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库存仅够用到8月 铁矿石谈判恐将让步

外电称铁矿石谈判中国将让步


专家称中国库存仅够用到8月,而转向现货市场风险更高


在经历了6月30日的“铁矿石谈判大限”后,有消息称,中钢协有关人士透露可能会接受一个小于40%的降幅,但必须要高于日澳首发价33%的降幅。路透社2日评论说,中国钢厂在铁矿石价格谈判中首次作出让步,可能又一次错过了市场时机。


澳大利亚《时代报》2日评论说,由于钢铁厂和贸易商越来越确信中国经济已经走上恢复轨道,铁矿石的现货价格一直在上涨。这发出了这样的信号,那就是中国钢协在压力下可能准备接受比以前要低得多的铁矿石降价幅度。


路透社评论说,自去年开始,中国钢协就要求澳大利亚的铁矿石公司削价40%至45%,整整谈判一年没有结果。现在,中钢协首次表示妥协,此举旨在挽救年度性的供应交易,因为中钢协不想结束40年之久的基准价格制度,而去接受现货市场的不确定性。


澳大利亚国家银行大宗商品经济师本恩?韦斯特莫尔认为,最终达成的价格折扣将在33%至40%之间。而高盛银行暗示说,中国的妥协可能会转向更灵活的价格机制,比如每季度制定一次价格,这可以更好地反应短期市场价格。据熟悉中钢协谈判的人士透露,中钢协愿意接受的降价幅度仅比亚洲其他钢铁公司接受的33%高一点。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还说,如果谈判很快就结束的话,中钢协还准备实施一年两次的价格制定体系。但目前还不清楚力拓和必和必拓是否会放弃他们“要么接受要么放弃”的立场,由于现货价格在恢复,这两家公司的立场越来越强硬。有分析说,中钢协寄希望于中方和矿企各让一步,但如今铁矿石现货市场形势有利于矿企,它们没有理由给中国一个更优惠的价格。


业界担心,如果中钢协真的松口,可能不仅换不来让步,反而会助长铁矿石供应商的强硬姿态。但国家发改委对外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燕生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如果中国不接受谈判结果而去现货市场上购买,那些投机商、供应商反而能从投机或炒作中获益。这等于中国把自己裸露于巨大的市场风险中。

原中国五矿商会副会长周世俭告诉记者,中国目前的铁矿石库存仅够使用到今年8月份。“年年都有铁矿石谈判,年年的结果都差不多。如果中国妥协也并不令人感到意外。”


“对于铁矿石谈判,中国已经认识到它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寡头供货商和代表需求商之间的谈判和定价机制不合理;中国作为最大需求者,其权益没有被充分考虑等。但是,保护中国的权益、话语权、价格决定权都是需要时间的,毕竟这是国际社会长期形成的一个机制。”张燕生说,中国自从加入世界钢铁协会以来,一直与国际同行保持很好的关系,而且中国是国际规则的支持者和国际合作的积极参与者。中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面临与世界磨合的问题。在危机时期,中国必须特别谨慎,应该采取更加合作的、稳健的策略,“中国企业与行业协会的国际经验和影响力是个时间的函数。”中国钢铁协会也表示过,无论现在还是长远来看,全球铁矿石的供应量都是过剩的。囤积铁矿石是要成本的,是有风险的。


张燕生认为,根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一要坏事变好事,原料贵就发展出节约资源的生产方式;二是参与定价谈判要做好各种准备,包括通过公共关系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三是必须建立一致对外的内部协调机制,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四是在世界需求和价格长期低迷时翻身,最终掌握资源控制权。



统一进口遏制铁矿石谈判背后资本炒作

6月30日,备受舆论关注的中外铁矿石谈判没能在最后截止日收官。一边是中方40%的降幅要求,一边是下降33%的日本首发谈判价格,中方的坚持与三大矿山的强势似乎成为谈判失败的两堵墙。


在经历了疯狂涨价的国际大宗商品中,曾经高企的油价、铜价都已回到2006年水平,铝价也一直维持在2004-2005年水平,钢价也已回到2007年水平,为什么铁矿石价格就不能回到2007年水平呢?我们能得出的结论是,铁矿石谈判背后若隐若现的“资本炒作”扭曲了它的正常价格机制,而中国钢厂无节制的产能扩张与中国数百家钢贸商无序的铁矿石进口客观上放大了这些“资本炒作”的作用。


中国钢厂习惯于传统的“产业思维”模式,将铁矿石谈判中的重心压在“讨价还价”上,而三大矿山使用更多的却是具有杠杆效应的金融资本炒作,短期内撬动铁矿石现货价格,降低中方谈判筹码。从某个角度来看,这些资本炒作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首先是海运价格,中国钢厂大部分采用即期租船,很少签长单锁定成本,外矿往往会在谈判期间买入大量期船,抬高海运费,从而抬高铁矿石现货价格;其次是控制现货供应量,利用中国钢材市场旺季来临,制造供应短缺恐慌,提高涨价预期;第三,推动行业内部并购,提高矿石集中度,掌握谈判主动权;第四,利用汇率变动的关键点,寻找谈判最佳对象。


中国是全球铁矿石的最大买家,这毫无争议,但尴尬也难以回避。


国际铁矿石价格从2002年开始进入上行通道,到2008年,价格上涨5.5倍。中国六年累计进口铁矿石19亿吨,均价达81美元/吨。整个2008年,中国进口铁矿石均价达136.5美元/吨,超出历史均价68.5%。之所以会出现大幅偏离历史均价的情况,在2008年铁矿石谈判过程中,三大矿山背后的“资本炒作”就起了决定作用。中国钢铁业也因此付出高昂代价:2008年第四季度全行业巨亏476亿元,今年前五月,亏损额仍超过38亿元。


2009年,由于全球金融危机的原因,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出现大幅下滑。外界普遍认为日本欧洲钢厂日子比中国钢厂更加难过,由日本首发定价肯定对中方有利。实际上,正是在日元对美元升值接近10%的关键点,力拓与日本率先达成低于中方预期的33%降价协议,很快欧洲钢厂也接受了这一价格。最终,在谈判桌上,铁矿石进口超过日本韩国与欧洲总和的中国钢厂从“背水一战”,变成“孤军奋战”。


按日本首发价格,铁矿石长协矿价格高于现货矿8-9美元/吨,但三大矿山为了抬高现货价格,降低中方要价筹码,资本炒作手段再次发威:一方面,力拓与日本签定长协矿协议后不长时间内,澳洲、巴西至中国海运费上涨6-13美元。另一方面,利用5月、6月中国钢材市场传统旺季,三大矿山开始逐步控制矿石对中国现货市场的投放量,乘势推高现货价格。同时,在6月5日中铝注资力拓失败后的当天,两拓宣布对双方在西澳的铁矿石资产成立合资公司,以“两拓合并”的游戏,大展心理攻势。


2009年的铁矿石谈判,降价固然重要,但对中国来说,更重要的是要遏制今后铁矿石谈判背后的资本炒作,让三大矿山回到“产业思维”轨道上来。


比如,在铁矿石进口环节上,中国需要从国家利益层面考虑,推动成立独立的行业协会机构——铁矿石进口专业委员会,作为唯一的对外谈判主体,全权负责铁矿石进口。对内销售时,采用市场公开拍卖。这样可以避免贸易商、大钢厂倒矿,也避免三大矿山变相到中国来卖现货;更为重要的是,这种方式可以将中国买家分散的力量集中起来,统一对外谈判,可以真正做到“以量换价”,避免内耗。长远来看,将铁矿石进口资源纳入统一管理,有助于控制中国钢铁产能的过度扩张。


铁矿石谈判首次超时 中钢协坚持无果不终


铁矿石谈判首次超时,中钢协咬定40%降幅不放松。


6月30号是传统的铁矿石长协合同谈判截止日期,但并未传出中方与三大矿企达成协议的消息。而按合同约定,如果在这一天仍未就年度价格达成协议,合同就将被解除,中国钢企就要在起伏不定的铁矿石现货市场采购。


力拓此前威胁,转入现货交易将可能引发金融衍生品投机风险。不过,中国钢企对这个转变已有适应。今年以来,大约有50%的铁矿石是在现货市场销售,而去年的这个数字只有15%。


中钢协则继续着此前的强硬立场,“什么时候谈妥,什么时候签约”。而矿企方面也不断放话,表示不介意以现货方式向中国客户供应铁矿石。


去年的长协谈判在最后一周达成,但今年市场供求形势的巨大变化,让中钢协拒绝让步,坚持长协价今年的降幅要达到40%-45%,而力拓和淡水河谷与全球主要钢厂达成的降幅只有28%-33%,与中方立场存有很大的差距。


分析人士指出,继续观望成了中钢协与三大矿企的共同选择。中钢协“手里有矿、心里不慌”,目前的现货市场供应是有保障的,因为据中钢协预计,全球的铁矿石供应过剩将达2亿-3亿吨。而矿企方面则看到了中国进口铁矿石以及钢材价格的双双上涨,在等待持续走高的铁矿石现货市场价格消耗掉中钢协的耐心。


目前,现货价格已飙升至4个月以来的高位,到岸价为78-81.5美元,略高于三大矿企与其他钢企达成的75-85美元的基准价格。这其中,近来暴涨的海运费占据了越来越大的比例。“我的钢铁”网分析师曾节胜认为,海运费的变化对于钢厂采购成本的影响很大,而只有减少现货贸易,才能稳定海运市场。

铁矿石谈判:攘外必先安内

2009年,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以下简称“中钢协”)接替宝钢,首次独挑铁矿石谈判的大梁,但不走运的是,它正经历四面楚歌。


不仅日本和韩国的钢铁企业早就与矿业巨头签订了降价区间在28%-33%的长期价格协议,而且,国内中小钢企也对工信部的“限产令”充耳不闻,继续扩张产能,增加现货铁矿石的交易,甚至还有报导说,部分中小钢企已经绕过中钢协与矿业巨头签订了长期协议。


不管这个报导是否属实,最近几年,国内钢铁行业集中度过低和铁矿石进口环节的管理失序,一直影响着中国铁矿石谈判的话语权。再加上今年以来,在获得地方政府和产业振兴计划支持后,尽管有部分钢企减产限产,但总体生产规模仍然在扩大,这更加削弱了中国在铁矿石谈判上的筹码。


但目前,中钢协似乎坚决如铁,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这是有苦衷的。因为2008年,宝钢挑大梁的铁矿石谈判最终被力拓和必和必拓算计。由于“两拓”寻求“海运加价”,导致中国接受了力拓最高涨幅达96.5%的价格协议,而此前日本新日铁及其合作伙伴韩国浦项制铁与巴西淡水河谷达成的协议是涨价65%,这已经打破了多年铁矿石价格谈判中的“首发价格跟随”原则。


所以,今年到了谈判的最后期限,中钢协仍然坚持降价40%的底线,而不是对日韩已经接受的价格照单全收,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但讨价还价也要适可而止,因为内乱不除,过分坚持或许就是糊涂。如果最后并没有达到降价40%的承诺,中钢协将如何面对它的以大钢企为主的会员以及那些窃笑的中小钢企和贸易商?指望中国钢企全部依靠现货交易是不现实的,因为只要中国的需求不变,只会对国际矿业巨头更有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