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第十四章 凶险旅途(1)

信周 收藏 5 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size][/URL] 第十四章 凶险旅途 进入森林后,唐伟桦他们才知道木猜说得一点不假,在森林中穿行的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唐伟桦和蓝沁什么都没有背,轻装而行都非常吃力。 这里是我国唯一的热带雨林,一株株不知名的参天巨树拔地而起,直刺苍穹,茂密的枝叶在上空架起了一个巨大的绿色顶棚,遮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第十四章 凶险旅途

进入森林后,唐伟桦他们才知道木猜说得一点不假,在森林中穿行的艰难程度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像。唐伟桦和蓝沁什么都没有背,轻装而行都非常吃力。

这里是我国唯一的热带雨林,一株株不知名的参天巨树拔地而起,直刺苍穹,茂密的枝叶在上空架起了一个巨大的绿色顶棚,遮天蔽日,穿行在下面几乎不见天日。大树下面到处是藤树缠绕,盘根错节,荆棘丛生。脚下不是枯枝烂叶就是湿滑的青苔,每前进一步都非常困难。

为了躲避边防警察,向导带他们走的是人迹罕见的地方,更增加了行进的难度。森林里的树木并不都是直立向上,七扭八歪的树木阻挡着行进的路。

西双版纳的森林中,最怪异的当属那些奇形怪状的树根,有的要十多个人才能合围起来,有的穿过其他树木的底部沿着地面绵延开来,有的怀抱巨石。真是无奇不有,恰恰是这些奇异的树根让他们的穿行变得异常艰难。

热带雨林中湿气很重,地面又被浓密的树冠死死罩住,走在里面又闷又热。走了没几个小时,几个人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其他人还好些,还能坚持住。唐伟桦和蓝沁从来没有受过这份罪,虽然什么也没拿,依旧累得大呼小叫。

木猜见蓝沁实在迈不动步了,就招呼前面的向导停下休息一会儿,他走到唐伟桦身边,低声说:“唐先生,照这个速度我们一周时间也到不了孟加都。在过边境前咱们一定要减少休息,因为有森林武警不定时地在森林里巡查,万一遇到就麻烦了。”

唐伟桦气喘吁吁地说:“我知道,木先生有没有办法加快行进速度?”

“唯一的办法就是轻装前进。”说到这里,木猜指了指铁蛋他们三个,“让他们把携带的行李能抛弃的都抛弃,食物和水也扔掉,轮流拽着蓝小姐行进。”

唐伟桦担忧地问:“食物和水都扔掉了,那我们后面几天怎么度过?总不能饿着肚子赶路吧?”

木猜哈哈一笑,他指着周围树上结的各种颜色的野果说:“唐先生,在森林里挨饿是不可能的,我是担心你们不习惯才准备了些食品。”

“好,就照木先生的意见办。”说着唐伟桦转身对铁蛋他们三个说,“检查一下你们的旅行背包,把能扔掉的全都丢了。”

三个人正求之不得,赶紧把背上的背包取下来,把里面的食物和矿泉水拿了出来。

木猜对几个人说:“大家能吃就吃点,水也尽量多喝点,否则后面就只能吃野果了。”

在森林里折腾了几个小时,因为燥热都没有食欲,但是每个人都出了很多汗,早就口干舌燥了。大家纷纷拿起矿泉水咕咚咕咚地喝起来。他们也担心往后找不到水源,所以都尽量多喝。

铁蛋边喝水边朝四周看,虽然他是在山区长大的,但是老家山上的树林跟这热带雨林根本无法相比。高高的树冠上各种飞禽不停地啼鸣着,密林深处不时传来阵阵猿吼。

突然,铁蛋注意到有一条胳膊粗的蛇缠绕在前面几米高的树干上,缓缓地向上爬行,铁蛋仔细一看,原来树枝的顶端有一个鸟窝,看来这条蛇是想偷袭小鸟。

安建见铁蛋一动不动地盯着前面看,以为他发现了什么,于是问他:“铁蛋,看什么?”

铁蛋没有作声,抬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树枝,安建顺着铁蛋的手指望去,看到了正在蠕动的毒蛇,马上说:“这条蛇想偷鸟蛋吃。”

毒蛇的头部距离树枝顶端的鸟窝只有十几公分了,毒蛇放慢了爬行速度,好像也在观察情况。大家都屏住呼吸观看这难得一见的情景。

毒蛇忽然将蛇头高高抬起,准备伸进鸟窝里,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铁蛋迅速从口袋里掏出弹弓,根本没有瞄准就将一颗弹丸射了出去。

只听“啪”地一声,弹丸正中蛇头,毒蛇一下子从树枝上掉落下来。

木猜回过头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着铁蛋,惊讶地说:“太神奇了,你的弹弓练得出神入化了。”

铁蛋憨厚地笑了笑没有说话。安建替铁蛋说:“还有更厉害的,铁蛋,打这个。”说着话,安建忽然将喝了一半的矿泉水瓶子高高地抛起来。

铁蛋本能地将弹丸打出去,“噗”地一声,七八米高的塑料瓶被凌空击穿,摔在了草丛里。

“哈哈……这位先生有这样的神技,我们后面就更不怕挨饿了,随便打几只野鸡什么的,就能填饱大家的肚子,省得大家吃野果不习惯。”木猜兴奋地说。

唐伟桦洋洋得意地对木猜说:“我的这个兄弟不但弹弓玩得好,还有一身好功夫,三五个人近不了他的身。”

“是吗!要是有这样的身手到了那边就有用武之地了,他的枪法怎么样?”木猜问。

唐伟桦问铁蛋:“铁蛋,打过枪没有?”

铁蛋摇摇头,说:“俺还没有摸过真枪呢,只在电视里见过,不过俺感觉打枪要比打弹弓简单。”

“他有这样的功底,短时间就能练成神枪手。你喜欢不喜欢玩枪?”

“当然喜欢,俺做梦都想有杆枪。”铁蛋兴奋地说。

“哈哈……好,铁蛋,等到了孟加都我就给你弄两支好枪,不过你得答应我练好枪法。”唐伟桦笑着说。

“真的?我保证三天就把枪练得跟我的弹弓一样准。”

木猜见铁蛋老实单纯,就对他说:“到了那边你想要什么样的枪都有,只要你喜欢,手枪、步枪、冲锋枪随便你挑。”

铁蛋高兴地咧开嘴,嘿嘿笑个不停,这个高兴绝对不是装出来的,一个男孩听说有枪可以玩,哪一个不高兴?拥有一支枪,可以说是许多男孩的梦想。

差不多休息了半个小时,木猜起身招呼大家上路。

穿行在酷热的雨林中,加上剧烈的运动,很快大家又开始感到口干舌燥,肚子里的水早已变成汗冒出来了。

为了尽快赶路,几个人都强忍着干渴默不作声,蓝沁却受不了,本来就是个小姐身体,平时享受惯了,哪里受过这样的苦,铁蛋他们三个轮流拽着她的胳膊往前走。

蓝沁不停地嚷嚷着要喝水,唐伟桦也感觉嗓子像要冒烟了,他忍不住问木猜:“能不能先找水喝?大家又渴又累,这样下去行进速度会越来越慢。”

木猜停下脚步对几个人说:“好吧,大家稍微休息一下,把你们的水壶给我。”

唐伟桦疑惑不解地把自己和蓝沁的水壶递给木猜,他向周围巡视了一圈,除了树木和杂草看不出有水的样子,木猜要水壶干什么?

木猜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水壶交给前面的向导。只见向导挥起手里的砍刀,把身边的一根树藤砍断,从树藤的断口处立马流出了白花花的水,向导赶紧把壶嘴放在树藤的断口上,水壶很快就接满了。他默默地将水壶递给木猜,又去砍另外一根树藤。

唐伟桦他们都不可思议地看着向导,感觉他像变魔术一样,一会儿功夫水壶里就装满了水。唐伟桦好奇地从木猜手里接过水壶,先朝壶里看了一眼,然后试探性地尝了一小口。

想不到水壶里的水竟然既清凉又甘甜,唐伟桦迫不及待地举起水壶仰起头“咕咚咕咚”连喝了几大口,那种感觉如同六月天喝冰水,全身透凉,五脏六腑无一处不舒坦,马上神清气爽起来。

唐伟桦一口气喝了大半壶,然后用手抹了一下挂在嘴边的水珠说:“真舒服,我从来没喝过这么好喝的水。”

听唐伟桦这么说,蓝沁急忙从他手里抢过水壶,一口气把剩余的水都喝完了,还意犹未尽地说:“太清凉了,木先生,你给我们喝的是琼汁玉液?”

“哈哈……我还担心你们喝不惯,这种出水的树藤叫扁担藤,当地人叫它‘天然水壶’,在这片森林里随处可见。在森林里口渴了,只要找到扁担藤就能解决问题。”木猜笑着跟几个人解释。

“难怪人们说西双版纳的热带森林是座绿色宝库,果真名不虚传。”唐伟桦赞叹道。

唐伟桦看到旁边有块突出的石头,就想趁大家喝水的空隙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刚要坐下,脚下突然一滑,他本能地伸手去抓旁边的一棵低矮的灌木,谁知他的手刚接触到灌木的枝叶,一股钻心的疼痛猛地向他袭来。他“嗷”地大叫了一声。众人被吓了一跳。此时太阳已经偏西,阴暗的森林里显得阴森森的,唐伟桦刺耳的尖叫让在场的每个人都感到毛骨悚然。

大家惊恐地望着唐伟桦,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见他用左手抓住右手的手腕,双脚不停地在地上跳跃,嘴里大声喊道:“疼死我了……快来帮帮我……疼死了……”

蓝沁急忙地走到唐伟桦身边,惊慌失措地问:“唐哥,你怎么了?是不是被蛇咬伤了?“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我的手不小心碰到那棵小树,就像被什么毒物咬了一口似的……”唐伟脸色苍白地说。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