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九十三章:刚烈美女虎穴行

王大三 收藏 0 3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第二天,梁晴在训练场上遇见了于洁,她瞅准了休息的时间,把昨天会议的精神和可能发生的不测通知了她。

“谢长林放出的假消息吧?”

于洁简直不敢相信,但是她自己也才收到了大赛组委会发给各选手的通知函,知道规则已经变动了。


“我们谁都希望这是个假消息,但是已经经过证实了。今天我问过了赵海龙,他说谢长林正在叫陈五去商店里买强奸时捆绑你的绳子,他说现有麻绳会磨破你的皮肤,要陈五去买那种结实的棉绳子。”

梁晴告诉于洁这些,希望于洁有个心理上的准备。


“这个臭不要脸,连和我谈话都没谈一次,看上去是想先强奸了我,然后再强行的娶我做他的姨太太,他想得倒挺美的。”

于洁愤怒的说道。

她忙问梁晴:“上级是如何安排的?”

她希望的当然是营救她的措施。


梁晴从不扯谎,但是面对于洁她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是说:“在准备营救吧。”

的确,昨天晚上,“四力公司”里是讨论了营救方案,但不是对于洁的,而是对黄艳的,但这些计划怎么能对于洁说那,梁晴怕于洁因此产生寒心的情绪,所以说的很含糊。

于洁不知就里,说:“好的,我自己也要做好准备。”

她还关心的说:“把黄艳同志也一起营救了吧,她也很危险,汤凯那个恶魔到看押所来看了她两次,并且还调戏了她。”


梁晴说:“组织上会计划好的,但是于参谋,万一有突然的情况你自己也要做好应对的准备啊。”

“这个我明白,请组织上放心。”

其实于洁心里很紧张,心都在加速跳着那。


训练场的晚餐是在大食堂吃的,吃完后,于洁和黄艳象往常一样被王黑子等过来反铐起了双手带出了训练场。

平时都是直接押她们回临时看押所的监舍,然后松开手铐让她们梳洗休息。

但是快到看押所大门的时候,黄艳被照常带了进去。而于洁则被王黑子押到了一辆轿车跟前。


“你们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哦,于小姐,今天给你换个地方呆呆,请上车吧。”

于洁正要问为什么那,被王黑子一把推进了打开的车门里,然后自己也钻了进去。

于洁想到上午梁晴的话,立刻紧张的不行。

她说:“凭什么给我换地方,我明天还要训练那,你们这是肆意干扰训练,我有资格提抗议的。”


“不会耽搁你训练的。”

王黑子说:“只是给你换个更好的休息地点而已。”

“那别人为何不换,只给我换那?”

“这个嘛,是根据各人的需要嘛。再说,请于小姐搞清楚了,你主要的身份还是犯人,我们有权利处置你的拘押场所。”


王黑子坐在于洁的身边,望着这个自打进了剧社就被他和谢长林一眼看中的了美人儿,他自己不知道多少次以于洁为对象进行过自慰了。当时在偷于洁的皮鞋玩弄的人群里,就数他在于洁的鞋上射的最多了。

但是眼见着谢长林就要尝她的“鲜”了,王黑子不由的妒火中烧,但也无可奈何。


于洁在想,敌人的行动真快啊,组织上一定来不及反应了,一切都得靠自己随机处置了。

车子很快的就到达了谢长林的别墅院子里了。

这里是谢长林的另一处居所,平时他很少回家,喜欢来这里居住,这里的方位正好在基地和76号之间,他想怎么走动都很方便。

于洁从没来过这里,但她预感到谢长林就要出现了。


王黑子等几乎是架着于洁进了谢长林的客厅,看上去一切都策划的很圆满,他们在客厅没做任何停留便把于洁架进了谢长的卧室。

卧室里有一张大床,收拾的极为干净。

卧室里开着灯,拉着窗帘,但谢长林并不在里面。


靠着窗户还摆放着一张梳妆台,于洁被按坐在了梳妆台前的椅子上。

于洁心想,等松开了手铐,这张椅子就可以作为自卫工具了。

但是王黑子毫无要给她开手铐的意思。

他问于洁:“要喝点水吗,老同事?”

“喝水?有让老同事被反铐着喝水的情理吗?”

“哦,这个是没办法的,我可以端着让你喝。”

“算了,那就不喝了,这是谢长林的家吧,你让他出来见我。”

于洁想与谢长林周旋一下,争取获得希望很小的有利机会。


但是她没有取得这样的机会,见于洁并不喝水。王黑子一把拦腰把于洁搂抱了起来,扔到了那张大床上。

“王黑子,你要干吗!”

于洁想挣坐起来,但是另一个特务配合着王黑子把她按躺在了床上。


“于洁,先要委屈你一下了,老社长会给你处理的。”

王黑子让特务拿出了绳子,然后打开于洁的手铐,把拼命挣扎着的于洁的四肢分别绑在了床的四个床脚上。

于洁知道这是最方便被男人强奸的姿势,她预感到灾难的即将来临,她喊叫了起来,并且是那么的歇斯底里。


别看王黑子身强力壮的,就这样也被于洁的剧烈挣扎弄出了一身痛汗。

“于洁,就别挣了,没用的。等会儿有事你和老谢自己说就是了。你现在喊累了也不管事儿,不如留点精力等会对付老谢那。谈的好的话,下礼拜我还要喝你和老谢的喜酒那。”

在云水话剧社的时候,大家一般都称社长谢长林为老谢。


“呸!别做梦了,你们都不得好死!”

于洁愤怒的骂道。

“呵呵,于小姐,我不想和你多费口舌,我得回76号去了,今天我在站里值班,祝你和老谢愉快。”

王黑子说:“在社里的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在你的肉脚上弄一次,和在你屁股上摸一下。看来弄脚是来不及了,只能满足摸你漂亮的小屁股一下了。”

他走到床前于洁的跟前,望着于洁西装短裙下露出的大腿,贪谗的口水都挂在了嘴边上。


“你敢!我杀了你!”

于洁见这个前道具师要伸手了,怒瞪眼睛喊道。

王黑子此时还管得着他喊啊,把手伸进了于洁西装短裙里面去了。

“狗东西,滚开!”

于洁感到那只在自己大腿上摸挲着的手已经到达了自己的大腿根部,并且把长丝袜的边缘往下拉了拉,然后那只手就接触到自己的肌肤上,然后摸到了自己的臀部,抓住了自己臀部上最凸的肌肉拧了一把。


“真嫩啊,真细。老谢真有福气,可惜他不肯把你拿出来给大家分享。”

王黑子满意的捏了于洁臀部,并且是肌肉,于洁也是平生第一次,被男人摸到了屁股,气的直打抖。

“呵呵,想不到吧,去年你只身孤单到剧院救话剧社的那些同仁的时候多威风啊,可以说是飒爽英姿啊。当时差点没把我吓死,没呈想为了女军人,还是侦察参谋的你却躺在这里任我宰割了。”

“呸,有本事战场上见,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那!”

于洁呸了一口。


“战场上我没那本事,我这人很现实。”

王黑子用手握住了于洁一只被绑着脚踝的脚摸了起来,还用手指伸进了于洁脚与鞋之间的缝隙里,握住了于洁的脚底。

“小嫩脚真舒服,握着你的大美脚就想干你。不过我也是吓唬你的,老谢不先尝你的鲜,我们只能过过干瘾了。”

王黑子妒忌的说:“不是老谢霸了你,老子非把你奸死了不可。”


之后,他也不听于洁的叫骂,转身带着手下离开了房间。

只剩下被绑住四肢的于洁孤零零的躺在那张大床,等待了噩梦的到来。


于洁怕极了,此刻的她真希望九月突然带着岳家进和盛联山突然出现,击毙了谢长林,然后把自己带离了这个地方。

但这仅仅是幻觉,还没挨过一刻钟,还没等她想出可以应对的措施,谢长林就走了进来。

于洁知道自己失去贞洁的最后时刻就要到来了。


谢长林只穿了一件睡衣,看上去刚洗了澡。

“于洁啊,好久没去看你了,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谢长了抖出了一套衣服。是一件湖蓝色五.四女学生上衣和一条黑学生裙和一双中跟黑色的细带淑女皮鞋。

于洁一看这不是自己在重庆剧社的时候出演话剧《家春秋》的时候,自己扮演琴表妹的时候的服装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谢长林弄来了。


“松开我,你真变态。拿我的演出服装干吗。”

于洁又奋力的挣了挣,毫无用处,她被王黑子绑的很专业,挣脱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是用这个告诉你,三年前,话剧《家春秋》开始在重庆公演的时候正好是文化厅派我来接管的剧社。那时候看到舞台上的你演琴表妹那俊俏和一身的气质模样,我就想把你干了。但那时候环境和身份都不允许我那么做。”


谢长林说着,抚摸着手上那双于洁当时穿的淑女皮鞋。

于洁也想起当时自己从穿了这双鞋开始,鞋子就多次被男同事悄悄的射上精液,也就是那时候起,她有了对性的直观认识,那时候的她刚刚21岁。


谢长林接着说:“我谢长林有个脾气,看上的东西得不到手,我会越想得到。对人也一样,别人都盯着梁晴,可我最有资格和条件得到梁晴却不想得到她,而一直幻想着能得到你,今天这不是幻想就要成真了吗。”

“卑鄙无耻,用强奸的手段得到我,你真是畜生都不如!”

“呵呵,于洁啊,不能这么说。谁想强奸那?要是能正常的得到你我何必做这被人恨,并且索然无味的事那。今天我告诉汤凯,他可以强奸黄艳了,但是汤凯拒绝了这样做,他说强奸是动物才干的事,他说那么做只能得到如死尸一般的黄艳的身体,而毫无情趣,他要用他自己的方式去获得黄艳。我认为他说的很有道理!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强奸你,但是不这么做又不可能获得你的肉体,你说那?”


谢长林的阴险和狡诈就在这里,明明是自己就要卑鄙的强奸于洁了,还要做出一副自己很无奈的委屈样子。

于洁说:“那你不能让我想一想吗,既然你想得到我,那就起码的要尊重我吧。”

“呵呵,这样的缓兵之计甭说和我玩了,就是和胡胖子那个猪脑子玩他都不会信你的。”

谢长林说:“一个24岁的大美人,要条子有条子,要脸蛋有脸蛋,还气质非凡,会为一个大她正好一倍年龄的半老头子想结合的事吗?更别说还有着对立双方军人的仇恨!哈哈…..,显然是没人会信的。于参谋,你还是稚嫩了点。”


于洁说:“信不信是你的事,我说我愿意考虑就是愿意考虑。”

“哦,要是这样的话,那我可以考虑今天先不破了你的身。但是我已经憋到今天这个份上了,不射在你身上是不可能的。只要你肯配合,不和我拼命,那就说明你说的的确是真话。”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