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在美国独立日思考中国!

shawxu 收藏 0 2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7月4日,我们思考我们的国家和它的未来。但在这些日子里,思考美国及其未来的世界角色,就不能不思考中国。这是本周阿斯本理念节(Aspen Ideas Festival)杀气腾腾的讨论话题。

哈佛的弗格森(Niall Ferguson)是煽动分子。他称中国和美国习惯于共生关系,并组成紧密完整的单位,他把这个单位称之为中美国(Chimerica)。


在这个单位中,中国负责制造,美国负责购买。中国负责储蓄,美国负责消费。在1995年和2005年之间,美国的储蓄率从大约5%下降到零,而中国的储蓄率从30%上升至近45%。


这种储蓄的偏移让中国人得以把大量资本投入美国及美元计价的资产。廉价的中国劳动力让美国保持低通胀。中国避免人民币对美元升值的努力让我们的货币保持坚挺,让我们得以低息借贷。


在21世纪最初几年,中美国运作得极妙。这个单位占世界GDP的四分之一,占全球增长的一半。但一方只存钱一方只花钱的婚姻无法长久维持。


摩擦正在形成,并将导致离婚、冲突和潜在灾难。弗格森认为,中国如今正和美国脱钩。中国商界领袖认为美国消费者再也不能继续狂花钱。中国人正发展一种更多地依赖内需的经济。


中国官员还意识到美国将永远无法收拾好自己的财政。理论上有计划减少联邦赤字和国家债务,但政治上没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实现。贬值不可避免,中国人正努力终结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角色。


中国的民族主义也在上涨。互联网让中国年轻人更加民族主义。中国人在全世界收购资源,并凭此成就一个威胁美国利益的海外帝国。中国人正在打造他们的海军,这是野心扩张及全球冲突的历史先兆。


弗格森认为,可以把中国视为一战之前的威廉德国:一股成长中的、好斗的、民族主义的势力,其野心将撕破原先存在的商业关系和历史友谊。


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的法洛斯(James Fallows)过去三年在中国生活。他赞同弗格森关于经济基本面的部分,但似乎认为弗格森对中国心理状态的分析是空想的学院理论。当法洛斯为中国的意图辩护,弗格森反驳说:“你在中国的时间太久了。”法洛斯回答说,在中国的时间太久和在中国的时间太少之间,必有一个令人愉快的中间值。


法洛斯指出,这和所谓的“中国”或者“中国人”无关,中国官员最为反美的声明中,很多是为了缓和国内的焦虑,让进一步融合成为可能。法洛斯认为,这种融合很深,而且将更加深入。很多、很多中国领导人曾受过美国教育,钦佩美国或者至少尊重美国。如果你去西安等城市,你会发现美国和欧洲航空企业完全融入到当地的商业架构。


但是,法洛斯的主要论点是心理上的。他说,他八十年代在日本生活的时候,有时候感到日本人有种愤愤不平的态度,认为他们的成功注定要美国衰退。他说他在中国很少有这种感觉。相反,他称官员们对于融入世界感到很激动。他们的母亲缠过足。他们自己曾在文革期间犁田。如今,他们融入世界了。


法洛斯采访过的一些官员认为,美国实行的是不可持续的财政政策,到导致衰退,但他们对此有挫折感,而不是感到喜悦。法洛斯不知道未来会怎样,但他相信中国官员仍然视美国为风险最低的投资。在国内,中国不会转向民主,但个人自由会扩大。他认同中国和美国将主导21世纪,但他描述的画面呈现出更加良性的合作。


我原本就较为赞成法洛斯的观点,参加完讨论之后仍然是这样。但弗格森有力地坚持自己的观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要做什么事情方面,他们却达成共识,这令我感到震惊。这次谈话和近来的很多谈话一样,回归到美国的债务上。在美国整顿好自己的财政之前,和中国这样的国家的关系根本上是不安全的。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