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七十一章 坚信不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此时正在给老人家捶后背的刘强在一旁有意无意的说道:“呵呵,老爷子,也就是你孙子这样,这要是换做别人不挨枪子才怪?”确实,在那个年代敢公然背叛革命,真是胆大包天!而竟然又没受到正义的惩罚,更让人感到奇怪。

“你说什么?你在讽刺我,我……”老人气得直哆嗦着,说不下去了。

“不,不,我说错了。”刘强忙不跌说道,手上加了些力道,以示愧意。

吴畏老爷子缓了一口气又说道:“我就盼你们来呢!去,给我好好教训他一顿,不听话的话,给我剁掉他一只手,看他还敢不敢当伪军;实在不行,脑袋瓜子也行,就是不能干反革命!”老人咬咬牙,他已狠下心要大义灭亲了,因而大义凛然的继续说道, “赵队长,求求你赶紧去,现在就去,趁着我还有一口气;我要看到他回心转意,不然我死不瞑目。”

赵威龙听了忍不住全身热血沸腾起来,多好的老人啊!这么大年纪的老人,是受不了如此伤心的刺激的,他实在不忍心再让老人这样难受下去了。而此时,他已对吴庭旺叛变投敌行为有了新的结论,而且他确信自己是准确无误的。

赵威龙不忍让这个老人家就此气坏了身子,他想了想就点拨道:“老人家,你听我说句话,你定是看过不少戏吧?知道‘敌中有我,我中有敌’这句话吧?”

老人听了愣住了,“你小子什么意思?这个、这个……难道说旺儿他是?”他有些不相信的问;心中可是渐渐重新燃起了对生活的希望。

赵威龙对着他老人家微笑颔首,证实了他的想法。

老人不相信的抬头又想了半天,再将他孙子吴庭旺这阵子的行为一遍遍过滤,思前想后,最终拍了一下大腿:“对呀,我这老糊涂,人家有纪律不让说,我怎么还猜不出来?真是越老越糊涂!我说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变就变了?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太了解他了,按说打死我,我也不信他是软骨头!”他如梦初醒,滔滔不绝的说;并一把推开被子,一下子从炕上坐了起来,萎靡不振一扫而光,精神头也马上来了。

“坏了,他媳妇气得回娘家了,昨天还捎信来说可以休了她了;我得赶紧去给解释清,去晚了,这么好的媳妇儿可别再许配给别家!”老人一边说着,竟然一下子从炕上跳到地上;他急不可待的走到门口,想想又转过脸向武工队保证道,“到了自己家,你们别客气,自己做饭吃吧,我得赶紧办大事去……你们放心,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向别人说我孙子,这个让我老人家光荣和自豪的秘密身份的!”老人家说到这里竟然不再管武工队员们,他一边自言自语,一边乐颠颠的自顾自的就走了。


赵威龙之所以敢确定吴庭旺是假投敌,缘自于和他的接触;他绝对相信他是东北的一条硬汉子,绝对属于有血性、有骨气的中国人!绝对属于头可断、血可流,志气不可无的那种;因此上他如此轻易投敌,自然而然倒令人怀疑其真正的目的了。

而且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游击队苏义国队长就这么放他走了?让他明目张胆的投靠伪军,其中没有猫腻才怪?

事实果真让赵威龙猜准了,柳树村根据地建立后,松岭子乡那里就是最前沿阵地,是距柳树村最近的同时又是敌人最大的集散地,位置比县城凌源甚至于还要重要;因此上党考虑要想方设法安插些同志打入敌人内部,以备不时之需。吴庭旺就肩负起了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

果不其然,在日后的历次敌我斗争中,吴庭旺同志及时送回了许多重要之极的情报,甚至于还挽救过武工队的生命,没有辜负党对他的信任和安排。这是后话。


和山城村的老乡们简单打过招呼后,赵威龙和队员们又马不停蹄的向县城出发了。


到了县城,身着鬼子服装的他们先去店铺买了些糕点,然后去了钱老大夫医馆;虽然他们原来没来过这里,可一则当初是在这附近遇见的吴庭旺,知道医馆就在附近;二则钱老大夫在县城还是很有名气的,因此上,没怎么费劲,他们就找到了钱老大夫的这个“景芝”医馆。

到了医馆,热心肠的钱老大夫正在给一个农家孕妇把脉,看突然冲进来四个鬼子兵,吓了他一跳;那个孕妇的男人见状也忙拉着媳妇起身要走;钱老大夫这时已看清来人,便笑着安慰那男人和他媳妇道:“别怕,这几个鬼子到我这儿来,只有规规矩矩,可不敢横行霸道,你们放心的坐着就是。”

赵威龙等一听,怕吓着那个孕妇,那是涉及到祖国下一代的大事啊!便依老大夫所言,老老实实、规规矩矩并且满脸堆笑的带着师弟们聚集在屋子的一角。

老大夫见状笑呵呵对那男人显示道:“看看,我说的没错吧,我保证他们不伤人。”

那对穷苦百姓这才心惊胆战的留了下来。老太夫还一个劲劝他们别怕,说这是我训练好的鬼子,保证不咬人,他们才放心大胆的坐了下来;未了,钱老大夫告诉了他们孕妇的情况及需要注意的问题并给他们开了些保胎药;他们接过药,付过钱,疑惑的看了眼正笑容可掬看着他们的“鬼子兵”,怀着对老大夫的感激和敬仰离开了。

“伤口怎么样?让我看看。”送走那两人,钱老大夫转过身关心的问赵威龙道。

“不必了,这次是专程来看老先生您的,这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赵威龙说着,恭敬的献上了来之前在街上店铺买的糕点。

钱老大夫在谦虚一番后,在连连说这是干什么?能为大名鼎鼎的你们武工队做些事,是老夫我的荣幸后,还是笑纳了;赵威龙和师弟们又为老人家送上了一堆免费的祝福,老人家笑逐颜开的统统笑纳。


“我看见对面又要开一家医馆,他们可以为你分忧解难了,这样您老人家可以少挨些累了;您老人家这么大年纪了,得注意劳逸结合啊?”赵威龙关心的说道。对面一家医馆的牌子已挂上,看来只待择日开张,因此上他有此一说。

“哼,那是日本人开的,除了要榨我们的血汗,别值望他们能安什么好心?”没想到钱老大夫气哄哄说道。钱老大夫还有句话没说出口,那就是对面那个医馆的家伙对他决没安好心,这几天一直在找他的麻烦,看来不把他整垮,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医者一家,当大夫的总该有些医德吧?武工队员们天真的想,就没往心里去。

当着神通广大的武工队的面,钱老大夫本想将对面的日本人总找他的麻烦这事说出来了;但想想,人家武工队肩负着打鬼子的重任,就别麻烦人家了,话到嘴边终未出口;而这不久即给他自己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赵威龙因还有大事要办,即心中一直牵挂着打鬼子搞枪事宜,就没多逗留,聊了一会儿家常后就和钱老大夫告别了;临走时他又从身上取出些钱要赠送,钱老大夫坚决不受,双方推辞不下,扯来扯去;未了,老人说你们革命更需要钱,就将它用在刀刃上,就算我为抗日做的一点贡献吧!

于是,赵威龙只好收起了钱,与钱老大夫告别而去。临行时,钱老大夫欲言又止,他想请武工队帮助他度过难关,可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想想终是没有开口。

没想到,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就有鬼子气势汹汹的找麻烦来了,逼得钱老大夫最后只好上吊自杀,这是后话。


“怎么搞枪呢?”望着满大街的鬼子兵,看着他们耀武扬威、骄横跋扈的样子,赵威龙想到;现在他们都已是鬼子军官装束,一个中尉,三个少尉,“虽然收拾起他们游刃有余,可也总不能在大街上,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动手吧?再者说,枪到手后,暂且放在哪里呢?”带着这个疑问,他们在县城大街小巷“游荡”起来;带着这个疑问,他们在一个较偏僻的地方找到一处废弃的、带院落的农家空房子。

兵荒马乱,这种破破烂烂的空房子到处可见,房主大多一则是躲避战争逃走了;再则也可能都死于鬼子的枪口之下。

“这就是我们的临时据点和库房了。”赵威龙心道,于是在里面休息片刻后,他们出发了。 “我给我们此次行动取名为‘戮狼行动’”临出门时,他对众师弟道。

他们决定两人一组往屋里骗鬼子,骗进屋后神不知鬼不觉杀死;这次是赵威龙和刘强一组出外负责往回引,史铁柱和郑刚一组则在屋里等待负责干掉。


赵威龙和刘强出来不久,很快便有发现,他们把目标锁定在了两个枪刺上各挑着两只小公鸡的日本兵身上;一看这几个公鸡就知是他们从哪个百姓家里抢的,那么,你就付出相应的代价吧?虽然一时也算不清公鸡和鬼子眼下哪个更值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