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胆奇梦 正文 第二十二章 人间血狱

冷眼望天 收藏 1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size][/URL] 老兵慢条斯理的“蚁饮”了半天之后,又清了清轻嗓子道:“你已经知道了八条山谷中的秘密,那第九条山谷,便是最关键的秘密所在……” “这第九条山谷中,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看着不紧不慢、悠然“蚁饮”的老兵,真的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此时,我很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1.html


[望天:存稿即将用完,以后可能两天才能更新一章!]

老兵慢条斯理的“蚁饮”了半天之后,又清了清轻嗓子道:“你已经知道了八条山谷中的秘密,那第九条山谷,便是最关键的秘密所在……”

“这第九条山谷中,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我看着不紧不慢、悠然“蚁饮”的老兵,真的有些耐不住性子了。此时,我很是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找这个外号叫“蜗牛”的老兵询问亲卫军的事情,这不是自讨罪受吗?

其实,是因为,我这人行事言语太过怪异,致使很多亲卫军都和我聊不来。整个龙尾盘,除了这老蜗牛之外,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合适的人来解答我心中的疑问。

那些亲卫军在胡继文的严格约束之下,他们每时每刻都十分注重自己的言行举止。就象胡继文经常说得那句话:‘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我们要时时刻刻注意自己的形象……’久而久之,他们一本正经的军人形象,也就深深烙印在了他们每个人的平常生活当中。

而,我的出现,使他们的生活里,猛然间蹦出了一个,毫无一丝军人正本形象、希奇古怪、不伦不类的家伙,这任他们哪个一人都接受不了。所以,几乎所有的亲卫军,都不怎么喜欢和我搭讪。

而,唯独这老蜗牛,虽说言语行事慢吞吞的,却能和我聊的来。或许,就是因为他的“慢”,所以在众多亲卫军中和我一样,也没什么人气可言。一个不伦不类,一个慢如蜗牛,两个没人缘的家伙走在了一起。在这龙尾盘中,我们两个真的可以说是“同病相怜”、“惺惺相惜”。

“两年前……”老蜗牛又经过一番“蚁饮”之后,接着道:“当开山王带着开山队的弟兄们,打通了第九条山谷之后……开山王与众弟兄们全惊呆了!他们所打开的洞口,并不在第九条山谷的谷底,而是在第九条山谷的半山腰!”

“众人站立在洞口,向下观望,就见山谷崖壁陡峭险遏,谷中郁郁葱葱、深不见底。山谷崖壁的山坡四周,也净是些我们从未见过的奇花异草。开山王顿觉这第九条山谷奇异无比。便派人上报给了大哥胡继文。”

“大哥胡继文闻讯赶来,向谷中观望了半天之后,便让兄弟们向谷中放下了五十根、几百米长的草绳。然后,派遣了五十名攀爬好手,攀草绳下谷底查看。可是,等这五十名攀爬好手下得山谷许久之后,却并未见他们有丝毫讯号传来。大哥胡继文当即就是一皱眉,觉得这山谷有些怪异,便又派五十人下谷,但仍又不见了音讯……就这样,前后下去六拨人马,共300名亲卫军。他们下去之后,竟然全都不见了音讯。300名亲卫军,全都不见有丝毫讯号传来!这上面的众人,顿觉此山谷并非一般所在,说不定就是传说中‘鬼谷’的所在地……”

“鬼谷?”我不解的重复了一下。

“是啊,鬼谷!一个直接通向阎王殿的地方,难道你没听说过吗?”

“鬼谷子倒是听说过,‘鬼谷’?哼哼……”我满脸不屑的摇了摇头:“这世上哪来的什么乱神怪力……”我这话刚出口,心头便猛然一震,随即面色数变:“如果这世上真的没有什么乱神怪力,那我又是怎么跑到这70多年前来的?”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难道你去过鬼谷?”

听老蜗牛这么问,我赶忙正了正自己的面色:“你才去过呢,你别把话题岔开,我根本就不相信有什么鬼谷存在,更不相信有什么阎王殿。老实说,第九条山谷中究竟有什么?”

“嘿嘿……”老蜗牛一脸讪讪笑的接着道:“300名亲卫军,全都不见有丝毫讯号传来,那谷中恐怖怪异的阴霾,立刻笼罩在了我们每个人的心头……此时,站在洞口焦急等待的大哥胡继文,再也按奈不住。他不顾众人苦劝,竟要独自一人下谷查探。众人明白,大哥他不想再有任何一个兄弟一去不回,更不愿下得谷底的那三百名兄弟,遇上凶险,遭遇什么不测。最后,大哥在左、右护山使白狼、黑熊,四大护山王,与众多兄弟们的苦苦哀求之下,答应带上三十名全副武装、亲卫军中千里挑一的精英份子下谷查看。先前的那300名下谷的亲卫军为了攀爬轻便,并未带有任何武器。”

“没想到,那……第九条山谷,距我们开挖的洞口竟还有三百米之遥,是我们龙尾盘九条山谷中,最深、最大的山谷。大哥胡继文下得山谷之后,惊异的发现谷中并无一棵树木,而且土地竟不是山石地,而是黑土地!这黑土是土中极品,最适合种粮食。那黑土地之上长满了奇异花草。即使我们这些从小在长白山长大的人,也从未见过那些花草。山谷中花香草茂,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大哥此时却无暇欣赏那谷中美景。他带着三十名全副武装的亲卫军精英,在山谷里找到了那300名亲卫军。不过,全是他们的尸体,并无一个活口。他们的死状凄惨无比,每个人的身子几乎都是支离破碎、鲜血淋漓。有些白色的花朵上竟沾满了鲜血,红白相间让人觉得十分妖异。从那些残肢上遗留下的痕迹来看,竟都是被什么东西给啃咬撕裂的。那300名亲卫军惨不忍睹的尸体残肢,这鲜血淋淋如同地狱般的恐怖神秘的山谷,还有那躲在暗处,能够撕裂人肢的不知名的怪物,让众人头皮都感到发麻,个个心里直冒凉气儿。”

“从现场留下的打斗痕迹,与脚印来看,那些怪物的数量竟不下百头,而且个个硕大无比。单就它们的脚印,就比我们普通人的要大出一倍还多。”

“正当大哥准备下令,把那三百名兄弟的尸体残肢抬到草绳处,背负回上面时……就听得山谷中一声犀利哞叫,叫声之大,响彻山林。众人都为之大骇,当即明白这定是那撕裂300名亲卫军怪物的叫声。紧接着……上百条高大的白色身影,快速从山谷四周出现,刹那便把众人团团围住。大哥胡继文惊异之余,赶忙定睛观看……你猜是什么?”

“啊?”正听得入神的我,猛然被老蜗牛这么一问,我的气就不打一处来,真想把这老家伙揪过来摁在床上,一顿狂扁。

“我怎么会知道是什么。”我极不耐烦回答道。但我却又急切想知道谷中究竟出现了什么样的怪物。

“嘿嘿……竟是上百头高大、壮硕无比的白熊!那些白熊与普通熊种不同,它们有一个很特别的地方……它们竟都是用两后腿,像我们人一样直立行走!而且每头白熊的身高都在九尺左右。”

“大哥胡继文所带的那三十名亲卫军,不亏是我亲卫军中的精锐。他们见被白熊四面包围,迅速背对着背围成了一个环状。他们几乎与大哥同时拔出腰间二十响的大匣子,同时向百十头白熊开枪射击,三十一把匣子枪齐发,杂乱急促的枪声,倾刻间震彻了整个谷底……”

“在山谷的上方洞口处等待的众人,听到谷中急促的枪声后,都是一阵的心惊,他们当即明白,大哥与那三十名亲卫军精英,定是遇上了难以想象的危险。要不然,以我们大哥的身手,不到最危机关头,绝对不会用枪与敌人战斗的……”

“不用枪?那他用什么?”正讲得起劲儿的老蜗牛,这一次却被我突然打断。

“连这你都不知道?”老蜗牛一脸惊讶的向我反问道。

我白了老蜗牛一眼,那意思很明显:我如果知道我还问你干嘛?

“呵呵……要说起我们大哥用的是什么,这可又是另一番传奇……待会儿再告诉你。”老蜗牛又接着道:“且说那山谷上方洞口处……”

听到“且说那”这三个字的时候,我顿觉有股熟悉的味道。“这老蜗牛怎么好像是在说评书似的?看来这老家伙真的是说上瘾了呀!”我心里暗暗笑道。

“且说那谷上方洞口处,左、右护山使,四大护山王,还有众多亲卫军大小头领,他们和大哥胡继文可都是生死之交,相互不分彼此。即便是我们这些普通的亲卫军,也对大哥尊敬无比。此时,见大哥有难,做兄弟们的又岂能袖手旁观?众人纷纷挎枪悬刀、争先恐后下至谷地迎救大哥……等到众人下得谷底之后,就见大哥浑身是血,左手一把二十响匣子枪,右手拎着他那把祖传的‘~~~~~~刀’……”

“停!”我赶忙再次打住老窝牛的话,“你刚才说什么?大哥右手里拿的什么玩意儿?”

老蜗牛闻听了我这话,陡然间说话快了许多,狠狠斥责了我一句:“不许对大哥的祖传宝刀不敬!我们大哥的祖传宝刀不叫‘什么玩意儿’,那叫——‘九转天煞戮星刀’!这把刀来头大的很!!”

“一把破刀怎么还取这么个怪名字?还来头大的很……”我对老蜗牛的厉声斥责心有余悸的,小声嘀咕了一句。

老蜗牛似乎并没有听到我小声嘀咕的那句话,他接着道:“众人见大哥此时被百十头白熊团团围困。大哥一把匣子枪,一把祖传宝刀,在众多白熊中如同一头发威的怒狮一般,宝刀横劈竖砍,匣子枪远瞄近射。熊群中不时有血光迸射、哀号惨哞。那百头白熊迫于大哥威猛,竟一时不能靠近大哥。此时,众人见状,都从心眼儿里佩服大哥的强悍骁勇,在百头白熊团团围困之下竟还能立于不败之地。只是,不知大哥身旁为什么不见了那三十名亲卫军精英?两位护山使,四位护山王,再加上百名亲卫军。众人此时顾不得多想,一起冲入熊群,与那百十头白熊展开生死肉搏,等到他们与白熊交上手之后,才明白那三十名亲卫军精英都去了哪里——都早已被众白熊撕成个碎片!”

“护山使他们傻呀他们,他们手里拿的难道都是些烧火棍吗?为什么要和白熊展开生死肉搏呢?大老远开枪射死那些白熊不就结了嘛!”我再次打断了老蜗牛。

“你知道个啥?”老蜗牛狠狠瞪了我一眼:“原本左、右护山使等人,是可以在远处开枪射杀白熊,大可不必与熊群进行肉搏。但,众人见大哥被围困在熊群当中。原本是想要开枪射杀白熊,可又生怕子弹不长眼,误伤了大哥。所以,他们只好冲进熊群,与百十头白熊近身肉搏……”

“这一仗……打的十分的惨烈呀!”老蜗牛说着闭上了眼睛,一张悲戚的脸似乎是在回想那惨烈的一幕:“那百头白熊,不但身高体大,更是皮糙肉厚。那二十响的匣子枪,一梭子子弹打在它们身上,也不能将其致命,除非是能够打在他们的要害部位,但要打在它们要害部位,又谈何容易?不等你瞄准射杀它们,它们不是把你胳膊扯断,就是已经把你的脑袋拧下。一头白熊轻易的便能拧断我们一个兄弟的脖子。每一头白熊在我们人群中都如同一辆坚不可摧的重型坦克。一辆重型坦克,冲入毫无抵抗能力的人群,你可以想象那是个什么样的后果……疯狂的白熊在人群中抡开双臂横冲直撞,它们每头白熊所过之处,便是一条布满残肢的血路。被撕裂的身子,被咬碎的头颅……那百头白熊势如破竹般的强横实力、飓风拔树般的摧枯拉朽,我们这些兄弟们到了它们近前,连三岁小孩儿都不如,完全只有被它们残酷屠杀……我们亲卫军那一次,伤亡异常惨重。山谷中,哀嚎声、惨叫声、怒斥声、枪击声、骨头碎裂声、肢体撕裂声……席卷充斥着第九条山谷中的每一个角落,亲卫军与个别白熊的死尸,铺满了整个谷底,谷中的黑色土地也被染成了血红色。到处都有兄弟们,被白熊撕裂的残肢尸体。谷中那些所谓的奇花异草,也纷纷被尸体残肢压倒的一片狼藉,鲜血飞溅、凝结在那些花草的茎叶之上,竟如同的露珠一般,血红鲜艳,恐怖且又诡异。如同人间仙境般的第九条山谷,霎时间变成了一座人间血狱……此时,谷上方的兄弟们,仍旧一拨拨的下到山谷中进行增援着……”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