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4)

信周 收藏 3 4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唐伟桦被蓝沁拽着去傣族寨子转了一圈,担心接应他们的人到了,不多时三个人就从寨子里走出来。

回到停车的地方,铁蛋感觉烟瘾又上来了。自从快手告诉他抽的烟里有海洛因后,铁蛋总是竭力控制自己吸烟的次数,不过每次抵抗都是徒劳,很快就会感觉心慌,继而全身就会情不自禁地颤抖。

铁蛋急忙走到路边的草地上坐下来,蜷缩起双腿用两只胳膊紧紧抱住。铁蛋咬住牙把脸贴在腿上,他深吸一口气想压制住身体内莫名的欲望。但很快铁蛋就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全身冰冷,连心都冷透了,哆嗦成了一团。

铁蛋在心里对自己说,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会儿,但是他的手还是身不由己地摸出了烟盒,另一只手哆嗦着打开打火机。两只手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根本就控制不住。猛吸两口后,他的身体和情绪都恢复了正常,如同波涛翻腾的大海忽然间风平浪静。抽完这根烟后,铁蛋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望着远处连绵起伏的绿色森林,比起家乡沂蒙山区的森林来,这里森林更加茂密宽阔,一望无边如同绿色的海洋。想到家乡他就想起了娘,如果娘知道自己染上毒瘾一定会急坏的,在见到娘之前无论如何要戒毒。刚才在寨子里唐伟桦问铁蛋给谁打电话,铁蛋脱口而出是给娘打电话,他说的是真心话,他真的很想给娘打个电话,所以回答时几乎是不假思索。

坐在车里的几个人把铁蛋的一举一动看得一清二楚,都知道铁蛋刚才犯了毒瘾。蓝沁好奇地问唐伟桦:“这个孩子看起来很老实,怎么会染上毒瘾?”

“都是马凯搞的鬼,他手下有三个兄弟曾经被铁蛋用弹弓打伤过,所以一直怀恨在心,借着铁蛋喝醉了酒,哄骗着他吸有海洛因的烟,不知不觉让他染上了毒瘾。”

“哎,可惜了,这么好的身手再吸两年就全完了。”蓝沁叹惜地说。

“不错,铁蛋不但身手好,而且如同一张白纸,涂上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我本来想慢慢把他调教出来,却让马凯这个家伙毁了。”唐伟桦生气地说。

安建回过头来,说:“我曾经听朋友讲过一个戒毒方法,铁蛋吸毒的时间不是很长,应该可以戒掉,不过能不能成功关键还是在于他自己。”

唐伟桦抬手看了看表,他们已经在这里等了三个多小时,接应的人怎么还没来?他正在纳闷,忽然看到一辆丰田中巴车在公路对面停了下来。从中巴车里下来一个年轻人,穿着花格短袖衬衫,戴着一副墨镜。

年青人下车后朝四处望了望,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唐伟桦的路虎车上。观察了片刻便径直朝他们这边走过来。

来到越野车旁,他笑着问车里的人:“几位朋友是从燕滨过来的吧?”

唐伟桦点点头,问:“请问先生是?”

“我叫木猜,是长胜在这边的外联,是唐老板让我过来接几位朋友的。”

唐伟桦正要说话,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一下,打开一看,是弟弟发来一条短信,告诉他接的人叫木猜,现在应该到了。

唐伟桦马上跳下车,伸出手谦和地说:“你好,我就是唐伟桦,麻烦木先生了。”

木猜没想到唐伟桦竟然如此温文尔雅,同老板唐美桦的性格截然相反。唐伟桦的外表很能迷惑人,第一次与他打交道的人会极易地被他的外表所蒙骗。

“应该的,几位随我来吧,坐我们旅行社的车走。”木猜握住唐伟桦的手,同时招呼车里的其他人下车。

安建从车上下来,拿着车钥匙问:“那我们的车怎么办?”

“把车钥匙给我,我安排人把车牌换下来,再把车开走,这个车牌太显眼了。”

铁蛋和阿昭赶紧把越野车里的旅行箱拿出来,几个人跟随木猜朝丰田旅行车走去。

上车后,他们发现车的挡风玻璃上放着一块旅行社的牌子,唐伟桦问木猜:“你们还搞旅行?”

木猜笑了笑说:“来这里的游客有想探奇的,我们就组织他们到对面的金三角转转,当然有些是为了去那边的赌场玩。”

“我们是不是也用游客的身份过去?”唐伟桦接着问。

木猜让司机开车,然后对唐伟桦说:“你们不行,我担心边防警察已经接到有关你们的协查令了。如果从口岸过境很危险,只能从森林里偷越过去。”

旅行车沿着公路行驶了十多公里后,拐上了一条窄窄的乡间碎石路,没走多远就开进了一片竹林中。碗口粗的大竹子在道路的上空褡裢起来,车在里面走就像穿行在一条绿色的隧道中,车里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美丽的景致。

穿出竹林后,出现在众人面前的一处幽静的山谷,掩映在绿荫中的是两排完全用竹子搭建的吊脚楼。

旅行车在一栋竹楼前停下来,木猜对唐伟桦说:“这是刚建好的一个休闲度假村,还没有开始营业,非常僻静,不会有人来打搅。大家先在这里休息一个晚上,明天我安排向导带你们过境。”

铁蛋、阿昭、安建住在一起,连续几天的奔波把他们累得疲惫不堪,吃过饭后几个人都没有精力欣赏山谷的自然美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木猜把唐伟桦他们安顿好后,就离开了,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带着一个向导来了。

木猜带来的向导是结实健壮的汉子,三十多岁,头上缠绕着长长的头巾,腰后挂着一柄砍刀,还背着竹篓。木猜介绍说,向导是金三角那边的克钦族人,对两边的情况都很熟悉。

向导只看着木猜与唐伟桦说话,自始至终一句话也不讲,给人一种神秘莫测的感觉。

介绍过向导后,木猜又对唐伟桦说:“我让朋友到边防检查站了解了一下情况,那里果然有唐先生的通缉令,还有您的照片。”

“哦,他们的动作好快啊,我们是不是要马上离开这里?”唐伟桦着急地问。

“不急,我们需要做些准备工作,如果开车一天就能到达孟加都,但是步行过去至少需要三至五天的时间。我们要带足食物和水。这段路很难走,不但要翻山越岭,还要穿越原始森林。不过很安全,绝对不会被边防警察抓住。”

“好,好,只要安全就行,其他都是次要的,一切听从木先生安排。”唐伟桦连声说。

木猜转身对铁蛋和阿昭说:“你们跟我一起到车上拿东西。”

三个人下了竹楼,把几个大包和一个纸箱搬了上来。木猜打开纸箱,里面是迷彩服,还有一个箱子里装的是高筒的帆布胶底鞋,鞋子的样式就跟部队里士兵穿的军用皮鞋差不多,只是多了一个三十多公分高的筒,筒口处还有封口的带子。

蓝沁拎起一只鞋子,夸张地说:“难看死了,这种鞋子和衣服怎么穿啊!打死我也不穿!”

木猜指着迷彩服和鞋子,笑了笑说:“这是穿越热带森林必需的装备,高筒鞋子是为了防止各种虫子爬到腿上叮咬。特别是旱蚂蟥。这些迷彩服都是特制的,袖口、前襟、衣领等处都可以随意锁紧,也是为了防止毒虫钻进衣服里……”

木猜的话还没说完,蓝沁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她赶紧挑了一套合适的迷彩服和鞋子。

“每人一个旅行背包,换好衣服后把各自的东西和这几天的食品放进去。提醒大家一句,最好不要带多余的东西,能扔掉的尽量扔掉。即使现在不扔进入森林后也会扔掉的。”木猜接着说。

“为什么?”蓝沁不解地问。

“俗话说得好,远路无轻载,进入森林后你们就会知道,除了食物和水,其他东西都是累赘。”

唐伟桦指着放在旁边的旅行箱对木猜说:“这里面全是现金,是否可以带上?”

木猜摇摇头,笑着说:“最好不要带,如果唐先生信得过我,就将这些现金交给我,我安排人打入您指定的账户里。”

这个时候生命是最重要的,钱已经不算什么了,唐伟桦马上说:“当然信得过木先生,一切听你的安排。”

“那好,你们先准备,我去处理这些现金。”说完,木猜提起旅行箱离开了,向导也跟随他一起下了竹楼。

望着木猜离开的背影,蓝沁低声对唐伟桦说:“唐哥,你就那么相信他?万一他把我们的钱弄走了怎么办?”

“哈哈……不就是几十万吗?他能把我们带到老二那里,给他这些钱又算什么?这点钱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我让你们带上这些钱是为了在路上花,现在已经用不着了。”唐伟桦满不在乎地说,随后向铁蛋他们挥挥手,“好了,你们赶紧去准备,等木猜回来我们马上出发。”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