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之南雄北王 外传 二、书生为民请命 岳州改弦更张

唐成 收藏 1 1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size][/URL] 铁警离开后蒋先云想看书,却不翼而飞。正要寻找,同座问:“是不是找它。”原来《少年维特之烦恼》在他手中。蒋先云点头。同座说:“君子不夺人之爱……这本书对你一定很有意义。”蒋先云不知其意。同座接着说:“这个赵嫒是个女生是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一定是你的初恋情人。” 哪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2.html




铁警离开后蒋先云想看书,却不翼而飞。正要寻找,同座问:“是不是找它。”原来《少年维特之烦恼》在他手中。蒋先云点头。同座说:“君子不夺人之爱……这本书对你一定很有意义。”蒋先云不知其意。同座接着说:“这个赵嫒是个女生是不是?如果我没有猜错,她一定是你的初恋情人。”

哪个赵嫒?恍然大悟,原来是指赠书人。女生不错,却不是初恋情人。赵嫒是他湖南第三师范学校的同学,《少年维特之烦恼》是她赠给他的毕业纪念品。赠书时她说过,《少年维特之烦恼》是歌德的成名作,不仅年轻人爱看,连拿破仑大将军也是爱不释手……她说得神乎其神,他没有认真对待,直到一年后他们在衡州街头不期而遇,她问他对《少年维特之烦恼》有何感想,他答不上话。这期间他看了不什么书,读了鲁迅、胡适、李大钊、陈独秀等人的著作,就是没有读这部世界名著。赵嫒说他是马大哈,不懂女孩心事。为了他,赵媛作好了冲破封建婚姻樊笼的准备,要同包办婚姻决裂。八岁时她父母就为她订了亲,对方是富家子弟,称得上门当户对,但是交往不多,谈不上感情。遇见到蒋先云后她就有些“见异思迁”,不对,不叫见异思迁,叫美女爱英雄。她倾慕他的才气,他主编的《嶷麓警钟》月刊不仅在三师受好评,湖南境内的其它三所师范学校也拿它当校刊。他还是湘南学生联合会总干事,组织了多起学生爱国运动,在学生中有崇高的声誉……她知道他家很穷,甚至还希望他落难,这样就与古戏中“公子落难,小姐偷人”的情节合拍,是再浪漫不过的事。只可惜是一厢情愿,她发出的暗示得不到他半点回应,她比少年维特还要烦恼。失望过后她选择了嫁人,还是嫁给父母为她选择的人。随着孩子的出世,初为人母的喜悦让她忘劫了所有的烦恼,由此及彼,爱上了孩子的父亲,爱上了这个家庭,爱上了贵妇人的生活。不过她还是想让对方知道她曾经暗恋过他,不是丑事,也不是想唤醒对方的爱,而是为了收藏这份爱,就像陈年老酒一样越陈越香。临别时她对他下了一道死命令,必须看完《少年维特之烦恼》,下次还得“考”他。没有其它目的,只是让记忆增加一点新内容。

第二次见面只字未谈《少年维特之烦恼》,没有时间谈,也没有闲情逸致,情况十分危急,人命关天。第一句话就是问他是不是收到赵铭鼎的请柬。他疑惑地点头。她嘱咐他千万不要赴约,因为赵铭鼎要杀他。她怎么知道?她说她是水口山矿务局局长赵铭鼎的亲侄女。内幕她清楚,她的叔叔赵铭鼎携着重礼拜访了当地驻军——湘军第四师师长兼湘南善后督办唐生智,请他出兵镇压水口山锌矿罢工工人。商量的结果是分两步走,第一步是诱杀工人领袖,即所谓的“擒贼先擒王”;如果工人还不肯复工,第二步是大屠杀,看谁不怕死。列入诱杀名单第一位是头号共党分子蒋先云。此人年龄不大本事大,领导过安源大罢工,到水口山锌矿才半个月就成立了一个非法反动组织,叫什么工人俱乐部,任党支部书记兼主任。俱乐部成立不到一个星期就发动工人大罢工。复工可以,得答应18条。赵铭鼎怒斥18条是无理要求,要工人识相,潜台词是采取行动。赵铭鼎找到赵恒惕,请他派兵镇压。水口山锌矿是赵恒惕的钱袋子,赵想调兵镇压又怕唐生智阻拦。赵恒惕当过湘军二师师长,知道师长权力无边,可以拥护别人当省长,也可以拥护自己当省长。唐生智是湖南功臣,是赵恒惕的恩人,衡州的地盘是他从前任湘军司令、省长谭延闿手中夺回,要不是唐把谭延闿赶出韶关,这湖南省长说不定现在还是谭延闿在做。权衡利弊,调兵不如请唐生智派兵。赵恒惕不肯开口,怕唐重提水口山锌矿管理权。唐对水口山锌矿觊觎已久,以属地管理的名义多次向赵讨要。该矿历来省管,赵既不敢得罪唐,也不愿意失去钱袋子,于是让省议会表决,结果可以想到。唐不肯罢休,亲自上门做赵铭鼎工作,许以重诺,要赵铭鼎改换门庭。赵不答应,他这个省管矿务局长与衡州道尹平级,交给地方不是自降身价?不苟同。现在赵恒惕让他自己去找唐生智,不是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不去不行,不去解决不了问题,只得硬着头皮上门。唐见赵铭鼎不请自到还带有重礼,自然得意。一番戏弄后这才商谈正事……

蒋先云思量再三还是决定赴约。

有驻军支持赵铭鼎没有顾忌,不用遮遮掩掩就进入正题,并且是声色俱厉——不答应复工就格杀勿论。

见代表无动于衷,赵大手一挥,闯进一个排矿警。

有人大笑,是蒋先云。他笑赵铭鼎无知,笑赵铭鼎不识时务。

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赵铭鼎再次挥手,却没有出现想要的结果。起身离座,窗外是黑压压的人头,不是湘军,而是矿工,少说也有上千人。

四师士兵呢?他在心里问。

唐生智不是麻将桌上的白板听用,没有好处凭什么跟你卖命?赵铭鼎走后唐生智喊来五团团长张国威,让他在12月19日这天把五团摆在矿务局周围做做样子,不要阻拦工人抗议。如果工人来得多就迅速撤退,来得少就保证谈判代表安全,不允许赵铭鼎动谈判代表一根毫毛。

赵铭鼎无奈,只得答应18条。

历时23天的罢工斗争取得胜利。

赵恒惕意识到水口山锌矿还会出事,长治久安的办法就是下放管理权,调动驻军积极性。但是有两个前提条件:一是上交省财政的钱一分不能少,二是将蒋先云缉拿归案。

不叫问题,唐生智满口答应。

还是赵嫒泄露消息,并安排小车送蒋先云送出衡州。

湖南没有藏身之地,赵恒惕要他人头。正在这时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胜利闭幕,出席会议的中共湖南代表何叔衡从广州回到长沙。了解到蒋先云的处境后,何叔衡提议让蒋先云报考黄埔军校。何的提议被中共湘区委员会采纳,蒋先云接到通知后想回一趟老家,加之就要过春节,一来与双亲辞行,二来与双亲辞年,哪知道衡州和新田两地比长沙还要戒备森严,只得作罢……


“小伙子,抽烟。”一杆烟枪出现在眼前。

蒋先云摆手以示不会。这才看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还是那群伤残退伍老兵。看样子不是请他抽烟,是另有所图。

被他猜中,想请他写信,给吴大帅吴佩孚写信。之前没有想到写信,以为当面锣对面鼓比写信说得清楚,就是没有想到不准见吴大帅怎么办。现在想到也不迟,没有人识字就求人。不用问,旁边看书的蒋先云就是最佳人选。

没有求错人,蒋先云欣然同意。

他们要看他写,他让他们回到座位等候,这样就没有心理负担。

提笔写上“吴大帅”,觉得俗气没有个性,所有人都这么称呼他,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不如反弹琵琶,称他吴师长显得亲热一些……可是师长是吴佩孚本兼各职中最小的一个职务,这样称呼会不会认为有贬低之意?吴现在的职务是直鲁豫巡阅使兼中央陆军第三师师长。三师是吴佩孚的发祥地,也是曹锟的大本营。陆军第三师成立于清朝,前身叫北洋军第三镇,亦称新军第三镇。曹锟从1906年开始任统制,袁世凯当上总统后要与国际接轨,将北洋军第三镇更名为陆军第三师,这样曹统制就变成曹师长。师长是军队最高主官(没有军级建制,也没有军长),隶属总统节制。曹锟在师长位置上一路凯歌,前后担任了长江上游警备司令,直隶督军,两湖宣抚使,四省经略使兼领虎威上将军,官到了不能再升的地步,这才让出三师师长位置。还不是全让,只让吴佩孚代理。吴对三师同样也有感情,历两个朝代,由管带(相当营长)到团长到旅长到师长,一级级往上蹿,蹿到顶还舍不得放弃。三师是他的根本,无论是担任两湖巡阅使兼直鲁豫巡阅副使,还是任直鲁豫巡阅使,仍然兼陆军第三师师长不放。他这个师长是民国最大的师长——上将军衔,孚威上将军,勋一位。一般师长是中将,当上督军才授予××将军,当上巡阅使才能授予××上将军。民国的旅长基本军衔是少将,但不能称将军,进入将军府在册将军必须由大总统册封,并明确××将军,也可以在职,也可以闲赋。也有师长、旅长是上将军衔,其背后一定兼有其它职务,不是督军(督理、督办)就是帮办(会办)。一个省只有一个督军,配一个帮办(相当于副督军)。督军一般兼师长,不兼师长或者师长不是自己的嫡系,那么督军就当不下去,不主动辞职也要被人赶下台,所以说民国最有实权的不是督军,也不是巡阅使,而是师长……

“就这样定,将吴大帅改为吴师长。”蒋先云提起笔,哐当一声,身体前倾,接着又反弹回来,把“吴大帅”戳成一个洞。

车到岳州 。

湖南人忌谈岳州,因为岳州屡次不姓湘,历次南北战争岳州都被北军占领,久而久之湖南人接受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只要北军不过洞庭湖就额手称庆。前几次战争岳州只是被占领,还是湖南地盘,这一次湘鄂战争被赵恒惕割让,完全脱离湖南。

都怪赵恒惕多事,人家湖北内讧关湖南什么屁事,可他想染指湖北又不掂量自己力量,湘鄂战争升格为湘直战争。湖南有什么力量与直系抗衡,人家张作霖三个省只打了三天就败北,湘军虽然撑了一个多月,但是把千年古城岳州出让,赵恒惕还有什么脸面见江东父母。毫无愧色,还不拿两湖巡阅使当上司看,高兴就打声招呼,不高兴就不睬人家。湖南议会那班“迂腐”怕得罪直系,提醒赵恒惕不要犯第二次同样的错误。真是那壶不开提那壶,赵恒惕最忌讳谈这件事,说对方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他赵恒惕不是被萧耀南打败,凭什么要他听萧耀南的话。萧耀南也有自知之明,既然不听招呼那么就不打招呼,做不了两湖巡阅使就做一湖巡阅使。湖北是自己当督军兼省长,还有自己的二十五师助阵,谁也翻不起大浪。

在地图上,岳州仍然是湖南的版图,与湖北不相干。现实不是这样,人们已经认同岳州是湖北的地盘,与湖南不相干。准确地说,岳州属两湖巡阅使管辖地盘,由于萧耀南身兼三职,所以谁也分不清岳州是岳州,湖北是湖北,便想当然地以为岳州是湖北的地盘。


岳州站属于大站,上车旅客比下车旅客多,四等车厢人满为患,不过不影响有座位的旅客,苦了过道上的乘客,人挤人,嘴对嘴,要说话,要呼吸,要抽烟;空气污浊沉闷,让人闭气。

“怎么不开窗户?”有人找到闭气原因。顿时群情激昂,义愤填膺。

不能开,列车员和乘警不准开。

正要评理,军乐声掩盖了说话声,有大人物上车。这才明白不准开窗户的原因,是怕坏人偷袭。

“萧师长!快看,是萧师长!”“一只手”在喊。

所有伤残退伍军人拥到窗口。有人想打开窗户看个仔细,没想到惹出麻烦,站台上的卫兵如临大敌,哗啦啦的十几条枪一个方向瞄准,吓得看热闹的人纷纷后退,顿时倒下一大片。

窗口位置空起来。

蒋先云看到一大群达官贵族从红地毯上走来,不难看出谁是萧耀南。

不看个头长相,不看衣裳鞋帽,只看派头,谁的派头十足谁就是萧耀南。

中间那个瘦弱军人就是萧耀南。

一点不错,萧的相貌的确不出众。由于长年吸食鸦片,身体还有几分虚弱,但是不影响他高大形象,人群中就他腰杆挺得毕直,头是昂的,胸是挺的,一副王者气派。其他人虽然身材伟岸,虽然养尊处优,但是却屈身俯就,唯唯诺诺,奴相十足。

站在萧耀南身边的人是萧的得力干将、陆军五十旅旅长、岳州护军使兼湖北蒲(圻)通(城)镇守使陈嘉谟。

萧耀南对岳州并不陌生,多次来过岳州,并且爱上岳州。第一次是十年前随曹锟到岳州,曹锟的长江上游司令部设在岳州,萧是参谋长,在岳州住了大约一年时间。岳州和萧耀南的老家湖北黄冈地理气候相似,两处都是丘陵地带,都是鱼米之乡,加之从军以来驻守华北、东北的日子居多,南方的山清水秀与北方苍凉冷漠形成本质的区别,所以印象深刻。第二次到岳州是随吴佩孚参加护法战争,在岳州住了一个夜就移师南下。第三次踏上岳州这片土地便成了岳州的主宰者。湘鄂战争等于为他而战,他是最大的受益者,不仅有了自己的地盘,还做了家乡的父母官,光宗耀祖自不必说,政治上成为直系的第三号人物,除了曹锟、吴佩孚就是他,没有第四个人敢与他们三个相提并论。萧耀南清楚,他能有今天这个地位和成就不完全是自己的能力,而是跟对了人,拜了好兄弟。湘鄂战争后吴佩孚本可以任两湖巡阅使兼湖北督军,可是他要信守诺言。他曾经说过不当督军,不住租界,不出洋,所以只接受了两湖巡阅使,成就了萧耀南的督军梦。

两人的交往是从吴调到第三师司令部任副官才开始。吴当过炮兵团长,有实战经验,瞧不起司令部那些夸夸其谈的参谋,只有萧耀南例外。时间久了便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还嫌不亲热,萧要与吴换贴,吴长萧一岁当哥,萧小吴一岁做弟。曹锟问萧,做人家的上司不好为什么要做人家的老弟。萧说吴是旷世奇才,是活着的戚继光。曹锟对吴没有好感,却崇拜戚继光,于是问萧他与吴比如何。萧不敢低贬曹锟,也不愿说唯心话,于是拿“多多益善”说事,喜得曹锟屁颠屁颠的以为自己是刘邦。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曹锟决定给吴佩孚一次机会,让他充当剿匪前线总指挥,率两个团为大部队开路。不知是吴走得急还是曹有意拖延,出山海关后吴与后方失去联系。不能孤军深入,吴决定就地安营扎寨。来得及卸下行装,哨兵来报,前方发现匪情。吴亲自侦察,发现匪帮正在埋锅造饭。再看地型,三面树林一条峡谷。吴当机决定打伏击战,三面树林布置三个连兵力,形成扇形包围状,再用一个连兵力冲进敌阵搅乱敌方建制,其余重兵埋伏在山谷两边。布阵完毕后敌方开始用餐,正要下筷,枪声大作,旌旗招展;只见树木,不见人影。正在慌忙急乱找枪时,又见一支人马杀到眼前,赶紧逃跑。树林不能进,子弹是从树丛中嗖嗖发出,只有一条退路,就是退进山谷。正在庆幸逃出重围时,枪声又起。不是追兵,官兵近在眼前。前后退路堵死,四周都是枪声,不想死就投降。本身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许多人是为了填饱肚子才上山为匪,不能当土匪还能当官兵,乐而不为,于是纷纷举手投降。连吴佩孚都没有想到,此行剿匪任务完成,喜得曹三哥把吴佩孚的肩膀拍麻。回师后曹锟正式任命他为第三师第六旅少将旅长。

促使曹锟交棍的一役是1916年的护国战争,曹的第三师与蔡锷的护国军在赵州南激战,吴的第六旅仍然是先锋。这一仗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恶战,双方打得难解难分。蔡锷是西南名将,排兵布阵屡出奇招,两次包围了曹锟的司令部,幸好吴佩孚及时赶到,不然曹锟就成为枪下之鬼。痛定思痛,曹锟决定让吴佩孚代行指挥;果然出手不凡,大败护国军。

一次胜利有侥幸嫌疑,次次胜利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曹锟不得不承认自己技不如人,以后只要是战事就不是他的事,就是吴佩孚的事。吴也争气,创下不败记录,被誉为常胜将军。

段祺瑞听到吴的大名,决定以一个整编团换吴;曹不干。一个团算个球,得吴者得天下。有了吴这个天才部下,曹锟省了许多事,懒得操心也操不好心,一切由吴佩孚说了算,当起逍遥客。张作霖见曹锟这般器重吴,半是吃醋半是离间地问:“我说三哥,是亲戚亲还是部下亲?”亲戚指他本人,部下指吴佩孚。直皖战争结束不久,张、曹两大军阀结为儿女亲家。曹锟敷衍他,当然是亲戚亲。话没说几天,直奉战争爆发,曹锟对吴佩孚说:“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亲戚亲没有自己亲……”说得吴佩孚心潮澎湃。士为知己者死,吴佩孚一鼓作气,把曹锟的亲家赶出山海关,让曹锟独揽大权,入主北京。吴佩孚虽然战功赫赫,却没有取代曹锟的野心。曹锟的弟弟曹锐提醒三哥,要曹锟注意吴佩孚的野心。曹锟大骂弟弟挑拨离间,理由充分,子玉一生崇拜三个人,一个是关羽,一个是岳飞,还有一个是戚继光,这三个人都是一心不事二主的忠义之将,既然崇拜就会身体力行,绝不会口是心非。

萧耀南对曹锟的贡献除了推荐吴佩孚有功外,还有两大贡献:一是为曹锟当督军出了力。袁死后黎元洪任大总统,段祺瑞任总理。曹锟不想久留重庆,想回直隶当督军。直隶督军是肥缺,想心事的人不少,总统和总理也想安插自己人,段祺瑞想把这个位置留给亲信徐树铮,只想让曹锟任湖南督军。黎元洪不想段祺瑞势力过大,不点头。段祺瑞呛他,要他提出人选;还真为难,黎元洪无系无派,手头没有军队,不知谁当直隶督军对自己有利。正在为难之际,湖北老乡萧耀南求见。他不认识萧耀南,不见。总统府副秘书长哈汉章言萧是他黄陂老乡。亲不亲故乡人,湖北老乡可以不见,黄陂老乡不能不见。黎元洪在老家黄陂有黎菩萨之称,在乡人面前尽定乡谊。萧耀南不是空口说白话,提着曹锟给的60万进总统府。收人钱财手软,加之黎元洪与曹锟还是拐角亲家,黎的女儿黎照芳是袁世凯的媳妇,曹锟的儿子曹士岳是袁世凯的女婿。有了这两层关系,黎总统一改懦弱形象,敢与手握重兵的段祺瑞较量。段祺瑞见自己推荐的人选不被各方接受,这才认真考虑曹锟。曹在段眼里是老实人,没有野心,非常听话。说服了自己还得与总统讲条件,曹锟出任直隶督军可以,得任命徐树铮为国务院秘书长。黎元洪愣了一下,袁世凯曾为此事与段祺瑞闹得不可开交,袁都怕徐他不能不防。小徐子有才气但跋扈,心狠手辣不容人,除了段祺瑞喜欢外,没有人敢用这种人。没有办法,为了曹锟,黎元洪只得妥协。皆大欢喜,曹到任后扩军成立直隶四个混成旅,让萧耀南任第三混成旅旅长……二是为曹锟当总统出了钱。直奉战争结束后,直系成为一枝独秀,曹锟也想过一把总统瘾。不能一步到位只得分步实施,第一步是赶走现任总统徐世昌。徐与他也是拐角亲家。徐世昌在袁世凯的总统府担任国务总理时,袁的第十子恰好与徐的女儿同年同月生,袁提出结为秦晋之好,徐世昌没有不同意之理。第二步是请黎元洪复位。黎下台多年,已经死了复出这条心,见曹锟有请,还以为拐角亲家认亲情念旧情,没想到是让他出来过渡,当了一年多总统就逼他下台。舆论一片哗然,各地纷纷致电国会,请求议员主持公道。议员不认公道只认钱,明码标价,一张选票十万。讨价还价,最后达成协议,降到五千。五千也不是小数目,连年内战,财政拿不出钱,只得向各省分摊。江苏督军齐燮元愿意出二百万,条件是选他当副总统,选举结束后一次付清。议员要现款,赊账的事不干,没有达成协议。关键时刻萧耀南披挂上阵,湖北承担大部分贿选经费。贿选成功,曹锟就任大总统。论功行赏,萧耀南由两湖巡阅副使转正为两湖巡阅使,晋升为炳武上将军,勋一位,与吴佩孚平级,从此跻身为直系第三号人物。


“献亭(陈嘉谟的字),到此为止,你们回去吧。”萧耀南停止脚步,伸出大手。

陈嘉谟握住萧耀南的手,故作生气状:“不行,不能不讲规矩,人熟礼不熟,必须护送珊帅出境。”

不称巡阅使称珊帅,有尊重意思。

其实是复古,清朝对巡抚、封疆大吏称帅,民国后改称实职。张勋在徐州召开十三省督军团会议,研究拥废帝复辟,先从称呼开始,督军不称督军,称帅。由于同姓多,避免重复,于是在字的最后一个字上加帅字称呼。张勋是十三省盟主,又是长江巡阅使,理应有所区别,于是称大帅。大帅少,以姓为主。由于张作霖也是大帅,还由于他和他的士兵留有大辫子,于是叫他辫帅,其军队叫辫子军。按规矩巡阅使应该叫大帅,由于萧耀南提拔太快,称呼来不及改口。

陈嘉谟的意思是送萧出湖北蒲圻,到了咸宁才算出境。陈的势力范围快到武昌皇城脚下。

“就你礼多,”萧耀南脸上露出无奈,心里却是欢喜,“也罢,你让手下人回去,不能让全车旅客等我一个人,时间久了会有人骂娘。”

目的达到,陈嘉谟窃喜。不是想送萧耀南,而是想到汉口会见吴佩孚。早晨收到吴佩孚电报,要他到汉口会面。陈又惊又喜,被吴大帅单独点名是瞧得起的表现;转念一想去不得,中间隔着萧耀南这层关系,没有萧的同意属于擅自行动,萧会有意见,最好的办法就是请吴给萧发话,要萧通知他去。主意虽好,但是说不出口,不能命令吴大帅办事。对了,什么都不说,就说珊帅在岳州,吴大帅自然就会明白。

汽笛一声长鸣,火车就像游蛇一样扭动身姿。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