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七十二章 误埋

zjl0503 收藏 3 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你们两个的,那边的发现个空屋,里面好东西大大的!咱们一块搬走,一起发财的干活!”赵威龙颇有回事的和他们比比划划。那两个鬼子一听就来了兴趣,这可是桩大买卖,与抢几个小鸡可是不可同日而语;他们以为定是对方害了哪个老百姓的全家,并随后有了重大收获;因为这是他们惯用的卑鄙恶劣手段。

他们高兴的随手将两个小鸡扔在地下,两个小鸡在地上扑打挣扎着;见此情形,刘强上前一步,拔出腰间的指挥刀,随手砍断了绑小鸡的绳子,将两个小鸡“松了绑”;两个公鸡“咯咯”的欢叫着回家了。然后两个鬼子兴致勃勃的随着赵威龙走了。一直走到将自己糊里糊涂送到了黄泉不归路,才知道自己刚才只不过是做了一场黄粱梦。

轮到史铁柱和郑刚出外了;留守的赵威龙和刘强便找了些小石子,双双坐在土炕上面对面下起了“五道”这种游戏。鬼子的两枝三八大盖就放在他们身后,尸体则扔到了对面与他们仅隔着灶间的西屋地上。

史铁柱和郑刚运气不太好,转了半天也没达到目的;主要是赵威龙用过的“伎俩”他们“不屑”于用,而一时间他们又想不出新的花招骗鬼子过来,就这样转来转去转了能有一刻钟。

谁都有灵光一闪的时候,看着一家院子里凉的衣裳,从不多言的郑刚突然计上心头,不禁拉住史铁柱窃窃私语;史铁柱一边听一边面现苦色并为难的摇头,说那样以后我还怎么样做人啊?未了,郑刚道话已至此,你看着办,反正我就这个法子,你要是有好法子就按你说的来。

原来郑刚想让他扮成女人,勾引鬼子上钩;身为堂堂正正男子汉的史铁柱听了一开始当然将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似的;可两人再往下大眼瞪小眼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更好的办法;看着满大街的鬼子得意洋洋的走来走去,史铁柱就气不打一处来:“娘的,只要能干掉他们,别说装女人,就是当女人我也认了。”事情就这样说定下来。

他们走街串巷,趁人不备,先偷了一套女人的衣裳及女人的围巾,再去商店买了点女人用的胭脂,然后找个无人之处,郑刚经心的给史铁柱化起妆来。

很快,离武工队临时“总部”,也就是那所空房子不远的街上,一个“女子”头捂得严严实实的大摇大摆走了出来,间或间还不断的停住脚步左顾右盼,见鬼子就挤眉弄眼,翘首弄姿;这个女子虽说不上明眸善睐、秀色可餐;可勉强和款步姗姗甚至于婀娜多姿能沾些边——史铁柱本来又瘦又高啊!

赵威龙和刘强正等得焦急,听外面传来了动静,两人赶紧往门后藏好;远远的,见一个女子一扭一扭走了过来,两人不禁面面相觑: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待紧捂着脸的史铁柱一个箭步跨进门,并露出了尊荣后,他们不禁吓得发出了“啊”的一声,刘强更是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赶情这一会儿没看住,这小子让谁给弄变态了?

史铁柱停也未停,径直奔土炕上坐下,然后给赵威龙和刘强使个眼色,两人才看见,他身后远远跟有两个色狼。

眼望体态轻盈、袅袅婷婷的“佳人”坐在土炕上,那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直朝他们放着电,两个鬼子兵早就忘乎所以了,他们争先恐后的扑了进来。

“扑腾”、“嘎吱”色欲熏心的两个鬼子兵被躲在门后的赵威龙和刘强轻松的给解决了;一个被刘强用利掌砍了后颈,软绵绵“扑腾”一声倒下了;另一个被赵威龙的铁拳打得骨骼尽碎,直发出“嘎吱”的响声。

打扫完临时战场,将两个鬼子的尸首挪到另一个空屋后,赵威龙和刘强轰笑着:“老三还有这个‘绝技’哪?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取啊!”

史铁柱故意忸怩着,细着嗓子道:“人家还没对相呢,这若是传出去还让人家怎么做人嘛?”

只把其他人笑个前仰后合。赵威龙笑得捂着肚子直问是谁的高见,史铁柱哭笑不得的拉过郑刚:“还不是这个该死的!”

“这主意不错,简单实用,对付鬼子最见效,真解燃眉之急啊!”赵威龙直赞不绝口,“我和刘强正为这事发愁呢?以后就这样了!”


于是,再往下就由史铁柱独自出去钓鱼,其他人在屋守株待兔;史铁柱总是不负重望,每次总能钓回来一、二、三个不等的“大鱼”;赵威龙则带着其他师弟照单全收;不久,就干掉了十多个鬼子,搞到了十多枝枪。而在后来,赵威龙嫌杀戮太重,有些不人道主义,毕竟他们目的只为搞枪;所以后来上钩的五六个鬼子他们就没有杀死,而是只让郑刚点住了他们的哑门穴,使他们动弹不得,被一同扔在了东面装满鬼子尸体的空屋子里。

“常在河边走,早晚要湿鞋。”在干掉和点住二十多个鬼子后,在他们身后的墙壁上整整齐齐摆放了二十多枝三八大盖后,他们终于还是出现意外了。

最后钓上的这两个鬼子,属于色中饿鬼型的,在人家“史大姑娘”扭动腰肢还没走到屋子之前,就被他们两个在这所院子前给截住了;其中一个更是迫不及待伸出了肮脏的手,然后一时间愣住了:“怎么回事?飞机场?太平公主的干活!”

史铁柱一看事情暴露了,只好前面一个重拳,后面一个飞脚就把他们当场给解决了,可后面那个在临死前还是发出了求救信号,手里的三八大盖“呯”的一声冲天响了起来。

这里不能呆了,再呆下去无疑于麻子照镜子——自找难看,他们只好迅速的将枪打好包,然后急急忙忙的离去。

听到枪声,很快有鬼子来到出事地点,发现空屋内自己的人,竟然被人悄无声息的干掉了这么多,一时惊呆了!带队的少尉看着房子内堆得高高的鬼子尸体,足足呆若木鸡的盯了十分钟;后来在身后一个鬼子的拉扯下,他才回过神来,他恼羞成怒的拔腰间的指挥刀,“啪”的一声将门口那破碎的门劈为两半,然后下达命令:“追,赶紧追的干活,不抓到凶手死不罢休。”

“长官,这好像是武工队的杰作?”旁边一个鬼子提醒道。

“笨蛋,你以为我看不出来,赶紧给我出去抓?”这个习惯于颐指气使的家伙,习惯性下命令道。

“长官,到哪里去抓?听说他们个个神通广大,个个都是神枪手?”鬼子兵只好再次提醒这个少尉,心里则直骂当官的怎么都是实心的木头脑袋瓜子?

鬼子少尉闻言直觉后背冒出一股凉气,他赶紧摸了一下颈上;还好,吃饭的家伙还在;那么,他可不愿意就此将它丢失,于是他赶紧下达了离开的命令。

回去后鬼子们没有声张,而是找了个马车,带来些伪军,由伪军将死鬼子一个个抬到马车上,将死去的鬼子们拉走,找个地方埋了。


可他们不知,他们实在是辜负了武工队员们的一片好心——这里有近一半是活的、有气的家伙啊!只是被点住了穴道而已。鬼子们哪知道啊?以为不可能有活的了,不分青红皂白一并就给埋地下了。

只是在埋人的过程中,站在一旁看伪军忙忙碌碌挖坑埋人的鬼子们,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总觉得好像有阴魂不散的鬼子,一直在瞪着眼睛看着他们,他们以为是错觉,也没当回事;一个叫山下的鬼子气得从一个伪军手里抢过铁锹,顺手还给了躺在地下的一个鬼子一板锹:“八嘎,我说又不是我弄死你的,你总瞪着我干嘛?看得我心慌,你给我把眼睛闭上!”

那个鬼子怕再挨一下,同时也是为了给同伙暗示,连忙把眼睛闭上了。

“哟西,这才是听话,不然我把你暴尸野外,让你做孤魂野鬼。”这个鬼子满意的说道,转身让伪军继续作业。

望着十多个伪军忙忙碌碌的在那儿端着铁锹挖坑、抬人、扔到坑里,躺在地上活着的鬼子们可是吓得心胆俱裂、万念俱灰了!他们在心里不停怒喊着、呼天抢地的嚎叫着:“拜托各位阁下,各位大大,你们谁上来检查一下,我是活的啊……”

可是他们就是焦急万分也没办法,他们丝毫动弹不得,只好眼睁睁看着其他鬼子和伪军们把那无情的黑土一点点扬到自己身上,直至膝盖、腰背、脖子、直至最后的脑袋瓜子。没有人发现他们一直在喘气,也许有伪军发现了,也没声张,他们被一锹一锹的活埋了


武工队将缴获的枪和子弹等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藏好,然后往钱老大夫家方向走来,准备和钱老大夫告别后就回去了;可是在他们藏好枪后,没走多远,就又遇见了一件让人愤怒至极的事——这很正常,在鬼子统治的地方让人气愤的事,每天发生的太频繁太多了,可以说时时刻刻都在发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