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英的“颜色革命”在伊朗碰壁

jiejunyun 收藏 0 360
导读:美英的“颜色革命”在伊朗碰壁

美英的“颜色革命”在伊朗碰壁

钟关平

正当人们密切关注东北亚的朝鲜半岛核武危机愈演愈烈的时候,中东的伊朗局势也突然紧张起来。

这一东一西的两个主权国家,都曾被美国戴过所谓“邪恶轴心”和“无赖”的帽子。美国对这两个国家,一个试图用武力威胁扼杀,一个要用“颜色革命”演变,目的都一样,就是要瓦解这两个国家。为什么?因为它们不听美国的话,反对美国的侵略政策。

6月13日,伊朗内政部长萨迪克•马赫苏利宣布大选结果,现任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以明显优势赢得总统选举。内贾德的获胜,出乎西方国家的意料,使他们在大选前后所做的努力付诸东流。

再次当选总统的内贾德发表讲话,郑重地向国人宣告:“人们为我的政策投票。那是一次自由、健康的选举……是一次重大胜利。”“所有人都应尊重民众的投票……我们需要一个平静的氛围来建设国家。”

伊朗最高领袖大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发表电视讲话,认为这一胜利将确保伊朗国家安全。

然而,被西方视为“改革派”的米尔•侯赛因•穆萨维则拒绝承认13日公布的选举结果,说选举存在舞弊和违规行为,呼吁他的支持者抵制所谓“说谎和专制”的政府。

13日,数千名穆萨维的支持者走上德黑兰街头,试图用“街头政治”改变选举结果,改变现政权。因为绿色是穆萨维竞选的标志色,一些人就身着绿衫,号称“绿色运动”。目击者说,示威者焚烧轮胎、垃圾桶甚至车辆,还组成人墙阻断交通,但很快就被警方驱散并逮捕了数十人。接下来的几天,穆萨维发起的“绿色运动”,继续进行反政府的示威游行,并且不断升级,造成伤亡事件。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也如影随形的跟着造谣惑众、挑拨离间,往“街头政治”火上浇油,唯恐伊朗不乱。

乌有之乡一位网友的文章说得好:西方言论一直在质疑此次大选,要将伊朗大选演变为一场颜色革命。美国式民主的逻辑一贯是:我的人选上就是民主,我的人没选上就是舞弊。

出钱出力造声势支持其代言人选,选不上就开始游行示威,搞街头抗议,这一手他们很在行,看看前苏联那些共和国的各种颜色的“革命”就一目了然,如出一辙。

西方国家出于它们霸权主义的本性对伊朗的骚乱煽风点火,搞“颜色革命”,是在人们预料之中的事情,而某些非西方国家的媒体不问青红皂白、不管是非曲直,也倒向西方,哇啦哇啦地参加他们的“颜色革命”大合唱,对伊朗的社会制度和“民主”状况等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多有微词,甚至认定伊朗当局是“内外交困”云云,这就实在令人不可思议了。

但是,也有不同意西方国家和某些一面倒的媒体观点的,西班牙的《起义报》就是一个。据6月25日 的京华时报转载的题为《美国中央情报局被指利用手机煽动伊朗骚乱》一文,就很及时地揭穿了伊朗骚乱幕后的黑手。文章指出:关于伊朗选举舞弊的消息迅速蔓延,伊朗前总理穆萨维和现任总统内贾德的支持者在街上发生对抗,这一切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暗中煽动的。这篇报道说,美国已经排除了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性。美国希望通过私下行动施加影响,达到推翻伊朗当选总统的目的,“伊朗于是再次成为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报道说,为了达到目的,中情局这次依靠的是一种全新的武器——控制移动电话。报道认为,英美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已经酝酿出一套以广泛利用手机为基础的心理战战术,并用于伊朗,通过散布耸人听闻的消息,引发民众的强烈不满情绪。首先,在选举当晚通过短信散布消息,指出宪监会已经通知穆萨维获胜的消息(事实上这是谣言)。于是几个小时以后,当内贾德获胜的官方消息公布之后,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骗局。报道说,随后一些社交网站和微型博客的用户也开始通过手机短信接收到一些关于政治危机和街头抗议行动的似真似假的信息。这些匿名信息的内容大多是关于枪击和大量人员死亡的,但这些消息直到现在也未得到确认。与此同时,中情局还指使美英等国的反伊朗分子继续煽动混乱局面。这些措施使人们无法区分微型博客上信息的真实性,其目的就是制造更大的混乱,让伊朗人内讧。

这篇报道,把美英等西方国家背后煽动的“颜色革命”的阴谋、目的、手段和过程活灵活现地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善良的人们再次大开眼界。

美英等西方国家是不是在施展“新颠覆手段”,即“颜色革命”,来颠覆伊朗政权呢?我们不妨再听一听伊朗方面的声音。据报道,伊朗内政部长萨迪克•马赫苏利24日说,总统选举后出现的骚乱,“许多闹事分子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和人民圣战者组织有联系,受到他们的钱财资助。”伊朗《世界报》24日头版标题为:“闹事分子供认:西方媒体欺骗我们。”另外几家报纸24日也刊登文章,指责穆萨维应为选举后出现的暴力冲突负责。

《起义报》的分析和伊朗当局的揭露是可信的,根据有四:

一是从近代史上看,伊朗是一个饱受西方列强侵略和压迫的国家。二战前,伊朗是英国的殖民地(十月革命前的沙俄也与英国一起把伊朗作为自己的殖民地,十月革命后苏联政府主动终止了沙俄政权的这一侵略行为);二战后,美国取代了英国在伊朗的地位。1953年,在美国的操纵下,使伊朗当选首相摩萨台被推翻,让亲美的人物上台。直到1978-1979年霍梅尼领导的***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才结束了美国的干涉。1979年2月11日,宗教领袖霍梅尼正式掌权,4月1日,建立伊朗***共和国。霍梅尼执政后,实行政教合一的政权体制,反对西方国家干涉,推行全盘***化。1989年6月3日霍梅尼病逝,原总统哈梅内伊接任领袖。这期间的1980年~1988年,由于美国幕后挑拨、煽动,发生了长达八年之久的“两伊战争”,伊拉克与伊朗两败俱伤。这就是说,在历史上,美英政府就扮演着与伊朗人民的独立主权为敌的丑恶角色。

二是从小布什执政8年的美伊关系看。小布什上台后,美国连续发动了侵略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战争,美国武力干涉中东国家事务达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对伊朗,他们更是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攻击伊朗是什么“邪恶轴心国”、“暴政前沿国家”,恨不得一口吃掉它。但伊朗不是伊拉克,想除掉伊朗也不并不那么容易,因为伊朗人民对美国的敌对政策是刻骨铭心、有很高的警惕性的,在这个问题上,伊朗人民可谓是万众一心,同仇敌忾。***革命后的伊朗政府,对美国也是软硬不吃,毫不妥协,使美国如鲠在喉,无可奈何,只好利用一些国际机构,对伊朗不断施压、围剿,并大打舆论战、心理战,以等待时机,试图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所谓的“颜色革命”。30年来,美国对伊朗实行的敌视政策,给伊朗人民的心灵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这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三是美英利用伊朗大选,寄希望于他们认为亲西方的“改革派”穆萨维能够代替反美反西方的内贾德。然而事与愿违,希望落空,内贾德正是因为主张民族独立、反对外国干涉而深得民心,得票率竟然高达62.63%,而美英寄予厚望的“改革派”穆萨维只得33.75%,其余两名候选人前***革命卫队总司令穆赫辛•雷扎伊和前议长迈赫迪•卡鲁比得票率均低于2%。但是,美英还是不甘心于失败,于是就破釜沉舟,来个街头政治,妄想乱中夺权,达到改变伊朗政权的目的。

四是新选总统奥巴马的虚伪面目终于暴露了。奥巴马一上台,很快就向中东***国家抛出橄榄枝,加上他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当选的黑人总统,因而使许多人对他产生好感并抱有某些幻想。在伊朗大选结果公布后,开始他还装模作样,表示不介入伊朗内部的纷争,假惺惺地说:“我有责任确保我们继续促进我们国家的安全利益,我们不被其它国家利用来作为它们的工具。”用美国之音的说法是:“他一直采取更为谨慎的措施,以避免看起来好像美国在干涉伊朗事务”。可后来,亲美的改革派受到应有的镇压,“颜色革命”碰壁以后,他还是坐不住了,马上做出“强硬回应”。据美国之音报道,6月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谈到伊朗选后暴力行动时,使用了他迄今为止最强硬的言词。奥巴马在记者会开始就直接谈论伊朗政府对德黑兰示威行动进行暴力镇压的问题。他说:“人们对这次选举是否合法提出了重要的问题。伊朗政府首先应当考虑的是这次选举在本国民众的眼里是否合法。”又说:“美国和国际社会对伊朗当局这几天来采取的威胁、殴打和监禁行动感到震惊和愤怒。我强烈谴责这些不正义的行动,而且我与美国人民共同哀悼每一位丧生的无辜者。”奥巴马并赞扬反政府的“和平抗议”是“全球性的原则”。6月26日,奥巴马在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会晤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更加明确地站到了穆萨维一边,称穆萨维“代表了伊朗民众希望更自由的呼声”。与此同时,美国为了给伊朗政府施加压力,宣布取消了伊朗官员参加美国国庆典礼的邀请,并拒绝给伊朗政府代表团发放入境签证,阻止伊朗代表团参加联合国会议。至此,奥巴马终于露出了真面目,正如一些阿拉伯分析人士所认为的,不管奥巴马说什么或做什么,都是为美国国家利益服务的。就是说,奥巴马是代表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利益的,这一点,他是不会改变的。

尽管美英等西方国家煞费苦心地暗中插手伊朗一些人涂着绿色的“颜色革命”,但还是碰了一鼻子灰。

伊朗的局势,尽管还不平静,但可以说,大局已定。反对派已经在伊朗的爱国的民族主义正义力量面前溃败了。6月19日,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针对发生的骚乱发表讲话,要求对选举结果存有异议的人保持冷静,停止街头抗议活动。6月24日,他在德黑兰向议会成员发表讲话时,再次呼吁所有伊朗人“必须一致支持新当选领导人”。哈梅内伊说,在总统选举问题上,伊朗***政权不会向不合法的要求作出让步。6月27日,哈梅内伊第三次发表讲话,严厉批评西方国家围绕伊朗总统选举而干涉伊朗内政的行为,他指出:“一些欧洲和美国官员对伊朗发表了愚蠢的评论,他们说话时就好像他们自己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而只有伊朗仍然是他们的话题。” 6月24日,在这个关键时刻,曾和穆萨维一起要求宪法监护委员会(宪监会)取消选举结果,认为选举存在舞弊和违规行为的竞选总统的候选人之一、前***革命卫队总司令穆赫辛•雷扎伊宣布,撤回提交给宪法会关于选举结果存在争议的指控。他在写给宪监会的一封信中说,撤回指控是因为伊朗“政治、社会和安全形势已进入一个敏感、决定性阶段,那比选举结果更重要”。“我认为,我有责任鼓励自己和其他人控制眼下局势……我作为一名革命战士、一名领导人和一名伊朗公民,我有义务告知你们,我宣布放弃继续指控。” 雷扎伊的这一举动,对于瓦解西方幕后操纵的“颜色革命”,稳定伊朗政局,无疑是个好兆头。

骚乱发生以来,伊朗政府加强了对西方某些居心叵测的新闻传播媒体的监督和管制,驱逐了英国两名外交官,逮捕8名英国使馆雇员。总统内贾德严厉批评奥巴马“在重复布什道路”,警告美英等西方国家不要干涉伊朗内政和主权。伊朗外交部长马努切赫尔穆塔基还宣布,伊朗考虑降低与英国的外交关系级别。

美国与西方屡试不爽的“颜色革命”,这一次,在伊朗人民面前失灵了,破产了。不过,树欲静而风不止,美英和西方势力还有什么新的高招使用,人们将拭目以待。(完稿于2009年6月28日)

(《环球视野》)

西方妄图在伊朗制造“颜色革命”

赵全敏 董玮 等

伊朗成“新颠覆手段”试验场

[西班牙《起义报》6月20日文章]题:中情局与伊朗试验场

关于选举舞弊的消息在德黑兰迅速蔓延开来,穆萨维和拉夫桑贾尼的支持者与内贾德和哈梅内伊的支持者在街上发生对抗。这一切都是美国中央情报局暗中煽动的,中情局通过混淆视听的手机短信在伊朗人中制造混乱。

华盛顿已经排除了军事打击伊朗的可能性。为了达到推翻伊朗政权的目的,奥巴马政府宁愿打出秘密行动这张牌,虽然不确定性更高,但危险性很低。华盛顿希望通过私下里的行动对事件施加影响,达到推翻当选总统的目的。

伊朗于是再次成为新颠覆手段的试验场。2009年的中情局依靠的是一种全新的武器:控制移动电话。

英美和以色列情报部门已经酝酿出一套以广泛利用手机为基础的心理战战术,并用于伊朗,通过散布耸人听闻的消息让伊朗民众“中毒”,并引发强烈不满情绪。

首先,在选举当晚通过短信散布消息,指出宪法监护委员会已经通知穆萨维,他获胜了。于是几个小时以后,当艾哈迈迪-内贾德获胜的官方消息公布之后,看上去就像一个大骗局。但3天以前,穆萨维及其朋友们都认为,内贾德会大获全胜。美国民调部门也预计,内贾德的得票率会高出穆萨维20个百分点。

随后,一些社交网站和微型博客的用户也开始通过手机短信接收到一些关于政治危机和街头抗议行动的似真似假的信息。这些匿名信息大多传播枪击和大量人员死亡的消息,而这些消息直到现在也未经确认。

与此同时,中央情报局还指使美英等国的反伊朗分子继续煽动混乱局面。这些措施使人们无法区分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上的信息真实性,谁也不知道这些信息是德黑兰抗议活动的目击者、还是美国中情局特工发布的,其目的就是制造更大的混乱,让伊朗人内讧。

现在,每个人都试图评估这一新颠覆手段在伊朗试验场的效果。显然制造不稳定的过程已经奏效,但不能肯定的是,中情局能否引导示威者去完成五角大楼已经公开表示不会做的事情:推动伊朗的政权更迭,终结***革命。

各类媒体争办“波斯语节目”

[美国《华盛顿邮报》6月18日报道]美国之音每晚都向伊朗播出面向年轻人的电视节目,包括好莱坞电影、MTV和高科技装置的信息等。本周的节目涉及一个更沉重的话题:如何逃避对言论自由的镇压。

伊朗总统内贾德获得连任引起极大争议,抗议活动在伊朗各地爆发。美国之音的波斯语新闻网和英国广播公司一个类似节目成为伊朗人共享信息的重要途径。

分析人士说,美国之音的波斯语新闻网非常受欢迎。本周,伊朗人纷纷通过电话、电子邮件和自制录像向该电视网表达不满情绪。出于担忧,伊朗政府已试图干扰美国之音和英国广播公司的节目。

过去两年里,美国之音波斯语新闻网将直播节目从一天一小时增加到七小时,工作人员增加了三倍多,达到约200人。美国之音根据1月份的一项调查估计,30%的伊朗成人每周收看其节目,近来收视率进一步提高。

[法新社伦敦6月19日电]互联网巨头谷歌与当红社交网站“脸谱(Facebook)”今天不约而同地宣布,推出旨在协助伊朗人民与外界沟通为目的的波斯语服务。

自上周伊朗大选结果引发街头抗议以来,网络在帮助伊朗人民与外界沟通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许多国际媒体也常以网络服务,如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与电子邮件等,作为报道内容或消息来源。

在宣布推出波斯语翻译的自由网服务时,谷歌首席科学家弗朗茨•奥赫说:“以目前伊朗的局势,我们认为推出这项服务特别重要。”

他还在谷歌官网上张贴公告指出,如同视频网站YouTube与博客网站Twitter,“谷歌的波斯语翻译可让这个语言的用户直接与外界沟通,反之亦然,以增加所有网络用户取得信息的便利”。

“脸谱”的一位工程师则指出,“上周伊朗大选后,越来越多世界各地的人利用‘脸谱’ 与他人分享与伊朗最新情势有关的新闻与信息”。

[香港《星岛日报》6月21日报道]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近日成为热门话题,因为伊朗大选引发的民众抗争,导致当地政府封锁新闻,但Twitter这个简单的互联网工具,却能成功突破封锁,向伊朗及世界人士传达当地局势的最新消息,成为反对派抗争的“武器”。

奥巴马要伊尊重“言论自由”

[法新社华盛顿6月20日电]在伊朗总统大选造成国内局势紧张之际,美国总统奥巴马今天呼吁伊朗政府“停止针对人民的所有暴力和不公正行为”。

白宫发表了奥巴马的一份声明。声明说:“我们呼吁伊朗政府停止针对人民的所有暴力和不公正行为。”

奥巴马谈到伊朗数千人和警察发生冲突时说:“伊朗政府必须认识到,全世界都在看着他们。我们惋惜每一条失去的生命。”

“世人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权利必须得到尊重,美国和所有希望行使这些权利的人站在一起。”

奥巴马引用自己6月4日在开罗演讲中的话说:“镇压永远无法将他们驱散。”

奥巴马还强调,如果伊朗领导层希望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伊朗就必须尊重自己人民的尊严,通过各方达成一致进行统治,而不是强迫。

[法新社伦敦6月20日电]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今天坚持说,他不会允许哈梅内伊将德黑兰的抗议示威变成英国和伊朗之间的“战斗”。

伊朗最高领袖正在对付自1979年革命以来政权面临的最大危机,他称伦敦干涉总统大选,对英国进行了谴责。

但是米利班德说,伊朗总统大选的结果只能由伊朗人民来决定。他在《太阳报》上写道:“德黑兰街头抗议者显示了尊严。”

在哈梅内伊拒绝接受外国对伊朗选举后发生的暴力活动的指责后,欧洲领导人和美国议员已经对伊朗的抗议示威受到镇压进行了谴责。

[路透社耶路撒冷6月21日电]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21日在评论伊朗的动荡局势时说,他希望伊朗现政府消亡。

佩雷斯在用英语向来访的犹太资金募集人发表演讲时说:“我确实不知道首先消亡的会是什么,到底是他们的浓缩铀,还是他们的可怜政府。希望那个可怜的政府能够消亡。”

内贾德要求美英停止干涉伊朗内政

[路透社德黑兰6月21日电]据伊朗学生通讯社报道,伊朗总统马哈茂德•艾哈迈迪-内贾德今天要求美国和英国停止干涉伊朗内部事务。

据报道,内贾德在一次会议上说:“你们出言轻率,肯定无法进入伊朗民族的朋友圈。我建议你们纠正你们的干涉立场。”

伊朗学生通讯社指出,内贾德的这番话是说给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和英国首相戈登•布朗听的。

[路透社德黑兰6月21日电]伊朗外长今天严厉批评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对伊朗6月12日总统大选发表的言论。

在电视直播讲话中,伊朗外长马努切赫尔•穆塔基谴责英国官员对伊朗投票发表“干涉言论”。

穆塔基说,英国很长时间以来一直把伊朗选举视为打击目标。他说,与英国情报机构有关的人员早在大选前就来到了伊朗。穆塔基还批评了法国和德国。

[法新社德黑兰6月21日电]伊朗法尔斯新闻社21日报道说,英国广播公司(BBC)驻伊朗记者乔恩•莱纳已经接到了伊朗当局促其24小时内离境的要求。

报道说,莱纳所受的指控之一是“支持骚乱分子”。

[法新社迪拜6月21日电]总部设在迪拜的阿拉伯卫视台今天说,其德黑兰分部已被下令无限期关闭,原因是“不公正地报道”了上周存有争议的伊朗总统选举。

网络成为伊朗大选抗议活动的最新战场

大选结果引发了伊朗10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而在抗议活动中,网络成为示威者传递信息、发泄不满和积聚外界同情的重要渠道:个人博客、Twitter、Facebook(脸谱)等工具成为示威者在日常通讯缺失时交流的重要方式;Youtube、Flickr等网站成为他们向国际媒体反映德黑兰街头实景的首选载体;而黑客技术也被堂而皇之地用来攻击政敌的网站。美国公共广播公司对此评论称,“伊朗正爆发一场网络革命”。

■网络社交工具大行其道

伊朗6月12日举行第10届总统大选,官方统计结果显示,现任总统内贾德以明显优势获胜。改革派候选人穆萨维随即指责大选中存在明显违规,要求宣布选举结果无效并重新选举,其支持者也走上街头抗议,并和伊朗军方发生严重冲突,造成流血事件。

自这场骚乱爆发后,伊朗政府16日宣布取消外国记者采访证,禁止他们走上街头进行现场报道,只能在办公室里工作。伊朗当局还暂停该国手机用户间的短信发送服务,并要求境内网站和博客删除所有“制造紧张”的消息。在这种信息沟通受到严重限制、西方媒体无法正常工作的情况下,风靡全球的社交工具Twitter、全球最大的视频网站Youtube和图片相册服务商Flickr,成为伊朗网民彼此沟通并主动向外传递信息的重要载体。

Twitter是一种即时沟通工具,允许用户将最新信息以短信形式通过网络在第一时间内发送给订阅者。与长篇博文不同,Twitter短信的长度限制在140个字符内,具备动态性强和传播快的特点,因此也被称为“微博客”。

从本周一开始,伊朗骚乱已经成为全世界Twitter用户最热门的讨论话题。伊朗境内的用户不仅彼此间传递有关抗议集会、示威者与军警冲突、伤亡数字和德黑兰局势的信息,还把这些信息发送给西方记者使用。而在伊朗境外的改革派支持者,也通过Twitter向伊朗国内传递国际社会反应和主流媒体评论等内容的短信。Twitter已经成为改革派支持者进行抗议活动的重要信息平台。

《纽约时报》17日报道称,总部位于旧金山的Twitter公司原计划在当地时间15日深夜进行系统维护,暂停90分钟的服务,但美国国务院官员以当时德黑兰正值白天、且“Twitter对抗议者的组织工作有重要作用”为由,要求该公司推迟系统维护时间。于是,Twitter公司15日晚宣布把系统维护时间延迟到16日下午5时,当时伊朗正是17日凌晨。尽管Twitter公司高层随后否认推迟系统维护时间是受了国务院的影响,但承认推迟是为了“让Twitter在这一全球高度关注的事件发生期间保持正常服务”。Twitter在伊朗政局中的作用可见一斑。

除了Twitter外,“脸谱”也在伊朗的抗议活动组织中发挥重要作用。美国助理国务卿克劳利介绍说,伊朗改革派候选人穆萨维就使用“脸谱”作为信息发布平台,“而我们正密切关注穆萨维如何用‘脸谱’把他的活动情况告诉给支持者”。此外,借助代理服务器,伊朗年轻的网民们可以绕过封锁,登录Youtube和Flickr这类社交网站,上传自己拍摄的视频和图片,向外界传递德黑兰街头抗议的真实景象。

一位用户名为“2Hamed”的德黑兰大学生在Twitter上写道:“被政府杀死的大学生抗议者的尸体已经被秘密掩埋。”一名德黑兰谢里夫大学的学生则在Facebook上称:“在大多数城市,革命卫队袭击示威者并开枪射击……已经有20多人被射杀。”伊朗网民Girlintehran说:“革命卫队想阻止我们发出信息,但我们希望全世界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黑客技术成为攻击利器

利用网络技术让获胜者的网站无法正常工作,也是抗议者宣泄愤怒的手段之一。据美国有线新闻网6月18日报道,英国伦敦的电脑设计师瑞恩•凯利日前就吃惊地发现,自己为看体育比赛设计的软件,被德黑兰的抗议者们用来攻击伊朗总统内贾德的个人网站。

为了即时获得比赛的最新比分,现年25岁的凯利曾和朋友设计了一款能不断刷新页面的软件,还把它上传到自己的网站上免费供他人下载。不过,除了自动刷新页面以显示最新数据外,这款软件也可以被黑客用来当成“武器”,通过短时间内密集发出刷新指令造成网站无法显示内容。而穆萨维的支持者显然看上了这个软件的作用,并把矛头对准了在这次选举中获胜的内贾德。据英国电视4台的消息,内贾德的个人网站15日晚出现了“无法显示内容”的现象。

凯利起初对自己的软件被伊朗示威者当成“武器”毫不知情,直到16日,一封神秘的匿名邮件对他说:“您能关掉这个网站几周时间吗?它正被用来攻击其他网站。”吃惊的凯利这时才注意到,那个原本每天点击率只有700多的网站在15日的访问量突然激增到4.1万。

弄清事情真相的凯利感叹“网络的伟大”。这位25岁的伦敦小伙子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网站能起到这样的作用……发生在伦敦的事情竟能影响到几千公里之外的德黑兰。”

对于卷入伊朗的抗议活动,凯利表示自己并不介意,因为他支持抗议者重新计算有争议选票的要求。不过由于访问过多超过服务器最大负荷,凯利17日曾短暂关闭自己的网站,但完成升级后马上重新开放。据他介绍,有很多穆萨维的支持者在网站关闭期间曾发来邮件要求尽快恢复。有一封信这样写道:“求求你,请尽快开启你的网站,我们需要它帮助伊朗人民对抗内贾德,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伊朗正进行两场革命

针对Twitter等网络工具在伊朗局势中的作用,美国公共广播电台17日在节目中专门予以讨论。

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研究中心教授罗伯•费里斯认为,“脸谱”这样的社交工具在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期间就展现了强大的力量,但在伊朗大选后引发的骚乱中发挥了更加巨大的作用。“我们从来没有看到过在伊朗这样的国家,这么多网络工具聚合起来成为反对者彼此协调、举行抗议活动的载体。”他说。

而加利福尼亚大学教授礼萨•阿斯兰表示,尽管伊朗当局也有先进的过滤技术,但他们无法跟上“互联网一代”的伊朗年轻人,并且之前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他说:“可以这样说,伊朗现在正发生两场革命,一场在街头,另一场在网络。”

西方借网络干涉伊朗局势

6月20日,伊朗首都德黑兰市中心防暴警察与示威者的冲突接连不断。尽管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下达了禁止集会命令,但示威者并不理会,继续进行抗议示威。

与此同时,西方媒体也介入伊朗紧张政局,试图借此在伊进行“颜色革命“。不过分析人士指出,伊朗政治体制非常特殊,“颜色革命”很难成功。

■西方国家声援伊反对派

哈梅内伊19日在德黑兰大学举行的星期五聚礼活动上发表重要讲话之后,伊朗宪法监护委员会(宪监会)、专家会议都发表声明表示坚决拥护,很多政治团体和宗教人士也纷纷表态支持。伊朗警方宣布将对一切未获内政部批准的游行集会采取坚决行动。然而,20日下午,数千民众在位于德黑兰市中心的革命广场集会并与警方发生冲突,抗议人群很快被驱散。

宪监会20日举行了总统候选人特别会议,会后宪监会称准备随机抽取10%的投票箱进行重新计票,并将在24日前公布有关选举的调查及重新计票结果。但是只有温和保守派候选人雷扎伊出席了当天的会议,两位改革派候选人穆萨维和卡鲁比没有露面。

在伊朗国内的游行示威进入第7天时,一些西方国家开始声援伊朗反对派。20日,一个总部设在法国的伊朗流亡组织租用了1000辆巴士,接载来自欧洲的示威者,其中还包括几个国家的议员,到巴黎以北集会。主办组织发言人表示,有9万人出席了这次集会。此外,在德国汉堡,有4000人举行游行,大部分是伊朗裔侨民,抗议伊朗选举结果。而在美国的华盛顿、纽约和洛杉矶也都有类似集会。在华盛顿的白宫外,很多示威者身穿绿色衣服,手持标语,要求总统奥巴马支持伊朗人民。

■美国会议员坐不住了

近来伊朗政府对媒体的报道和互联网采取了一些管制措施,引起了美国国会的严重关切。一项由美国共和党议员提出的决议表示,他们不满总统奥巴马没有直接批评伊朗政府镇压示威群众,并压制互联网和手机的使用。这项决议于19日在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不过,白宫发言人吉布斯表示,国会的决议体现了奥巴马一贯的看法。他说,虽然奥巴马政府有关伊朗局势的讲话十分谨慎,但是奥巴马支持示威者的权利。奥巴马只是不希望给伊朗政治领袖以借口,指责美国插手伊朗内部事务。他说:“我们不想成为伊朗政治斗争中的工具和牺牲品,伊朗领导层有不少人还巴不得我们卷入其中。”此后,奥巴马政府对国会通过的这份决议也表示欢迎。

另一方面,早前欧盟也发表联合声明,敦促伊朗政府尊重所有公民的集会及和平表达诉求的权利。

■美政府给网站下指示

尽管美欧密切关注伊朗局势,但并不想直接介入伊朗局势的发展。然而即便如此,外界舆论仍不免出现声音:西方屡试不爽的“颜色革命”在伊朗会成功吗?有分析说,网络媒体在本次伊朗大选风波中扮演重要角色。

据悉,在伊朗传统媒体采访受限之后。视频网站“Youtube”、社交网站“Facebook”、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等网络媒体,成为抗议者向外传递消息和联络的主要途径。有西方媒体分析说,一场控制与反控制的“信息渠道争夺战”,正在动荡的伊朗政局背后悄然展开。特别是微型博客网站“Twitter”,此次它大受网民欢迎,因为它的技术非常适合用手机传送画面。

《纽约时报》报道说,“Twitter”网站原计划在15日下午实施系统维护,但是他们接到了一封来自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官科恩的电子邮件,要求把原定于伊朗时间下午进行的维护时间改到凌晨,以便民众有更多时间传送伊朗当地游行、示威的画面,而这家网络公司果然做出了调整。此举一出,立即被有关人士指责为美国政府干涉伊朗的内政,伊朗政府更是扬言要对这些网站采取法律行动。

“颜色革命”在伊难成功

最近西方媒体上出现了不少关注伊朗局势的内容。有人称,按标准“颜色革命”的步骤,下一步就是BBC、CNN出面,宣传伊朗政府暴力镇压持不同政见者,死伤人数众多。美国、欧盟由关注可能转变为宣布经济制裁、美国舰队开赴热点地区巡逻、军方高层在压力下宣布中立。不过媒体会继续加大报道,局部示威进而可能演变为骚乱,示威群众占领政府大楼、电视台,宣布造反派夺权成功。最终联合国组成维和部队进驻,“颜色革命”大功告成。

然而大多数的理智声音都认为,“颜色革命”并不会在伊朗取得成功。台湾《中国时报》18日报道说,美国和欧洲也许希望伊朗也发生“颜色革命”,不过这是很难的。报道说,看看内贾德仍然出席“上合组织”峰会时谈笑风生的样子,就知其自有把握了,毕竟63%这个得票率是很难翻转的。该报分析称,由于伊朗政体十分特殊,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能控制局面,在东欧发生的事未必能在这个国家发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