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扯不完的蛋蛋 正文 第六章 孩啊!受不了就回来!

我叫默然 收藏 2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size][/URL] (6)      一切按照板凳的意见在登记表上做了登记。      出了婚姻介绍所的门,王小帅和板凳一口气跑回了家。把自己扔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象疯了样的嚎:“主啊!我要个女人……!”      一个星期后,王小帅揣着自己分得的一万元钱去了城市郊区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16.html


(6)


一切按照板凳的意见在登记表上做了登记。


出了婚姻介绍所的门,王小帅和板凳一口气跑回了家。把自己扔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象疯了样的嚎:“主啊!我要个女人……!”


一个星期后,王小帅揣着自己分得的一万元钱去了城市郊区的贫民窟,那里住着他的继父,一个下身已经瘫痪的老头。还有他的母亲和他同母异父的兄弟姐妹。


王小帅出生在一个工人的家庭,很早父亲就死了,母亲带着他改嫁给了这个继父,继父也是个工人,没有文化,一辈子都是劳苦的命。王小帅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这个继父,继父是个粗人,脾气大,王小帅不听话,他就拿锅盖样的巴掌煽王小帅的耳光,等王小帅大点的时候,继父还是煽他,当时王小帅想一刀捅了他的这个继父!


高中毕业那年,王小帅考取了大学,可家里却没有能力让他去念书,母亲做他的工作,让他放弃学业,因为母亲嫁给继父以后又生了一弟一妹。一个工人把这一大家子养活已经不容易了,再也没有闲钱供他读书了。当时的王小帅,准备去死。


正当王小帅准备跳楼的时候,他的继父先从楼上摔了下来,从此下半身瘫痪。母亲拿出一叠钱给王小帅看,说这是继父给你读书的钱,是为了不让你失学,他每天下班后去工地给别人扛预制板,希望能帮你把学费攒够,可是却由于实在太疲劳,在某一天深夜从建筑的高楼上一脚踏空,摔了下来……


王小帅至今仍旧记得继父醒了第一句话,是对王小帅说的:“孩啊!你叔没能力,不能给你个好前途啊,耽误了你啊!”


那一次,王小帅哭了,他喊了继父平生的第一次:“爸爸!”


大学,王小帅没能上成。从此,他正式踏入社会,但他爱看书,看各种各样的书,他总说:“当我无比寂寞的时候,我就想看书,因为书比我更寂寞!”将两个都很寂寞的物体摆放在一起,寂寞就成了一种安慰!


没有学历,就意味着没有与人竞争的机会。王小帅成了一名枪手,一名代人写字的枪手,从此生活在别人的影子里。有时具有莫大讽刺意味的是,他的作品,他的字,往往成了具有大学生、研究生学历的人才的文章,被一些欺世盗名者捧在头顶炫耀。开始,他哭过,后来想想也就是那么回事,他要养家,要养弟弟妹妹和母亲,特别是他的继父,那是个值得他一生尊敬的老头。他需要钱,所以他就开始靠卖字赚钱养家,只要谁给钱,什么字都写,哪怕是黄色小说,他照样写!


在做枪手的日子里,他认识了板凳,一个比他还要凄惨的家伙,一个没有亲人,没有学历,甚至没有身世来历的年轻人,他们唯一的爱好就是写字。大量的生活阅历,让他们的字从不单薄,也就有了一些固定的市场。


今年的雪,比往年来得更早了些。当王小帅走在回家的路途中时,天空就飘起了雪花,冰冷的雪籽夹杂在雪花里,钉在王小帅的脸上,他吐了口唾沫,骂了句:“靠你大爷!这鬼天气来得这么早,还要不要穷人活了?”


推开一扇班驳的门,王小帅的脸上浮现出灿烂的微笑,他看到了母亲。在任何时候他都始终把自己的微笑奉献给家人,他不希望亲人知道他在外面挣扎得很累。


母亲看到他回来,也笑了起来,问了句:“回来了!?”


“恩!这段时间有点忙,所以回来少了些!”王小帅答。他低着头不敢看母亲的眼睛。


“孩啊!你瘦了!在外面受了不少委屈吧!?”母亲伸出苍老的手摸王小帅的脸,疼惜着他。


“没呢!我工作做得不错,老板还说要给我加工资呢!呵呵!”王小帅拿话骗母亲,他一直就这样告诉母亲,自己在一家很大很大的公司上班,干得很好。


“恩,干得好就行,干得好就行!”


“爸还好吧!?身体肌肉没萎缩吧!?”王小帅询问继父的情况。


母亲正想说,继父的声音就从里屋响了起来:“是小帅回来了吧!?怎么站在外面说话,赶快进来,外面冷!”


王小帅听见继父叫自己,连忙向里屋走去,掀起帘子,他看到了继父摊在床上,正朝王小帅笑。


“爸!你还好吧?”


“还好,还好,就是苦了你妈啊!照顾我这个废人,唉!”继父重重地叹了口气。


“你这老头子又在说什么话?你以前照顾咱们娘俩可也没少费心,现在也该我们照顾照顾你了!”母亲在旁边埋怨继父说。


“是啊,爸,只要你现在身体好就行,我们都大了,你也别操心太多了!”王小帅也说。


继父憨厚的笑着说:“是哦是哦,你看小帅刚回来,我就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我真是不该!呵呵,老婆子,去做饭,小帅肯定饿了,把三儿和小妹喊回来,今天咱们吃顿团圆饭!”


母亲笑着应了一声,去了灶屋做饭去了。


王小帅坐在继父的床头,问继父:“三儿和小妹明年就该参加高考了吧?!”


继父答:“是的,苦了这俩孩子,每天放学了,还得去市场捡菜回来!成绩还不错,就是明年这一旦考上了,学费又该怎么办啊?”


“这个您不要操心,只要他们能考上,学费的问题我有办法解决的!”


“可你这钱也来得不容易啊!外面的世界我知道,没钱没学历,做啥事都难!你没上大学,都是我的错,把你这孩子的前途完全耽误了!”继父痛苦的说。


“爸,您就别这么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现在我不是一样过得很好!?”


“孩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你也得为自己想想,得留几个钱攒着,也该讨个老婆了啊!”


“不急,我还年轻,这事耽搁不了的。等把三儿和小妹供上了大学,我再来考虑我的事情也来得及!”


“孩啊!都是你叔对不起你,没给你个好环境,还让这弟弟妹妹拖你后腿。这不该呀!”


……


正说着话,三儿和小妹提着一些市场捡回来的菜进了屋,他们看见了王小帅,都开心得不得了。上前围着王小帅说话。


饭熟了,母亲特意蒸了条鱼,白鲢鱼,市场最便宜的那种,但这已经是这个家庭最好的生活了。吃饭当口,三儿和小妹始终没夹盘里的鱼,他们知道应该让给哥哥吃,王小帅也不夹,一个劲地劝继父和母亲吃。继父和母亲也不吃,结果谁也没吃,一餐饭吃完了,鱼还是好好的。


晚上,王小帅和继父睡在一个炕头,母亲和小妹睡去了,两个男人用男人固有的谈话方式说了一宿的话。


第二天,一大早,王小帅把一万块钱悄悄地塞给了母亲,让母亲给继父熬药,以维持继父的肌肉不萎缩。一旦肌肉萎缩,生命将不会久矣。


王小帅准备离开,回到外面的世界里去。母亲送他,抹着泪,没有言语。


走出这个贫穷得只剩岁月的长巷,王小帅的步子异常的艰难。风又起,雪花继续落着,洒了一地寒冷的白……


王小帅走着,母亲的目光长久地落在他的后背上,让他温暖也凄楚。渐渐的,他走出了长巷,在拐弯的瞬间,母亲苍老的声音从长巷的那端传来:“孩啊!受不了就回来!”


那一刻,泪水从王小帅的眼眶里奔涌而出……


风,更大了……


雪,更大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