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事堕胎被老公察觉了

红韧星星 收藏 0 126

我出生在重庆贫穷落后的农村,曾经有许多男孩追我,但我一个也没接受,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未来不在那穷乡僻壤,我要飞出去,寻找新生活。于是我来到了武汉。


2000年冬天,经亲戚介绍我认识了德元(化名)。在经过了一段并不浪漫的恋爱后,2001年10月1日,我和老实的德元结婚了。


德元比我大8岁,是个会体贴老婆的丈夫,却不是甜蜜的爱人。年轻女孩对爱情充满了遐想,但在德元这里,我的爱情淡如白开水。


德元的身体不好,家里一切事务都靠我打理,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家里所有的人都非常尊重我。辛劳一天回到家后,德元会递杯水或削个苹果给我,憨厚地说句:“老婆,辛苦了。”这时,我觉得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也就不去计较他的木讷和不懂浪漫。


有时,我也会对他发发牢骚,说他不会甜言蜜语,不懂得在我生日的时候送玫瑰,他总是漫不经心地回我:“都老夫老妻了,还买什么玫瑰,那是小男生、小女生的游戏。”


虽然我知道德元是爱我的,只是他不懂表达而已,但是女人有时就是喜欢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我内心深处对德元是失望的,那种对于浪漫的渴望与日俱增,直到逸风(化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甜蜜而痛苦的的事


因为工作的压力,我有时会出去打牌消遣消遣,在牌桌上我认识了一个比我大十几岁的男人,他就是逸风,但当时我并没有想到他会成为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过客。


今年3月,我和朋友约好一起玩,想不到他也来了,他当着朋友的面把我一个人带出去玩了。我当时觉得开心极了,也许是女人的虚荣心在作怪吧,我忽然觉得自己是那一堆女人中最出色的一个。


从那天以后我和逸风的关系有了突破性的发展。逸风经常开车接我出去玩,把我伺候得像公主一样。公园里、酒吧里,到处都留下了我们幸福的身影。渐渐地,我发现自己深深爱上了他。


我贪婪地享受着*带来的喜悦,把德元和孩子都抛到了脑后。我以为我们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在不影响彼此家庭的情况下“将爱情进行到底”。


忽然有一天,逸风的妻子打来电话,质问我和逸风是怎么回事,我这才意识到我和逸风的交往并不仅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已经伤害到两个家庭。我向她保证以后不会再和逸风来往了,她相信了,还很平静地和我交谈了一会儿。


我当时心里特别难受,因为自己也是一个女人,也是别人的妻子,我觉得太对不起逸风的妻子了。但我并没能管住自己,我和逸风仍然继续秘密交往着。


逸风很帅气,特别有男子汉气概,又会哄人开心,这些优点都是德元身上找不到的。有时候在路上,他会出其不意地买束花送给我,大声地说爱我,让我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在逸风那里,我找到了少女初恋的甜蜜感觉。


每次跟逸风约会分手回到家里,看到德元体贴地给我倒水,我特别内疚,总是抢着做家务。德元看到我这样,还很无辜地笑着说我变得更温柔了,他不知道我这样只是想弥补,让自己心里好过点。


我始终管不住自己,每天都给逸风打电话,如果哪天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我心里便空落落的。每次等他来接我时,我都会特别紧张,担心自己今天打扮得是否够漂亮,他是否会喜欢,这些都是我和德元在一起时不曾体会过的。


菊开眼里闪过了一抹幸福的光芒,但随即就被眼泪冲得无影无踪。为了腾出时间和逸风在一起,我把生意也停了,德元问我为什么,我只说累了想休息,他便没再多问什么,还让我自己多注意身体。


我的早出晚归引起了婆婆的疑心,她提醒德元,让他注意点,但德元憋在心里不说,或许他不愿相信自己贤惠的妻子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


有时,德元也会无来由地冲我发顿脾气,每每这时,我就特别想念逸风,想念他的温柔。我以为全世界只有逸风才会爱,而德元是不懂得爱的。


有些朋友知道了我和逸风的事,他们提醒我说逸风是个花心的男人,别让自己陷得太深了。可是,我听不进任何朋友的劝说,反而觉得那是别人嫉妒我。


幸福只是水中的倒影


当我还沉浸在幸福的海洋里时,一个女人的出现将我的幸福美梦彻底打破了。


今年初夏的一天,我和逸风到市内玩,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这时一个女人给他打电话,我以为是他老婆,就没说什么。


意想不到的是,我们在半路上遇见了电话里的那个女人,她在车外面叫喊着让我下车,我没有动,于是她跑到逸风身边逼他让我下车。


更让我想不到的是,逸风竟真的逼我下车,并且无情地丢下了这样一句话:“你自己坐车回去吧!”


逸风带着那个女人在我面前呼啸而去,丢下我一个人无助站在空旷的马路上。看着远去的车影,我觉得自己就像一个被主人玩腻后抛弃的玩具,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下来,直到一阵夜风吹过,我才意识到自己哭了。


站在风里,我拨通逸风的手机,问那女人是不是他老婆,他沉默了很久才支支吾吾地说“是”,我知道他是骗我的。


挂了电话,我冲到商店买了一瓶酒,仰头就灌。当我酩酊大醉地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而德元还在等我,看到我醉醺醺的,他问我怎么了,我说朋友聚会喝多了,他心疼得眼睛都湿润了。


第二天,逸风打来电话解释说昨天是怕我吃眼前亏,才狠心地让我自己走的,还说那个女人太厉害,而我太善良,不是她的对手,当然,还说了许多如何爱我的甜言蜜语。


听着他焦急的声音,我心软了,不再计较那女人究竟是不是他老婆。但是,受伤的心还是很痛,我不再像以前那样粘他了,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为了他改变自己的生活。偶尔我们会见一下面,毕竟我以为他是爱我的。


今年6月,我发现自己怀上了逸风的孩子,便打电话给他,开玩笑地说要为他生下这个孩子,他很紧张地说不可以,后来我让他陪我去打胎,他干脆连我的电话也不接了。


有一次好不容易接了我的电话,劈头就是一句:“你到底想怎样?”我这才发现自己一直迷恋的这个男人竟这样不负责任。


我自己买了些药打了胎。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我鬼使神差地又打了逸风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他老婆,她用一种很轻蔑的语气说:“我自己可以为老公生孩子,用不着你给他生!你肚子里怀的谁知道是谁的孩子,想赖在我老公身上……”


听到这几句话,我感觉自己像被别人狠狠抽了几耳光,脑袋一片空白,我真的想不到他竟会让老婆对我说出这番话,这次我的梦真的彻底醒了,我只说了一句:“他自己心里清楚孩子是谁的。”从此我再也没有找过逸风。


我所谓的爱情就这样不堪一击,他亲手给我画了一幅美丽的画,又亲手将它撕碎。


终于明白谁更值得爱


我天真地以为这场噩梦会就这样过去,但命运又给我开了个玩笑。


在那之后的一天,我下班回到家,德元一个人闷闷地坐在沙发上,脸色很难看,问他怎么回事,他用很低沉的声音说:“有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说你破坏别人的家庭。其实我心里有数,我早就觉得你这段时间不对,经常出去玩。”我自知理亏,没做解释。


晚上,德元怎么也睡不着,他对我说:“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们结婚才几年,你就背叛了我,还说要过一辈子,像这样怎么过一辈子啊?”


说完,他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看着德元痛苦的样子,我心痛极了,泣不成声地连连说对不起。我觉得自己无颜面对德元,想用死来了结一切,他见我情绪不对,就没有再责备我。


过了几天,一直沉默的德元对我说:“其实发生这件事的主要原因,还是我做丈夫的不够体贴,不会说一些女人爱听的甜言蜜语哄你,以后我一定改,争取做到最好。”


从此,他真的变了很多,比以前更加体贴我,偶尔还会说些好听的逗我开心。我恍然大悟,幸福不是一直都在我身边吗?和那种只会说甜言蜜语的却不负责任的男人比起来,德元不是更实在吗?这样的男人不是更值得我去爱吗?现在我和德元已经完全从那个阴影中走出来了,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也很幸福,以后我会更加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看着菊开释然的笑容,我很欣慰,也为她开心。*本来就是一个易进难出的泥沼,如今菊开能够安全地走出来,真是幸运。


先要想清楚:你要哪一种浪漫


每个女人都渴望浪漫,即使自己的生活缺少浪漫,也希望从文学、电影等艺术中寻找浪漫的幻象。所以,美国大片《泰坦尼克号》赚的金钱和热泪多是全世界女性观众给的。


浪漫虽然有一件华美外衣,但对浪漫的实质内核,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只有烛光晚餐、鲜花美酒、甜言蜜语的手机短信、情人节的心形巧克力、甚至无聊的热吻比赛这些美事才是浪漫的;还有很多人赞同一首歌里唱的:“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要前一种浪漫的女人,是快乐至上主义者,她要的是感观的刺激,更在意此时此刻;要后一种浪漫的女人,是聪明的,更在意天长地久的安全保障。设想一下吧,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洗礼,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头儿还能将另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当成自己的宝,这该是多么大的浪漫啊!


故事中的主人公渴望浪漫的爱情,这无可非议,可是,她将*的那种新鲜刺激当成了浪漫,就成了失误。甜言蜜语、鲜花美酒、手机传情,在正常的情感范围内当然是浪漫的,可当那个男人对每个女人都这样时,你还会为这种浪漫陶醉吗?


如果只有这样两个男人供你选择:一个不会送鲜花、不会说甜言蜜语,但心无旁骛,只把你当成他的宝;另一个天天热吻、天天送花、电台点歌,但却是有妇之夫在四处滥情。你会选哪一个?


不用猜,你一定不会选后面那个不负责任的大众情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