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站长,在我们那座城市,提到我的大名,那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我开了个网络公司,公司里的员工基本上都是饭桶,但是他们都爱拍我马屁,由于这个原因我留下了他们,所幸的是我个人技术的精通足以弥补这个缺陷。


某天,街上传闻一个非洲女站长要来我们这座城市,而且听说她是来招亲的,选一个技术高超的站长当丈夫。那时我琢磨着,她应该会来找我。在这里,论技术我要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果不其然,有一天我在办公,公司前台进来说有个非洲女人来找我,而且她还说这个非洲人是原始部落的,就是满脸长满毛那种,长得其丑无比。我听了之后不禁毛骨悚然,立马吩咐前台将她拒之门外。随后几天里,这个女野人天天来找我,但都被我以各种理由拒见。这个事情暂时就告一段落了。


几个月后的某天,前台又进我办公室跟我说,非洲女人又来了,而且强烈要求见我一面,因为她就要回非洲了,以后都不会来了。人家把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难道我还能拒绝吗。于是我吩咐前台让她进来,不一会,进来了一个女人,当时我惊呆了,世上竟有如此美貌的女子,看她那脸蛋真是光滑如玉,此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瞧。这时美貌女子说:“先生,我要回非洲了,这次来我是给你一句忠告:做人不能太八卦了。”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当场懵了,发疯似的抓住身旁一名员工,并揪住他的衣领恶狠很的说:“你们不是说她脸上长满毛是个野人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员工被我吓的浑身发抖,战战兢兢的说:“听说不久前,她脸上的毛都让、让统统自助给拔了。”听完之后,我心一片凄凉。


我恨我自己,错失这段美好的姻缘。我恨这帮马屁精,整天只知道拍马屁,不会干点实事。一怒之下,我解雇了这帮马屁精,并解散了公司,离开了这座伤心的城市。


我知道光做到这些是不够的,于是我成立了反马屁联盟,宗旨是让这个社会从此不受马屁之扰,人人都能享受和谐无屁社会之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