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二部 第七章:中计

蒺藜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七章:中计 叭、叭、叭! 突然,村子周围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抓住土匪头子崔命硬,县太爷重重有赏!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呀!” “弟兄们冲啊,抓活的!别让姓崔的跑了……” 人影晃动,喊声如雷,国民党兵的嚎叫声也紧跟着在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大当家的,不好了!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七章:中计

叭、叭、叭!

突然,村子周围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

“抓住土匪头子崔命硬,县太爷重重有赏!弟兄们给我狠狠地打呀!”

“弟兄们冲啊,抓活的!别让姓崔的跑了……”

人影晃动,喊声如雷,国民党兵的嚎叫声也紧跟着在四面八方响了起来。

“大当家的,不好了!咱们上当了!”张登高趴在墙角下对躲在大树后面的崔命硬大声喊道。众土匪更是一个个面面相觑,乱成了一团麻,如同惊弓之鸟一般拥挤在一起。

叭、叭-

“快打,快打!打死崔命硬老爷有重赏!”门楼上面的牛志起看到官兵们增援来了,立即恢复了往日猖狂狰狞的真面目,赶紧指挥手下家丁向崔命硬他们开起枪来。子弹乱跳着落在崔命硬身边,把粗大的树身也撕掉了一块块树皮,露出了里面白花花的树干。其实,门楼上的家丁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崔命硬一伙扬起的尘土,早有飞快地报告了牛志起。要不,官兵也来不了这么快。牛志起装腔作势的表演,无非是为增援的国军争取更多的时间……

“撤,快撤!俺在这里先顶着,登高你赶紧组织弟兄们撤退!”崔命硬也闹不清来了多少官兵,一时间紧张得不知所措,匆忙对张登高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土匪们以前也就是打个警察局,抢劫些个土财主,谁也没有见过这么大规模的战斗场面,尤其是跟国民党的部队。甚至有些土匪自从上山还是第一次听见枪声。一看村子周围全是穿着黄皮的正规军,当场就炸了锅,还没等崔命硬下命令就有一部分土匪沿着原路象一群无头苍蝇似的胡乱向村子外面冲去。

“轰隆!”“轰隆”!几声巨响,接着是一阵激烈的机枪扫射声音。刚刚逃到村头的土匪一下子被打的人仰马翻,丢下了许多尸体,象潮水般纷纷退了回来。

“二当家的,不好了,咱们被包围了。”溃退回来的土匪刚好碰上了组织撤退的张登高,赶紧向他哭诉起来。张登高趴在一座墙头上向外一看,只见村东头的大路旁边架着两挺捷克式ZB26型轻机枪,正在突突的向外喷着火舌,来不及躲藏的土匪象割麦子一样齐刷刷地倒在了血泊里。

“撤,快撤!从村西头冲出去!”张登高一看官兵已经断了自己的退路,再想从原路撤退简直是痴心妄想,赶紧率领众人想从村西头突围出去。但已经晚了,吴仁义率领他的暂编新一团早就把整个村子团团包围了起来,如同铁桶一般。他们刚到村西边就被一阵密集的子弹给挡了回来。几个土匪当场丢了命,尸体从马背上纷纷跌落下来,受惊的马匹在村子里四散乱跑了起来。

“北边没有官兵,弟兄们快冲啊!快,快!”张登高不想就这样坐以待毙,急忙挥动着手里的驳壳枪指挥土匪们转而向村子北边继续冲去。刚才他利用突围受挫的时机,耸起耳朵仔细听了听,发现北边的枪声似乎不如东西两头的激烈……他判断村子北边可能比较薄弱,正是突围的好地点。土匪们一听二当家的说得这么肯定,立即掉过头,争先恐后地向村子北边涌了过来……

“轰隆”!几枚手榴弹象长了眼睛,纷纷在众匪里开了花。几名土匪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来,就糊里糊涂的倒在了地上,见了阎王,身下的鲜血一下染红了街面。这一次土匪们终于变得聪明了许多,飞一般地又逃了回来立即躲在了墙跟和树干等掩蔽物体后面,不敢再贸然向前冲去……

望着面前横七竖八地尸体,听着四周传来的激烈枪声,气得张登高脸色发青,鼻子都歪了。不用说,唯一还没有尝试的村子南边也一定布置上了重兵,去也等于送死。说白了,大家都已经成了网中之鱼,瓮中之鳖!想到这,张登高额头上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但他又不甘心束手就擒,瞪着血红的眼睛不住地向四下里张望起来……

“土匪弟兄们,你们听好了:吴团长说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投降,保证给你们一条活路!我们说话一定算数!”一名军官模样的官兵趴在村子东头的一座墙头上,嚣张地露出了半截身子,扯开嗓子向土匪们喊起了话。几乎同时村子东边的枪声也停止了下来。众土匪赶紧把头扭了过来,睁着惊魂未定的眼睛,半信半疑听了起来……这时,一队官兵则趁机从村子西头沿着墙角慢慢地摸了上来……

叭-

黄金贵从墙角悄悄地站了起来,三点成一线,慢慢地扣支了枪机……子弹正中喊话军官的胸膛,一团鲜血如雨雾般喷出,这家伙一头从墙头上栽了下来。

“投降?投降你个姥姥!黄金贵吐了一口口水,狠狠地骂了一句。

“哒哒哒”!黄金贵的话音刚落,一阵子弹象风一般刮了过来,打在了他藏身的墙头上,飞溅起了一阵尘土。吓得他赶紧低下了头,躲在了墙头后面。

“二当家的!官兵上来了……”几个眼尖的土匪惊叫了起来。

张登高趴在墙头上一看,好家伙!从村子西边上来了一群黑压压的国军,个个端着上了刺刀的 ‘中正式’步枪,明晃晃的刀尖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寒光。

“二当家的,打吧!早晚都是死,早死早投胎。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俩还赚一个!”黄金贵听到土匪的惊叫,也从墙头上露出了头,向西边望去。

“打!弟兄们打呀!”张登高两次突围不成,早就急红了眼,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崔命硬独身一人把牛志起拖住了,为的就是让自己带众人冲出去。可是,冲也冲了,突也突了,还在原地打转转不说,竟损失了三十多条性命。现在看到官兵冲了上来,又听到黄金贵说的话,如困兽犹斗,立即下令土匪们开火。

众匪们也看透了官兵们假劝降、真剿匪的心思。看到面前死伤无数的弟兄,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窝囊气。如今听到二当家的命令,纷纷从墙角、草垛、树身后面探出了身子,伸出了枪口,向官兵们集中射击起来……子弹、手榴弹纷纷在国军的面前响起,十几名冲在前面的国民党兵身中数弹,立即歪倒在了地上。其他的官兵立即掉转过屁股,争先恐后地逃了回去。

“弟兄们,官兵们撤了,快点给俺冲呀!”张登高看见官兵丢下数具尸体退了下去,赶紧从墙头上伸出头喊了起来。他还抱有一丝希望,想抓住这有利的时机,再突一次围。

哒哒哒!一阵猛烈的机枪紧跟着张登高的声音扫了过来,打得土墙上一片狼藉。几名冲锋的土匪在一片尘土飞扬中倒了下去……众土匪赶紧又撤了回来,躲在了掩体后面,再也不敢露头。

“土匪弟兄们,吴团长仁慈仗义!只要交出匪首崔命硬保证放你们一条生路……你们家里上有老下有小,还需要你们照顾,快投降吧……顽固不化,继续抵抗只有死路一条!”几名官兵趴在地上,撅着屁股,从村子四面八方喊了起来。他们这一喊,村子周围的枪声几乎都停了来,又恢复了往日的安静,除了牛家大院门前隐约传来的几声零星枪声。

“给我喊,大声的喊!我就不信这群土匪不怕死,不是娘养的!”新一团团长吴仁义穿着一身黄尼子大衣,头戴一顶青天白日大檐帽,耳朵上套了一付黑色狗皮耳罩,趴在一棵大槐树下,对喊话的官兵督促起来。他虽然穿上了国军的衣服,受了中央军的编,拿着南京政府的俸禄,但骨子里还是一名地方小军阀人不为已、天诛地灭的自私思想。此时他心里正打着小算盘:什么清剿土匪,我看纯粹是打着剿匪的幌子,假借他人之手排除异已!真要是把我手下这几百号人马拼在这里,那我这个团长不成了光杆司令?还当个狗屁团长!这年月什么都变,不变的只有实力,只有枪杆子。军阀们连年混战,不是今年你打他,就是明年我打你,后年是谁的天下还说不定哩。这年月谁有人有枪谁就说了算,只有保存实力才是上上策!刘仕达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竟下了严令让借此机会跟牛志起里外开花,彻底清剿匪患。唉,打共产党游击队也没见他这么积极过,今天不知道唱得那出戏。一想到游击队,吴仁义更生气了。这一年来,天天打长白山上的共匪,累死累活不说,折了的人马至今还没有补齐……如果能有啥好法子既能把土匪消灭,又能确保自己不损兵折将……那不更是一件两全其美的好事?

“告诉弟兄们都停止射击,不要打了!都给我扯着嗓子劝降起来!劝降一个土匪赏现大洋10块,劝降一个头目,赏现大洋20。”吴仁义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为自已能想到如何高深的计谋而暗暗高兴,赶紧对旁边的副官吩咐起来。士兵们接到命令也不知道团长犯了哪门子神经,但一听说不用冒生命危险进攻了,这些兵痞子都乐颠颠地趴在地上喊了起来……


“大哥!咱们被包围了,已经冲不出去了…弟兄们死伤过半…大哥快想想办法啊!”张登高刚才还抱有仅存的一丝希望冲出去,结果被一阵机枪给压了回来,还丢了几条性命。现在一听四下里全是劝降的喊声,本来就脆弱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了,仅有的一点希望也随之破灭了……他惊恐万状地爬到了崔命硬的身边,睁着一双无助的眼睛,绝望地说道。崔命硬原想拖住牛志起,防止他从背后夹击,好让张登高带领众人撤退。闹了半天,张登高不但没有带领众人冲出去,而且还死了许多弟兄……望着矮墙下面已经永远停止了呼吸的几名弟兄,崔命硬瞪着早就打红了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张登高的话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大哥,这么打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呀……今天咱们都要死在这里了……”张登高看崔命硬一句话不说,两眼瞪得溜圆,猛地扑了过来,一把握住了他手里正在冒着股股青烟的驳壳枪。

“放手!”崔命硬一下醒了过来,两眼瞪着张登高大声吼道,脸上的表情狰狞可怕。

“大哥……咱们没希望了……俺不想死啊!”张登高的脸上流下了眼泪,耳边传来了官兵的震耳欲聋般的叫喊声……

“他娘的,跟他们拼了!”崔命硬一把将张登高推开,举枪冲着门楼上射击起来。子弹呼啸着打在砖墙上,飞溅起几朵火星……。

“打,狠狠的打!谁能打死姓崔的,老爷我重重有赏!”牛志起趴在几具尸体中间吓得不敢抬头,只是一个劲通过许诺金钱的法子来督促家丁们替他卖命。在金钱的利诱下,家丁们缩着脑袋,从垛缝里不断的居高临下的射击……。

“大哥!”张登高大叫了一声,猛地一下把崔命硬扑倒在地上……。一颗子弹打中了他的胳臂,鲜血顺着棉衣袖子如溪水般流淌了出来……

“登高!登高!”崔命硬把张登高扶在了墙头后面,用力地摇晃着身子,疯了一般喊了起来。

“大哥!”张登高从疼痛中醒了过来,用手捂着流血不止的伤口,轻声的喊了一声,眼睛里流下了一行滚烫的泪水。

“大哥,俺不想死啊…全忠兄弟的仇还没有报……你还记得咱兄弟当年的誓言吧,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大哥,咱们兄弟一场俺知足了……全忠兄弟,等等俺,俺这就找你团聚去……”张登高说着,悄悄地把枪抽了出来,趁崔命硬不注意,将枪口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