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二十四章 职责

bloodamoon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第三十章 职责所系 (《孤岛小兵》,作者孟庆严,希望书友能够喜欢!)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黄志国班长是个急性子人,我能感觉的到。可他这种性格我很纳闷他如何在这个岛上一个人撑了六年,那可是两千多个日夜,如果换算成小时应该是一个很让人恐惧的数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第三十章 职责所系

(《孤岛小兵》,作者孟庆严,希望书友能够喜欢!)

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氛,我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黄志国班长是个急性子人,我能感觉的到。可他这种性格我很纳闷他如何在这个岛上一个人撑了六年,那可是两千多个日夜,如果换算成小时应该是一个很让人恐惧的数字。试想你一个人,在这个岛上很自由,没有领导监督你管着你,工作内容也少的可怜,但除此之外,去掉吃饭睡觉和上厕所的时候,其他的时间如何打发是你不得不面对的严肃性问题。你想睡觉,把灯塔整利索之后你可以随时睡,当然不能像地方说的“自然醒”。在这里时间不是金钱,甚至如垃圾一般惹人生厌。

黄治国班长急性子人,真不知道他是如何度过六年中的每一个小时的。我没有什么性子,逆来顺受惯了,日子混着混着也就过了。尽管刘班长告诉我关于日子的理论,可我还没想好每天要做什么,只知道疯狂地练体能蹂躏自己,日子更容易打发些。

这时,石军深深抽了口烟,对黄志国班长说。

“黄老七,这次这事兄弟们不怪你!”

石军声音有些低沉。毕竟是战友,我想看到兄弟难过,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石军班长这话一出口,我心里猛地一紧,心想石军班长这话能说吗?这时石军班长站起来走到黄治国班长面前,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轻轻地。我看着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却见黄治国班长刚刚还肌肉痉挛的脸庞霎时舒展开了,嘴角却开始颤抖着,颤抖着,突然“哇”的一声哭了。

我惊呆了,黄班长怎么哭了?

这时,坐着的阿贵、大头和阿宝都站起来,围着黄班长看着哭得像个孩子似的,站起身来抱着石军放声大哭起来。

“班长!呜~呜——”

“黄志国,我是班长,我在这儿!”

石军应声,眼泪刷地流了下来,其他几个人也没说话,每个人都上去抱了抱黄班长的后背,使劲拍了拍。

我知道,石军是黄治国的班长,黄治国是石军带的兵,此时他们又回到了过去的那个时候。孩子哭了会找娘,兵委屈了也会找班长!对每一个穿过军装的人来说,带自己踏上军旅之路的新兵班长就是自己的娘!不管脱下军装多少年,见了面还是喊“班长”!

我的班长皇甫勇胜,你在哪里呢?我想着班长,眼泪在眼眶里晃着,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屋子里,没有说话声,只有黄班长的哭声、其他人的唏嘘声。这种场景我见过好几次,第一年老兵退伍的时候,在宣布完退伍兵令卸军衔的时候,老兵哭了、班长哭了、连队干部哭了,全连都哭了!我当时想忍着眼泪,可怎么也忍不住。一个战壕里的生死弟兄,分开了之后这辈子又有几个人能再相见?这就是生离死别,一旦分来就永远地相隔千里万里,几乎再也不能相见。

一曲《送战友》,赚了多少真正男人的热泪啊!

屋子里弥漫着浓浓的悲伤,令人伤感万分。

突然,屋外一道长蛇般的闪电击中院子里面的大树,随即“轰隆”一声响雷在院子里炸响,尽管隔着窗户却震得我而耳朵“嗡嗡”响,也让我立即从伤情中清醒过来。

“哎呀!坏了!”我一声惊呼,使所有的声音和动作都停顿下来。顾不得向他们解释,我拔腿就往外跑。

我觉得自己的加速度现在起码可以与飞人“乔丹”相媲美,人的潜能在特殊刺激下能够达到平常好几倍。

速度决定时间!可遗憾的是,就在我飞到门口手刚挨到门把手的时候,瞬间我的身子又回到了原地。

惊诧中,我发现一双手还抓着我的腰带,死死地拉住。

令我惊奇的是把我从绝对高速的状态瞬间停顿下来并扯回来的却是那瘦不拉吉的阿宝!怎么可能?

“你想找死啊!不要命啦?”是石军在呵斥我。

“外面刚打雷,就在院子里,你出去干什么?”

干什么?

对于我来说,他们不是海盗,让我生生躲过了一劫,否则他们就不会用掌刀击昏我,一刀就够了!

可现在,在我活着的时候,还有灯塔、设备及无名岛需要我守着,不能出问题。刚才只顾得听他们讲话,忘记了灯塔没开,发电机没有检查维修,而且发电机放的窗户还没整好。

我告诉他们现在必须出去的理由,换来的却是石军一句,“不准去!现在没有什么船还会在海上。”

我知道,一般情况下现在这个时候是没有船,可万一有呢?就像我碰到他们一样,对我来说也是万一,一般情况下也不会遇到这种很不一般的事情。

对于我的坚持,黄志国班长很理解,他要和我一起去。这时,石军他们也不好说什么了,只是一再强调去就是送死。我说我们可以从地道,最后石军想了想勉强同意了。阿贵要和我们一起去,这让我心里感到很欣慰,觉得他们尽管脱了军装,可给我的感觉还是一个兵!真正的兵!

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快12点了。我知道最危险的时候快要来到了。台风现在可能已经来临正翻搅着大海掀起令人难以想象的巨浪,肆虐着,蹂躏着所到之处,包括我的无名岛及岛上的一切。我不知道灯塔能不能抗得住着种超强台风,但现在灯塔必须打开灯,不管有没有船,这是我的职责!毕竟,那个自动化侦察设备还在运转,如果在录下的镜头里没有发现灯塔射出去光亮,到时候我如何解释呢?

那我就是失职!

下了地道,我找到小黑的时候,这家伙在里面急得乱跑,我赶紧把它带到宿舍里,不然它一个家伙在地道里估计也回感觉害怕吧?再说地道理空气比较稀薄点,呆着也不舒服。

这家伙跳到宿舍里看到这些“敌人”,马上就窜跳起来想去攻击石军。还好我眼疾手快,死命地抱着小黑不松手,我不是担心石军班长被小黑伤了,我怕小黑被他们给灭了!

安顿好小黑,黄志国班长、阿贵和我,进了地道往山顶跑去。现在外面已经一片狼藉,只有这地道里不受任何影响,一切正常。我拿出自己储存在地道里的“战备物资”招待了两位班长,边走边吃。

在这个时候,我才发现时间还是值钱的,一分一秒我都着急。对于我而言,要说现在无名岛附近的海面上还有船只连我自己也不相信,毕竟这个时候船大都回到了港口,或者已经规避到了安全地带。现在这个时代高科技如此发达,天气预报一般来说还是很准确的,哪还有人明明知道有台风偏偏往危险的海域跑呢?当然,黄志国班长他们例外,毕竟对于他们“绑架”行为来说,台风可以帮他们暂时逃公安追捕吧。黄班长在这岛上呆过,知道有这个地方可以暂时避风,等台风过了就可以安全离开了。我想这应该是他的打算。

对于我们国家的海上力量,我听很多战友感慨过。他们告诉我,我们海军不如空军,空军不如陆军。台风来临,这个时候,飞机、军舰不用说都已经全部回到港口防范台风了。海上警察的那些小型船只就更不用说了,这个时候无论如何也不敢追出来,毕竟罪犯跑了以后还可以去抓,谁也不想罪犯没抓到自己先挂掉,再说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地道的秘密还是让石军他们知晓了,我没有遵守好这里传下来的规矩,不是我不想,我本来想从外面的山道上山的。秘密到现在已经不是秘密了,这对于我来说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们步子很快,黄志国班长比我还熟悉,走在前面。到了山顶地道出入口,我有点迟疑,心想外面现在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境况,肯定糟糕的不得了。这事也怪我,刚才为了在不惊动“海盗”的情况下保证自动化侦察预警设备的正常,只好把上面灯塔的开关给关了,搞的在下面也没办法通过弱电控制开关来打开灯塔的电源。当然,这事咋说呢?还是我们的技术太落后,不然直接用那种电脑控制的智能化的灯塔,每天也不需要这样跑来跑去了,现在也不需要跑上来冒这个险。可是,现在部队的情况是缺钱而不缺人。如果办一件事,有用人和花钱两种选择的话,很多领导还是会选择用人而不要花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是部队的实际情况,现在这年头搞信息化建设买各种高技术装备要花钱而且还是大钱,钱都用在了刀刃上了,没办法!灯塔与部队的现代化信息化建设相比较估计连刀把都算不上了,有这些设备就不错了,毕竟这还得每年需要划拨一定的维护费用。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使劲推开了出入口的石板。石板一推开,狂风夹着冰冷的雨水狠狠地抽在我的脸上身上,使我霎时感觉到窒息和疼痛难忍,泼水般的雨水迅速湿透我身上的迷彩服。我尽力使自己站稳,把石板推到位,正准备先爬上去,却被黄班长挤到了一边。我还没回过神,他已经爬了出去,跟着他的是阿贵。

接着我也跟着爬了上去,心想黄志国老班长确实性子急。

借着战术手电筒微弱的光亮,我把石板盖了回去,不然的话等我们回来估计地道里该可以养鱼了。我们都趴在地上紧贴着地面,在黄班长的带领下往灯塔爬去,从洞口离灯塔距离不远,只有15米左右。平时我最多三秒,如果跑起来的话,我一般情况下两秒就可以跨过这15米的距离。

现在,这15米对我们来说,不亚于5公里。外面的世界一片漆黑,远处闪电的余晖一闪一闪让人看不清楚当前环境状况。我咬着手电筒为老班长指示着灯塔的方位,手电筒的光亮现在显的如此微弱。雨水借着风势不停地往我眼睛、鼻子和嘴里猛灌,让我看不清出前面的情况,更觉得呼吸不畅甚至有点窒息。

现在台风风速起码得有12级风以上,不停地发出“呜呜”的吼叫,撕扯着无名岛上的一切,时而尖利刺耳,时而呜咽,仿佛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妄图带走一切有生命和无生命的东西。风撕扯空气呜呜作响,也拽拉着我们,想把我们从地面上吹卷出去,抛进那到处巨浪翻腾的海里。我死死扣住地面上凸出的地方,一点点往前挪去。山顶的指挥所、灯塔及地道出入口三个位置构成了一个三角形。我看着指挥所的门开了担心里面的指挥观察镜别被刮跑了,很想现在爬过去关上,可现在当务之急只能先顾着灯塔,然后回来再收拾这里。

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停滞般,过得如此慢。

一米、两米……

终于,前面就是灯塔了,我心里一喜,身体就稍稍抬起。就这当儿,风顺势把我整个人从地上拽了起来,让我身不由己地往灯塔上撞去,仿佛我的身体没有了重量像片树叶般湮没在风里。

完蛋了!我心里怕极了!不知道该如何控制自己的身体,眼看着快要和灯塔撞上了,一只大手抓住了我的腿把我往地下猛拉。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