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二十四章没得善了

acomlf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你便是涂大力?”章成可不象是罗承续那样的尊敬工匠们。实际上他只对读书人与习武之人才有好感。   “不知有何事涂某可以效劳的。”涂大力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山里的贫苦农民一样的,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只见此人身如黑碳、手如枯柴、双眼发黄、唇列如石、须发如灰。真是人类能够达到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你便是涂大力?”章成可不象是罗承续那样的尊敬工匠们。实际上他只对读书人与习武之人才有好感。


“不知有何事涂某可以效劳的。”涂大力给人的感觉就象是山里的贫苦农民一样的,一付苦大仇深的样子。只见此人身如黑碳、手如枯柴、双眼发黄、唇列如石、须发如灰。真是人类能够达到了丑陋的一种样子。让章成与罗承续两个都感到惊讶。说句老实话罗承续真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是就是他都有些惊讶了。要见这涂大力给人多么的惊讶了。


“哦,我等需要铸些铜球,然一般工匠实有不足,故相请涂师傅助我等铸成铜球。”


“铜球?可否给我一观。”章成看到了涂大力的要求瞄了一眼罗承续,见他眨眼睛于是从怀中掏出的那木球。


“哦,若是要铸也行。这样吧,我便帮你铸成,你等过几天再来取吧。”涂大力说着便准备走了。


“涂师傅,我等除去这些铜球之外还有物什需要你来铸造。故希望请你长年为我等铸造。”章成说道。


“长年?我涂大力随便惯了。怕是不能让你家老爷满意了。”罗承续没有想到这个涂大力人虽然长得吓死人,个性还是不错的。而明代象他这样的工匠,那真是凤毛麟角。罗承续见到过的也只有吴庞才有这样的气势。而实际上吴庞实际上成为国全国最优势的造船工匠,甚至做到了监工。可见其在某他那个领域里已经是功成名就了。而涂大力只是一个民间的工匠而以。并且是没有得到主流认可的一个人。这样的人居然有这样的性格真是让罗承续惊讶。不过显然他们对此是专在必得的。


“我们可以给更高的价格于你。”章成将罗承续前一世的业务人同们的说词与章成进行了陪训。所以现在章成正在利用罗承续的陪训进行说词。


“多谢这位爷,涂某平日里也算是有些积蓄。便请大爷另请高明吧。”涂大力说着便要走。章成突然发现这个人象是罗承续并日里所说的——完全没有意向客户。连交谈的兴趣都没有。


“涂师傅,你在此地也不过帮助百姓打些农具而以,何以彰显你的手艺精熟。我家老爷有许多精细之物要造。相信你与我去定不会后悔。”章成已经把罗承续最后的手段拿了出来。当对方根本没有兴趣与已交谈的时候,那巧舌如簧也无用。所以只有使用激将法了。


“涂某平日里也无甚爱好,只想平静过日子。为人又受不得拘束,怕是不能让你家老爷满意。”涂大力还真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倒是让章成有些不快。


“那涂师傅以为我家老爷要何种条件涂师傅方可答应呢?”石锁在罗承续的提示下问道。这已经是再销售里的再挖需求了。


“涂某平日无甚需求,有口小酒、二两牛肉三五好友便是神仙日子。勿再说吧,告辞。”涂大力算是完全不给罗承续机会。使是章成与石锁两人呆立当场不知所措的看着罗承续。他们并日里哪会接触到如此幂顽不灵的人啊。倒是罗承续开始回忆了起来,他明白任何一个人都会有他的需求,只要捉住了那个需求便可以卖出自己的产品。虽然现地他们没有实际的产品卖出,但是这种沟通与销售是极为相象的。


突然罗承续有了主意。卖东西的时候除去销费的主体人物之外,他身边的人也可以成为突破点的。销售的时候得到对方信息最为重要,这样才可以确实的判断对方的需求,但是今天由于事前没有很好的了解过对方的情况。与对方接触的时候又没有挖过对方的需求情报。实在过于大意。所以居然一无所知的与对方接触,如同不拿武器与人肉搏一样,这并不明智。


“去问问此人之家人如何。”罗承续对章成说道。


“那需问哪些情况。”


“随便即可。”与人交流最忌讳固定话题,要不然结果就是会漏了一些重要信息。问到哪里都行,只要得到需求即可。


于是章成把他的三个人都派了出去。只留自己与石锁在罗承续身边:“二公子,不如我等于晚上把他捉走如何。”


“那还不如买些药来把他药倒,或是待他醉酒之后再带走。”罗承续希望能够得到一个可以为自己提意见的工匠,而不是将来心不甘情不愿的人。


“二公子,此地危险,若是那些打行之人发现我等伤了其手下,那……”章成提醒道。


“明早才走吧,今日还有些时间。不若再试试吧。”罗承续依然抱有些想法。


过了一会儿三人回来,并没有收集到什么消息,三人都是跟在那涂大力身后,凡是与之打过招呼的人他们都会与之接触。但是那些人对于三人都有戒心。所以很难收集到足够的信息。只知道这涂大力是个老男人了,身边也没有个媳妇。除去一个弟子之外只有些朋友而以。为人也算仗义疏财。但是性格什么则问不到了。


“没有媳妇,难怪了。”罗承续心里应道。看来他真是没有什么牵挂的人,这处人才最有可能无欲无求。中国人所谓“无欲则刚”罗承续是认同的。如果是售销人员最怕的也就是这种人,实际上理解就是没有需求。


“待晚上再动吧。”罗承续没有办法了,对于没有需求的人你拿他是没有办法的。只好强捉回岛上去了。章成马上会意让几个去盯着这个涂大力去了。而罗承续则找了一个树林子就睡了起来。


而仿佛老天爷都帮助罗承续一样,这涂大力居然晚上喝高了。结果一步一摇的去茅房的时候就被下面的人给架了出来。


“再喝,再喝……”看着眼前这个醉猫,哪里还有下午时候的那种气势了。罗承续看了看示意带走。于是两个架着他,其他人看着那些个打行之后一行人乘夜上路了。他们不敢在蒋村里久留,怕出任何意外。不过好在晚上赶路罗承续也不是第一次了,而今天的晚上又有很大的月亮。所以与章成、石锁两人说说笑笑道也不算难受。


一直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些人才赶到了富阳。一共走了近八十里山路。也算是要了罗承续半条小命了。之所以走这么远也是罗承续的意思。他们第一是招惹了杭州当地的恶霸,其次是绑的一个当地人。特别的绑架了涂大力,万一人有报官自然会有人来查寻。那么万一他们将到了自己上船的地点,或是找到了这个船家,将来船家必定会把自己的线路告知于官府。所以还是有危险。而离得远些则不一样,古代那些个查案人员哪里会有兴奋跑太远了。几十里山路自己都走得少了半条命,相信那些官差们也没有兴趣走。自然安全许多。只要他们没有找到自己上船的地方,那么自己一行人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那自然不会有人去查了。大不了不了了之。


结果天亮之后罗承续几乎是被章成给拉着走的。结果是拖拖拉拉的,他也算是明白了什么是红军长征了。


“TNND,红军难道都不是人?”罗承续痛苦的说道。


“二公子,二公子!有船了。有船了!”一个章成派去找船的汉子兴奋的跑了回来。他们请的是一只大船,所以有些难度。船家一见到他们绑着些人果然是有些疑问。好在罗承续之前有交待,说是家中逃奴也就应付了过去。当然那些人的嘴巴是被封住了的。


上了船之后罗承续才得以休息。结果一倒下马上就睡着了。但是他很快就发现自己的好运还没有开始。因为没有过一会儿他就被摇醒了。


“何,何事啊。”罗承续打着哈欠的问。


“二公子,那涂大力说需带着他的弟子方可同意为我等制球,若不然,定不为我等制。”石锁声音沙哑,显然根本没有睡。


“什么,还有这事。章大哥怎么说。”罗承续迷迷糊糊的说道。


“章长老意思是不去理会。等回了岛上再作打算。”


“也好,便依了章大哥吧。”罗承续说完又倒了下去。但是这次他却睡不着了。弟子,弟子?弟子!


“对就是弟子。”罗承续突然的坐了起来,吓了石锁一跳。


“二公了,什么弟子?”


“是那个弟子啊!”之前他们向涂大力的那个徙弟问起涂大力的时候那徙弟的态度就让罗承续感到了奇怪。现在看来,一切的问题应当在那个弟子的身上。


看到石锁还是不明白罗承续也懒得与他解释,直接说道:“涂大力要他的弟子,那便让人去接了来便是。我等不过是在码头边等上半日即可。未有休不妥之处。”


“这……二公子。”显然石锁并不同意罗承续的判断。


“快去啊,说与章长老知道吧。”


“是。”


结果是章成也不同意罗承续的判断。但是也不想拂了罗承续的面子,所以他让船在杭州停了一下,然后派了两个人去接那弟子,而船则继续出海。前往镇海。镇海是章成长年活动的地方。这里离宁波近,买卖方便;又是近海容易逃跑。所以一直被商会拿来做为一个点。运输队在这里有相关的联络人。所以罗承续到了这里就知道过几个时辰便会有船,而且有了大床得以休息了。


但是等他起来之后得到了却是坏消息。


“什么,他们居然捉了那个徙弟?”罗承续惊讶的自语道,说着接过章成递过来的纸。只见上面写着:“想要人,准备百两银来换。”落款是“无毛大虫”。看来这个牛二还是很喜欢这个恶心的外号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