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征程 正文 交锋(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8.html


山下的几声枪响惊醒了还在酣睡的严艳,严艳只好穿上一套刚刚订做的士兵服走了出来。严艳打开门,嬉闹的鸟叫声跟清新的空气瞬间的扑了过来。

“山下出了什么事儿?”严艳看见不远处正站着一个炮手,于是招过他来问道。

“我也不太清楚,就知道刚才张队长带着五十多个士兵冲下山去了。”炮手是被张林他们的沉重的步伐声惊醒的,早先的军旅生涯让炮手习惯性的爬了起来,但是因为慵懒惯了,到现在还是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

“什么?你怎么不早说?”严艳一听,就猜到张林他们碰上了点麻烦,于是急忙的命令炮手开门,“快点把门打开!”

炮手一看小姐这架势,知道小姐是在担心张林,于是一边开门,一边说道,“张队长他们都是枪林弹雨里出来的,应该不会有事的,我想我们现在应该准备怎么赔偿对方的损失了。”

严艳一听炮手这么说,知道了炮手是在安慰自己,但是还是很高兴的说,“就你多嘴,在多说话本小姐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说完严艳就从炮手手上夺了一枝别子(左轮枪),然后头也不回的跑出了猎场大门,只扔下那个炮手愣在那里捂着自己的嘴巴。

山口处的‘战场’上,张林来回的指着那个连的士兵们说,“把你们的狗屁的连长的尸体拖回去,然后告诉你们的营长,杀你们连长就是我张林!”那个连的士兵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早就被之前的杀戮给惊呆了,然后张林这非常痞的训话让士兵们只是条件反射的点头。

“队长!这个李丹怎么处置?”孟凡鹏认为此事的罪魁祸首是李丹,杀那个连长好像是有点过分,但是张林好歹是自己的长官和大哥,做出来的事儿就不是这些做下属、做小弟能职责的,只好又问张林怎么处置李丹。孟凡鹏个人认为还是直接把李丹处死了好。

“你认为怎么处置她?”要是李丹是个男的,张林绝对是杀了他的,但是李丹却是个女的,好男不跟女斗的思想已经在张林心中扎下了根,张林还真不好意思下手。张林只好问孟凡鹏,看看孟凡鹏有什么好主意。

“我看还是毙了好,这个李丹这么阴险,省的将来再再遭她暗算。”孟凡鹏刚刚说完,就觉得屁股给人狠狠的踢了一脚,孟凡鹏连忙回头去看,“啊,是严连长。”

严艳刚才从猎场一口气跑到山下,然后就看见张林的上百士兵围着人数大概对等的士兵,料是出了什么大事。

“出了什么事儿?”严艳拉着一边在跟几个新来的军官讲解张林之前的几次英雄事迹的黑子问道。

“嘿嘿,嫂子好。”黑子见到问他的是严艳,于是用一副极其腻歪的口气跟严艳打着招呼,“就是一点小事,有一个连的士兵把我们刚招的新兵揍了,这不让我们又揍回来了。”

“是谁这么大胆子?”严艳不解的问道,谁闲着没事惹那些杀过人的士兵们。

“是……”,黑子猛地想起李丹之前是严艳的姐们儿,于是支支唔唔起来。

“怎么还死人了?”严艳在准备指责黑子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地上有好几滩的血迹,严艳急得连忙去找张林,“张林呢?”

“在那儿!”黑子唯唯诺诺的伸出右手食指指着张林的方向说道。严艳跳起脚,看见最中间站着张林等的军官,于是悄悄的向张林那里走去。不过,刚走到孟凡鹏身后的时候就听见孟凡鹏要杀死李丹。

“小孟!我还以为你是好人,原来你比畜生还狠,怎么没出息的连女人都杀?”严艳看了一下现场,知道今天这事大概是李丹惹出来的,不过再怎么样也不能杀李丹啊。

“这……,队长你看?”孟凡鹏不知所措的看着张林,严艳发起火来,也就只有张林能够摆平了。

“哦!你们把这个女的送回那个康虎的身边,告诉那个康虎,有种就找我张林,再搞些污七八糟的事,别怪老子不客气!”张林对着那个连的士兵们喊道,“还不动手?快快拖走!”张林吩咐完那些士兵之后就直接漠视孟凡鹏跟严艳,然后浑身不自在的领着士兵们回营。

“别啊,队长,你不能那么对我啊!”孟凡鹏看着举着别子的严艳逼近,夺下严艳的枪?开玩笑啊?严艳一步步的靠近孟凡鹏,然后右手食指慢慢的扣紧扳机。

“严大小姐,我错了!”孟凡鹏双股战战的说道。不料,那严艳却是狠心的扣下扳机,别子的击锤利落落了下去。

“啊!”孟凡鹏慢慢的睁开双眼,严艳的别子根本就没响。

“哎,你也是战场上下来的,胆子怎么这么小?”严艳笑着把左手张开,六粒黄澄澄的子弹出现在严艳的手里,“记住,往后别叫我严大小姐,很难听,往后就叫我嫂子吧!”严艳说完后转身便去追张林,还是那家伙好,不会忤逆自己的意思。

部队回到训练场就直接吃了早饭,几个白面馒头下了肚,队里的几个主要的军官们聚在了一块儿。

“大家都说说这事儿。”张林坐在首席上问道。

“我想现在我们考虑的因该是怎么善后,杀了那个连长是解气了,但是要考虑考虑后果!”王绍伟被张林从家里紧急的招了回来,在知道事情的具体经过后,王绍伟先是狠狠的说了张林一顿,然后开始考虑怎么去补救。

“杀了就杀了,说他是共党份子就是了。”孟凡鹏说道,军统内部对共党份子从来都是严惩不贷的,得想个办法把那个连长落实成一个共党份子。

“怎么令人相信?你有证据吗?”杨建皱着眉头说道,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杨建又说道,“大不了我们就跑,跑到战场上,就是战死也比毙了强。”

“什么战死不战死的?”严艳在一边听的头皮发麻,“这有什么难的?这件事儿就交给我了。关键是你们得考虑那个康虎,这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就你们那么刺激李丹,我想康虎肯定会报复的。”严艳在李丹跟张林之间选择,当然是张林更重要,要是两人必须死一个的话,严艳一定会选择让张林活着的。

“恩,是我们先对付了他的女人,那么不能排除他会对付我的女人。”张林想了想说,“严艳,往后你就住在训练基地吧!”应为是全神贯注的思索问题,张林还真的没有考虑用此的精确性。那个‘我的女人’把严艳羞得满脸通红,然后严艳就闪身跑出会议室。

康虎正在客厅里来回走动,今天早上办的事儿是太冒险了。康虎不知怎么的,总是感觉到张林会为他的几个士兵闹个天翻地覆。都怪自己太大意了,怎么能让李丹跟着去呢?

“大哥,外面来了几个士兵,说是来送嫂子的。”一个身穿中山装的年轻人从外面跑进来说道。

“哦,快快请!”那年轻人刚刚要跨出门口,康虎却是撵了上来,“还是我亲自去接吧。”康虎不仅仅是为了李丹的安危,还有一个原因是康虎打心底里喜欢那些身穿军装的草莽汉子们。按说,在社会上有点地位的认识瞧不起当兵的,但是康虎却是劝也劝不动的自行其是。

康虎快速的穿过宽敞的院子,然后一步跨到门后拉开门闩。康虎看了门口的几个血人吓了一跳,本来以为就算没成功也不可能吃亏,毕竟自己算的是偷袭他们了。

“快进来!”康虎知道门口人多嘴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于是赶忙让开位置把几个士兵和李丹让了进去。士兵们知道康虎对士兵们的特殊敢情,只是千恩万谢的把李丹给交还给康虎的手里,“我们遭到那个军统的欺负,我们连长被杀了,那些班长、排长们也被斩了右手。”士兵们仔细的讲解着今天早上发生的一幕幕,在惊险之处,几个士兵还是有点神经质的打了几个哆嗦。

“妈的!岂有此理?”康虎忽然看见一个士兵身上背着个用沾满鲜血的军装做的包袱,“那是什么?”

“哦,这是……那些排长、班长们的……断手!”士兵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哼!”看来士兵们所言非虚,“那个叫张林的有没有说什么话?”康虎想象着张林提着一堆断手在李丹面前晃悠的样子,心中不禁充满愤恨,我一定把张林碎尸万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