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保护既要“权”又要“益”

近期南海问题再度成为中国周边外交的一个热点。6月20日,印度尼西亚扣押了75名中国渔民,事发地点在我南沙海域传统渔场内。经过外交部、中国驻印尼使馆与印尼外交部、当地政府以及印尼渔业部门的紧急交涉,印尼方面方才决定释放50余渔民,但还将继续扣留中国渔船的船长和轮机长,并对他们进行司法起诉。


这不是近期的非典型案例了。从高层态势上看,南海周边诸国进入2009年后动作频繁。菲律宾总统签署领海基线法案,将黄岩岛和南沙部分岛屿“划入”菲国版图;马来西亚总理登陆南沙弹丸礁“宣示主权”;马来西亚越南5月6日联合向大陆架界限委员会提交二百海里外大陆架“划界案”,越南于5月7日又单独提交了南海“外大陆架划界案”。而从具体行动上看,越南、印尼等国的军方频繁扣押,甚至殴打和起诉在中国传统海域正常作业的中国渔民。这种行为近期有蔓延和扩散的态势。




通俗地说,我国在南海的主权由两方面构成。一方面是“权”,另一方面则是“益”。中国早就对南沙群岛行使管辖权,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南海在中国的主权海域中,占据了重要的部分。这是国家主权的表达。行使国家主权,除了通过派遣军舰、渔政、海监船只前往宣示之外,中国渔民在南海海域捕鱼,也是基本生存权的体现。一个国家行使主权的目的,是保护这种“权”神圣不可侵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