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从军见闻(转载)

duyahong1971 收藏 0 107
导读: 我所写的都是真实情况,绝对没有虚假虚构,里面的事情,很多看来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嬉笑怒骂,各位看官只管看过,一笑而已。 开始: 绝密情报,只有出租车司机知道。 话说有一年,正在家休假,一晚接到部队领导电话,告之,部队来了个大任务,让速归队。电话里吱吱唔唔,就是不肯说什么事,说是在保密状态中,要回部队才能告之,没办法,

我所写的都是真实情况,绝对没有虚假虚构,里面的事情,很多看来匪夷所思,但~~事实就是这样,嬉笑怒骂,各位看官只管看过,一笑而已。

开始:

绝密情报,只有出租车司机知道。

话说有一年,正在家休假,一晚接到部队领导电话,告之,部队来了个大任务,让速归队。电话里吱吱唔唔,就是不肯说什么事,说是在保密状态中,要回部队才能告之,没办法,军令如山,赶快买车票回去。部队在西北一个很偏僻的地方,距离最近的一个小城市要将近200公里,火车到达那个城市是下午了,已经没有回部队的内部班车(因为部队偏僻,部队专门有一趟往返部队和这小城市的班车,每天一次),想想要是等明天的班车,还要在这住一晚,这可是不能报销的,而且,想想领导催的那么着急,干脆就奢侈一次,打车回,找到一出租车司机,也是经常往返部队和这个城市间的,专做部队生意,跟他谈好价钱,就上路了,路上要开3个多小时,就和司机闲聊,发了句牢骚,说还在休假呢,就让领导给叫回来了。司机来了句:“咳,你们部队来大任务了,胡xx要来!”,顿时石化,感情领导还遮遮掩掩的保密,这出租车司机都知道了,还保什么密啊!更郁闷的是,回部队,这个任务的规模,性质,来的人都还只是在小范围内传达,很多战友甚至一样在机关的战友都还只知道要来大领导,一个出租车司机居然都知道谁要来了,看来要打听什么事,找出租车司机是没问题,也让我感到,保密工作,有的时候还真是就瞒了个自己人。

寻找灵感的画家

本人在单位是搞接待工作的,部队自己搞了个宾馆,主要用来接待上级领导和来搞任务的各路神仙,不对外,不过就是对外也没人来,因为部队太偏僻,属于在无人区了,除了要搞任务没办法,谁会来住,按说这种地方的宾馆应该是门可罗雀,但偏偏出乎人的意料,这地方是天天爆满,接待任务多的让人崩溃,像上面说的,这算是大任务了,我门提前2个月开始准备,卫生打扫的连下水道都用钢丝球刷了,几个炊事班的小伙说,下水道比他们的嘴都干净,呵呵,跑题了。

接待任务多,就是因为这几年咱部队开始注重科技强军,开始注重实战演练了,所以这演习,试验是一个接一个,来的头头是一个比一个大,我呢,就是一天比一天累,这两三年除了休假,就没休息过,照说每年有任务间隙,可以稍微休息下,可就是这来之不易的任务间隙,也充斥着各种莫名其妙的接待任务,比如这次要说的接待画家们。部队有个别头头都是农民出身,但当上了领导,就要讲点文化,讲点档次,讲点格调,讲点~~!要和土包子出身彻底划清界限了,从这一点上,我喜欢那些当了领导,但仍能保持农民本色的领导,最起码,他们能不忘本,知道自己是农民的儿子。接着说,怎么能速成呢?又不能穿金戴银,也不能左手LV右手Gucci,于是乎,搞点书画,成了一个好方法,反正只要是有点名气的画家画的,就说是好的,谁还能说不好?看AV还能看出个女主角好不好看,这画谁能看懂,好不好就在一张嘴,看怎么说了(当然了,我不是说咱画家们画的不好,只是很多人,不会欣赏,都是跟这凑热闹,凑文雅);这画家呢,也愿意给一些领导们作画,钱不少挣,甚至可以说比他们去市场上好挣多了,还能认识领导,说不定以后还有什么事能帮的上忙呢!

于是呢,就有一些经纪人,专门联系画家给部队领导画画,我在的两年,接待的画家,不下10拨,每次都是一个经纪人带队,一些名气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画家到部队,小住两三天,好茶好饭伺候着,挥毫泼墨,挣钱走人。话说这一年,来了几个画家,安排上好房间住下,晚饭后,画家们进屋开始做画,为他们画画,我们提前备好笔墨纸砚,还培训了几个服务员专门给画家磨墨铺纸,我们科长因为是部队领导请来的客人,也前后指导着我们工作,咱这种小角色,看都是领导,就乖乖的躲到一边了。画家们画完画,也就在晚上8点多,科长从画家处出来了,跑到大厅看了看我,看的我莫名奇妙,转身去找科里另外一个助理了,那助理领命消失在夜幕中,给我发了条信息,晚上宾馆留门,有好戏上演。当时我刚调到宾馆工作,还没搞清楚什么意思,宾馆晚上12点准时锁大门,保障入住人员休息好,看了这个,知道肯定有事情,就安排了值班的服务员,别锁门。第二天,碰到那助理,我说,你昨晚干嘛?不让锁门?他把我拉到角落,告诉我事情的经过:原来,昨晚,画家们画完画,直接跟我们科长说,要找几个姑娘,科长到底是老江湖,估计以前也没少干这,虽说我们这部队里没这项服务,但顾客就是上帝,科长立马跟最近的城市夜总会老板联系好,派那个助理去接人,当然是租的地方车。科长这一点还比较地道,他出门一开始估计是想让我去,后来可能一想我还没结婚,当时我还单身,他就找了那个结了婚的助理,难道科长怕我路上把持不住?哈哈!

我当时听了,觉得很震惊,怎么会在部队里搞这个事情,当时太年轻啊!那助理说到,你刚来,还不适应,这事,多了。他还说了个雷人的,他拉着四个“上夜班”的到部队营区门口时,其中一个突然说“这不是XX吗?我以前来过”。一夜云雨不表,我也没法表,我不知道,第二天早上凌晨4点,该助理再把她们偷偷的送走,为什么这么早?因为要避开宾馆里住的其他人员啊!

我一直在想,后来报账这发票开的是什么?运动器材?

果然,后来的两年,每拨画家,基本都会提这个要求,甚至还有一个画家,画到一半,突然说,没灵感了,让我找我们科长联系个姑娘,我~~!我说我怎么没艺术灵感呢!

低调,我上头有人

先道歉啊,这两天忙着带孩子,孩子又比较会吵,就没时间来更新,今天抓紧写,要不该没人看了,这东西就是个坚持,写的好不好不说,只要坚持更新,点击率自然就上去了,哈哈!好,不扯没用的了,写个还是我上军校时的事。

上军校时,本人在队里混了个小头目当当,看起来似乎比一般学员牛一点,其实说白了就是队干部的狗腿子,队干部一些自己不太愿意干的事,就让我们去客串,当时我们系里要每个队的队干部到系里轮流值班,这种“好事”自然就轮到我头上了。

当时我已经大三,系里大一新生队里有个学员,脸庞白净,金丝眼镜一戴,让我感觉像是搞传销的,军校里戴眼镜的本来就不多,因此对于系里的这个人,一出现我们就都有点印象,还别说,虽然人家在我看来像是搞传销的,但人家在队里还挺吃香,上来就当上了队里的小头头,不到一学期,他几乎成了他们队的中心人物,出门总有三四个人陪同,在外出名额稀少的情况下,他居然几乎天天外出,学院规定学员不能在学校里骑自行车,但他出门总推个自行车,也没人管,没多久,他居然连女朋友都有了,每天下午在系门口老是看见他跟女友骑着自行车外出,太刺激我们这些还在教室里上课的人了!

一次我在系里值班时,这小伙出现在值班室,帮他们队长来拿个系里的通知,他见我一个人在值班,就坐下和我闲聊起来,因为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主要是因为嫉妒,呵呵,所以我是有一句没一句,但他却似乎谈兴很高,他谈到他是南京军区保送上学的,我很是羡慕的说你还真厉害,他淡淡一笑,用一种傲慢的口气说到“这有什么,本来我是要战士直接提干的,但直接提干的名额都在军委几个老家伙手里攥着,不肯松口,没办法,我大伯就只好让我先来上这军校。”当时让我听着很是不爽,先不说这话里的漏洞,我们队里也有几个高干子弟,但似乎还没见这么高调的,因为不喜欢他的态度,我就没有再接话,他坐了会无聊,就走了。

这事过去了很长时间,一次我突然发现怎么好长时间没见过这眼镜男了,但也没太当回事,以为他家里给他弄毕业提干了,呵呵!一天晚上跟队长闲聊时,队长说,咱系里出了个大事你知道吗?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你给我说了我就知道了。队长说道,咱系里X队出了个骗子,骗咱学院说是总长的侄子,咱学院当真了,前些日子总参专门打电话给学院,说没这么回事,学院才把他纠出来,现在已经开除回家了。我第一反映就是那个眼镜男,因为好久没见过了,一问,果然是他。(当时心里那个爽,哈哈!是不是太阴暗了?),于是我跟队长详细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最后我感叹到,这小伙,太人才了,比赵本山忽悠的卖个拐、卖个轮椅高的不是一般。

此人先是欺骗了南京军区的一个副职领导干部,相信他是总长的侄子,该领导给他搞定了入伍和保送上军校,起初我不太相信南京军区会有这么容易上当的领导,但想想能给他搞定入伍保送上军校,恐怕也不是等闲之辈。来学院后呢,因为是南京军区保送的,学院自然当真,加之这小伙时不时的说句我大伯怎样怎样,学院和系里把他当宝了,学院和系里的领导甚至还请他吃过饭,对他在外租房(这也是他老和那女友出去的原因,真爽,),不上课,学院里骑自行车等等行为,全当没看见。队里更是把他当做镇队之宝,就差带着他游街了。本来这高干侄子太太平平的把这四年混完,毕业授衔,分到部队为国防做贡献就完了,他可能觉得这当领导侄子太爽了,何况有学院和系领导认可,自己都觉得真是这么回事了,就到处宣扬,一点不低调,到后来,他跟他们队几乎每个人说过的一句话就是:“我大伯是XX,你可别给别人说啊,我就给你一个人说,你有什么事找我就行。”

他的家庭条件其实很差,父亲是他们当地一个什么农场做饭的,母亲在这个农场当会计,都快下岗了,他从初中开始,家里人就发现他满嘴跑火车,说话一点没准,也就是在那时,家里开始管不住他,他开始行骗江湖了,也就有了后面的这些事。这家伙虽说当着冒名的高干侄子很爽,但这大伯不可能给他钱花,家里又不管他,部队发那俩钱还不够他租房的房租,于是,他在跟他们队人说完上面那句话后,往往会带上一句,“最近手头有点紧,借点钱花花。”本着他借我钱是给我面子的原则,一般也都借给他了,当然,这钱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慢慢的,队里的人对他颇有怨言,他们队还真有家人在总参的,于是跟家人说起了这么个人,事情反映到总长,总长秘书打电话告诉学院,总长没有这么个侄子,总长也没有侄子在你们学院上学,谎言就此揭穿。

真相揭穿,坐不住的是学院和系领导,这饭也吃了,后门也开了,马屁也拍了,结果发现没拍到马腿上,拍到马粪上了,太没面子了,可又不能大肆宣扬,只好把他开除了事,要不然,就他这行为,保卫部门抓住他,法院判个几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事情到此结束,我事后总结两点:1、做人要低调。2、这种人才,国家应当好好培养,将来派到美国当大使,估计过个几年,能忽悠的美国跟我们称臣纳贡,哭着喊着要当我们藩国不可。

今天灵感少,写个短的。

一年,一个好朋友休假,他不想一个人上火车,主要是给家里带了些土特产,就鼓捣我请假跟他一起去驻地的火车站,说起我们部队,那是一个偏僻,最近的一个城市有将近200公里,请假去要两天,因为当天一般都回不来,除非打车,谁有那个闲钱啊,一般我们请假去都会住一晚,顺便在这个城市买点生活用品。

于是,我就请假送他上火车,火车是晚上10点多的,火车站离市区还有20多公里,晚上没公交车,又要打车去。大街上找了个出租车,把他送上火车,回市区时已经11点多了,路上司机看我们说普通话,就知道我们是基地的,说你们基地的人一到这里,就能看出来,因为本地人都是说本地话。快到宾馆时,司机突然说,:“晚上你就回去睡觉?走,我带你找几个小姐去。”虽说咱在部队,天天那个字不离口,满脑子除了女人就不想别的了(谁让我们那地处偏僻还没女人呢),但这时我还是能控制住自己的,不去,何况司机都知道我是部队的,我再去也太丢部队的人了,谁知我是这么想的,司机给我来了句让我至今都记忆犹新的话,:“装什么呀,你们基地的人,来了都干这个,我都拉过好几回了,走,我带你找好的去,不满意咱不给钱。”我当时就震惊了,原来我们基地在当地人民眼中,感情就是嫖客啊!

谢绝了司机,回宾馆睡觉,临下车,司机还给了我张名片,说要车了找他,要是晚上要女人也找他。

这司机还真是勤劳,又当车夫又当鸡头!

组团不假外出

不假外出不是什么严重问题,但今天我要讲的这个问题,就有点严重了,这件事造成了我们部队历史上最多人数的除名(十几个),以及N多干部(大于20)的处分。

这件事情因为牵扯人数过多,又不想说出单位的名字,所以讲起来有点麻烦,我尽量讲清楚,也请各位耐心看啊!我就从头开始讲,一个周五,X站的3个士官请假去离我们部队最近的城市(将近200公里那个),请的是周末两天的假,因为都是老士官了,单位就批了,但这三人觉得2天的时间太短,(要去泡吧,喝酒,嫖娼,时间是短了点,当然这是后来知道的了)就偷偷的在周五晚上钻出部队周围的铁丝网,打车去了(偏偏他们单位管的松,就压根没发现他们周五走的)。到了城市,一顿海玩就不说了,第二天(周六)在市区闲逛时,碰到了我们部队装备部的司机,他是跟领导出来修车的,因为跟其中一人是老乡,晚上就约好了去一个酒吧喝酒,晚上到了酒吧呢,喝到半夜12点多,来了5个人,这几人一看,还有两个认识,原来也是一个部队的,这5人是他们连的副连长带队不假外出的,是趁单位熄灯后打车出来的,为的是给一个刚刚选取上4期的士官庆祝晋级四级士官。200公里外碰到战友,那心情是老激动的,于是这几个人就在一起喝了几杯,期间,装备部那司机想起他白天碰到他的一个老乡,是X团的一个干部(这个是这帮人中唯一正常请假出来的,是去看病的),就给他打电话,让他也来喝上一杯,这干部已经在宾馆睡了,但架不住老乡一个劲的劝,只好半夜跑去陪他们喝了一杯,因为不会喝酒,到了稍喝了点就走了。酒尽人散,本来这事到这也就结束了,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单位都不知道这些人在遥远的城市搞了个热情的军营联谊会。

这故事开始那X站的3个士官在第三天(周日)找认识的一个酒吧迎宾女玩,这女子也不是什么好鸟,玩了一天,到下午,3个士官要归队了,邀请那迎宾去部队玩,这女的还答应了,到部队是晚上了,没地方住,3人就安排在他们的宿舍住,他们住的是套间(我们部队因为地偏人少,部队的居住环境还是不错的,虽然房子老,但干部1人1间,除基层连队,士兵2、3人一间是很正常的),女的和一个男的住里间,另2个住外面,晚上还换了几次床(猛吧),他们单位管理有漏洞,造成都玩成这样了,他们单位还不知道。一夜过去,这几人估计都很满意,于是在第二天的中午,3人找了个出租车,将这个超级女生送走了。

事情到这一步,也还没什么,就在这个女的回去后,暴风雨来临了。

这女的有个男朋友,是这个城市武警支队的一个干部(你说说这部队的人找的什么女朋友吗,这女的快成拥军模范了),这干部发现从前一天开始找女友找不到了,很是上火,迎宾女回来后,这男的找上她,问她哪去了,一开始她还不肯说,后来逼急了,说是跟XXX去我们这个部队了,男友一听自己女友跟别的男的跑出去了一天一夜,更是发火,连惚带吓,女的估计出于保护自己的原因,想证明是无辜的,就说是被他们骗去的,还用了暴力手段,最后连跟他们轮流睡觉都说了,说是被他们强奸的。男友一听,这可不乐意了,先是跟自己单位反映,我们部队的人强奸他女友,然后找我们部队的反映。暴风雨就这样刮起来了。

起初,我们部队就是处理这X站的3个士官,但这3人怕了,觉得法不责重,拖下水人越多越好,就竹筒倒豆子,把碰到过的部队的人,全说了个遍,于是牵扯的人越来越多,因为这些不假外出的人都基本是惯犯了,当时我们部队对这个管理比较松,半夜跑去这个城市,然后第二天出操前回来的人很多,很多人在那个城市碰到过(没办法,那个城市太小了,人家说这个城市是一个公园两只猴,一个警察看两头,一泡尿撒到头,可见有多小),于是越扯越多,事情就此搞大了。

说到这插个话,可能有的朋友觉得,我们部队离这个城市这么远,一夜怎么能来回呢?这就要说说靠我们这个部队养活的一帮黑车司机了,我们部队周围,有一些黑车司机,他们专门做这些半夜外出的人生意,可见当时半夜往外跑有多严重。一般熄灯后他们打车出去,司机们用2个半到3个小时跑到地方,在凌晨3点前再把人往回拉,你可能要说,就中间这几个小时,还是半夜,能干什么呀。

对于嫖娼,这些时间够了,动作快的,还能两次呢,呵呵,这个就不多谈论了,这门学问很高深,呵呵!多说就偏离我这文章的主题了。

也从这个上,我们可见当时有多少人是去振兴“红色经济”了,包括上面说的这些人,酒吧喝酒,不是他们夜生活的全部。

好,接着回这个事情,部队一看越扯越多,当时已经供出三十多个人了,也慌了,想到事情严重,没想到这么严重。但这事又不能不处理,于是,最后痛下杀手,所有牵扯的人,只要是查有实据的(虽然供出了三十多人,但有些是乱攀咬,部队也就不深纠了),全部严肃处理,士官除名(这个事件,牵扯的主要都是士官,最后除名了有十几个),干部,就我说的上面那两个人,那个副连长双降,另一个什么也没干,就进去喝了杯酒,还是被老乡硬拉去的干部,处分。当然,负有管理责任的干部,那处分就海了去了,记得我给我们单位学习通报时,读处分人员姓名、单位、职务,说的我舌头都不利索了。

再说个插曲,我一个好朋友,去送他们单位因为这个事被除名的一个士官回老家(所有被除名的士官,都由本单位干部送回老家,交到家人手上,这也不是什么好活,很多人躲都来不及,我朋友没躲过去),这个士官因为经常半夜打车出去,一个来回要四五百,再加上别的花销,每个月的工资早花的精光,又是除名,复员费都没有,因此回家时是身无分文,差旅费都是我朋友带着,到这个城市时,居然他交往的有7、8个姑娘知道他被除名要回老家了,在火车站送他,有两个还给他塞了两百块钱,看的我朋友直接就呆了,回来他给我说,他觉得他人生很失败,净他给姑娘钱花了,还没哪个姑娘给过他钱花呢。我也觉得我很失败,找女朋友那个困难啊,还军官呢,你看人家士官。

这事到这也就完了,我还庆幸我治军严格,自己单位没出这种事,没想到,没多久,相同的事就轮上我了,只不过,这事更曲折,咱们下次再说!

本来是不想更新了,本来是给大家逗个乐的,等工作的时间别那么无聊,但又牵扯泄密,又有人嫌肮脏的,原来我给大家添堵来了,加之这些天家里事情也多,就想让这个帖子沉没完了,昨天一上,发现还有人在关注,想想我还是写吧,不过我要注意点,要写积极向上的,群众喜闻乐见的!哈哈!

不过,这个有点难度,我思考了半天,也没在我的从军生涯中找到这种故事,干脆,咱写个部队的事故吧!这种东西应该不泄密,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而且这种事故肯定通报的,而且没有男男女女那种事,有的只是梦想、勇气、冒险精神和那么一点点的倒霉。开始:

这个事故是十几年前的事了,当时我还没有在我们部队。我刚毕业分到部队时,一开始在机场上,望着一望无际的戈壁,大漠孤烟,买包方便面都要走半个多小时,我满腔的报国热情,立马化为乌有。当然,等发现其中乐趣是半年以后了,半年以后在那呆的简直有点乐不思蜀了!当然这是后话,当时心里是十分的失落;过了几天,和同事们算是混熟了,每天吃完晚饭,不是打球,就是在戈壁滩上散步,一天,和几个年轻同事散步到我们部队的报废飞机停机坪,我们部队那时每年从别的部队接收一些报废飞机进行改装,停机坪上停满了报废飞机,还有两架轰炸机,一个战友给我说,前两年就在这个轰炸机上,发生了个死两人的事故。于是,事故现场会,开始了。

那时是部队刚刚接收这两家轰炸机,属于空军第一代轰炸机,堪比我爸爸的岁数了,当时来了轰炸机,大家都很新鲜,因为我们部队以前没有,离的近的人没事都去看看,(别看是空军,其实有的人当了十几年空军,恐怕也没近距离见过飞机),当时警卫也不太管,都是一个部队的,而且又是报废飞机。但大家也就是近距离看看,飞机看的多了,也就没什么新鲜感,谁还能把这轰炸机看出个航天飞机来不成?呵呵!

某天,附近的两个战士晚上没事干,就拿着照相机去停机坪照相,好在退伍后有个纪念。在下面拍拍弄弄,估计觉得没意思,两人就上了飞机(这是属于勇气,敢于摆弄自己不懂的东西),一个坐在驾驶员的座位上,一个在旁边探头往里看,里面的那个小伙子,这动一下,那摇一下,幻想着自己成为了一名英勇的人民空军(这是属于梦想)。

记得我还在上军校时,我们一个教员告诉我们说,你们将来上飞机了,要记得,红色代表危险,在你没弄明白你要干什么之前,是千万不能动的,黄色代表色情,是可以动一动的!

这两个小伙子明显没有碰到过那么好的教员,一个看到坐的两腿间有个红色的拉环,就伸手去拉了一下(这就是冒险精神了),轰的一声,惨剧发生了!由此可见,严格的军校教育是多么的必要啊!

飞机的弹射座椅是供飞行员在紧急情况下逃生用的,其实座椅的下面有N个类似于炮弹的爆炸物,也叫座椅弹(懂的同志就别笑我班门弄斧了),紧急情况下,就是靠他的爆炸力把飞行员连同座椅一起送出飞机,当然,正常的情况下是飞行员出去时,屁股底下是坐着个降落伞的(这里纠正一下以为飞行员是背着降落伞的同志),而且,出去后,座椅分离,降落伞开伞,是全自动的,飞行员被这么大冲击力弄了一下,很多还晕着呢!所以,全套过程不需要飞行员的操作,堪称机械工程学与人体工程学的完美结合。当然,一次完美的弹射还需要必要的飞行高度等一系列条件,而我们的这位战士,显然没有这个条件,最主要的,他没有降落伞,被弹出十几二十米高后,(有个同志给我说有三十多米,这纯粹扯淡,那么老飞机上的弹射座椅能把人弹这么高?你以为苏30呢!),重重的摔在地上,当场死亡,而另一个探头往里看的,被里面的同志弹出来时带了一下,也被弹出了好几米,在送医院抢救的路上死了!

两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我不知道他们的家人该多么的悲痛,自己的儿子没有死在保家卫国的战场上,却死在自己的冒险精神上,别说部队给发抚恤金了,估计部队不找你赔飞机就算好的了!

其实,事情是比较惨的,事后看,即有部队管理不严,任由无关人员在飞机上摆弄的问题,也有他两个人的原因,最主要的一点,飞机照道理报废停放,里面的爆炸物是要拆除的,显然部队在处理报废飞机上也有问题,虽然这飞机要改装,但座椅弹是要拆除的,当然也有可能我们部队都是弄战斗机的,没人会拆轰炸机的,反正放在那里也没人动;就这样,一个悲惨的事故,偶然又必然的发生了!

好,这个故事就写到这里,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不懂就问,千万别装大尾巴狼;二,宁动色情,不动危险!

聊聊我在部队中碰到过让我记忆深刻的人吧。

在家呆了快半年了,半年的时间,让我觉得部队的生活似乎变的很遥远,要不是看见衣柜中的军装,我都快忘了曾经当过兵了,回家后没有穿过军装,想起以前穿军装的样子,遥远、陌生又有点想念;部队的很多人和事都淡忘了,除了要好的朋友;但这几个人,却仍让我不时想起,开始:

一号人物;此人姓向,重庆人士,身材矮小,体重不足一百,颇有渝人风采,为表示对他身材的尊敬,我们都叫他大象;别看大象身材属三等残废,却是停飞学员,当年也曾驾战鹰翱翔蓝天,无奈身体不能适应高教机的原因,最终停飞,后转地面院校学习作训参谋转业。与我一年进入团机关,同在司令部任职,只不过我在清闲衙门,而他,却在号称全基地最忙的团作训股,这些年来,部队任务繁重,他们股成为了加班工作的排头兵,比一般航空兵部队的作训股,他们要忙的多,而他是加班班的班长,由于股里老弱病残,他成了加班的主力。每天我们吃饭,他们加班;我们打球,他们加班;我们睡觉,他们加班;后来我们在路上遇见他,总会惊奇的问:“怎么没加班?”

毕业两三年,没有正式休过假,没有好好过过周末,记得一年夏天,他家属来队,没有家属房,只好与他一起住集体宿舍,与我住对门,某晚凌晨2点多,我起来上厕所,看到他屋房门打开,里面~~

别想歪了,其实画面不色情,他平躺在床上,双脚垂地,他老婆在给她洗脚,而他似乎已经睡着了,当时看的我一阵唏嘘,有如此志士,何愁台湾不解放。两周后,他老婆回家了,来队半月,他基本没有多少时间陪老婆,因为工作忙,老婆走时他连送都没送,是托别人把老婆送上火车的,但他老婆依然无怨无悔(有怨气也不会让咱们知道),堪称军嫂楷模。

某日下班后去他办公室玩,有时也帮他做做事,问他,累吗?他大声说到:“我他妈都累的都快阳痿了。”工作干到要断子绝孙,也真是可以了。

辛勤的耕耘,终换来硕果。

几年后,他被评为全军优秀参谋,立二等功。载誉归来,团领导机场迎接,鲜花、掌声,英雄凯旋。

当时我已经不在团机关,得知这个消息,给他打了个电话,表示祝贺,他电话中还是那么谦虚,说道:“也没啥,其实你要愿意到我们股来,你也能行,当时让你来,你也不来。”操,幸好我不来,荣誉尽管很诱人,但这付出的太多,家人、娱乐、爱好,甚至是下半身那个什么什么,生性散漫的我肯定做不到。

能力人人有,但能忍得这份寂寞,非常人可做到。

有如此耐力,哪怕皈依我佛,每日青灯古佛,想必定能如达摩世祖,破茧成蝶。是金子,在哪都发光!

二号人物:

说说我后来在机关的科长,此人姓张,湖南人士,估计因喜吃辣椒的缘故,脾气暴躁,骂人那叫一个凶,他要是想骂你,连给你解释错误的机会都不给你,声音之大,言语之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前面文章说了,我后来在搞接待工作,他是我们的直接领导,接待工作很烦人,需要天天时时刻刻在那呆着,没有自由活动时间,没有上下班概念,没有节假日、双休日。某日,一个干部因家属临时来队,他在晚上8、9点时回家呆了会,结果正好碰到科长来宾馆,发现他不在,立马打电话叫回来。在宾馆大堂,当着服务员的面,暴跳如雷,骂声振天,最后的那句堪称点睛之笔:“他妈的你老往家跑什么!你老婆在偷人吗?”

一次晚饭后,他在餐厅骂一个手下,胜怒之下,手掌猛拍桌子,桌上放的一个小碗居然腾空而起,在空中翻转后倒扣在桌子上,看的我咋舌不已,难道这就是传说终的大力金刚掌?

最主要他骂人,有时不是因为你犯错,他是不管谁的错,先把你骂了再说,你要敢当面解释,迎来的将是更加猛烈的暴风雨;我们都是先让他骂爽了,第二天等他心情不错时再跟他说:“科长,昨天那事不是我干的。”

发展到后来,只要他在外面餐厅吃饭,手下的士兵宁可回去吃泡面也不愿意与他在一个餐厅吃饭。因为他比较二,所以大家叫他“二哥”。

可能大家会觉得他简直就是人渣,其实不然,相反,战士们虽叫他二哥,却都觉得他是好人!原因就是他办事不收礼。

其实部队里,士官选取留队要送钱,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特别在我们那里,送的是心甘情愿,收的是理所当然,不花钱就留队,不能说没有,只能说稀少。

但二哥就是稀少物种的保护者,他手下的兵,只要干的好,特别是初级士官基本他都帮着搞定留队,中级士官他也能帮着搞定关键步骤,最主要的,他办事不收钱,而且是事前不收,事后也不收,这就是相当的牛了!虽说二哥管着几个要害部门,他不差这几个钱,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谁会嫌钱多?因此,他的行为,堪称楷模!!

一年,有个士兵想留队,就去找他,时间定在中秋节,这事赶早不赶晚吗,买了盒月饼就去了;结果回来时,拿了两盒月饼,一问,二哥不但没要他的月饼,反而临出来还送了一盒。一时传为美谈。

转眼,二哥转业了,尽管又说他要当副参谋长,又说他要去当处长,最终,他还是转业了。

临走那天中午,吃饭时,我跟几个士兵说,科长这会在大厅,一会就要走了,受过他好处的,你们去送送吧。几个士兵放下饭碗,叫着别的人去了大厅。战士们排成一排,分别与二哥握手告别,二哥也没估计到大家会来送他,表情变的激动又伤感。转业干部都是灰溜溜的。

握完最后一个手,他连身都没转,手在空中挥了挥,直接上了接他的车,前面的战士说,他好像哭了。

二哥后来来算帐时,事先让人把钱都弄好,跟谁也没说他要来算帐了。

一天,突然出现,拿钱走人,饭都没吃。

突然想起一件事,有一年,上边保卫处想调我去,征求我意见;当时接待工作做的我很没劲,天天迎来送往像是店小二,想想去保卫处可以开着警车在基地里耀武扬威,可以每年去部队周边城市走访社情,可以在部队里当名侦探柯南,虽然部队里没什么案件,但这才能显示我们破案水平高吗!而且算是政工干部,我参谋助理都干过了,还没当过干事呢。于是心中是一百个愿意去。结果,第二天二哥就把我叫过去了,明确告诉我,不让我去,我当时那个郁闷啊!他跟我说:“你去那干什么?你看那个处长一天到晚迷迷糊糊的,跟他能学什么?你难道将来转业想当警察啊?多没出息!”

二哥啊二哥,转眼我也转业了,你可不知道,现在我想当那个没出息的警察还当不上呢!当警察还要托关系找人啊!

三号人物:山东冯壮汉,三级士官,身高1米85,膀大腰圆,肌肉发达,颇有山东响马风采,唯一的爱好就是练武。我们都认为,他生错了时代,要是在冷兵器时代,他绝对将是一员猛将!

他对武术的痴迷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一起看武打电视,他居然跟我们讲评里面动作,他最喜欢的节目是河南台的武林风;我认为这个节目是对中国武术的侮辱,整台节目丝毫没有武术的美感,也没有格斗的章法,简直就是台上两个地痞在打架,还一个一个的上来先报个江湖称号。恶俗程度不亚于前段时间电视购物里那个高僧开光内裤。我是宁可看广告也不看这个节目。,

壮汉可不一样,不仅节目一次不落,而且节目开始前兴奋的像打了鸡血,节目完了,还要跟周围的人说说他的观后感,太刺激了!

最让人受不了的,是他居然自己配草药,放炊事班煤气灶上熬好后,天天泡手,说是能强筋健骨。为了防止他中毒,我单独教育了他好几次,把他熬的药也扔了好几次,无奈他记住了配方,扔完不久,他又熬了,日子就在扔扔熬熬中度过。

每天晚上,别人打球,他打树,跑到宿舍后面僻静的地方,握拳猛击大树的树干,打的是咚咚有声;某天晚上我在宿舍,听见后面有咚咚声,一开始以为是施工砸墙,待我往窗外一看,居然是他在练功,只见他马步冲拳,打树打的好像手不是自己的,我大吼一声,他跑了;一连几天没再出现,我以为他金盆洗手了,后来发现他换了个地方练;常年的打树,加上他的独门药水浸泡,他的手上老茧横生,打树的老伤口还没好,新伤口就又有了,手掌蜡黄,皮肤粗糙,简直就是一副中国西北地区地形图。为了防止干部发现他的手,他尽量绕着干部走,和别人交往时,尽量不露手,但在集体生活中,这怎么能瞒过去呢?但不管谁说,他都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为防止他在我们视线外练武练到无法控制(也就是武侠小说里的走火入魔),我们对他网开一面,允许他在视线范围内进行一定范围的修炼。

他的痴迷,让我敬仰,吸毒也不过如此!

有一次我对他说:"我要是会葵花宝典的话,我一定传给你!不传我儿子|"。

这么勇猛的战士,最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不是他对武术的痴迷,而是~~~怕老婆,对,你没看错,他怕老婆怕到我们想象之外。

有一段时间,他家属来队,我发现他经常在集体宿舍待,不怎么回家,一问,他说回家没意思,不如在这玩。这可是个问题,鉴于家庭和睦也在我们的管辖范围内,把他单独叫来谈话,才知道,两口子闹点小矛盾,他老婆居然动手打了他两下,虽说他这身板,别说女人,就是男的打他两下,恐怕也没什么感觉,但被女人打这个气不能受啊,于是他就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到集体宿舍来了。我一听,太不可思议了!你的武功呢?你独门药水泡过的拳头呢?难道你被你老婆在日常饭菜中下了毒,废掉你全身武功了吗?他摇头不语,像是被老公打过的小媳妇。

对于真正怕老婆的人,一听到老婆的吼声,就像被挑断了手脚筋,浑身发软,哪还敢打老婆?你见过老鼠打猫吗?喝醉了也不敢啊!这是其他老同志教我的,对增长眼界很有帮助意义。

怕老婆怕到这样,基本可以说,傲世群雄了!

补充一下,他的女儿3岁了,一次,我带人给来队家属的家里送米面,进屋发现他女儿居然在床上打枕头,也跟他打树一样,嘴里发出,呵,呵的声音,我们进屋3个人,当场呆住了.


本文内容于 7/3/2009 9:23:28 AM 被duyahong1971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