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狙击手和他的伪装

一、步兵惯例

1914年随着数月的斗争后,战争缓慢进入僵局,双方都已陷入了一场消耗战,堑壕成为狙击手的天堂。德国人在这方面的技能很优秀.同一年底占领了无人区域。像英国炮兵第7分队的士兵兰顿,在他的战后回忆录中记录的,于是这种无伤大雅的擅长导致了不受欢迎的注意。他写到:1915年2月3日的晚上被看见站在一个空旷的地方,一个狙击手开枪射过子弹,立刻死亡;带有夜光功能的手表也是很危险的,因为在黑暗的场地,很远就能看到这样的荧光;狙击手的枪法很准,只有少数的狙击手的子弹会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而大部分都会击中什么。负责的皇家工兵部队的军需官告诉我们这是手表引起的,建议我们把它放到口袋里。一位英国狙击教官认为人身体任何一部分暴露超过3秒钟,都会招致德国狙击致命的一枪。德国人认为,他们在这方面似乎并不不缺少目标。

1914年,英军部队论证了号称世界上任何国家训练最快、最好的步枪手的方法。每一个人在战争范围内都可以在1分钟内瞄准目标连续射击15次的能力。如果战势继续的话,利用这种技能六个月内就能赢得战争的胜利。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英国训练快枪手很少能说明与精确射击之间的关系。大部分快枪手根本无法对付德国狙击手给他们带来的威胁。更糟糕的是,除了一些标明的地域标志和从老兵那得到的严厉的警告外,大部分士兵还不明白狙击手是怎样的危险。有的新兵为了满足好奇心,在壕沟里情不自禁地向矮护墙外偷看,一颗子弹打到脑袋上就无力的倒下了。1915年的任何一天单独的一个营里都会有 12至18人因为这个被狙击手干掉。1915年靠近AUBERSRIDGE附近的一个地区主要是德国人,一个德军狙击手闲的无聊,为了寻开心会连续几天在英国前线后面毁坏的小屋墙上射击出一个大大的十字形而没有会被敌人发现,得到惩罚的恐惧.

人力的大量流失,不断的有人死亡给部队带来的精神上的压力开始使前线的军官担心。和那些讨厌的狙击手周旋最主要的部分是对怀疑有狙击手的位置轰炸,对假设有和他们认为有狙击手的位置进行轰炸,以示炮兵有足够的子弹.但是这只限于希望,很多军官像王室步枪部队的CRUM在南非战争中最终成为布尔人攻击的目标,他们也更好的认识到狙击的价值。

后来CRUM写道:一次去参观沟壕的时候给我留下很久的印象....无论我到沟的哪个位置,上面的沙袋都会被子弹打裂,望远镜也碎了,子弹打在我们的人插在矮护墙上的铁板上发出声音....上校把潜望式观察镜刚一举起,子弹就立即飞了过来,在他的脸上溅满了泥土。

英国的问题是如何寻找和训练足够的狙击手去找德国人报仇。在德国部队中,很多是务农的农民,他们在战前都携带着配装瞄准镜的线膛猎枪打猎。在射击技巧和伪装上有着丰富的经验。人们都使用它。德国与英国不同,打猎是一项很普遍的闲暇运动。广阔的森林也给打猎提供了场所,因此使用带瞄准镜的枪比英国人使用的更普遍。而在英国,使用枪支打猎是上层社会的娱乐项目。皇室成员、贵族、绅士才有时间和足够的金钱去参与这项高雅而残暴的运动。只有很少的大游猎场和山地猎鹿人,才有这样带瞄准镜的步枪和使用这种武器的经验。

因此,战争一爆发,德国部分很快就能征用成百上千的适合精确射击的步枪,还能拨发15000多支的mao瑟98步枪以及已经训练好的、可供使用的狙击手。这些人中有的一生都在森林里做狩猎员或者从儿童时就开始学习狩猎,他们对地形地貌的熟悉和掌握技巧大大超过普通的士兵,更善于追求地理位置对他们优势的重要性,伪装的有效性。除此之外还需要耐心,德国人长期鼓励把营里射击成绩最好的人集中在一起进行封闭式训练。营里的狙击手通常由24人组成,他们可以自由选择射击阵地。因此,这群人就像漫游在无人区域,展开像狩猎一样的狙杀行动,把伤亡和恐惧加在英国人和法国人身上。不过,这些人也是脆弱和怯懦的。他们在沟壕里开火时,会使用一块插在矮墙上的带射击孔的金属板。

这也反映了对英国狙击手来说另一个棘手的问题,那就是英国的狙击手们没有配备能穿秀敌人钢盔的专用枪弹。最初他们只能靠用私人获得的大口径,高速度的狩猎用步枪来报复,大部分枪口径达到.35IN,可穿透铁二、英国狙击手训练

1915年为了补救这个问题英国人也做了一暂时性的尝试,战争办公室从商业供货者手中购买了52把运动用步枪,拨发给英国狙击手.虽然落后但是这也是在有经验的步枪军官像CRUM,H HESKETH-PRITCHARD,N A ARMSTORNG 和其它人的坚持下情况才有所改观。HESKETH-PRITCHARD ,战前猎手狙击艺术的大力倡导者,他很快认识以大部分装有望远镜的枪都被使用,但是他们缺少对枪的基本知识的了解。甚至是如何把它们归零。大部分狙击手从来都没有接受过调节瞄准镜方面的正规指导和培训。1915年拨给的步枪有60%被认为在一个月内无法在战场上发挥效能,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他们不会使用较为复杂的瞄准镜系统。对于这些受教育水平较低的人来说,将目标的轮廓套入十字标线的过程是简单的,但要想将子弹精确地击中敌人的要害却显得如此地糟糕。更糟的是在伪装和实战战术方面就更没有经过什么训练了。PRITCHARD指出在他早期巡视前线时他观察一个英国狙击手是怎么快速把枪举过矮护墙朝德国前线开枪的……一种能够保证他自己有一个较短的服务生涯的方法。

在一些志同道合的军官的压力下,高层开始同意组织和训练他们自己的狙击手,这样不仅能够使他拉竞争控制无人区域,而且也能够降低伤亡,提高士气。因此在部队司令支持下,1915年在贝修恩第一所隶属于部队的“射击-侦察-搜索”学校建立,紧接着第二所军属的狙击学校也建立起来。这些学校为期17天的训练大纲给今天的狙击训练建立了标准,步枪和瞄准镜的保养,在当时也被说得清清楚楚。使用一般的服务步枪,射击各种各样的目标,集中在准确和反应的速度上。这里不仅教小到如何把枪归零的理论,还有测量距离和风力……这些持续到现都是需要学习的最难的技能,有时甚至能骗过经验丰富的狙击手。观察力和观察镜的使用也伴随着地图的读解而得以应用。巡逻,侦察包括陆地遮盖,伪装和狙击位置建设,理论和实际工作被严厉的检查着。据发现很多好的目标射手总的来说不适合狙击培训,因为他们的神经总是被单纯的能合静止的射击相一致,而不是动的目标和杀害他们。 这一点也不另人吃惊。最成功的狙击手应该是鹿射手,小游戏猎手。

虽然射击很好,但是对比利兹标准不必要的猎厂狩护人。阿姆斯特朗少校成为第二所学校的指挥官,他总结说最好的枪手是那些并不起眼的猎人、探勘者、测量员、伐木工人甚至是偷猎者。最好的天生的狙击手可以在澳大利亚人,加拿大人,还有铁打的南非人中找到。他们的有的都来自乡村,在那他们认为枪是必需的工具,在那获得食物和运动是每日必做的。但是过了不久,狙击学校也培养了一批优秀的狙击手,而这些人并不具备阿姆斯特朗提到的那些背景。在法国和佛兰德,狙击开始对士气有着意义上的影响。1915年6月GALLIOLI登陆很快把法国的僵局变成了一个缩影。除了沟不到100码,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军队都面对着土耳其敌人,敌军证明他们比想象中更强壮,更有竞争力。土耳其人有很多优秀的神枪手,除了没有实力装备线膛枪以外,他们还是使得侵略者的日子很难过。作家赫伯特第天看着他们的专业技能进步的结果:‘…..我们每天损失12个人;他们倒下…..被射穿脑袋,躺在土里像在打鼾;晚上突然的嚎叫,士兵不停的转到背着月亮那面。联盟军也没有权利使用合适的狙击步枪,所以狙击只能在公开广阔的地方……这是一项任务,在那澳大利亚的优秀的袋鼠射手。

虽然一些人具备较好的射击素养,但这并不能让他们成为狙击手,而不是神枪手。澳大利亚人似乎在这方面要比美国人做的更好,但也许最好的射手记录是昆士兰德的印度籍的贝雷。他被人们评价为一个身材矮小、从不怀疑的人,他被认为在完美合作伙伴关系方面很不平常。他在不知道的情况下跟上了一个趋势,他开始预示了下一个世纪的合作关系。他除了天生是一个狙击手外还很有耐心,他能一直不开火直到他的观察伙伴认为他们要杀的人一定能杀死,才说开火的时候,他才会射击。

三、英国狙击战术

英国人可以说是进行现代狙击作战比较早的国家。1915年早期,英国开始组织自己的狙击营,包括16名狙击手,1个中士,一个下士,在数量上和德国军是一样的。狙击手被原谅可以不用执行正常的沟壕的职责。他们可以在任何他们认为有用的位置上。他们可以爬到无人区域的任何伪装的位置或者划分德国线为几个部分,甚至一天的时间监视敌人的动向,收集情报。英国狙击手与德国狙击手不同,德国人使用双筒望远镜,经常一个人工作,而狙击学校教英车狙击手两个人在一起工作。狙击手和观察员交替工作以免眼睛疲劳。他们使用20倍的观察镜,训练如何正确使用观察镜,但是只清楚和远距离侦察是不一样的。LOVAT SCOUTS的人教这些视觉方面的训练。这是一个由200 人组成的团体,主要都是由高地的狩猎员或者游猎者向导成长起来的。他们的观察力富有成传奇色彩,如果可见度允许的话,他们有能力用望远镜看到10英里以外敌人的动向。他们在追踪鹿这方面的经验可以说明他们能够认出隐藏的看不见的目标,甚至受过训练的狙击手像D也曾经说过:“如果他们报告过一件事,那么这件事就会像他们报告的那样。”伪装成为狙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一个新术语“吉利西装”(狙击手们常说的俗语)在当时成为了狙击手的代名词。很多年他们都使用这个词。“吉利西装”是指穿着松散的粗麻布长袍,布满褐色羽mao,绿色的草和周围的景色混在一起的人。这样10英尺以外的人都不容易将他们认出。二战时这种衣服成为英国狙击手们最喜欢的衣服,这种衣服也几乎被每一个国家采用。伪装网也很流行,它很轻,很凉爽也很容易获得。狙击手们也发现了其它隐藏的有效方法。树洞,伪造的牲畜的尸体、把掏空的原木、土暗堡、灌木植被等都能成为他们最理想的隐藏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狙击手的战略角色又扩大到侦察。军队的动向,炮兵的位置,机关枪的位置或者下命令的位置,敌人部队的身份这都是总部人必不可少的信息。他们的眼睛和耳朵都是狙击手所具有的。

到1917年,英国狙击手们已经知道他们的工作非常的有效,他们已经和德国同行们在一个地位了。现在狙击手穿着特殊做的衣服来适合他们的需要。所谓的“吉利西装”采用的是涤纶纤维材料。很显然的这些些材料其实就是沙袋的碎片,一捆捆的布条、麻绳。用这些东西来进行伪装能让对方看起来轮廓更,和他们的背景混合一体。他还选择戴编织的‘帽子’但是他也经常用那种网来伪装他的头;他们的手也经常带着连指手套但是能够让他自由的扣着板机。他配备的是短弹仓的李?;恩菲尔德Mk III步枪。

狙击手采用指定猎杀的方式在今天看来倒成为了一种主流。那就是他们要将目标分为等级,从等级最高的开始,以获得最高的作战效果。如果华盛顿将军在今天再遇到狙击手,也许他不会再碰上像弗格森那样有风度的猎手了。与二战期间的作战方式不同,上级所指定被狙击目标只要被击毙,就算完成任务狙击手可以不必继续扩大战果。因为现在的狙击手在部队中的地位越来越高了,他们也成为了难得的和宝贵的人才,一般情况下是没有必要让他们去冒险的。对狙击位置的选择要比设置伪装物重要得多,身着伪装服以步枪狙击的远距离猎杀只是一般人对狙击手的错误印象,不过在执行重要任务中远离目标的远程狙杀仍是大多数狙击手的选择,而大多数的训练也以此来施以训练。

当然,这种训练也是有目的的,那就是为了所谓的指定猎杀。指定猎杀的执行方式很多种,常见的方法是狙击手潜行至目标所在基地或预期经过的道路上以伏击的方式进行狙杀。虽然现代狙击步枪的射程几乎都超过1000米以上,但要想获得更大的信心,在500米以内的的效果也许是最好的。因为至少枪弹在这个距离内发生的弹道变化还不是很大。射击与后撤路线的安排经常是任务成败的关键,因此任务目标区的先行勘探与地点选定是相当重要的功课。指定猎杀的任务可以1人执行,也适用于2人小组,以一人观察1人狙击,或者2人同时狙击,或主射手未能成功时副射手再补一枪,当然副射手的枪法也必须是一流的,并且随时维持准备瞄准射击的状态。至于对主射手和副射手的选择,其中最为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经验,一般来说,执行过更多狙击任务的人在执行这样的任务时成为主射手的几率会大一些。

四、步枪的瞄准镜时代

远距离的射击准确率被射击者认为是他的能力限制。虽然侦察望远镜是有用的工具,但与此相同的准星最初在英国就没有多大用处。1914年以前简单的2倍的准星可用夹子夹上。像康曼斯(COMMONS)、拉特瑞(LATTEY)、马丁(MARTIN)等型号的瞄准镜都已经在李?;恩菲尔德上试验过。他们的工作原理是伽俐略的扩大原理。但是它们的1.25倍的扩大和易碎性使得它们变得无比的娇气,但有总比没有强。第一次真正的使用是1915年4月批准的 PERISCOPIC PRISM公司生产的2倍的部件,它适用于NO1 MKⅢ和1914年NO3MKI(T)步枪型号。这些枪供给到前线为狙击手们提供了准确的地形,使英国狙击手有所提高。一名叫马?;杰凯姆的中尉狙击手在 1915年里的日记中写到:‘有了瞄准镜… 不清楚的物体都变的清晰了,也不会浪费时间。我经常能通过望远镜看到一个脑袋伸出矮护墙,在没有准星以前我试图用一般的步枪去锁定人但是那太模糊了以致于看不清。

除了德国人参加战争使用望远镜装置的就是美国人,他们仍有很多M1903“斯普林菲尔德”步枪装有5.2倍反射式瞄准镜。BULKY WARNER&SWASEY 也有许多不幸的设计错误。这些错误能引起向后弹的目镜很严重的打在眉mao上,这能把眉mao切掉,因为…WARNER&SWASEY说:它能使一个退缩的人从印第安的烟店里出来.三棱镜也能放大进去的灰尘,从目镜里看一个小石粒也像一块盖房夸一样.它也受潮气影响,虽然所有的准星都会或多或是所少受到沟壕里的潮湿条件和起雾的影响.甚至德国的质量好一些的准星也存在这些问题,这个问题始终烦恼着70年后的狙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