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六十六章 情窦初开

zjl0503 收藏 3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附近共有鬼子炮楼三个,呈三角形站立;现在,城关庄炮楼名存实亡,三道梁子炮楼也已被武工队在前些天拿下,附近只剩小河溪村炮楼了;于是,伤愈的赵威龙喊上刘强,两人实地侦察去了。 他们回来时却是皱着眉头回来的,小河溪村炮楼鬼子人数已增加到两个班,由一个少尉带队;人数还不是主要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附近共有鬼子炮楼三个,呈三角形站立;现在,城关庄炮楼名存实亡,三道梁子炮楼也已被武工队在前些天拿下,附近只剩小河溪村炮楼了;于是,伤愈的赵威龙喊上刘强,两人实地侦察去了。

他们回来时却是皱着眉头回来的,小河溪村炮楼鬼子人数已增加到两个班,由一个少尉带队;人数还不是主要的,关键是他们更加提高了警惕性,绝对是戒备森严;而且轻易决不外出;他们储备了足够的粮食,而炮楼前原来还挖有护城河,他们现在在河边挖个小沟,一直将水引到炮楼门口,这在提高安全系数的同时也保证了他们水的供应。

鬼子现在警惕性确实很高,像他们这次,一不小心被居高临下的炮楼顶上鬼子发现,马上招来重机枪的一通乱扫,所幸他们见势不妙躲得快而没有受伤。


怎么打?他们回来后,刘闯和赵威龙以及林丹等几个领导同志坐在一起开始想策略;第一是断水,将河道改道;鬼子总要喝水的,那么就可以趁他们出外取水时趁机打击他们;可这工程很大,需百姓帮忙,鬼子并不是吃素的,炮楼上的机枪“突突”起来,百姓难免有伤亡。

而且即使退一步讲,即使将炮楼上的鬼子火力点压制住,可要知道关外东北还是在鬼子的统治之下,只要随意从哪儿抽出些缓兵,改河道或者围城行动就会土崩瓦解。

硬攻?赵威龙的受伤已是前车之鉴了,况且鬼子炮楼上已安有三挺机关枪了,炮楼顶上两挺,二层楼一挺;其中炮楼顶上有一挺还是威力强大的重机枪。上面一直保证有两三个鬼子昼夜、轮番不停的监视着下面。

不打?这里犹如一枚铁钉,安放在将要成立的根据地内部,定会令抗联寝食难安!

三天过去了,谁也没有好办法,只急得游击队和武工队员们焦头烂额。赵威龙这三天都没睡好,眼睛都熬红了。

这天一早,党代表林丹来找赵威龙出去散心,细心的她看到赵威龙这几天着急上火的样子,她更是急在眼里,痛在心上;他们一边说着话,一边随意走着;不知为何,他们在一起时,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因此上,他们说着说着,不知不觉沿着山路就上了山;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就坐在了山后面半山腰的石头上。

他给她讲历次战斗,讲打鬼子,有意无意的讲他的得意之作:城关庄怎样痛快淋漓的打鬼子、慰安所怎样机智勇敢的打鬼子、县医院火烧鬼子……她激动了,热血沸腾,好像那里面就有她,那像她也是英雄勇士中的一员!她的眼前全是星星,都是心形的那种,在她眼前闪耀着,跳动着,让她好迷蒙啊!她觉得她的心已经醉了,这些星星带着她进入了梦幻般的世界,她震惊了、发呆了!她好满足啊!(他养伤时一直都在屋里,基本都有旁人在场,他不好意思向林丹“吹嘘”或者说显耀吧——作者以小人之心揣测)


党代表不是那么容易被“俘虏”的,她给他讲“共产主义”,她给他讲“人人平等”、“三座大山”……

他折服了,认为自己找到了理想、找到了目标、找到了归宿;原来,他只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报仇血恨,现在,他才知道那是多么的狭隘!他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了,他太感到欣慰了!

他认为自己遇到了靠山,一座充满希望和阳光四射的大山!

她也认为自己遇到了靠山,一座稳妥结实、安全可靠的大山!

她心里有句话,不会向他说的:不知为何,在刚见到赵威龙时,她的心中呯然一动,好像原来在哪儿见过,觉得那样亲切,熟悉!

他的心里也有类似的话不能和她说的:刚见到她时,他疑为遇见了仙女,那么美丽动人,使他源源不断打开了话匣子!


林丹的滔滔不绝将赵威龙讲得沉醉于其中,他现在才知道,林丹原来这么有知识,有文化,而这些,正是他所欠缺的;他直直的瞪着眼睛,其实就是目不转睛的盯着林丹听着,时间一久,终被林丹发觉,不知为何,她突然感觉俏脸一红;她被赵威龙看得很有些害羞了,情不自禁上前红着脸打了赵威龙肩头一下:“你看什么呢?盯着人家……”

赵威龙好像如在梦中,看拳头袭来,他下意识的一转头,这一拳正中面颊,将他猛的打醒;才发觉自己的失态,才发觉自己实在是唐突,他摸着面皮尴尬的“嘿嘿”笑着,同时转开了自己不争气的眼睛。

林丹打过一拳后,才发现自己在做什么,自己竟然一巴掌打在赵威龙的脸上,她一时也愣住了;“很痛吗?对不起,那,你看吧,我不生气就是了!”看对方紧捂着脸,林丹情急之下语无伦次的说。

赵威龙莫明其妙的看着她,想着她说的话,两人都觉好笑,不禁情不自禁一齐笑出声来。他们的感情不知不觉在悄悄发生着变化。

“你坏,你坏!”女人的原则是,我可是可以随意放火,你却是不可以点灯,因此上,林丹看他嘲笑自己,忍不住手又挥了起来 ,不过这回可是一通老拳。

这回,赵威龙没有让她如意,他紧紧的抓住了她的玉手,然后就舍不得放开了,发自内心的那种;就这样,两人一时呆立在那里。就这样,两棵革命的火种,激烈的碰撞到了一起,顿时燃起了耀眼的火花,火花“哧哧”的燃烧着,久久也不息灭。

太阳知趣的躲在了云头后,半山腰上,一双粗糙大手和一双温柔的小手就那样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你就像我的大哥、长兄!”林丹迷蒙着双眼呢喃道。

“你好美!”赵威龙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心里话。林丹则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