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


就在雷霆一行人乘车赶往黑风林时,驻扎在黑风林左侧梅花山庄的日军营地正在举行一场庆功会。驻军首领松田正端起酒杯,与大家共同庆祝间谍井上美子和野村吉次郎再度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野村吉次郎由于还有重要任务,没有参加这次的庆功会。而庆功会邀请到的人物则有港城郭公馆的大公子郭四海、青帮头目赵德贵,还有一位风度翩翩的英俊男人——唐秋红向雷霆提到过的夜巴黎歌舞厅的老板朱明帆。

朱明帆参加抗日救亡运动被抓入狱后,唐秋红接受组织的秘密安排赶往重庆加入了军统,两人随后失去联系。两年后,朱明帆被其父朱文才保释出来,随后当了夜巴黎歌舞厅的老板,唐秋红却成了双重身份的美女特工。

庆功会开得高潮迭起,日伪保安队队长刘大龙正小心翼翼地陪着松田喝酒助兴。穿得珠光宝气的井上美子则盛气凌人,在乐队的伴奏下得意地搂着朱明帆轻移莲步、曼妙旋转。她盯着朱明帆的眼睛时而柔媚,时而冷漠,令对方不寒而栗。

朱明帆一直暗恋着唐秋红,尽管唐秋红也答应和他恋爱,却总是对他若即若离的。这次,收到刘大龙送来的松田亲自写的请柬后,朱明帆整整做了一夜的思想斗争,心里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来,但一想到井上美子对自己的种种威胁,最后还是内心的恐惧占了上风,次日只得勉强赴约。

舞会刚一开始,井上美子就走上前去邀请朱明帆跳舞。看着这个善于伪装的女人亭亭袅袅朝自己走过来,他立刻猜出了她的不良用心。这个东洋女魔头平时里云髻高耸、人面桃花,就像个端庄的贵妇,杀人时却将一头黑发披散开来,脸上焕发出妖艳之态,迷人而恐怖。

搂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人,朱明帆表面上沉着冷静,内心却惶恐不安。跳了十来分钟,井上美子突然凑到他耳边,操着一口漂亮的中国话悄悄说道:“朱先生,这两天你不用回夜巴黎歌舞厅了,就在这儿陪我开心吧。”

朱明帆一听,想到这位东洋女魔头在床上也霸道无比,竟然把自己当成狗一样对待,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一边和她跳着舞,一边慢慢陷入了回忆。

那是他被保释出来的前一天晚上,几个凶神恶煞的日本鬼子突然闯进囚室,二话不说把他押到一间宽大的屋内,随后递给他一套笔挺的西服,还带他到浴室洗澡,最后将他送到楼上一间装饰得古色古香的卧室里。

他一进屋就惊呆了,眼前竟然出现了一个柔媚性感、娇媚可人的美女。当时,在德国受过特工训练的井上美子轻移莲步,走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娇滴滴地说道:“朱先生,你父亲多次花重金来向我们求情,说你当时不懂事,只是跟着他们胡闹,请求我们放你一马。你虽然不愿意做我们的翻译,但在我的极力请求下,上级最终还是采纳了我的意见。只要你答应以后帮我做事,明天你就可以自由了。”

听了这话,朱明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可能,不可能。我只是一介书生,不懂得做什么事,怎么能答应你呢?”井上美子见他居然如此不识时务,登时气得柳眉倒竖,突然膝盖一弯,使劲朝朱明帆下腹处一顶,当时就痛得他“嗷”的一声弯下腰去。

就在这时,刘大龙和松田走进屋来。刘大龙盯着他,表情复杂地说:“朱老弟,太君说了,只要跟着他们,包你平安无事。要不然,他们现在就把你拉出去枪毙了。”刘大龙的话音刚落,松田就“唰”的一声抽出军刀,哇哇叫着朝朱明帆嘴上刺去。朱明帆本能地把头一偏,军刀擦腮而过,吓得他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突然,朱明帆脑海里闪出唐秋红靓丽的身影,心里默默喊着:“秋红,你在哪?我太想你了。”当松田再一次将手中的军刀举起来时,朱明帆心里一阵慌乱,急忙转身对井上美子说:“小姐,你让我好好想一想吧。”

闻言,井上美子以征服者的姿态轻蔑地瞟了朱明帆一眼,朝松田和刘大龙挥了挥手。待两人出去后,她立刻换了一副面孔,妩媚地说:“朱先生,你早这样合作,早就脱离苦海了。其实,不到必要的时候,我是不会让你帮忙做事的。”

那时朱明帆只有23岁,意志不够坚定,心想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离开是非之地再另做打算吧。盘算好之后,他终于朝杀人不眨眼的井上美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同意与她合作。

见朱明帆已经俯首称臣,井上美子立刻笑盈盈地伸出手搂住他的肩膀和腰部:“朱先生,为了祝贺你死里逃生、重见光明,我们跳一曲舞吧。”朱明帆不知她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只得诚惶诚恐地搂着她在屋里转来转去,显得十分小心,生怕踩了她的脚趾引来杀身之祸。

在轻快的舞曲中,井上美子表现得并没有朱明帆想象的那么可怕。她抬起燃着欲火的双眸温柔地注视着他:“朱先生,今晚你不用回监狱了,留下来陪我共度良宵吧。”然而,令朱明帆始料不及的是,待两人脱光衣服后,井上美子竟然像对待狗一样对他又打又踢,还骂他是个中看不中用的东亚病夫……

结束了回忆,朱明帆望着与自己翩翩起舞的井上美子,突然想起她曾经从港城失踪过一段时间。本以为她不会再来纠缠自己了,殊不知刘大龙给他送请柬时,却有意无意地告诉他井上美子已经来到日军驻扎在梅花山庄的营地了。这令朱明帆叫苦不迭,他硬着头皮赴约后,果然发现井上美子在营地,心里立刻担心得不知所措。

朱明帆一直害怕井上美子会安排什么任务给自己,被保释出来的这两年来,好在父亲朱文才不断的送礼,日本人并没有找他什么麻烦,也没有让他做什么背叛祖国和人民的事。然而,这次来日军营地参加庆功会,他突然感到惶恐不安,心里不断琢磨着:这些灭绝人性的日本鬼子究竟在举行什么庆功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