喋血缅北 正文 (4)

信周 收藏 0 16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坐在茶摊边的苏冲一边注意着对面旅馆里的情况,同时又不时地看着阿强,当他发现阿强围着停车场里的吉普车转悠的时候,猜测到阿强是要偷车。

苏冲一直注意这阿强的一举一动,当他看到阿强被人用枪指着从车里下来后,急忙站起来,想过去解救阿强。紧接着又见俩人拥抱在一起,弄得苏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就在苏冲疑惑不解的时候,旅馆里突然响起枪声,苏冲顾不上阿强了,拔出驳壳枪朝旅馆这边跑过来。

刚跑过马路,苏冲就看到了旅馆一侧的玻璃窗被枪击碎了,马上知道了东方焜所在的位置,他迅速冲过去。东方焜开枪打烂玻璃窗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让外面接应的俩人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就在这时,一辆吉普车疯狂地冲过来,车上的阿强显然看到了苏冲,将身体探出车外,手里挥舞着二十响大声向他叫喊着。

苏冲见状急忙指着破碎了玻璃的窗口向阿强示意,阿强大声对霍雄飞说:“飞哥,少爷在这里面……”

旅馆的整栋楼房全部是木结构,墙壁也是木板的,霍雄飞显然对房屋的情况很熟悉,他把车头一调,让车头正对着酒吧的窗户,然后把车向后退了七八米。

吉普车停下来后,霍雄飞直接挂上二档,将油门踏板踩到底,然后突然松开离合器,吉普车呼啸着冲了出去,差一点把阿强摔倒。

只听到咔嚓的一声,紧接着是唏哩哗啦的声音,也分辨不出是什么碎了,整个吉普车撞破墙壁,冲进了酒吧里,把里面的桌椅板凳撞了个乱七八糟。

刚刚端着冲锋枪冲进酒吧里的人被开进来的吉普车弄蒙了,在这些人愣神的瞬间,阿强的二十响哒哒地吼叫起来,带快慢机的二十响,近距离的火力丝毫不亚于微型冲锋枪。

而霍雄飞一只手扶住方向盘,另外一只手抄起了汤姆森冲锋枪,跟阿强形成了交叉火力,顿时把对方压制了下去。

阿强一边射击一边大声喊叫少爷。吉普车冲进来的瞬间把东方焜也吓了一跳,因为车头刚好是正对着他藏身的地方,多亏他行动敏捷躲闪迅速,否则有可能被吉普车撞伤。

听到阿强的叫喊后,东方焜才明白过来,原来吉普车是来接应自己的,他先招呼梦薇上车,然后自己才跳进车里。

见俩人都上车后,阿强急忙对霍雄飞说:“快走,赶快撤……”

吉普车又从撞开的缺口出退了出去,东方焜一伸手把跑过来的苏冲拽上车。吉普车一个快速调头差一点把俩人又甩出车去,是慈梦薇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东方焜的腰,随后吉普车又一个急速起步向前冲去,又把三个人摔在后座上。

这时有几个人从旅馆门口跑出来,端着枪向吉普车射击。阿强一把抓过霍雄飞的汤姆森冲锋枪,将身体探出车外,一口气将弹匣里的子弹全部打完。

吉普车转了一个弯脱离了对方的视线,阿强坐回座位上,一边将冲锋枪的空弹匣取下来,一边回头问东方焜,“少爷,没事吧。”

东方焜这才反应过来开车的另有其人,急忙说:“我没事,是哪位朋友开车救了我们?”

“哈哈……你猜是谁救了你?”阿强故作神秘地笑着说。

霍雄飞回过头来笑眯眯地看了一眼,同时问:“东方少爷,还记得我吗?”

“霍叔叔!”东方焜一下子就认出了霍雄飞,他惊喜地大叫了一声,然后探过身子一把抓住霍雄飞的肩膀激动地问:“这是怎么回事?您怎么知道我在旅馆里被人困住了?”

“嘿嘿……这自然是我的功劳了。”阿强得意洋洋地说。

霍雄飞也显得很激动,他动情地说:“想不到少爷还记得我,少爷离开南洋的时候还很小……”

“怎么能不认得霍叔叔,小时候您常拉着我出去玩。这次来缅北的时候爸爸特意叮嘱我打听霍叔叔的消息。”

“哎,老爷还没忘记我……”

阿强拍着霍雄飞的肩膀说:“怎么可能忘记你,老爷经常对大家讲你的事情,总是用你教育我们……”

阿强的话音未落,就听到车后想起来哒哒哒的机枪声,东方焜一听就知道这是勃朗宁通用机枪的声音,急忙把慈梦薇往下一按,同时大喊了一声,“快趴下……”

紧接着罩在吉普车上的帆布车棚就被击穿了数个窟窿,透过后面的破洞可以看到后面追上来了三辆吉普车,其中一辆吉普车的车厢里安装着一挺通用机枪。东方焜对这种突击车很熟悉,在海军陆战队时就装备着相同的突击战车。

霍雄飞从后视镜里也发现了形势的危急,他低声骂了一句,“妈的,大家坐好了。”随手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不过已经顾不上点燃了,猛地将油门踩到底,吉普车忽的窜出了很远。

前面是一个路口,霍雄飞玩了一个漂移,吉普车横着滑到另外一条路上,让车里的人见识了他高超的车技。霍雄飞很显然对密支那的街道情况非常熟悉,不时地拐进两边的街道,令后面追击的车辆很难射击到他们。

密支那是建在森林中的一座城市,市区中散布着许多树林,霍雄飞将车开进森林中,利用森林的掩护逐渐拉开了后面车的距离,将追击的车甩开一段距离后,霍雄飞驾车朝江边急速驶去。

江边有一座小型的轮渡码头,一艘破旧的,只有十多米长的小渡船正停靠在码头边,吉普车飞快地驶上渡船,把车挺稳后霍雄飞从车里跳下来,一边挥着手一边大声对驾驶舱里的一个老水手说:“快,赶快离开,后面有人在追我……”

渡船上只有一老一少两个船员,他们似乎都跟霍雄飞很默契,俩人谁也不说话,也不问为什么,年轻的船员马上操纵马达把渡船后面的跷板升起来,而驾驶舱里的老头也是一句不说,马上启动发动机,

只听到突突一阵柴油机的轰鸣声,小渡船缓慢的离开了码头,渡船并没有驶向对岸,而是顺江向下游开,所以渡船开动后速度很快。

等后面追击的三辆吉普车到达码头时,渡船已经驶到了江心,距离码头有两三百米了。追击的人从车里下来,站在码头上气得嗷嗷直叫

霍雄飞站在甲板上望着码头上的吉普车,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摸出打火机点燃叼在嘴上已经半天的烟,狠劲吸了一口,然后笑眯眯地说:“妈的,在密支那想跟老子玩,做梦吧。”

东方焜走到霍雄飞身边,“霍叔叔,您怎么会在这里?”

霍雄飞转身看着东方焜,带着伤感的语气说:“一言难尽,等到了驻地后咱们再慢慢聊。”

“自从霍叔叔参加‘南洋技工服务团’回国后大家就失去了您的消息,这次来缅甸前老爸一再叮嘱,一定要打听您……”

霍雄飞摆着手打断了东方焜的话,“我比少爷大了不到十岁,千万别叫叔叔,我担不起。”

东方焜马上笑着说:“那我就叫霍大哥,不过您以后也不能叫我少爷,只能叫我名字。”

实话说东方焜也感觉叫霍雄飞叔叔有些别扭,东方聪健家教很严,规定东方焜喊自己身边的人叔叔,所以跟着父亲身边的人不论年龄,东方焜都叫叔叔。现在长大成人了,再喊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叔叔,也感觉不顺口。

“哈哈……好,我就叫你兄弟,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来密支那?”霍雄飞爽快地说。

“我们这次来缅甸目的地不是密支那,而是想去野人山寻找大明宝藏。”东方焜如实说。

听到东方焜要去野人山,霍雄飞立刻露出惊愕的表情,“你们要去野人山?当地人都没有几个敢进去,野人山可是一座吃人不吐骨头的魔窟,五年前中国远征军好几万人从野人山撤退,出来的不到十分之一。”

阿强走过来笑嘻嘻地对霍雄飞说:“刚才看到你面对枪林弹雨面不改色,怎么听到野人山就吓得脸都变了?”

“哎,你们不知道野人山的厉害,面对子弹还有逃生的可能,进入野人山后根本就无路可逃,特别是最近几年,进去的人根本就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真的比地狱还可怕。”霍雄飞摇着头说。

“哦,真的有这么恐惧?”东方焜好奇地问。

“原来的时候人们怕野人山主要是哪里的原始森林,最近几年都在流传野人山有魔鬼,特别有一条山谷,进去的人没有一个活着出来,当地人都把那里叫鬼谷……”

没等霍雄飞说完,东方焜就笑了起来,“呵呵,说来真不凑巧,我们要去的地方很可能就是那个叫鬼谷的地方。”

“东方,听我的话放弃吧,人活着最重要,如果死了财宝再多也没用,再说钱没有多,够花就行了。”

东方焜看着霍雄飞说:“霍大哥,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为了财宝。”

“那你是为了什么?”霍雄飞不解地问。

不知什么时候慈梦薇也来到他们身后,忽然插嘴说:“看来你还不了解东方公子,他是为了老百姓,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

就在这时,阿强忽然发现渡船调头了,突突地又开始向回去,他惊讶大叫起来,“飞哥,船怎么又往回开了?”

“哈哈……当然是要回去了,我就住在密支那的城外,咱们现在就去我住的地方。”霍雄飞毫不在意地说。

东方焜他们明白过来了,刚才渡船就是为了甩开追击的敌人,现在那些人离开了,再返回去,看来开渡船的人跟霍雄飞的关系肯定不一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