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十二章 英雄、热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那领军将领听禀报说发现前面有大队人马行过的痕迹,却是先自怕了,急忙派出个叫成六的亲信前往察看。

那成六虽然不愿,可也不敢抗命,只得跟随禀报之人来到前面。成六见那前面路上的杂草已被踩踏得乱七八糟,显是有大军行过,只是不知为何就消失了踪影?

想到这,那亲信紧张地四下张望了一下,见四周虽然灌木丛生,却不像藏得住许多人马的地儿,放心不少,又见那地上马蹄印向前向后的都有,印记新鲜,想来是刚去不久,复又见那路边一人多高的蕨苔有被踩踏的痕迹,想是马匹急切间调头所致!

那蕨苔虽高,可山势陡峭,上下落差极大,路上又曾被清理过,倒能看到左右景物。往山下看去,蕨苔中十分安静,想来也不可能藏人,何况就是有,也没人愿再去送死!

成六心里其实也宁愿相信那蕨苔中没人,给自己找到借口,便不再理会。只用配剑逼着个小卒将马赶往前看看,只见那小卒走出老远,却并未像以前那样触发机关,陷阱。

成六当下更加放心,想是对方探得官兵形迹,都调头跑了吧。看对方连陷阱都未曾安置,恐怕也是走得极为慌乱,当下便回去复命,将自己的分析说了。

那领兵的官员听手下回报后,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才将悬着的心放下,知道前面路上已没有陷阱,开口说道:“万万不可大意,你即刻到前头传令,要他们不可躁进,小心行事,需防中那些叛匪奸计!”心里却是害怕万一追上,逼急了叛军,和自己拼命。

那成六将命令到前队传了,方要回身,却见那不远处草丛摇晃了几下。当下大惊,慌乱间取出弓箭,对着草丛一箭射去。旁边兵丁见有情况也是吓得不轻,有弓箭的急忙也对着那草丛放箭,射得一阵,却见那草丛中“扑…扑…扑…”飞出只野鸡来,身上拖着支羽箭,向山下飞去。

众官兵虚惊一场,将提着的心放下,缓缓向前行去,两三千人,却足足过了一个时辰方才走远!

李明华见官兵远去,打手势让大家上路,却见方才草丛中一个穿班长衣服的士官背着个血人走了出来,旁边一群士兵抽出刀剑在前开路。那班长是唐门中人,知道唐文斌精于医术,一瞅见唐文斌便跌跌撞撞飞奔而去。

待奔到唐文斌面前,后面士兵急忙将人接下,那班长转身将人托住,看着自己的士卒浑身是血,昏迷不醒,一行热泪已是滚滚而落,抬头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只用乞求的目光盯着唐文斌。

唐文斌自然瞧出对方意图,也不多话,鞠身察看伤员伤势。只见那受伤的兵丁背上插着三只羽箭,一中肩胛,从上至下插入;一中腰间,也不致命;另一箭射中大腿,入肉颇深。鼻息微弱,脉搏也若有若无,看那肩胛上一箭尚血流如注,想是被射中了血脉。

这时张李二人也已赶来,唐文斌沉吟半响,开口道:“为何不尽早抬来?如今血将流尽,怕是神仙也难救了!”说完摇了摇头,拿出刀来削断箭头,为这伤员裹起伤来。

那班长听唐文斌说救不活了,一下子软倒在地,半响方才哭道:“兄弟,我对不起你啊!”说完竟嚎啕大哭起来。

却听旁边一兵丁接口道:“唐先生,这怪不得我们班长。”于是将事情原原本本道来。

皆因山中野鸡遇到危险,喜欢藏头露尾,将头插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待危机过后方才拼命逃窜。那士卒叫做李狗儿,躲进草丛时却恰好惊到只野鸡,那野鸡当时便钻入草丛藏了起来,可众人一呆便是半天,待官兵过来时,那野鸡想是听到上面喧哗,再也忍耐不住,便乱窜起来。

偏这时又刚巧被那成六看见,一箭射来,正中李狗儿肩头,旁边众人虽然看见,却苦于未得命令,不敢擅自乱动,那李狗儿肩头中箭,却是一声不吭,连伤口都没有捂一下,这时官兵又接连放箭,却又有两箭射中。那蕨苔从上面看去虽然茂密,可下面却甚是稀疏,众人见李狗儿痛得面如金纸兀自紧咬牙关强忍着不肯叫出声来,都是心急如焚。可那官兵磨磨蹭蹭,硬是走了一个时辰方才走完,待众人跑去救人时,那李狗儿早已是人事不醒。

那兵丁还要再往下说时,李狗儿却已醒来,见旁边围着这许多人,问道:“那些狗官兵可去了吗?”

抱着他的班长忙道:“去了!去了!别说话,好好养着。”

那李狗儿转过头看了看班长说道:“班长,我没给你闯祸吧!班长,我恐怕是不行了,多想看到我们打败了朝廷,咱穷人当家的那一天啊。班长,你们胜利了,一定要来告诉我啊……”说到后来,声音已是几不可闻,嘴张了几张,便断气了。


那旁边众人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都背过身去,抹掉眼泪,那后面的一众兵丁虽然看不到,却早有旁人口口相传,说了开去。

李明华也是张了张口,说不出什么来,其实经过这两个月来的工作,众人早已归心,将自己视作这个集体中的一员,如今见自己昔日的战友惨死,早有性子急躁之人忍不住,翻身上马,要回去和官兵拼命。

李明华当下也顾不得悲痛,急忙将人叫住。

那几人转过头来,眼巴巴地望着李明华,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在张子雨及时解围,说道:“李兄弟是我们的英雄,我们大家都应当向他学习。可李兄弟当时为什么没有开口?为什么没有去捂一下伤口?我们现在回去和官兵拼命,难道要李兄弟所做的牺牲白做。是的,我们大家现在谁不想去和那些官兵拼命,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李兄弟想要看到的,我们还远没有那实力!”

那几人也是一时激愤,无法宣泄,待张子雨说完,却是知道不能现在去和官兵拼命的,一时间如被抽取去了全身力气,连头抬太不起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