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二十四集 乱云 第24集 乱云 四、巧避镇反

秋林先生 收藏 8 3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size][/URL] 在占东东举起手在安排出场顺序时,他突然把手掌摊向了拓哉,令全场人包括占彪都大吃一惊。占东东向前一步抱拳道:“拓哉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也是武男大师的得意传人。我们都是同龄武林后辈,应该一起向武学专家汇报,或许爷爷们也能指点一二,能否拓哉先生先请?”占东东早就和大飞、刘翔小声相商,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在占东东举起手在安排出场顺序时,他突然把手掌摊向了拓哉,令全场人包括占彪都大吃一惊。占东东向前一步抱拳道:“拓哉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也是武男大师的得意传人。我们都是同龄武林后辈,应该一起向武学专家汇报,或许爷爷们也能指点一二,能否拓哉先生先请?”占东东早就和大飞、刘翔小声相商,本不想让拓哉在场,但无法婉拒也显得我们小气,便使出这招儿,要看我们就都要互相看,互相切磋学习。

会日语的丹妮这时上前流利地翻译着,樱子也结合自己的见解向武男、拓哉解释着。武男听罢哈哈大笑:“后生可畏,言之有理。拓哉我们就来个抛砖引玉吧。” 其实武男心里清楚,人家刚才已经先集体展示过了,也轮到自己这方了,不然也是很失礼的,毕竟还是有着主客之别。

拓哉虽然感到意外但却不失沉稳,他听从爷爷的指令走下场来向四周一个圈诺,然后侧立静默了一会儿便开始演示起来。拓哉的身法一走开,便让人们感觉到了一种气场。初看上去与中国的太极拳有些相似,圆形的手法身势柔软绵密,源源不断,看上去非常自然流畅。再看一会感觉连地上的尘土草沫都随之移动,端的是非凡功夫。小曼神情严肃紧紧盯着拓哉的一举一动,因为她毕竟学过了合气道。也让占东东和小曼没想到的是,拓哉随后向小曼发出了挑战。

***********************************************************

刘阳是在厦门找到三德的。正在准备渡海解放台湾的三德一听这等情况跳着脚骂娘。给抗日班开证明是没问题的,可是已加入共产党的三德也懂一些规矩,他说解放军的海军刚组建不到两年,没法开抗战时期的证明,开了也会被人挑出毛病的。

占彪们接到刘阳的电话焦急不已,现在就看成义的了。可是占彪在想,隋涛的铁道兵也是在解放战争后期成立的,而且是在东北成立的,也存在着三德同样的问题,看来成义这条线也够呛。

眼看这年的年关已到,二月五日成义终于打来了电话,果然一开头也是说隋涛的铁道兵不能开抗战时期的证明,必须找原来序列的团级单位才有效。但后来的一段话却让占彪不得不硬着头皮亲自出马了。

成义是在隋涛马上就要入朝参加第四次战役的前夜找到他的。隋涛等九豹还有赵俊凯、宁海强见到成义自是十分欢喜,这批钢班豹都已成为隋涛手下的团、营长。已经当了师工兵器材管理处协理参谋的秀娟紧着问小蝶和小宝等人的情况。但开证明也是遇到和三德同样的问题,铁道兵是1948年7月解放军组建铁道纵队开始,也是刚成立两年多,无法开出抗战时期的证明。

小聚后匆匆分别时九豹都委托成义去他们的家乡湘西看看,他们几人和彭雪飞都是从当年的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当红军出来的,隋涛和彭雪飞还是一个县的。身为共产党师级首长的隋涛说他的父亲偶尔倒腾点药材,也担心自己的父亲被评为地主受到委屈。他苦笑着对成义说:“当年我们县里上千人参加了红军,没想到一出来就没有回去过,或许家里人都以为我们死了。”成义笑道:“怪不得这些年彭雪飞这么罩着你,原来你们是同乡。”

成义的小诸葛称号不是白封的,他见隋涛这儿不成并没有打道回府,他知道中国军队大部份都在东北集结轮流入朝参战,便费尽心思找到了驻防在安东(现丹东)的彭雪飞,已是副军长的彭雪飞负责军里的后勤补给。他是抗日班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彭雪飞见到占彪手下大将自是如见占彪般的亲热,得知成义的来意后,彭雪飞沉吟着说:“如果是给几十人甚至百八十人开证明我就做主了,但要是千八百人开证明这动静可是不小,还是要和谭军长打个招呼的。”没想到身在朝鲜参加第四次战役的谭军长得到消息后哈哈大笑,他在电话里和彭雪飞说:“他占彪占大班长不是牛吗?几次三番地让他加入新四军他都不干,现在要我们开证明来了。让他本人来见我再说吧。”

彭雪飞和成义一起给占彪打电话说:“彪哥,你就来一趟吧,小飞都想死你了。谭营长他就是这个性子,他能让你来就一定会满足你的要求的,不然他哪敢让你亲自来啊。”当兵的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私下里及在原来的圈子里会互称当年的官衔以示关系的特殊和亲近。

为了保护抗日班千八百名兄弟,让占彪做什么他都会做的,何惧谭营长乎。小宝更是催他出行,小宝已经感觉到即将到来的镇反将比土改惨烈,她要占彪为他自己也要开份证明,小宝深知占彪的性格,他的一生绝不会要人保护偷生的。占彪领着小峰、强子、二柱子日夜兼程从四川赶到安东与成义会合,彭雪飞让占彪五兄弟穿上了志愿军军服,带着一名师政治部主任亲自相陪,开着两辆吉普车就跨过了鸭绿江。

到了军部后谭军长已在简易作战桌上开了几听罐头相侯,当年的谭营长经过战火的磨练变得气派多了。看到彭雪飞领着占彪等人进来,谭军长二话没说举着老白干喊着:“来来来,我们先来几口北京二锅头!”占彪用茶缸倒上酒敬谭军长一杯:“谭营长,真是没想到,现在保护我的部下比当年战场上还费事。就怕硬充你手下的兵会不会给你带来麻烦。”

谭军长嘿嘿一笑没理占彪的话,他挨个看着占彪带来的师弟,叫着大家的名字,然后先对身边的成义说:“成义连长,只凭抗日班打那几场硬仗,杀了数千名鬼子,抗日班就是我们的军队!”与成义碰了一杯后走过来对小峰说:“小峰副班长,就凭你的教导员和两个连长都是共产党员谁敢说抗日班不是共产党领导的?!”

和小峰喝了一口酒后谭军长转身走到强子面前说:“强子连长,就凭你们几次武装了我的机枪连和县大队谁敢说我们不是一家人!”又踱到二柱子面前说:“还有,在我们新四军大撤退到江北那当口,雪中送炭送给我们一个汽车连一个汽艇连三百多号人马和装备,谁敢说抗日班将士不是我的兵?!”

最后,他抓起酒瓶往自己的茶缸里咕嘟咕嘟倒了两下向占彪举起,声音低沉地说:“占班长,敬你,只凭你在皖南事变时救了包括我和雪飞在内的新四军八百四十八名子弟兵,抗日班就是我们自己的军队!我岂敢不给抗日班开证明!不给抗日班将士开从军证明,我谭某人还是不是人?!”言罢一饮而尽。

彭雪飞和那个师政治部主任及成义听得直糊涂:那你折腾占班长过来干嘛!谭军长看到彭雪飞的神色岂不明白,他哈哈大笑拉着占彪走出军部,领着占彪一行走到军部旁边一个山洞仓库前一脚把门踹开,里面的情景让占彪们大吃一惊。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