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普陀区城管雇人暴力执法 统一穿迷彩服

1151881663 收藏 2 321
导读:上海普陀区城管雇人暴力执法 统一穿迷彩服 近日,陆续有网友发帖称上海普陀区城管出现暴力执法现象,不但打砸小贩,“最后连路人都打”。7月1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前往帖中所述事发地——上海市普陀区武宁一村,多名居民与摊贩证实了这一点。而据记者了解,打人者并非城管人员,而是普陀区有关部门以整治市容名义聘用的一些社会人员。   殴打摊贩人员统一身着迷彩服   中国青年报记者找到一名声称当晚被打的小贩廖海霞。据她描述,6月29日晚8时40分左右,六七名城管队员与几十名身着统一迷彩服、头戴钢盔的人员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海普陀区城管雇人暴力执法 统一穿迷彩服 近日,陆续有网友发帖称上海普陀区城管出现暴力执法现象,不但打砸小贩,“最后连路人都打”。7月1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前往帖中所述事发地——上海市普陀区武宁一村,多名居民与摊贩证实了这一点。而据记者了解,打人者并非城管人员,而是普陀区有关部门以整治市容名义聘用的一些社会人员。


殴打摊贩人员统一身着迷彩服


中国青年报记者找到一名声称当晚被打的小贩廖海霞。据她描述,6月29日晚8时40分左右,六七名城管队员与几十名身着统一迷彩服、头戴钢盔的人员前来“冲摊位”,廖海霞随即让女儿项莉敏等3人把堆在家门口的货物搬回家。现场目击者称,当时执法人员的车队由警车开道,随后是城管车辆,“迷彩服”人员坐在最后的蓝色环卫卡车上,共10余辆汽车。“迷彩服”每人腰间束着一根宽皮带,有些人手上还拿着钢筋铁条。


廖家在搬运货物过程中,执法人员赶来,要将他们的货搬走。项莉敏不同意,随即被几名“迷彩服”双手反扣制服。项莉敏男友与表弟见状反抗,也分别被十几名迷彩服人员追打。两人见对方人数众多,只得逃跑。项莉敏男友季先军称,自己在逃跑时,穿迷彩服人员直接用啤酒瓶砸他,幸亏自己熟悉地形,没有被他们追到。


项莉敏表弟廖亚洲则没有那么幸运,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自己逃入小区内一个死胡同后,追赶的穿迷彩服人员将其围住,用皮带、裹着橡胶的钢筋对其头、腹、背部进行殴打,他当即失去意识。


项莉敏说,她担心表弟,所以一直跟着迷彩服人员,看到他们群殴表弟,就上去用身体护住,但迷彩服人员仍不罢手,继续对他们两人进行殴打。最后,廖亚洲面部受伤、鼻梁骨折,项莉敏身上多处擦伤。而廖海霞的弟弟廖海蒋也在事件过程中遭到殴打,眼部受伤。廖海霞称,这些“迷彩服”打人后还带走了他们价值3万元的货物,项莉敏脖子上的项链和廖亚洲的笔记本电脑也不翼而飞,价值在1万元左右。


多位居民表示,他们亲眼目睹“迷彩服”追打小贩,最后几个小贩满脸是血躺在地上。一位居民表示,有些人拿出手机拍照,被迷彩服人员夺下扔掉。另一名居民表示,自己并非商贩,当时路过,见到多人围殴躺在地上的一个人,看不过去,说了句公道话,几名迷彩服人员随即用铁条对他进行攻击,致使他手部受伤。


项莉敏称,当时自己看见家人被打,便抓住一名编号为“620003”领头的城管人员质问,一旁的几个“迷彩服”见状随即上前将其扣住,随后几名带头的城管队员便离开了现场。


一位居民称,事件引来围观群众数百人,部分群众不满“迷彩服”的打人行为,将他们围住。大约9时30分,一名黑衣男子跳上卡车与其他两人向“迷彩服”发放铁条,并用喇叭指挥他们“冲出去”。人手一根铁条的众多“迷彩服”围在卡车周围,见人便打。项莉敏称,围观群众手无寸铁、无力抵抗,不到两分钟,3辆卡车便扬长而去。


6月30日,廖海霞与家人来到凯旋北路东新支路上的上海市城管执法总队要求找出工号“620003”的城管队员,工作人员表示,他们队里没有这个编号,他们对打人事件也一无所知。


7月1日傍晚5时,廖海霞与家人拦住路经东新路武宁一村门口的4辆城管人员车辆讨要说法。被拦的一名城管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们是负责这个地区的长寿街道城管支队,他们一直恪守文明执法的准则,对6月29日晚的打人事件丝毫不知情,也不能确定是否为其他支队的城管所为。在被问及城管队中是否有身着迷彩服人员时,他并未正面回答,但记者发现与他同车的后座上,的确坐着一位身着迷彩服的年轻男子。


“迷彩服”并非城管队员


对于迷彩服人员的来历,廖海霞表示,这群迷彩服人员不是正规的城管执法人员,而是城管雇来协助执法的。其他摊贩也表示,从今年5月开始,城管执法中出现了身着迷彩服的人员,且类似的打人事件在“迷彩服人员”身上并非第一次。


记者在一些网络论坛上看到,有网民发帖称,6月24日晚,在普陀区的宜川路和华阴路口,也有迷彩服人员在城管的指示下打砸小贩。不少网民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普陀区城管部门。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