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7.html


当那些精灵恶魔们,充当信使和阐释者,将我们的祈求带给诸神,将诸神的救助带给我们,无论说出的意见或提供的选择是什么,任何人都布予置信……相反,当他们正迫不及待欲意加害我们,丝毫没有一点正义与信任。傲气冲天、心怀嫉妒、苍白无力、巧施诡计……我们居然相信他们。

——奥古斯丁

公元354-430,神学界旷世奇才,生于北

非,中世纪西欧基督会中居最高权威,花费14年呕心沥血写成总计22卷的《上帝之城》。

《上帝之城》第VIII卷,第22章

就在任航等人最后晚餐的几天前。

“总长阁下,来自天琴座α织女星的信号十分强烈,太阳系内许多民间射电望远镜都接受到了信号。已经引起了民间各界的广泛关注,有些异教徒借此大发言论,甚至有反动势力以此契机妄图搞些破坏。”

东方泽庶站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衣服,“我的署长先生,事情远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我们已经研究织女星信号两百年了,可是对于里面的内容我们还是一无所知。这次织女星信号的竟然在土卫六的强度都达到了几百央斯基,这确实让我们有点措手不急,不过你刚才不是已经说过了,信号的内容并没有改变。”

“可是总长,维持了两百多年的内容和强度,最近强度突然提升,我恐怕信号的内容也……”

“霍斯曼,你觉得如果这信号的真能解密,首先揭开谜底会是谁?”东方泽庶有些不高兴了。

“当然是政府了。”

“只要有几天时间,我们就可以制造一个事故或者找到一个搞恶作剧的人不是吗?”

“可是总长阁下,眼前已经……”

“眼前你正在打扰我准备演说,而我演说的内容就是消除这次恐慌!消除这次由于你们没能及时掩盖而造成的大恐慌!”

…………

地球,首都大长安城,总长官邸外。来自太阳系各个角落的游行人群聚集在这里,他们在等待总长东方泽庶解释这个来自另一个恒星系统的信息。

“观众朋友们,我是X2CTV的韩乔降,现在我所在的位置是总长官邸外,稍后总长会就天琴座α得异常电磁信号作解释,现在我们先采访一些等待在总长府外的人们,看看他们都有什么想法。”

韩乔降敏锐的发现了一堆最热闹的人群,“看,那位戴绿帽子的是来自沙特的演讲者。”他左晃右晃,带进了禁区……

韩乔降拿着话筒凑向了人群中心的绿帽子(据说是沙特队主教练),想要采访他,结果绿帽子一把夺过韩乔降的话筒继续自己的演说, “Testing……”

韩乔降的跟班摄像打了个OK的手势,绿帽子继续道:“……还有说那是魔鬼发来的一个契约!科学家已经出卖了自己的灵魂,大家看看吧,在每架天文望远镜上都镶嵌有非常昂贵的宝石!,那就是与魔鬼讨价还价的一部分筹码。”

韩乔降从地上爬起来,想要去夺回自己的话筒,结果被绿帽子一个正脚背抽射踢到裆下,在地上打滚。

“有一些人,他们惧怕上帝,他们相信那个来自织女星的信号是来自一种外星生物,那些怀有敌意的生物,外型杂种,他们是人类的敌人。”绿帽子略微停顿了一下,以加强听众震撼的效果。“善良的我们感到厌恶,感到憎恨,这是由于社会的败落,这败落源于不去思考,过于放纵,不相信神,直去相信那些邪恶的科技。那些科学家说那是天琴座的未知天文现象,政客说是军方在那个方向出了点小事故。我可以确切的说,他们肯定对我们隐瞒了什么,我的上帝啊,他们在诋毁你的神祗。”

雷鸣般的赞同声从人群中爆发出来,绿帽子的演讲打开了憎恨的涌泉。当韩乔降再次从地上爬起来抢夺话筒的时候,一拥上前的人群把他撞倒,无数只叫从他身上踏了过去。

“那些科学家不相信,我们就是神的孩子,他们宁愿去相信wshi猿猴、猩猩或者类人猿的后裔。我们能把命运交给连猴子和人都分不清的蠢猪吗?”绿帽子在被抛到空中时口中还在继续他的演讲。

几乎全太阳系的人都从电视里看到一个被踩的只剩半条裤衩的男人躺在地上,男人夸张的摆出一个太字型,“韩铁嘴,总长出来了,我们还继续直播啊。”

“别拍我,你搞什么?”这个男人站起身后,半条裤衩也弃他而去,仓惶逃去。

“我的同胞们!”

欢呼声,如同太阳般再次照亮了总长官邸的夜空。欢呼声。

“我很遗憾的告诉大家一个噩耗,几天前,我英勇的太阳神骑士团一支地面部队在一颗反政府武装力量控制的星球战斗中全军覆没,政府失去了三万英勇的将士,人民丢失了三万懂事的乖孩子,而我们的军史上却多了三万英雄。由于这颗反政府武装力量控制的星球是当时M国苦心经营了近百年的偏远星球,其武装力量十分强大,如若再动用太阳神骑士团的地面力量,无疑将会造成更大的伤亡,我们怎能再像以前一样无视可爱士兵的生命?现在统一了,我们怎么还能容忍我们的士兵依旧是那样的出生入死?”

演讲的技巧,就是在必要时候让震撼的效果放大,情绪这个东西是传染的,一旦有一个人欢呼,只有足够的空挡,欢呼便传染一片,而且是几何倍数的放大。

“不能。”雷霆万钧的一句不能,快要掀翻总长府上空的天,路过的飞鸟被震下许多。

“权衡利弊,几天前我命令太阳神联合舰队开赴战场,进行核打击,打击很成功,已将反叛星球毁灭,而这颗星球太偏远,位于太阳系边缘靠近柯依伯带,正好处于地球,土卫六于织女星的直线附近。”

东方泽庶略带伤感的继续说道:“反叛星上的死亡人数无法统计,但是其中一定有不少无辜的平民。但我相信,这是人类最后一次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东方泽庶的演讲技巧又一次得到了良好的效果。

“在此,我要向公众道歉,政府单方面隐瞒了这次战斗的消息,只是不想让那些别有居心的人再次伤害到我们无辜的同胞,让那些反动势力彻底死心也是现阶段我们维护稳定的一项大措。为了不再出现还抱有疯狂妄想的反动势力,我不得不向信任我的同胞隐瞒了事实。请原谅。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一切,我们愿意牺牲一切!我愿意背上这个恶名!”

“为了我们所守护的一切,我们愿意牺牲一切!……”这片天空上已经万里无云,鸟飞尽了。

…………

任航本想在酒醉后不带一点烦恼的吃下这颗氰化物药丸,可是当他东倒西歪的回到房间,从口袋里拿出药丸的一刻,他感觉到自己从未这样清醒过,他看着手里毒药,把所有意念都集中在这颗药丸上,心里只重复一句话,吃下去,吃下去……就这样重复着。

白如墨看着奥莉薇亚,奥莉薇亚也看着白如墨,他们手里都拿着氰化物药丸。

“我要你喂我吃。”奥莉薇亚忽闪着的美丽碧眼里流露出无限的眷恋。

白如墨痛苦的说,“我们还是各自服下吧。我不能亲手喂你吃下这穿肠的毒药。”

奥莉薇亚抓住白如墨的手贴在自己的胸前说:“如果我死在你手下,我想我这一生都会为此感到欣慰的。而这也是我唯一的愿望了。”

“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来一纸赦令,让你可以继续的活下去,我不敢奢望我也可以赦免,我只祈求你……”

“没有你的世界和地狱有区别吗?”

二人争执着到底谁把谁毒死,这个话题很纠结,关系到谁是凶手这个问题,所以要讨论很长时间。

…………

任航看着药丸念咒,白如墨二人在纠缠谁先吃,其他人有的在被窝里哭,有的装醉想延迟吃药时间,不过他们都清楚地知道,天亮前他们都会都会成为冰冷的尸体。他们贪婪的感觉呼吸,感觉心跳,聆听雪光流淌血液的声音。他们自私的想要再看看着人间,这点恶意的拖延,我想不会有人怪罪他们吧。


勇气就是去做你所胆怯的事情,所以生活中没有胆怯就没有勇气。

——一战美国飞行员瑞肯拜克

当任航如同手机震动般的双手捧着一颗小小的药丸快要挨到他的嘴的时候,他感觉到强烈的震动,药丸从他手里的掉了下去。他有点鄙视自己怕死怕到这个地步,他弯腰去捡,可是紧接着他笑了,这震动不是因为他的恐惧,而是因为地震了。

当白如墨和奥莉薇亚终于商定,他们同时将药丸送进对方嘴里的时候,地震了。

当伊文婕琳将药丸包进她从几千朵鲜花中挑出的一朵水仙中的时候,地震了,刚放入嘴中的水仙花在她被抛到墙壁上的时候,也从她口中抛到了地板上。

当白一丁动情的写完N多字的遗书后,终于想起来还未将自己小金库的存款告诉老伴的时候,地震了。

…………

“突发事件!突发事件!”基地的上空都被警报声所笼罩。

已经去除面罩的司徒立在马途的办公桌前汇报道:“长官!要塞那发生了强烈的地震,地震原因还未查明。”

“现在能排除是自然地壳运动吗?”

“据分析,震中是遗迹佛塔,震源距地面仅两公里,而振幅半径52公里。”

“那几乎是整个要塞的面积。”

“是的长官,现在的我们的卫星照片显示,整个要塞正在升起。”

“会是自然现象吗?”

“已经排除自然力量的可能性。”

“你怎么看?这里已经平静两百多年了。”

“我看这和天琴座α织女星的异常信号有关,属下分析可能是某种遥控指令信号。”

“也许揭开谜底的时间到了。”

“长官,还有一个事情,白如墨他们还没有死。”

“这种事情现在提起来有意义吗?人类正站在命运的交叉路口,你现在还顾及几个人的刑罚。”

“是,属下这就带人去要塞那边。”

“小心点,我并不像东方总长那么乐观。”

“属下明白。”

…………

司徒一行人赶至要塞外,眼前的景象他们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整个要塞如同一棵疯狂生长的大树拔地而起,方圆50多公里的土地快速的隆起,需要百万年的造山过程在这里仅仅需要几小时。

司徒向马途汇报,他们在这里手足无措,只是在安全距离外看着一座山在生长。马途告诉他,“面对一个领先我们几万年甚至几亿年的种族时,最好的选择是等待。”

要塞的生长终于结束了,现在的要塞就像平地长起的一棵大树,直径50公里的岩石大树。

司徒带着他的人一步一步慢慢靠近这所已经被抬到天上的要塞,抬头看看,司徒怎么也无法相信这近1000米的空中要塞是几个小时内长出来的。

本来应该是灰色钢铁城墙的地方已经被潮湿冰凉的深层土壤所代替。

“1组外围警戒,2组跟我上前去,探测组干活了。”

士兵们带上了防毒面罩,将自己密封在隔离服中。探测组熟练地拿出各种特侧设备忙的不亦乐乎。此时大树根部,司徒的面前,传出了金属嘎吱的摩擦声音,一块高四米宽五米岩石从大树中裂开慢慢的压向司徒,司徒躲开下压的岩石,一个大门向众人敞开。

…………

任航逃出那种房子的时候看到其他人已经在安全的空地上了,任航心里狂笑,你们不是要慷慨就义吗?跑的比我还快。

“突发事件!突发事件!”基地的上空都被警报声所笼罩。

任航笑嘻嘻的对白如墨说:“突发事件,我们还自杀吗?”

白如墨很尴尬的转开话题道:“突发事件,意味着要有新命令。”

任航心里把白如墨从头到脚鄙视了一遍。装,真能装!

此时也有几名士兵持枪赶来,“马长官让你们过去。”

…………

“小白,你们运气很好,织女星出大事了,你们的事情就先搁一搁吧。”

白如墨敬礼道:“长官,敌袭吗?”

“但愿是问候,这几天发生了一点事情……”

…………

任航插嘴道:“这拯救者地基所在的织女星和那个天琴座α织女星一定有什么干系?”

马途、白如墨等人狠狠地看了一眼这个打断他们谈话的人,然后马途继续讲述东方总长的演讲,奥莉薇亚悄悄的告诉任航:“正真的织女星是在天琴座,这里叫织女星不过是个代号。”

任航心里大声叫冤,“这点知识我还是知道的啊,我是战舰驾驶员啊。”不过任航还是做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马途如同东方泽庶灵魂附体般演示完他的演讲技巧后继续说,“这里是编号1639XTY34号行星,基地组建初期,东方旭总长命名这里代号为织女星。其实这里之所以成为联合政府最重要的秘密,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马途满意的看到面前八张摇动的茫然面孔后说:“联合政府能够完成如今的丰功伟绩,统一人类,使用的大部分先进科技都是依靠在这里对未知文明遗迹的反研究。”

任航的茫然表情是发自内心的,可是其他几个人完全是出于掩盖自己曾就对这方面有过调查的痕迹,对于织女星秘密任何不轨行为都是要判罪的。

“织女星遗迹可以说是联合政府的基石。”

“长官,我们还没有资格掌握这些机密。”

“你们不是已经死了吗?”马途老脸调皮的笑着,“不过,我个人看来这个织女星将是人类的灾难。”

任航再次插嘴:“马老头,你的话再也不能相信了,你说说看你是根据什么判断的?”

马途很忧虑的说:“织女星的众多未解科技中有一种技术……”

一声报告打断了马途的话,“进来。”

“长官,探索小队失去信号。”

“我知道了。”不出所料的表情,“有没有最后的视频信号?”

“有。”

“播放司徒的信号。”

…………

马途办公室的电视墙上,一个晃动画面里有一个镶在山壁上高四米宽五米的大门,大门里一片漆黑。

“各单位注意,我们准备进入。”

“长官,我们是不是向基地请示一下?”

“我们来这是干什么的?执行命令都需要请示吗?”

大约三十多人鱼贯而入,战士们手持激枪,半蹲着,一步一步小心的迈向大门。司徒走在最前面,当他跨进大门的时候,头顶突然亮起了强光,司徒敏捷的作出反应跳出了大门,在门外观察了一会说:“可能只是感应灯光。继续前进。”

确实如司徒所料,他每每前进一步,头顶就会有光照亮,可是这光仅仅只能照射到身前一步的地方,两步外还是黑暗一片,从头上射出的白光很强烈,可是都被地板和通道的四墙吸收了,丝毫没有光反射到前面,要想看到里面有什么只能走进去。

“继续前进,保持队型。”司徒面罩顶部的摄像头转向了队伍后面,队伍最后一名士兵将最后一只脚迈进了通道。那块倒下的岩石快速的向内合了起来。

雪花点占领墙面,电子杂音占领了马途的办公室。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老子

白如墨对马途说:“长官,无法找到入口,是否使用破坏手段寻找入口?”

马途说:“不要徒劳了,若是有缘,自能进去。”

任航四处看看:“这里好像就是在视频里司徒他们进去的地方,你看那棵树,还有那个的大石头。”

马途说:“我们当然能确定他们信号消失前的位置啊。”

“长官,感谢您还让我们这些重罪之人有戴罪立功的机会,不管怎么说谢谢您还让我们活着。”

“看!”众人喊道。

那块挡住了通往黑暗洞穴的岩石在金属摩擦的刺耳杂音下,再次徐徐落下。

马途说:“咱们进去吧。”

伴随着白如墨一步一步往前走的脚步,头顶上的光慢慢照亮了黑暗的脚下。任航被安排在队伍的最后,同样,当他进入大门后,那岩石又合上了。任航摸摸通道的四周,冰凉的金属质感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由于看不到前面是什么情况,一行人只好就这样走着,渐渐出现了若干岔路,这些分开的通道或宽敞些,或更狭窄些。他们决定,选择更宽通道。

也不知走了多远,当白如墨向前迈出的右脚刚刚落在地上时,前面,不再仅限于他的头顶,一排排灯光先后亮了起来。这是一个广场,广场的中心有一个粗大金属圆柱与上下相连,这应该是连接上下层的通道。

马途问道:“有没有司徒他们留下的痕迹?”

白如墨蹲下在冰冷的金属地板上摸了摸,“这里没有积一点灰尘,而且表面很光滑,很难看到什么痕迹。”这个广场足有1平方公里多了,广场的边缘还能看到很多连接出去的通道。

任航抬头看看上面,刺眼的光线是他无法准确判断上层距离。“这一层有二三十米高吧。”

马途说:“我们从外面测量的结果是,要塞被抬高到1024米的高度,我们所处的地上第一层有二三十米高,那到顶层的要塞就大约有两百五十多层,两百五十多层面积50平方公里的建筑。”

白如墨说:“如果要找到司徒他们只有去顶层了,我想他们也应该回去顶层的。250个50平方公里,在没有辅助设备的情况下,能找到他们一点可能性没有。”白如墨看看自己手腕上已经修复的信号发生器,在这里他们带进来的电子设备全部失去了功能。

马途接口说道:“我们来这里并不是要找到他们,我们来是要揭开这里的秘密,就算死我也要看看这里有什么。”

白如墨一人当先,走到连接处,仔细的寻找入口。

…………

“这升降通道根本没有门啊!”众人围着这通道半天了。

就在大家快要放弃的时候,通道的金属壁上显出一道门,门内挺宽敞,足够容纳百余人了。白如墨他们进入通道后,那扇门自动关闭了,升降通道内没有任何可操作的面板。

众人在这里安静的等待了一会。“我们就困在这了?”任航不安的说道。

“嘘……你听有声音,我们好像在上升,也许是下降。”奥莉薇亚贴在金属壁上仔细的听着。

任航也贴在金属壁上说:“是有嘎吱的摩擦声,可是我们怎么一点感觉没有?至少有点超重失重的感觉吧。”

任航话音刚落,伴随着摩擦声的消失,那扇门又打开了,一片门外黑暗,白如墨跨出门外,可是那自动感应的灯光并没有亮起来。

“如果这层和我们刚才看见的第一层是一个结构布局的话,这里也应该是一个广场。”白如墨说着拿出强光射灯向头顶照去,可是光依然在一米外就被黑暗吞噬了。

白如墨回到升降通道里,“外面很黑,没有那种感应灯光,同样的,我们携带的光源也只有1米的能见度,安全起见,我只是走了十几米,没碰到任何障碍,可能和第一层一样,这里是个广场。”

马途说:“既然我们能进来就不用担心事情不会发生。只是不知道是福是祸。”

升降梯的门反复几次开关,每次白如墨出去都被黑暗赶了回来。

涵养很好的白如墨也有了些烦躁,“这TM的外星电梯喜欢玩人啊。”

任航用无所谓的口气说:“很可能是上上下下的享受。”

当白如墨再次被黑暗赶回升降梯的时候,众人失望的表情中参杂了一些别的情绪。一声大吼,酒鬼跳起撕住了马途的衣领,“这就是你要来看的秘密?为了你的好奇心要我们在这里不明不白的死在这电梯里?”

白如墨和任航同时跨步上前,隔在了二人中间,白如墨将酒鬼压在了金属墙壁上,对着酒鬼的耳朵怒喊着:“酒鬼,注意你的举止,马途是高阶长官。”

“呸”。酒鬼将一口浓痰啐在了地上,“小白,到现在你还用那套?你们还想从这出去?让你的长官见鬼去吧,他在这就是个老头,两次想杀死我的糟老头,现在时他第三次想把我们全都弄死。”

酒鬼已经和白如墨扭打在了一起。任航笑嘻嘻的在旁边看着,对马途说:“老头,我是不是也应该恨你啊?”

升降梯的门关上了,奥莉薇亚和白一丁上前给白如墨助拳,伊文婕琳,烟鬼,半瞎上前拉架,任航和马途像在看一部无聊的电影一样死还没有投入任何的感觉。

作为攻击性质的特工,酒鬼的搏击技巧很是了得,奥莉薇亚这样的研究型特勤人员还有智囊型的白一丁简直就是在给白如墨帮当忙,而且还有三个在拉架的人,场面很乱。

战斗持续到那扇门再次开启的时刻。扭打在一起的八人保持着高难度的动作,就连腾空的烟鬼也在半空中漂浮着,八人像是照片一样凝固着,他们的眼睛同时看向了门外,依旧的黑暗像是新回合开始的钟声一样,命令他们继续打架。酒鬼回头继续着他的战斗,酒鬼轻而易举的击中了白如墨的脸颊,这让酒鬼也不由一愣。他继续顺着白如墨的目光,看向黑暗的门外。

门外依旧是没有深邃的黑暗,而在黑暗中传来了脚步声。这声音阻止了他们的扭打。


当那个模糊地人影越也来越像清晰地时候,任航嘴巴里开始有了咸味。

“远翼!”

任航跑向了那个人影,马途面前被任航带出一阵风。“下雨了?”马途摸摸自己被溅湿的脸心道。

任航死死地勒着郑远翼的脖子,咬着牙说:“你TM还活着啊!”

郑远翼嘿嘿的笑着:“草,大哥我活的好好地。”

“远翼,你怎么会在这?那个怪胎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二人亲热的走到升降体内,郑远翼向大家打招呼,当他看到马途的时候一愣,“马老头?你不是死了吗?”

马途笑嘻嘻的说:“你不是也死了吗?”

哈哈……

原来马途的手下发现了二人的踪迹,已经派人去逮捕他们,可是却只发现了昏迷的任航,当时任航已经快要死了,而且是受到了严重的感染,有些像中毒的症状,经过几天的抢救,任航才慢慢恢复,当任航恢复意识的时候,入侵任航身体的病毒神奇般的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任航的身体机能也没有一丝后遗症,这些事情当时并没有告诉任航,同时马途等人也判断和那怪胎扭打在一起的郑远翼可能已经死于那种病毒。

任航急切地问着:“快给我说说你后来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你了?你是不是和我一样……马老头你刚才说我中毒了?”

“我确实也是大病了一场,不过还没到要命的地步。”郑远翼亲热的挠着任航的头发,这让任航很不好意思,可是他太思念他的大哥了。

任航不断地追问着郑远翼的遭遇,郑远翼也在耐心的解释着,“其实我也是昏迷了过去,不过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要塞里了,那时候要塞还在地上。我还去了那个有肉汤的老宅子。在那休息了一段时间,那里的食物足够我吃了好多天,随后我就在筹备如何把你就出来,可是你知道我最多只是靠近了马老头他们的基地,他们的戒备十分的森严,我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那些日子我以为你已经挂掉了。”任航口无遮拦的说着。

郑远翼也毫不在乎的说:“是差点挂了,对了老马头,你是什么来头?还有,这个白如墨少爷,不对劲啊,你怎么穿着军服?”

任航的无数疑问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无情的被郑远翼的一串问号打断了。

白如墨擦擦嘴角的血,看看酒鬼,此时酒鬼已经乖巧的立正站在一边,他们都知道郑远翼意味着出路,至少酒鬼想要维纳渺茫的生路留一点余地。

任航搂着郑远翼,趴在他耳边说:“这几位大爷都是TM的政府栋梁,你我不过是卷入了一场他们的小小误会。”任航尖细的声音嘲讽着那些差点害死他们的人。

马途,白如墨等人无奈的笑笑,任航继续说道:“这说来话长了……”

这些天以来他悲哀的意识到除了郑远翼,他的苦水还能倒给谁呢?任航和郑远翼亲密的扭在一起,四只粗壮的胳膊交缠着,任航刚要继续他的诉苦会,还没等任航激动地想要调侃嘲讽马途和白如墨他们一番,那扇升降梯的门无声无息的关上了。

升降梯里回响着金属的摩擦声,此时升降梯已经不再是先前的无声无息般的运转,刺耳的金属嘎吱声音打断了任航的诉苦大会。

升降梯的门再次打开,门外虽也是漆黑一片,可是已经能看到点点的光亮,众人走出升降梯,这些点点的光亮就像指北的极星一样给众人了方向。

众人走出升降梯,升降梯的门不知何时关上了,任航突然发现那粗大的升降通道仅在眼前消失了,他急忙上前寻找,头撞在了升降通道原来的地方。

“嘶!”任航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一撞刚好在前额,他几乎跑过去的,撞得他满眼金花。众人也被任航的惨叫吸引过去

“看!通道不见了!”酒鬼看向任航的方向也惊道。

任航慢慢的摸摸撞到他头的东西,他绕了一大圈回到原点,这东西分明就是那个升降通道,任航前后左右各个方向的看着已经消失的升降通道。

白如墨也仔细的绕着看了看,“通道外壁显示的图像已经将通道融入四周的画面中了,这是一种隐形显示墙,就是变色龙那种原理,不过能让人在任何角度和这么近距离也看不出来 确实高超啊。”

任航自尊心很受打击,尤其是被白如墨说出来,任航拉着郑远翼的手站起身来说:“要不是我先踩了雷,说不定有些人还能撞死在这呢。”

马途说:“别说那些没用的话了,如果他们要困我们在这里,还会让我们上来吗?一切随缘吧。织女星人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情。”

酒鬼冷笑道:“老马,你对织女星的崇拜不是一般两般了啊。”

…………

奥莉薇亚说:“如墨,你看这里像不像是浩瀚的星空,我们还能回去吗?”众人站在这层的中心,黑暗的四周和点点的星光看上去确实像浩瀚的宇宙一般,奥莉薇亚感觉到她在飞回土卫六的飞船上,站在船舷上,透过大幅的观察窗看着美丽的宇宙,站在她身旁的白如墨正挽着她的手,轻轻摩挲着。

白如墨说:“奥莉,我们要为政府为人民付出一切,生命算什么?爱情我都可以付出,但愿这里的事情能有个好的结束,我只求能和你在太阳系的一个角落苟活。”

奥莉薇亚把自己埋进了白如墨宽阔的胸膛里,眼泪止不住的流着,她知道,她爱上了一个为了信仰可以抛弃生命,割舍爱情的男人,这个男人十分可爱,也十分可怕。

四周的星光突然消失了,众人一下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人们的呼吸声瞬间被放大了数倍,填充了原本美丽的星空,与恐惧的黑暗绞缠在了一起。

突然,升降梯旁,广场的中心,众人的中心,奥莉薇亚的身边出现了一点极小但是极强的光亮。众人都是噌的一下跳开了数步,这突如其来的光亮吓坏了不少人。

众人看着光点,光点照耀着众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白如墨就在刚才一瞬间用自己的身体将奥莉薇亚挡在了身后,此时奥莉薇亚挣脱了白如墨的保护,从白如墨的身后走了出来,走向了那个光电,嘴里轻轻的说着:“如果能和你在一个小村庄厮守就好了,可是那是绝对的奢望,如果我们一定要……”奥莉薇亚咬着自己的嘴唇没有让眼泪再次掉下来,“还是让你记住我最闪耀的美丽吧。”奥莉薇亚就这样神志不清般的走向了那个光电。

“危险!”任航,白如墨众人喊道,可是谁也没料到奥莉薇亚居然会冒险去碰那个光电,当他们发现奥莉薇亚要干傻事的时候已经晚了。

奥莉薇亚轻轻抬起张开手掌,将光亮放在手心里,也就这样光亮越来越大,眼看就要将奥莉薇亚全身笼罩在其中了,白如墨喊叫着,用力的想要甩脱抱住他的白一丁,拉住他的马途,揪着他的伊文婕琳……

光球马上要侵到奥莉薇亚的脸颊了,原本浑圆光球的上下开始向中心压缩,慢慢变成一个椭圆,光球水平的边缘已经开始了龟裂,这个能量球要爆炸了,奥莉薇亚在耀眼的光芒中露出一个闪耀足以盖过她身边强光的美丽微笑给白如墨。在光球边缘撑破的瞬间,几个人逃开了,白一丁,马途,伊文婕琳惊恐的站在原地,郑远翼也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白如墨冲向了光球,任航扑到了奥莉薇亚,光球爆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