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胡氏三绝

冷眼望天 收藏 7 4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老蜗牛满脸悲痛的再次‘蚁饮’一口清茶道:“兄弟们仍旧一拨拨从草绳上攀下,个个不顾生死,脚刚一沾地,便立即冲入乱战群中……一场惨烈的人熊大战,在第九条山谷中疯狂爆发……横尸遍谷,哀号惊天,血流成河……” “亏得大哥那把吹毛利刃的家传宝刀——‘九转天煞戮星刀’。大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老蜗牛满脸悲痛的再次‘蚁饮’一口清茶道:“兄弟们仍旧一拨拨从草绳上攀下,个个不顾生死,脚刚一沾地,便立即冲入乱战群中……一场惨烈的人熊大战,在第九条山谷中疯狂爆发……横尸遍谷,哀号惊天,血流成河……”

“亏得大哥那把吹毛利刃的家传宝刀——‘九转天煞戮星刀’。大哥凭着宝刃和自己一身的家传神功,竟独自力斩白熊三十余头,占据了我们斩杀白熊总数目的一半还多。这一战,一直从清晨杀到了晌午时分……”

“最后,谷中百头白熊伤亡过半,渐渐敌不住源源不断从山上攀下的人群……此时,就见其中一头最为高大强悍的白熊,突然仰天巨吼一声,众多白熊闻得吼声之后,纷纷弃了人群向谷中四散逃窜。”

“‘别让它们逃了,全部灭杀!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浑身是血,左右手拎着刀枪,狂砍乱射的大哥胡继文见众白熊要逃,高声命令众兄弟……此时,谷中的兄弟们,见自己这一方惨死了这么多人,其中不乏有自己的亲人和挚友,他们早已经杀红了眼。即便是大哥不下命令,他们也是不会放过众白熊的。”

“‘冲呀……杀啊!!为死去的兄弟们报仇!!’得到追击命令的众人,愤怒喊杀着,声音霎时间震彻了整个浩大的山谷。众人奋力,纷纷四散追赶奔逃的白熊。”

“就在此时,一向很少开口言语的护山左使白狼,突然高声巨喝:‘都不许追……’。正准备追赶逃窜白熊的、杀红了眼的众兄弟们,闻听护山左使白狼高声喝止他们,当即止住了追赶白熊的脚步。不过,他们全都大惑不解。不许追?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看着杀死了这么多兄弟的白熊群,就这么轻易的逃掉吗?”

“护山左使白狼是继大哥胡继文之后,龙尾盘的第二号人物。白狼左使平时话虽不多,但为人却冷静聪睿。他一般不怎么说话,但只要他一开口,便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总能说出问题的要害所在,他的话甚至可以扭转整个恶性事件的不利局面。所以说,大哥胡继文让白狼左使坐这龙尾盘的第二把金交椅,绝对没看错人。”

“此时,就听白狼左使接着向一脸迷茫的众兄弟们吼道:‘开枪!’开枪?众人这才恍然大悟。对呀!白熊此时四散逃窜,我们只要不去追赶,便可与众白熊分离开来。先前,不敢远距离开枪射杀白熊的主要原因,不就是因为见兄弟们与众白熊肉搏混战,开枪怕误伤了自家兄弟。现在只要停止追击,兄弟们就可以与熊群分解开来,这可是远距离射杀白熊的绝好机会!”

“那二十响的匣子枪,虽说射杀皮糙肉厚的白熊威力小了点儿。但后来从上面下来的兄弟们用的可都是威力巨大的步枪!一、两颗子弹便可灭掉一头白熊,即便是射不死它们,也能够使它们重伤。重伤之下的白熊是毫无战斗力可言的。”

“砰、砰、砰……山谷中霎时间响起了爆雷般杂乱急促的枪声。刚逃出不远的众白熊,有些在枪声中哀哞倒地。有些被子弹射了成重伤。那些被射成重伤的白熊,后又被兄弟们纷纷赶上去,用刺刀狠狠的戳死……血狱一般的山谷中,随着一些逃脱的白熊渐渐隐逆消失,谷中的枪声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大哥胡继文让众人快速打扫战场。由于死去的兄弟们太多,无法一一背出山谷,再者说,这条山谷神秘莫测,指不定还会有什么凶悍的野兽出现。大哥胡继文只好下令,把那些死去的兄弟们就地掩埋。”

“当大哥胡继文与众人一同处理掩埋尸体时,大哥发现这些白熊,皮毛坚厚柔软,抗寒能力极好,如果剥下几张,做几套衣服也是很不错的……”

“哦!”听到这儿,我顿有所悟的点了点头。我想起了在万人坑初遇胡继文的情形:‘冰山雪人——除了一双乌黑深遂的眼睛外,根本看不到鼻子、嘴巴,整个毛绒绒的通体雪白。’就因为胡继文当时所穿的就是这白熊皮,才致使我把他当成了传说中的“冰山雪人”。

后来,我随胡继文来到龙尾盘,听胡继文说要脱下“熊皮”,我当时还诧异了好一阵,感情这熊皮是这么个由来!

“后来怎么样了?这第九条山谷怎么会和你们的训练扯上了关系?”我忙问老蜗牛道。

老蜗牛又“蚁饮”一口杯中清茶,接着道:“……与白熊的那惨烈一战之后,使我们阵亡了将近三千名兄弟,那些缺胳膊少腿的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近万名的亲卫军,除去那些丧失战斗力的队员,我们护山亲卫军一下子锐减到五千人。”

“大哥胡继文经此一战痛定思痛,深觉我们这些亲卫军的战斗力太差。于是,他把心一横,竟然彻底解散了我们亲卫军。”

“解散?”

“不错是解散。”

“那你们……”

“而后,大哥让我们这五千余人重新报名,重新参加亲卫军。如果有不想再次加入的,可以跟着开山王挖掘山洞……”

当时,五、六、七、八四条山谷中并没有黑土。所以,并不存在与富仓王种地一说。那时吃的粮食大部分都是山洞中先前的积蓄,只有很少一部分是富仓王从外面购买来的。

“……再次加入亲卫军,可就没那么容易了!我们必须先接受三个月的新兵训练,然后再完成三项试练任务。呵呵……我们当时和你们现在这些刚来的新兵一模一样。”

“不过,在这五千人中,能够一次性顺利完成试练,加入亲卫军的,十难有其一……这五千人中经过了两年多的训练、试练、选拔,再训练、再试练、再选拔,再训练、再试练、再选拔……反复反复。现在我们亲卫军的真正数量不过才两千人左右。”

“才两千人?”

“不错。”

“而后,我们这些通过试练任务的队员,在亲卫军的训练中,大哥胡继文便会把他的祖传绝学:‘胡氏三绝’,毫不保留的传授给众人……”

“胡氏三绝!!”闻听这熟悉的名字,我不由的惊呼了出来。这、这和我长辈们常对我提起的,我们胡家从祖上留传下来三种绝技的总称,竟然是同样的名字——“胡氏三绝”!

不过,很可惜,我们胡家的三种绝技在我爷爷那一代便失传了。因为,我们家族在上十几代一直香火不旺,几乎都是单传。[望天:其中有一个很奇怪的原由,至今也没人能够解释清楚,以后会提到的。]

我曾祖父那一辈,只有我曾祖父和我二曾祖父两人。我的曾祖父长年在外经商,很少回家,没有时间教导爷爷和我二爷爷家传的绝技。我还有个二曾祖父,他虽然叫胡继武,但他却从小不喜欢习武,后来一直在外地上学,他不曾修习家传绝技。曾祖父被日本鬼子残忍杀死之后,我们胡家的绝学也就随之失传了。等到我爷爷这一代,他们只是习得我们胡氏家传绝技中的三招五式而已。后来,爷爷把这仅有的“三招五式”传给了我的父亲。[望天:胡继武——又一个传奇人物,生辰不详,仙逝于2005年可能是在三月份,黄埔军校毕业……我小时候听他讲过一个关于追捕毛泽东时,遇上的一个很光怪陆离的事。算了,我就不多说了,以后会详细写他的。本书有些东西是结合本作者的真实家族史改编而成的。我们的家族有两大亮点,在我们国家可能是绝无仅有的。当然本人真实姓氏并不姓“胡”。]

等到了我这一代,由于我们的家传绝技近乎失传,留下来的那三招五式显得很是不伦不类,根本就算不得功夫。所以,父亲只是像讲武侠故事一般的,给我提了提我们祖上有三种失传的武功,总称就叫——胡氏三绝。

难道?这胡继文真的就是我的曾祖父吗?前些天,我在月下偷听胡继文与我们教官的谈话,记得胡继文曾经说过,看到我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我当时就为之一震,因为我也与他一样,有着同样的感觉,一种——血浓于水的亲切感。自那天开始,我便一直怀疑这胡继文,很有可能就是我那——“常年不归家,在外经商”的曾祖父。

今天,这“胡氏三绝”让我更加确定了一些。

不等老蜗牛接着往下说,我便抢先向他问道:“你说的‘胡氏三绝’是不是刀绝、拳绝、腿绝?刀绝是——‘天戮北斗七星刀法’,拳绝是——‘三十六路天罡碎心拳’,腿绝是——‘七十二路地煞开碑腿’?”

“对啊?”老蜗牛惊鄂的看着我:“你、你是怎么知道的?这是我们亲卫军的绝对机密呀!是大哥为了提高我们的战斗力,背负起欺宗灭祖的罪名,才传授给我们的,这件事是不允许向非亲卫军人员提及的。不过……我们也只是知道这‘胡氏三绝’,分别是刀、拳、腿三绝。而……它们每一个绝技的具体名称,我们没一个人知道……”

“没一个人知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既然老蜗牛说这刀、拳、腿三绝的具体名称,没一个人知道,他又是怎么知道的?我一脸不解的,期待着老蜗牛的答案。

“我……我也是在无意中听大哥对白狼左使说起过……”

“哦?真的吗?不会是你故意偷听到的吧?”我戏谑的看着老蜗牛,讪讪道。

“你、你、你可别冤枉好人,我真的是不小心听到的……”老蜗牛显得十分的激动紧张,看来真的是他不小心听到的。

“呵呵,我是在和你开玩笑呢,我还能不知道你老蜗牛是什么人吗?借你十个胆子你也不敢去偷听。要知道……军法无情呐!!嘿嘿……”我仍旧一脸戏谑的看着老蜗牛道。

“哎?”老蜗牛似乎想起了什么:“我们这些老亲卫军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老蜗牛露出一脸的质问之色,并且用警觉的双眼死死盯着我。

“哦?呵呵……”看着老蜗牛一脸的质疑之色,我眼珠连转都没转的马上回答道:“我是在煤矿与大哥初遇时,大哥他自己告诉我的。当时……大哥见我是个千年不遇、万里挑一、惊天动地、旷古烁今、亘久难见的——绝世习武奇材,大哥当即就想把他的一身绝学传授给我。他还言说,就我这块料儿,如果不习武,真是白瞎我这个人儿了……”撒谎能够脸不红、心不跳,却也是我胡大胆的绝技之一。

“是真的吗?”老蜗牛疑道。这老家伙虽说平常行事慢慢吞吞的,但心性却是稳重老练。我的话,他怕是连三分之一都不信。老蜗牛脸上的疑云更加浓厚了……

“你如果不相信,可以直接问大哥去……”见老蜗牛脸上泛起的浓厚疑云,我生怕他和我们的教官一样,怀疑我又是什么日本鬼子的间谍,所以我忙又补上了一句。

我知道,这老蜗牛根本就不敢去问胡继文。因为这“胡氏三绝”的具体名称,他是从胡继文处无意中听到的,搞不好还会被人按个偷听的嫌疑。他如果直接向胡继文寻问,无疑会暴露他知道“胡氏三绝”的秘密,而且,他不但知道,还大嘴巴到处乱讲,最后与人争执不下,竟然还开口向大哥直接询问,可以想象那后果是什么。老蜗牛还没傻到那种程度,要知道亲卫军的军法可是很严厉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