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酒醉开车撞人的只有中国的权贵们

红韧星星 收藏 0 131
导读:敢酒醉开车撞人的只有中国的权贵们 -----南京酒醉驾车惨案后带给我们的思考 南京城的酒醉驾车撞人惨案,我想应该震动了全世界;因为这事件太悲惨,连撞9人而5人当场死亡。什么叫惨烈,这就是惨烈;连赶到现场抢救伤者的民警都哭了。当看到孕妇腹部开裂而婴儿滑落到地上的新闻时,我们看新闻的都落泪了。然而我们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们社会这么多的酒后交通事故;这究竟是我们中国人无知还是无畏。可当我们对全部的酒后交通事件分析后才知道,敢酒醉开车撞人的大都是我们社会的权贵们;所以这种新闻才成为社会饭后茶余的经常

敢酒醉开车撞人的只有中国的权贵们


-----南京酒醉驾车惨案后带给我们的思考



南京城的酒醉驾车撞人惨案,我想应该震动了全世界;因为这事件太悲惨,连撞9人而5人当场死亡。什么叫惨烈,这就是惨烈;连赶到现场抢救伤者的民警都哭了。当看到孕妇腹部开裂而婴儿滑落到地上的新闻时,我们看新闻的都落泪了。然而我们就是想不通,为什么我们社会这么多的酒后交通事故;这究竟是我们中国人无知还是无畏。可当我们对全部的酒后交通事件分析后才知道,敢酒醉开车撞人的大都是我们社会的权贵们;所以这种新闻才成为社会饭后茶余的经常性新闻。


我们的法规规定的是那么明白无误,‘饮酒后驾驶机动车的:处暂扣一个月以上三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处十五日以下拘留和暂扣三个月以上六个月以下机动车驾驶证,并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这应该是很严厉呀,可为什么我们社会依然还是无知无畏者层出不穷呢。


原来我们社会真正的酒醉开车的并不是无知的无畏者,而是无畏的无知者;因为我们社会这些醉酒者可都不是普通的老百姓呀。他们要么是权贵,要么是有钱的大老板。这次南京市的醉酒事故中不就是吗,车是检察机关的;而开车的就是大老板。所以平常我们对这些人也都是‘权大于法’,很多处罚对他们充其量就是个形式;难道我们真的能把这些醉酒后驾车的权贵拘留吗,要知道有时他们自己就是执法者。正是因为我们社会的纵容,所以我们社会的权贵者全部高人一等;因此酒后驾车成为中国社会特权的体现。


我们通常知道是‘无知者无畏’,但我们社会却是‘无畏者无知’;看我们这些生活在大城市里的权贵者,他们明知‘酒后驾车’违法;却还是‘无畏者无知’。因为他们要么本身就是权力者,所以‘权大于法’而‘无畏’;要么是我们社会的有钱人,因为‘钱能生胆’;所以这些人也就无畏了。出了事故不就是赔几个钱吗,所以这些人也无畏。


平常在我们中国的路上,那些敢横冲直撞的车肯定是高级车;因为高级,所以他们就敢横冲直撞。就连行人过马路,我们也都是害怕碰上高级车;因为高级车是不管红绿灯的,他们是特权车;所以行人过马路特别害怕高级车,因为被它撞了;你还要赔人家的车。要知道这车可是老百姓几辈子都赔不起的,所以老百姓被高级车撞了也白撞。


如果老百姓是个开车的,也特别怕车碰撞;当然更怕交通事故,因为老百姓可没有钱可赔的呀。所以老百姓对交通安全‘生畏’倒不是因为法规,而是因为事故成本太高;所以老百姓开车也就不敢违法了。为而我们的权贵者不一样,他们出了事故要么是单位的公款赔;要么是自己的钱多得用不完。为什么中国的权贵们的责任心和文明程度都最低,因为他们根本不怕出事故;正因为如此,所以即使出了事故他们也是张口就说“不就是赔钱嘛,反正有的是钱”。


由于我们社会对不同身份的人采用法律的程度不同,所以我们社会的权贵者根本没有法律意识;因为社会性的管束到了他们那里就形同虚设。本来社会性的惩治措施主要依靠法律,如果法律失之于宽泛;那就不能起到应有的惩治效果。在我国香港法庭对公众人物就不客气,如著名艺人梁家辉酒后驾车并与小巴相撞;当然当时的后果也不算太严重。但最后还是遭到了重罚,被判监禁两个月缓刑3年、罚款1万元、停牌3年。因为香港法官的判罚是基于“公众人物知名度越大,社会影响力越大,社会责任也越大”的观念,所以对明星严格要求。然而我们的执法刚好相反,对权贵者基本是保护性执法;所以我们社会的违法者是谁,基本上是我们社会的权贵者。而老百姓是我们社会的真正守法者,他们既怕当官的,又怕有钱的;还怕有权的。所以我们社会的老百姓是‘怕’字当头,因而处处胆怯。


有人说是我国的交通法律太宽松,因为《刑法》明确规定“醉酒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所以如果用危害公共安全来制约特权,应该有比较好的效果。其实用“危害公共安全罪”这一重罪来醉酒驾驶的处罚,并不能改变我国特权问题。我在美国听朋友说,中国人在美国开车很遵守纪律;从来没有飙车的事发生。就是在大陆,我们的权贵们的特权通常在本地区;所以我们的权贵违法乱纪实际也只是在自己家门口的本能,就是到了外地也要收敛很多。这是什么原因,就是我们的‘权大于法’的观念作怪。


因此我们在痛定思痛之时,决不应该只反思酒醉开车之特权的事;而是为什么我们社会的权贵们都有特权。因为只有我们社会的权贵才有特权,所以他们才敢‘无畏’;这才是我们社会的深层次问题。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