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五章 中国战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我连忙向后跳去,长脸歹徒右手持刀向着我就是一个下刺,我左脚稍向左前移,闪过这一击后,伸出左手一挡同时右手抓拉住了他的右肘,右脚狠狠踢向了他的裆后,然后立即后撤,这是我学格斗课程时学到的一招。

长脸歹徒没有防备,一下被我击中了裆部,身子一震差点趴地上,我突然感觉手臂隐隐作痛,一看之下惊了一跳。

没想到刚才一瞬之间他竟然在我手臂上留下了一道足有十多厘米的刀口,小臂上的皮肉恐怖地向外翻着,我几乎可以看到隐隐露出的白骨,鲜血嗞嗞地冒了出来。

剧痛随之传来,下意识里我赶忙捂住伤口,这时长脸歹徒挥舞着军刺又冲了上来,靠,拼了!

我放开捂住伤口的手,一瞬间失血过多使得我感到一阵阵眩晕,用军刀挡了一下刺来的军刺后,那家伙极其灵敏地绕到了我的后方,一下抱住了我的脖子,同时一股冷风袭来。

他要割我的喉咙!意识到这点后我本能地缩回双手紧紧护住了我的脖子,一股刺痛从手臂传来,军刺擦过手臂后硬生生扎进了我的脖子。

伸手抓住他的刀柄,我死命地往外推,同时空出右手来狠狠捣向他的腹部。

我知道胃部受到重击会引起全身痉挛,但是一用力左手力道降了下来,插进我脖子里的军刺又深入了几分,我渐渐感到有些呼吸不畅,不好,军刺插到了我的喉管了。

我赶忙用力又拽了回来,我俩展开了拉锯战,找机会我就给他狠狠来一下。

可能方才长脸歹徒也是失血过多,加上我的肘部的重击,渐渐的我感到他有些力不从心,又砸了几下,我攒足力气右手一下抓住了他的头发,然后一弯腰蹬地给他来了个过肩摔,一下把他扔了出去。

大口吸了几下新鲜的空气,刚才一直被他勒着脖子,胸口发闷,随着新鲜空气的进入,眩晕感稍微缓和了一下。

“***!”我大骂一声向着长脸歹徒扑了过去,右手军刀狠狠扎进了他的肚子。

刚才被我一摔之下,歹徒被摔了个七荤八素,没来得及反应被我扎了个正着,锋利的刀刃瞬间洞穿了他的肚子。

我拽出刀子,兰博II号军刀大而强悍的双层大背齿直接将他花花绿绿的肠子带了出来。

我一手按住他的军刺,一手握着军刀疯了一样不停地扎进他的肚子,手上黏糊糊地很不舒服,我都不清楚哪来那么多力气,手臂脖子上的伤口也都感觉不到疼痛了。

也不知扎了多少下,直到感觉身下的歹徒不再挣扎了,这才停了下来,脱力感一下袭来,我这才感到浑身软绵绵地再也使不出力气,颓然倒在了地上。

我感到越来越虚弱,手臂跟脖子上的刀口仍在流血,我很想拿出兰博军刀里的急救物品包扎一下伤口,但是动了动手却再无力气拧开刀柄后盖。

“我会不会就这样死吧?”失血过多使得我有些恍惚,有种飘起来的感觉,然后是一阵阵的倦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

我感觉到有人走到了我身边,下意识里我使出全身力气抓住军刀,向着模糊的身影挥舞过去。

不知是我太虚弱还是对方力气奇大,竟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臂,军刀一下便被他夺了过去。

我一急,血气上涌,接着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

昏迷中我感觉到周围来来往往有很多人,耳边隐隐约约还有警笛声,有人焦急地在我耳边呼喊,紧接着手臂上一阵微痛,一股液体进入了身体,我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我所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摸向身边找我的军刀,除了软软的床单什么都没有,我惊慌地挣扎着坐起来,这才发现这是一间病房,四周都是一片洁白,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意识到没有危险,我绷紧的神经这才渐渐平复下来,用手摸了摸胸口,心脏犹自在突突跳个不停。

我突然发觉脖子不太灵敏,用手一摸,好家伙,整个脖子被围上了厚厚的绷带。

手臂上传来阵阵剧痛,我这才发现整个左手小臂也被缠上了绷带,刚才动作幅度过大,牵动伤口痛得我直咧嘴。

抽了几口凉气,我慢慢躺下身来,我没有死!一定是后来特警队顺利解救了人质,把我送进了医院。

脑海中跟歹徒搏斗的一幕幕涌上来,我不由一阵阵后怕,现在我只想说一句话,活着真好!

这时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名穿着警服的警官走了进来,我看了一眼他肩上的警衔,一枚银色橄榄枝标志缀钉和银色四角星花,居然是省警察厅副厅长。

厅长一脸关切,走到我的床边将我弄乱的被子重新盖上,然后才道:“曹毅同学,我是8.30特大抢劫案的指挥官厅长,首先我代表当时所有人质向你致上最崇高的谢意,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啊!”

我急忙问道:“厅长好,案子最后怎么样了?”

虽然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最后肯定是顺利解救了人质,但我还是很想知道具体情况,毕竟当时歹徒控制了那么多人质,又有加油站特殊的环境做依托,解救工作一定很难。

“除了开始时进大楼时歹徒打死了三名人质外,其他都被安全解救!所以呀,我们才要感谢你啊!”厅长跟我卖了个关子。

看我焦急的表情,厅长立刻接道:“楼上枪响后,歹徒以为还有未清理的加油站工作人员,于是又分出了大部分人上去查看,幸亏你干掉了天台上的狙击手,使得我的人顺利上到了天台,然后配合着下边的警察的烟雾弹,顺利地将歹徒一网打尽!”

听完厅长的话,我这才长长舒了口气,我还真怕楼上枪一响,楼下歹徒一急将人质全杀了呢,现在的结局最好不过了。

这时门又被推开,自门后走进来一名高大威武的警官,径直朝着我走了过来。

坐在床上的王厅长赶忙起来跟过来的警官敬礼,一边握手一边道:“赵战士来了,快快请坐!”

我不由猜想这姓赵的士兵是谁,奇怪地是厅长竟然一脸敬畏的表情,仔细看后我更加奇怪,因为他虽然也是穿着一身迷彩服,但肩上却不是警衔,也不是部队上的军衔,而是画了一个鹰的图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