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陪酒:历史与文化传承

Rong 收藏 2 1082



KTV就是 Karaoke(卡拉ok)TV的简称,一般认为是由日本传入港台,继而“横扫”中国大陆。


其实,日本人搞电器搞汽车,搞点经济甚至军事侵略是他们的强项。要说KTV这样有一定文化要素的现象,日本人还得向他们的老祖宗中国人学习。综观中国历史,古筝、琵琶这一类乐器产生之后,勤劳、智慧的中国人就有KTV了。至于在当今消费社会中自然形成的KTV陪酒文化,其精髓更是完全复制了数千年来中国人的发明创造。


确切地说,KTV是生产文化、经营文化的企业,而文化需要积淀和传承。钱柜、好乐迪、香港的neway集团等,在市场竟争中都经营出了自己的KTV品牌。其实,真正意义上的KTV不是大众娱乐或市井流行现象,比如在广州,去一般的KTV三五个人消费三五千块钱是十分正常的,即使两个人去KTV,再省钱也不会少过千元。在路边或广场上摆一台电视就唱或者整个小镇只有一家卡拉ok专供邓大贵之流去happy的场所不属于我们讨论的范围。记得王小波先生曾经写过一篇杂文,批判在家唱卡拉OK的人,并很气愤的把他们暗喻成驴。但我不同意王小波把这些兄弟说成驴,因为驴虽然也会压抑,也需要引吭高歌,但驴歌唱的时候不需要选择场所,也不会羞羞答答,更不会在乎有没有人鼓掌。因此,可以说KTV是中国城市里少数“精英”所崇尚的一种文化现象。然而,这“少数派”中国人的休闲方式却可以极大地影响在中国最有影响的一群人——不论是城市人群,还是知识分子,甚或精英阶层、社会“新贵”——他们的选择一定程度上又意味着社会主流甚至未来中国的发展趋势,其在KTV文化实践中表现出来的多重快感和身份认同既有历史的投影,又折射出当今社会的文化没落或者叫堕落。


让我们详细分析一下KTV陪酒文化的历史传承。


在城市繁华地段的KTV中,坐台小姐是不可或缺的靓丽风景。她们年轻漂亮、能歌善舞,有些还受过高等教育。陪客人唱歌似乎是主要工作,但陪客人饮酒和提供其他服务无论对客人、对小姐还是对妈咪、对老板来说都显得更为重要。坐台小姐可以对应中国历史上传统酒家的特殊服务人员(不是当今的“特服”)——酒妓(一般地不是妓女)。酒妓,就是酒场上陪酒接客的女服务员。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凡是饮酒的场合,不论是私营酒家,还是官家饭堂,不论秦楼楚馆,还是豪族家筵,无不有酒妓的存在。


过去的高档吃喝玩乐场所,一般都配有娱宾陪酒的酒妓,现称为“坐台小姐”。酒妓的主要工作是陪酒、唱诗、伴舞。跟现在的坐台小姐一样,她们不是专门陪客人睡觉的,当然如果确有需要时,价格会比妓女高出数倍。酒妓外出陪睡,明清时期叫“出局”,现称为“出台”。历代王朝都还有官妓,又叫营妓,指旧时加入乐籍,专用以歌舞侍宴作乐的女子。仕宦、商贾、文人等则蓄养家妓,除了用来自娱,还可待客。白居易有两句诗“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不是用来形容女子的面部小口和腰乳臀比例,而是用来表扬他最惹人爱恋的两个家妓樊素和小蛮。连大文豪苏东坡都流着口水说过“吾甚似乐天,但无素与蛮”(白居易,字乐天)。当今的社会,官妓家妓都没有存在的土壤,厦门远华的赖昌星前些年在红楼里蓄养绿女红男作为家妓,虽然他对中国传统文化领会颇深,但终不能长久的。


当今KTV中的服务小姐与古代的酒妓一样,其招待服务的形式主要有三种:


一、当垆。对应于KTV中的“公主”或“小弟”,即服务生,和邓玉妖(J)前一段时间干的那份工作相似。李白有句诗“正见当垆女,红妆二八年”,当垆女或KTV“公主”主要是提供端茶倒酒服务,陪唱歌也是她们的本职工作,因为买单时你也要付给“公主”一份小费。但是,客人是不能对当垆女和“公主”动手动脚的,她们浸染在那个环境中,对“是”和“非”绝然透亮。如果你不信邪,认为她们既然在这种场合工作,也应该如何如何——想一想是可以的,但千百万不要动手,邓玉妖和邓大贵已经给大家示范过了,结果是邓玉妖还在家看电视,而邓大贵已经融化到田野里面数星星去啦。


二、呈艺。古时酒场上的酒妓们除了“色”方面的要求外,“艺”的要求也很高,在这一方面KTV的小姐们就差得太远了。在古时候,“演员”这个职业是不入大流的,那些“宋祖英”“刘德华”“刘欢”“毛阿敏”们,只能产生在酒场上,产生在酒妓中。那个给江州刺史白居易弹过琵琶,到现在尚未考证出叫什么名字的乐妓,是我国历史上众多歌唱家、舞蹈家、演奏家中极少见的留名青史的一个。现在的KTV小姐,一般情况下都会唱几句,勉强过得去的不多,唱得好的凤毛麟角。也难怪,能够称得上“艺术家”的都到中央电视台去了。歌唱得不好,又不懂琴棋书画、诗词舞蹈,好在此消彼长,酒量一般都不错,这一点古代的酒妓恐怕会逊色不少。还有一点值得称道的,那就是不论春夏秋冬,穿衣服都很少,少数地方还有不穿衣服陪唱的。且慢,第二类“呈艺”的小姐们不管是以什么方式陪你唱歌,也只是陪唱而已,任何被酒精浸淫过的想入非非,都是不切实际的。


三、卖身。酒妓和KTV小姐一样,一般不太卖身,至少不是专做皮肉生意的妓女。她们每天最多只在下班的时候顺便出一次台,而且价高、体面,交易场所也要在酒店房间等合法场所进行。若有一项不满足,她们宁可回家自己睡觉。在这一点上,她们既可以有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尊严,又在一段时间内免去了交男朋友带来的烦恼,所以他们与酒妓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都具有中国式的“聪明”。


去KTV消费的人,唱歌是次要的,酒色是主要的。如果一定要另外找一百种理由,你会发现大致都和著名的王小波所说的“驴”的道理一个样。另外,消费KTV的人还应该看到,那些坐台小姐花枝招、浓妆淡抹、挑逗调谑、一杯又一杯的表象,掩饰不住内心的伤痕,她们维持生活所依赖的唯一本钱就是年轻和容貌,如池边柳,这人折了那人攀。如果不是为生活所迫,谁又愿意在这灯红酒绿的喧闹中消费自己的青春呢……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