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灵 正文 第23章 血溅见王洞(1)

8里坡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size][/URL] 乡长张福斋带着朱任楚逃出后,蹿到了广福桥乡公所大院后山茶树林的一个小岩屋里藏了下来。乡公所传来的一阵阵枪声他俩听得清清楚楚,即便那敌我双方厮杀时的惨叫声也依稀就在耳际。   天渐渐地亮了,雨也慢慢地停了下来。朱任楚心里一直惦记着他爹,也牵挂着他那几个长得乖乖的娘们儿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00.html


乡长张福斋带着朱任楚逃出后,蹿到了广福桥乡公所大院后山茶树林的一个小岩屋里藏了下来。乡公所传来的一阵阵枪声他俩听得清清楚楚,即便那敌我双方厮杀时的惨叫声也依稀就在耳际。

天渐渐地亮了,雨也慢慢地停了下来。朱任楚心里一直惦记着他爹,也牵挂着他那几个长得乖乖的娘们儿,便说:“乡长,我还是要回桃子溪去看看。”

“哎呀,任楚兄,他们没事的!”张福斋宽慰道。

“共产党不是要‘共产共妻’吗?”朱任楚说。

“别听他张登之的鬼话!”张福斋道:“国共合作的那阵儿,我与共产党打过交道,共产党那一套把戏,‘共产’是真,‘共妻’是假。说‘共妻’,那也都是当官的忽悠老百姓的。”

“看阵势,张登之这次完蛋了吧?”朱任楚道。

“张登之也太嚣张了,走起路来象大尾巴草狗,怎么说我也是一乡之长啊,更何况我也比他那小子年长一大截,可他平日里根本没把本乡长放到眼睛角落里。”张福斋说:“这次,他即使不完蛋,也会脱一层皮!”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朱任楚问。

“去县里!”张福斋干脆地说:“我要张登之这次吃不着,兜着走!”

“听乡长的意思是……?”朱任楚不大明白,便问。

“任楚兄,张学阶的脑袋去年就挂到县里城门楼上了的,可现在又出来个张学阶,把咱广福桥搅得天翻地覆。再说,他抓了唐西桃,硬说人家是共产党,原本关在乡公所,可昨晚我看见张登之让他舅舅王老财把他带走了。”张福斋说着:“你拿着张学阶写的那封信,咱们到县党部去!”

“张登之,你也太可恶了!你要老子那些弟兄们给你挡子弹啊?”朱任楚气愤道,转而又低声下气地对张福斋说:“乡长,我以后就听您的。”

逃出乡公所大院后,张登之带着朱副官和一帮团丁冒着雨马不停蹄地往北奔跑。见后面追来的队伍甩远了,朱副官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团总,我们这是要往哪里跑啊?”

“现在到哪里了?”张登之只记得逃命,一时摸不清方向,他反问道。

“好像到了刘家屋场。”天已经朦朦亮,朱副官四处张望了一下,回道。

“走刘家屋场后头,去对门峪。”张登之命令。

从广福桥乡公所往北约莫三里路,再折向西有一条狭长的山沟,人称对门峪,它依山靠坪,刘家屋场就坐落在这山沟的出口边。对门峪一带是石灰岩地貌,峡谷幽深,怪石嶙峋,丛林密布,峡谷深处的岩壁上有一溶洞,洞口林荫蔽日,进得洞来,豁然开朗,里面可以容纳上百人。洞里钟乳石一根挨着一根,还有一条阴河深不可测,阴森可怕。

张登之对这洞是再熟悉不过了。大前年,刘家屋场的村民为躲壮丁、逃粮税曾经躲到这洞里,张登之带着一队团丁搜山时发现了这个洞。

王老财把唐西桃悄悄带到了这个山洞里,就是张登之给出的主意。

唐西桃的手脚被牢牢地捆在一根水桶粗的钟乳石上,脖颈上挂着一盏桐油灯,灯在漆黑的洞里燃亮着,油烟熏着他的双眼,灯火烤着他的皮肉。十来个团丁想着法子轮流折磨着唐西桃,唐西桃昏迷了一次又一次,又一次次从昏迷中醒过来。

团丁们自己都感觉累了,王老财最后又来发威,他提着一盏马灯,在唐西桃面前晃了晃,道:“唐西桃,不是我存心要害你,你做得了初一,老子就做得出十五。我那当团总的外甥,张登之本想早就一枪结果了你,可我念你在我王家做了十几年的长工,我想多让你活几天。”

“呸!你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东西。”在王家做了那么多年长工,唐西桃太了解王老财的阴险狡诈了,怒道:“王老财,你有屁就放,别在这里跟我废话!”

“唐西桃,哼,你想死?也没那么便宜,老子……”王老财正说着,忽然听见洞口有人喊。

“舅舅!”是张登之的喊声。

“怎么样了?外甥。”见张登之带着一队团丁蹿进洞来,王老财跑到洞口迫不急待地问。

“唉!别提了!大鱼都上钩了,可让朱任楚那个王八蛋把水给搅混了,大鱼没钓着,真还差点把我自己的这条命给搭进去了。”张登之气急败坏地说。

“朱任楚他怎么了?”王老财追问道。

“半夜时候他那管家跑来,说张学阶带着共产党游击队抄了朱任楚的家,还把他爹和他一家大小抓了起来。朱任楚听了,就想带着他的队伍跑,老子把他捆了起来,没想到张福斋那砍脑壳的把他放跑了。”张登之一一道来。

“那张福斋和朱任楚呢?”王老财问。

“鬼晓得那两个王八蛋跑哪里去了。”张登之没好气力地说。

“嗯。外甥啊,你看……”王老财一双眼珠子转了转,又凑到张登之身边,说:“这么着,你就在洞里待着,老子这就带一帮弟兄摸到朱任楚家里去。”

“哎呀,舅舅,这还去得?张学阶的人马都在老子屁股后面追来了,你现在出去,那不是送肉上栈板?”张登之劝道:“要去,也得要待这白天过了,等天黑了再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