的玉照频频见诸报端,这吊起了诸多大家小姐贵妇们的胃口,整个行业日益兴盛。

据1905年出版的《绘图游历上海杂记》中描述:“照相之法,出自西人,传于上海。故照相之处上海为独多。且内地之人亦大半学自上海也……,其店最大者,曰‘耀华’、曰‘宝记’、曰‘致真’等不下十余家。金碧辉煌,楼台如画。客之登楼照相者,春夏秋冬四景皆宜……”

上海照相业中,当时就有“四大天王”之说,“耀华”、“宝记”、“保锠”和“致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海宝记照相馆广告

而参评青楼女子时尚新颖的衣着装束,一经报纸宣传,广为世人效仿,由此也带动了服装行业的兴隆。

晚清贵妇的华丽装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无论如何,由秦楼楚馆来带动的昙花一现的“盛景”,总是畸形和浅薄的。

赫赫扬扬、盛极一时的花魁娘子们,浮华背后又有谁能看到她们滚下的行行清泪……



本文转自新浪博客转发贾云峰:旅行即人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