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十三卷 第五章

张单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吉星文看群情终于平息下来,笑道:“上峰要我们撤退到良乡。”

良乡位于北平西南二十公里,是北平的西南门户,自秦朝建县以来,因“人物俱良”而得名,自古就是商贾云集之地。

梁中国疲惫的捡起军帽慢慢把军装的扣子给系好,然后叹了一口气低着头有气无力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所有二一九团的士兵人人都是垂头丧气,他们极度失望,自己苦守宛平城十九天,居然上峰的一道命令就使他们的努力付之东流,不少人对北平当局失望至极。

吉星文又何尝不是如此,但是吉星文是个把军令看做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的人,不管上峰下了什么命令,自己就一定要执行。

吉星文叫了一位传令兵,前者命令后者把防卫卢沟桥的十五连和祈国轩的排通通叫回宛平城准备撤退到良乡,那位传令兵领命而去。

大约二十分钟过后,秦海夺和祈国轩他们与传令兵一行人在来到了宛平城的城头,梁中国抬起头一看,只见回来的二一九团的士兵只剩下他的师兄秦海夺和祈国轩,还有祈国轩排下的几名士兵寥寥几人而已,十五连的人除了秦海夺一人以外竟然无一人回来。

梁中国站了起来跑到秦海夺的面前,前者按着后者的肩膀问道:“师兄,十五连怎么只剩下你一个人,其他的师兄弟呢?”

秦海夺鼻子一酸,哽咽道:“中国,我的连除了我一个人,其他的师弟全部战死在卢沟桥为国捐躯了。”

梁中国大吃一惊,向后倒退两步,强自忍住泪水怒吼道:“小鬼子,你们害死我爹娘,今日又杀死我的师兄弟,此仇不共戴天,来日我必要你们加倍偿还!”

肖臻安慰道:“梁中国,这仇我们是迟早要和小鬼子算的, 不是现在,我们眼下还是先撤退到良乡吧。”

秦海夺问道:“团座,难道我们真的要撤出宛平城和卢沟桥吗?”

吉星文淡淡道:“军令如山,我们这些军人一定要遵守军令,否则军队会成何体统。”

秦海夺怒道:“团座,上峰这么做不是在卖国吗?这和九一八事变有什么区别。”

吉星文反对道:“秦海夺,我们虽然撤退了,但是宛平城和卢沟桥不是还有保安部队驻守,这怎么能一样?”

秦海夺道:“团座,现在我们面对已经不是日军一个联队的兵力,而是几万日军,仅凭保安团的部队怎么可能守得住。”

吉星文没有回答秦海夺的话,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喊道:“全体集合立地站好!”

秦海夺嘴巴一动还想说话,梁中国把手按在秦海夺的肩膀上,轻叹道:“师兄,大势已去,你就不要再说了,我们执行命令吧。”

秦海夺望着梁中国还蓄满泪水的眼睛,前者愣了愣,最后后者什么话都没有说排队去了,驻守在宛平城的二一九团的士兵是无精打采排好了队形,吉星文见状怒道:“弟兄们,你们这是干什么,我们只是奉命撤退,不是丢失了宛平城和卢沟桥,你们都给我把精神给我打起来!”

所有二一九团的士兵腰杆都是一直,强行打起精神,吉星文道:“弟兄们,大家给我把我国名革命军的陆军军歌唱起来。一、二、三开始!”

于是所有二一九团的士兵齐声高唱道:“风云起,山河动,黄埔建军声势雄,革命壮士矢精忠。金戈铁马,百战沙场,安内攘外作先锋。纵横扫荡,复兴中华,所向无敌,立大功。旌旗耀,金鼓响,龙腾虎跃军威壮,忠诚精实风纪扬。机动攻势,勇敢沉着,奇袭主动智谋广。肝胆相照,团结自强,歼灭敌寇,凯歌唱。”

嘹亮的歌声在宛平城的上空飘荡,吉星文领头跑下城头,所有的二一九团的士兵紧紧的跟在吉星文的后面,吉星文跑到城门下打开城门率领着自己团下的士兵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苦守了十九天的宛平城和卢沟桥撤退到了良乡。

一九三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二一九团的这群抗日雄兵就这样黯然的离开了自己的阵地没有实现与宛平城和卢沟桥共存亡的诺言,这并不是他们贪生怕死只是世事无奈很多事情都不能凭着自己的意愿来办,他们心中的无奈实在是一言难尽与人难诉。

从一九三七年六月起,驻丰台的日军连续举行挑衅性的军事演习,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夜,卢沟桥的日本驻军在未通知中国地方当局的情况下,径自在中国驻军阵地附近举行所谓军事演习,并诡称有一名日军士兵失踪,要求进入北平西南的宛平县城搜查。中国守军拒绝了这一无理的要求。日军开枪开炮猛轰卢沟桥,向城内的中国守军进攻。中国守军第二十九军三十七师二一九团奋起还击,掀开了全民族抗日的序幕,史称“七七事变”又称“卢沟桥事变”,倘若说九一八事变时让中国局部抗战的开始,那么卢沟桥事变是至此日本开始全面侵华,抗日战争全面的爆发。

不幸的是卢沟桥事变最终由于二十九军高层的妥协,于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二一九团的团长吉星文奉命将卢沟桥防务移交给地方保安部队,就在二一九团撤离的数小时后,卢沟桥和宛平城失守,卢沟桥事变以中方的失败而告终划下句号。

二十六日晚,日本十五军司令官布直源沼向宋哲元发出最后通牒,限二十九军于二十七日正午以前撤出北平,被宋哲元严辞拒绝。宋哲元这时才从和平的美梦中清醒过来明白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二十七日,宋哲元召开军事会议,准备在八月一日发动进攻,冯治安三十七师会同赵登禹一三二师主力攻丰台,张自忠三十八师攻天津海光寺。

日军先发制人,于二十八日向二十九军发起进攻,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日本十五军司令官布直源沼也来到平津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二十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一、第十一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一万人,在一百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西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二十九军第一三二师、三十七师、三十八师发起全面攻击。第二十九军将士在各自驻地奋起抵抗,谱写了一首不屈的战歌。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二十九军驻南苑部队约八千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一千五百余人浴血抵抗,第二十九军副军长佟麟阁、第一三二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在日军的进攻下,南苑、北苑、西苑、通县等地均发生激战,二十九军仓促应战,局势非常不利。宋哲元现在面临两难选择:平津地区无险可守,日军拥有优势兵力,又占了先机,此战二十九军不但难操胜券,而且连老本都有可能赔上;如果撤退,丢失平津责任重大,无法向南京、向国民交代。且在宋哲元正犹豫不决之时,噩耗传来,南苑的二十九军军部遭到日军主力攻击,副军长佟麟阁、一三二师长赵登禹阵亡,军部直属部队和一三二师寡不敌众,被击溃。南苑丢失,二十九军防线被拦腰砍断,危在旦夕。

正好蒋介石发来电令,让宋哲元撤到保定,宋哲元此时保存实力的心思很重,于是按照国民政府军事委员长蒋介石的做法来办,命令绝大部分的二十九军撤退保定放弃北平。

然而撤退的消息此时在良乡的二一九团的吉星文他们还不知道,他们于二十六日撤退到良乡后就原地待命,当梁中国他们听到宛平城和卢沟桥失守的消息后,所有二一九团的士兵全部哭了,他们哭的很伤心,他们都不是贪生怕死的孬种,他们深深对不能战死在卢沟桥和宛平城而感到愧疚,他们觉得自己是一些说话不算数的人。

梁中国的第一反应就是一拳捶地,地面居然深深的凹下了一块,但是梁中国的手还是渗出了血迹,皮也破了,仰天念道:“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他娘的,今日的宛平城就是昔日的沈阳呀!”

这是一首写在临安城一家旅店墙壁上的诗,公元一一二六年,金人攻陷北宋首都汴梁,俘虏了徽宗、钦宗两个皇帝,中原国土全被金人侵占。赵构逃到江南,在临安即位,史称南宋。南宋小朝廷并没有接受北宋亡国的惨痛教训而发愤图强,当政者不思收复中原失地,只求苟且偏安,对外屈膝投降,对内残酷迫害岳飞等爱国人士;政治上腐败无能,达官显贵一味纵情声色,寻欢作乐。这首诗就是针对这种黑暗现实而作的,它倾吐了郁结在广大人民心头的义愤,也表达了诗人对国家民族命运的深切忧虑,梁中国念这首诗表示对北平当局的不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