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四节 初见我的旅

罗列 收藏 3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第二天。

玲儿送我去军营。

走过前门大街道,往东,直到东门。

看见两队兵士站在城门口。

“你们干什么?”他们拦住我们。

“他叫陈抚,去军营报到的。”玲儿替我说。

“他可以去。”他拉我过去,然后把手里的长戟一横,“你回去。郡守有令,东门不准闲杂人等通过。”

玲儿朝我笑笑,只好转身。

原来,东门外,正对着有一座小山,小山前,是很宽阔的一块空地。四周用木栅栏围起来。沿着两边的木栅栏,是一排排的白色帐篷。中间是空地。空地的正中间,竖着一根旗杆,玄色的旗。旗子上,黄色的是狼,红色的字,是滇字。

空地上,一队队,一排排军士正来来往往,嘴里喊着杀,手上持着刀、矛、戈、戟、钺操练。

看这样子,怕是有几千人。

我走到栅栏门前。

有个书记员问我:“姓名?”

“陈抚。”

“职务?”

“旅帅。”

“哪一旅?”

“不知道。”我忘记问了。

“不知道?那你还是旅帅?”他不相信。

“你可以去问钟将军。”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

他招手叫过来一名士兵,“军士,带他去见钟将军。”

我跟着军士走到一个帐篷外。

“报。”他在帐篷外喊到。

“进来。”是钟将军的声音。

“有人找您。”他闪身让开。

我走上前。

“哦,陈旅帅。”他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都好了?”

“好了。”

“恩。气色也不错了。”他放开我的手。

“军士,”他喊到,门口有士兵进来,“去左卫旅叫郭启卒长来。”

“是。”他应道。

“你们旅,这段时间换到靶场练射箭。你不在的这四天里,我叫郭启卒长负责一应事务。有什么事情,你问他。”

“好的。”我应道。

“以后要回答是。这是军中纪律!”他提醒我。

“是。将军。”我立正站好。

但是没举手到眉边。举手可是未来才有的军队礼节。

“你们已经操练了一个半月了,本来还有一个半月,但是,可能战况有变,不知道哪天就要上前线了。反正,每天都要用心练习。”

“是。将军。”我突然说道,“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

“哦。不错。这句话不错。我叫所有旅长都来学着这句话。你再说一次。”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我重复到。

“恩。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他拿出笔和竹简,把这句话记下。

“报。”门外有人喊。“郭启卒长到。”

“进来。”

门帘一掀。

进来一个健壮青年。

“将军。”他先向钟将军抱拳,转而向我见礼,“陈旅帅。”

“郭启卒长,这段时间辛苦了。你带陈旅帅去靶场,将训练进度报告给陈旅帅。”

“是。将军。”他答到。

我们告辞出来。

“陈哥,你终于回来了。”一出帐篷,他就抱住了我。

我也抱住他。

“听说,你昏迷了三天三夜,全旅上下的弟兄们可担心了。”他边走边说,“弟兄们都想去看你,可是,钟将军不准,说要加紧训练。前天晚上,他回到军营,跟大家说你醒了,没事了。大家都很高兴,期盼你回来呢。”

我发现我还是很受大家欢迎的啊。

“等一下。郭启卒长。”刚好走到一个帐篷角落里,我叫住他。

“就叫郭启。陈哥,你忘记了,我们几个人结拜了兄弟的?”他拍拍我的胳膊。

“我正要和你说这事。”我不知道该怎样说,但我非说不可。

“陈哥,你说。”

“我不是从马上摔了下来吗?”

“大伙都知道。还是我们几个背你回家的呢。”

“我是说,我从马上摔下来之后,很多事情,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他会不会理解。

“不会吧?”他嘟囔道。

“是真的。”我肯定加确定,“你,你能不能把这个军营里的事,再简单说一下?”

“没问题。”他拍拍胸脯,“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呢?”

我笑笑。

“我们是一个半月以前,一起加入军营的,你因为有学识有力气,就做了旅帅。不过别人也说,选你做旅帅,是因为嫂夫人的关系。到处说这个的,就是后卫旅旅帅邬刚那帮人。但是,陈哥不必放在心上。通过这些日子的训练,大伙都觉得你有能力,什么东西到你这里,一学就会,对大伙也很好,大伙都佩服你。所以,我和邱亮,凌霄,宗大山,莫迟五个卒长,都和你一起结拜成了生死兄弟。你最大,我排第二,邱亮是三弟,宗大山是四弟,凌霄是五弟,莫迟是六弟。我们同在一个旅,生,一起生,死,一起死!”他说得豪气干云。

我大受鼓舞。

“这个校场里,有三个师的部队。钟将军,邬郡尉,还有一个靳将军各带一个师。他们都属于小卜将军管制。我们这个师叫虎师,邬郡尉那个师叫豹师,靳将军那个师叫狼师。”

我插进来问,“那旗子上的,那是狼吗?”

“不是。”他笑了笑,“那是狗。苗人的图腾,崇奉狗。我们这个师,都是汉人,豹师里有一半是汉人,狼师里全部是苗人和濮人。但是,现在大家都穿同样的衣服,分不出来。”

“哦。那我们都训练了哪些?”

“刀、矛、戈、戟、钺,都训练过了。现在训练射箭。”

“恩。好的。如果还有其他的问题,我到时候再问你。”

“没事。陈哥。那我们去靶场吧。”


到了靶场。

500人的方阵站得还是不错的,整整齐齐。

这是我的旅队啊。

没想到,我回到古代,竟然是一旅之长。胸中热血沸腾。

全体兵士都要围过来和我见面。

我制止了。

只让卒长过来碰头。

邱亮,凌霄,宗大山,莫迟都过来了。

5个人在我面前站一排。

“邱亮,你脸黑黑的,油光发亮的,这就是你名字的由来吗?”我打趣道。

“旅帅,陈哥,你来的第一天就这样说过我了。” 邱亮悄声说,是怕那其余的495人听到。

“是吗?”我反问道。

郭启带头笑了起来。

“宗大山,你不见得比郭启高吧?还敢叫大山?”

“旅帅,还有人叫凌霄呢?难道他真得高到天上去?” 宗大山把凌霄诓进来了。

大家又都一笑。

莫迟确实是最矮的一个,但看起来很能吃苦很淳厚的一个人。

“莫迟?早上记得叫大家起床,莫要迟到。”

“旅帅,这是给我分配的任务吗?”他一点都不含糊。

“算是吧。”

“那好。以后我叫大家起床,谁要是懈怠,冷水侍侯。”这小子,还鸡毛当令箭了。

大家又是一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