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联帮大哥陈启礼:台湾黑金政治的弃儿

mzdlzy 收藏 0 1408
导读:2007年10月4日,陈启礼去世,终年64岁。陈启礼,台湾黑社会组织竹联帮帮主、台北海明寺三宝弟子、台湾泉安集团老板、台湾“情报局”情报员、美国“江南命案”凶犯、台湾刑事调查局“治平专案”对象、柬埔寨“勋爵”……这一系列身份,让外人很难看清陈启礼的真实面目。 2007年10月4日,曾经纵横江湖的台湾陈启礼在香港法国医院结束了其波诡云谲的一生,终年64岁。陈启礼,台湾黑社会组织竹联帮帮主、台北海明寺三宝弟子、台湾泉安集团老板、台湾“情报局”情报员、美国“江南命案”凶犯、台湾刑事调查局“治平专案”对象、

2007年10月4日,陈启礼去世,终年64岁。陈启礼,台湾黑社会组织竹联帮帮主、台北海明寺三宝弟子、台湾泉安集团老板、台湾“情报局”情报员、美国“江南命案”凶犯、台湾刑事调查局“治平专案”对象、柬埔寨“勋爵”……这一系列身份,让外人很难看清陈启礼的真实面目。


2007年10月4日,曾经纵横江湖的台湾陈启礼在香港法国医院结束了其波诡云谲的一生,终年64岁。陈启礼,台湾黑社会组织竹联帮帮主、台北海明寺三宝弟子、台湾泉安集团老板、台湾“情报局”情报员、美国“江南命案”凶犯、台湾刑事调查局“治平专案”对象、柬埔寨“勋爵”……这一系列身份,让外人很难看清陈启礼的真实面目。


陈启礼的江湖


陈启礼籍贯江苏高淳,1943年4月27日生于四川广安。和一般人想象的黑社会成员出身草莽不同,陈启礼的父亲是检察官,母亲是法院书记员,他可算是官宦子弟。


1949年,陈启礼随父母到台湾,先在基隆栖身,1952年进入台北。那时的台湾,本省人(1945年前即在台湾者)与外省人(1945年后至台者)泾渭分明,矛盾不断。1945年抗战胜利后,被日本殖民统治近半个世纪的台湾回归祖国。但是国民党的接收成为“劫收”,尤其是1946年的“二二八”事件,激化了本省人与外省人的矛盾。至1949年蒋氏败退台湾,带去了大批的党政军人员,族群矛盾更为尖锐。在这一背景下,居住在眷村(台湾军公教人员居住地)的外省籍青少年远离家园,远离亲朋,异常苦闷,打架斗殴成为他们的最佳发泄途径。在省籍情结的诱因下,外省籍与本省籍青少年之间常发生冲突,甚至互拉帮派以对抗。于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台湾黑社会组织犹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竹联帮就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形成的。


据陈启礼回忆,在当时的东门小学,他这个外省人成为被本省学生欺负的对象,就此开始了用拳头说话的历程。1958年,年仅14岁的陈启礼加入了竹联帮。在周新德与周榕等人的带领下,开始过上了江湖生活。


竹联帮的前身是成立于1953年的中和帮。1956年,中和帮老大孙德培犯杀人罪入狱,以赵林为首的原中和帮的部分成员在永和镇竹林路召开“中和第三次大会”,重组帮派,因结盟于竹林,取名竹联帮。内部实行辈分制,用动物的名称等作为辈分。初期有200人左右,大多为在校学生。到1965年,已拥有徒众五六百人,博得第一帮的称号 。


陈启礼自1967年起,成为帮中最有势力的大哥。1968年,竹联帮重组,建立“新竹联”。模仿清朝八旗旧制,制定红、白、黄、蓝、黑、灰各色旗帜,下用动物名称设立五大堂口。每堂有堂主、护法等职,尊陈启礼为总堂主。


1970年,陈启礼指使手下砍伤帮中成员陈仁,为此招致警方围捕,陈启礼入狱,被送往绿岛管训三年半。1976年,陈启礼获释后,重整帮派,插足各种行业,介入工程招投标,开办公司和企业。1977年,他成立了一家经营消防设备公司——承安企业。1981年,陈启礼正式复出领导竹联帮。


众所周知,蒋氏政权与黑道的渊源颇深。蒋介石早年就曾拜上海青帮头子黄金荣为师。1927年4月,借助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等青帮势力在上海发动 “四一二政变”。长期以来,南京国民党政府和青帮、洪门保持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蒋氏政权败退台湾后,出于统治需要,对黑社会又打又拉,给黑社会的发展壮大以可乘之机。两蒋时代黑金政治日益发展。不过,蒋氏执政时的台湾黑社会势力并不大,黑道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被控制在可以容许的范围之内,决不会让其介入政治活动,更不会让其成为国民党政权的一部分。正如有学者指出:“在蒋氏统治时代,虽然也收买所谓的地方派系势力(其实这就是地方的黑白两道势力),以加强统治的正当性,但至少这些地方势力还在政权控制范围内,不敢与当权者称兄道弟,左搂右抱。”


台湾黑帮的生存空间得到政权事实上的默许,竹联帮在陈启礼手里迅速发展壮大。八十年代初,竹联帮势力遍及岛内,纵贯南北,设有25个堂口,成员逾万人,主要成员和台湾一些党政人员私交甚笃。同时,势力扩张至海外,仅在美国,党徒就遍布旧金山、洛杉矶、休士顿、纽约等各大城市。此时,台湾国民党当局看上了竹联帮的“黑金资源”,放纵和扶持竹联帮;而竹联帮“以黑护商”、“以商养黑”,涉足政治,财势兼收。而终陈启礼一生,和竹联帮密不可分。可以说,是陈启礼壮大了竹联帮,竹联帮也成就了陈启礼。


但正是这个黑帮大佬,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江南案”,将竹联帮带进黑金政治的不测之渊。


震惊世人的江南案


1983年,经台湾“情报局”局长汪希苓介绍加入“情报局”,化名为郑泰成,编号是基6217—730063。1984年10月,陈启礼受台湾“情报局”指使,和帮中兄弟“总护法”吴敦、“忠堂堂主”董桂森在旧金山制造了“江南命案”。


江南何许人也?为何得罪国民党台湾当局并招致杀身之祸呢?江南,本名刘宜良,1932年12月生于江苏省靖江县。1949年只身漂泊到台湾。1950年,入蒋经国任校长的“国防部”政工干校第二期受训。1954年毕业前夕脱离部队,先就读于台北师范大学英语系,后担任《台湾日报》记者。1967年底,江南被派往美国任驻外记者。1978年,江南举家迁至旧金山。


1983年7月24日,江南作品《蒋经国传》开始在《加州论坛报》连载,由于文章对蒋氏父子的“内幕”进行了揭露,台当局对此极为恼怒,多次派人找江南谈判,让其封笔。1984年,《蒋经国传》正式出版。该书出版之后,立刻成为畅销书。台当局认定《蒋经国传》直接侮辱了“国家元首”,视江南为“叛逆”,欲去之而后快。


1984年7月,台湾“情报局”局长汪希苓和竹联帮大佬陈启礼、帅岳峰在台北会面。汪希苓指出美国有一个“叛徒”叫刘宜良,“国家”培养他而他却投靠大陆,还著有一本书《蒋经国传》,恶意丑化“元首”,在海外影响侨胞的向心力,也使得一些作家肆无忌惮乱写攻击“政府”,而党外杂志摘录了部分《蒋经国传》,在岛内四处传播,影响人心。最近又准备着手写《吴国桢传》,内文有更多不利“元首”的地方,应给一定惩罚。陈启礼表示竹联帮在美国加州等地有一些成员,可以效劳。最初,陈启礼要求洛杉矶的竹联帮成员执行这项任务,但没有效果。8月14日,陈启礼在阳明山“情报局”训练中心基地开始接受为期五天的特工训练,准备执行暗杀刘宜良的任务。台湾“情报局”此次派陈启礼一行杀害刘宜良,酬金是25万美元,而其它条件包括:当局命他以竹联帮控制整个黑社会,并集中力量在香港和美国发展堂口,大力加强同中国大陆一些高干子弟、重要部门的来往,全力向大陆渗透。


9月15日,陈启礼和帅岳峰(后因17岁女儿离家出走先行返回台湾)飞到美国旧金山找到江南的寓所。由于江南访问大陆未归,只好等待时机。基于动用在美国的竹联帮成员容易暴露的考虑,陈启礼电召台湾的“总护法”吴敦、“忠堂堂主”董桂森到美汇合。10月10日,陈启礼和吴敦、董桂森再度到旧金山,发现了江南,随即连续几天跟踪盯梢,摸清了江南的活动规律,最后选择了较为清静的江南寓所动手。10月15日,吴敦和董桂森潜入江南寓所车库,持枪射中江南的头部和腹部,江南当即死亡。10月21日,陈启礼和吴敦、董桂森飞抵桃园机场,返回台湾。


江南遇害,海内外华人社会震惊,纷纷谴责暴力,呼吁加紧破案。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和全国台联举行集会,并发表谈话。江南生前好友及正义的华人学者成立了“为刘宜良伸张正义委员会”,美国各界关心江南遇刺事件的人士在旧金山成立了“江南事件委员会”。美国联邦调查局也很快掌握竹联帮杀害江南的部分证据。为避免陷于被动,台湾当局决定先下手为强。11月12日下午,陈启礼在台北家中被捕。第二天凌晨,在台湾“安全局长”汪敬煦的指挥下,拉开“一清专案”扫黑行动的序幕。竹联帮各级头目纷纷被捕,在台中的吴敦被诱至台北被捕,董桂森逃亡海外(1985年9月,在巴西里约热内卢被警方逮捕,次年引渡至美国,1991年2月在路易斯堡联邦监狱被刺身亡)。数日之内。有二千多名黑社会分子被抓。


陈启礼暗杀江南后,为防止国民党情报当局杀人灭口,在江南遇害两天后,即录制了《刘宜良案的自白》,将国民党扶持、利用竹联帮及如何接受暗杀使命、如何执行暗杀的细节进行口述录音,并复制分别存入美国的竹联帮成员手中,以备不测。录音带A面全长15分24秒,B面长15分32秒。正如陈启礼宣称:“我留下了这卷录音带主要是对吴敦和小董的责任感,因为我担心这件事情会导致‘政府’方面对我们的杀人灭口。”


1985年1月8日,香港《文汇报》首先披露陈启礼口述录音带《刘宜良案的自白》并存放在洛杉矶的消息。11日上午,在洛杉矶希尔顿大酒店,竹联帮“白狼”张安乐将录音带交给了联邦调查局。陈启礼的录音自白,将命案经过和盘托出。12日,联邦调查局召见台湾当局“北美事务协调处处长”钱复,向他通报了录音带的内容。13日,台湾“中央社”发布消息,透露“情报局”卷入江南命案。15日,台湾“国防部”宣布,“情报局长”汪希苓中将“因故停职”,其职由“安全局长”汪敬煦兼代。在国际舆论的强大压力下,台湾当局对江南命案迅速进行审理。1985年4月9日,台北“地方法院”宣判陈启礼、吴敦两人无期徒刑,罪名是共同杀人。19日,台湾“国防军事法庭”以共同杀人罪名判决汪希苓无期徒刑,剥夺公权终身。

黑帮大佬与政客的联手


江南案,呈现了台湾八十年代黑金政治生态,是台湾黑金政治的代表之作,也是失败之作。国民党当局想利用台湾黑社会消灭异己力量,既“置身事外”又维护政党利益;而竹联帮凭借自己的“黑金资源”为当局效力,捞取“政治资本”。“黑金”和“政治”相互利用和勾结,自然水到渠成。


事实上,黑金政治是当代台湾社会一个结构性的问题。从黑金政治形成的原因上看,战后初期国民党腐败统治、掠夺式接收、省籍矛盾是当代台湾黑金政治初步形成的主要因素;而威权统治时期,国民党为了赢得选举,“选举执政至上”,与派系、财团、黑社会共处是当代台湾黑金政治基本形成的主要因素;在威权体制转化后,面对在野的民进党等党派的挑战,国民党政权危机意识加剧,为求选战,加深对黑社会的依赖,同时,黑社会进一步介入政治,出现所谓“黑金共同体”。


上个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台湾政治生态发生重大变化,反对党成为一支十分重要的政治力量,并通过选举相继夺取一些县市的执政权,也成为各级“议会”中的一股重要政治力量,国民党的统治地位不断受到威胁。以李登辉为代表的国民党当权派,为了维持统治地位,采取了“胜选至上”的策略,为此提名地方派系人士、特定财团代表或具有“实力”的黑道人物参选各级政府首长或各级民意代表,这为具有黑道背景的人物打开了一条通往政坛的通道。


台湾黑金介入政治主要是从助选开始,之后逐渐由选举的“配角”变为“主角”,参与政治。随着黑帮一步步地进入政坛,从过去的依附关系发展至支配关系,从过去与个别政治人物共生关系发展到与地方派系及政党的紧密联系,从过去的仅能涉足地方政坛到涉足“中央”民意机构。


台湾“立法院”是台湾黑金政治的“赛马场”。“民主殿堂、黑道天下”,黑社会大佬在“立法院”经常上演一幕幕动作片,其中最有名的当属天道盟精神领袖罗福助。罗福助,本是文山帮大哥,“一清专案”期间被捕入狱三年,在狱中和其他黑社会组织大佬成立天道盟。1990年“迅雷专案”期间逃离台湾。1992年,返回台湾后大力介入工程,经营企业。1995年,当选为无党籍“立法委员”。 1998年成功连任,是第3、4届“立法院”无党籍召集人。担任“立委”6年期间,纵横“财政司法委员会”,多次在“立法院”上演全武行。2001年3月27日,罗在“立法院”开会时,因政见相左,恼羞成怒,追击亲民党“立委”李庆安女士,遭停权半年。10月8日被控流氓罪,10月23日,被警方认定情节重大,成台湾流氓“立委”。罗福助不仅自己有钱有势力,两个儿子也很成功。长子罗明旭是第十届省议员,二子罗明才为国民党籍“国大代表”和“立法委员”。家族企业有利华营造、福豪建设和福佳国际贸易等。


2005年4月6日去世的许海清算得上是台湾黑道从政的第一人。许海清,绰号“蚊哥”,出生于1912年,素有“黑道最后仲裁者”之称。国民党政府迁台后,为有效控制台民,遂运用“以台制台”的策略控制“议会”,找上当时在台北市具举足轻重地位的“蚊哥”参选第一届“参议员”,后许海清高票当选。2005年5月29日其公祭出殡当日,参加公祭的帮派大约有20个。竹联帮精神领袖陈启礼跨海致送花篮,包括天道盟精神领袖陈仁治、罗福助,竹联帮主赵尔文,四海帮主贾润年、卢照琴、杨光男,牛埔帮大哥叶明财,松联帮大哥王知强、陈文将等人带着帮众前往灵堂致祭。陈仁治亲自扶棺。


黑社会组织大佬及其亲人的葬礼是观测台湾黑金政治的“万花筒”。1996年,四海帮前帮主陈永和出殡时,治丧委员会就有186人,当时的“总统候选人”陈履安、民进党前主席许信良等一干政要纷纷参加公祭。这场丧礼号称花费1000余万新台币。2003年3月24日,绰号“排骨”的黑帮头目林顺治在彰化为享年84岁的父亲林东福举行公祭仪式。陈水扁、李登辉、吕秀莲、马英九和谢长廷等人赠送的挽联赫然在列。2003年7月16日,牛埔帮老大张乃富出殡,陈水扁和吕秀莲赠送挽联,“立法院长”王金平出任治丧委员会主任委员。


“黑道治国”


李登辉执政是台湾黑金政治大发展的时期。


在李登辉当政的12年里,台湾政治商品化,“选举”金钱化,黑社会大显身手。台湾黑金政治由此迅速发展并开始泛滥,李登辉,成为黑金政治的大后台,以致被人称为“黑金总统”、“黑金之父”。


1996年,台湾“法务部长”廖正豪指出,台湾的500位“立法委员”与“国大代表”中,约有50位具有黑道背景;175位省市民意代表中,有近40位具有黑道背景;856位县市及乡镇市民意代表中,有286人有黑底。并警告,这个问题不解决,台湾可能变成另一个西西里岛。


同时,李登辉利用庞大的党、政资源,操纵各县、市派系势力及黑金势力,又扶植主张“台独”的民进党,抛出“奶水论”,称要给民进党以“奶水”。李登辉也大力培养国民党内的“本土派”势力,集聚了自己的政治势力,也保住了他的权力地位。李登辉不仅使得台湾“黑金政治”横行,造成了台湾国民党的分裂,并最终使国民党在2000年的“大选”中失利,丢掉了政权。


在2000年台湾“总统大选”时,民进党和陈水扁靠着反“黑金”赢得了台湾民众的不少选票。陈水扁在上台时,也曾信誓旦旦地表示,要“扫除台湾的黑金”;但是事实上,他却开始收编和利用黑金势力。陈水扁上台执政后,台湾黑金政治更加发达,以至出现所谓“黑道治国”。


民进党与黑金的关系不仅基层有,高层也有,而且也相当公开。2003年,松联帮前帮主王知强父亲的告别仪式上,以及另一位黑帮老大的丧父公祭中,都赫然见到陈水扁致赠的挽联,此外还有吕秀莲和“行政院长”游锡等人的。由此也可见民进党卷入黑道的程度也很深。正如有学者指出:“台湾的黑金已经随着政党轮替,转而向新的权力靠拢,从李登辉那里,投向了陈水扁的怀抱”。


“警政署”2001年1月3日“刑事工作检讨会”资料显示: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农渔会被黑道控制。有关机构于2001年10月8—11日对台湾地区民众做了一份“黑道参政”的民意调查显示:有49.06%的认为年底选举时黑道人士参选情形严重,49.31%的民众认为黑道人士会当选,在研究生以上的高学历人群中,有80%的人认为黑道人士会当选。


黑帮老大的最后岁月


然而,这时的黑帮大佬陈启礼,虽蛰居在柬埔寨首都金边西北角592路62号,却还是竹联帮的精神领袖,不时有豪华轿车停在他的大门外。


1991年初,陈启礼减刑出狱。同年4月,在台北海明寺受戒为三宝弟子,皈依佛门,法号明道。获释后,陈启礼继续经营防火设备、媒体、印刷等企业,也开始投入景气的建筑业,泉安建筑公司是主要企业。在岛内大力发展企业王国的同时,开始进行“海外投资”。


1996年,陈启礼在“治平专案”前夕亡命海外,避居柬埔寨首都金边。1997年11月,被台北市警察局依《组织犯罪防制条例》通缉,通缉令的追诉及通缉时效为25年。2000年7月,陈启礼因家中被金边警方搜出11支AK冲锋枪、8支短枪、1支M79及2000发子弹而被捕入狱。随后以私藏枪支罪被判入狱3年。一年零三个月后,陈启礼假释出狱。


2007年初,陈启礼肿瘤旧症复发,病情持续恶化。3月份,“竹联帮”前后几任帮主前往探视。8月,陈启礼前往香港治疗晚期胰腺癌,直至10月病逝。终年64岁。


竹联帮前“总护法”吴敦在陈启礼过世后曾十分伤心地说,“‘政府’对‘鸭霸子’(陈启礼绰号)太不公平”、“一个帮‘国家’做那么多事的人,竟然被逼得有家归不得,必须亡命海外,实在令人心寒”。 事实上,陈启礼是台湾黑金政治的力行者,也是台湾黑金政治的弃儿。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